这个楼主好可爱,连“复辟”“国家”都写不出来了哎,“没那么严重”吗hhh
再说什么叫“重新支配”,真的是“重新”吗hhhh
在网上玩女权cosplay,难道不需要先了解一下自己所处的社会是什么样子吗?🤣

原来b站是可以看巨人的呀 :blobcatglowsticks: 学到了


感觉好多日漫的情节走向和很多美剧很相似,开篇一个酷炫的世界观激起好奇心,前期各种神操作让读者对接下来的剧情万分期待,内心预定“神作”的位置。
结果到了中期质量就开始下滑,后期发现前期世界观铺设太大收不回来,索性各种迷惑展开,最后再用或烂俗或让人满头问号的结局草草收尾。
读者合上书/关上屏幕,心中飘过一万句『儒雅随和』,感觉时间甚至多年青春像是喂了狗……

我永远爱饥荒_(´ཀ`」 ∠)__
就是有点太肝了


好想和那位同学说:世界上大部分人只是借着控制欲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再把控制欲美名为爱。真正的爱怎会是那么廉价的东西?那只是控制欲控制欲好吗?清醒一点!
不过我不会和她说的,我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跳进别人的情感漩涡?中学时得到的教训还不够多么?🙄磨破了嘴皮子还两头不是人,谁劝谁脑子有毛病。


我同学:你知道吗,他真是个渣男巴拉巴拉巴拉
我:嗯嗯,那你要离开他吗?
我同学:其实他对我还挺好的
我:??????你不是说……
我同学:你不懂……

我是不懂,你们有性恋的世界可真复杂
┐(´-`)┌

暴言 

为什么开了百度云的超会还会限速啊 :blobcatangry: 辣鸡公司!辣鸡软件!

吐槽 


举报杨超越是大义凛然?我看是接受不了一个资质和自己差不多,甚至不如自己的人比自己过得好还被评为“特殊人才” 吧。
讽刺的是一群人还打着“女权主义者”的名号去举报,不觉得自己的行径与其相反么?


举报jm我理解,一大帮人举报杨超越又是为何?她也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么 :thinking_hard:
(话说我为什么大半夜不睡觉看这些有的没的)


居然现在才发现 :0010:
不知道她有没有进一步想到我国最厌女的正是她最爱的政府,如果有一天她发现这个“惊天秘密”会怎么想呢?

罗北 转嘟

“清华误触”事件在长毛象:嘟文/讨论串整合【半成品1.0】

writee.org/xie-cun-dang/qing-h

尽力复制粘贴了所有的我看见了的原创嘟文和讨论串。还没有就讨论话题做任何整理归类,目前暂时决定按照
“关于误触事件本身“
”关于程序正义“
”关于学姐被人肉网暴“
“关于挂朋友圈与文革“
“关于讨论时的用词”
“关于性骚扰事件”
以上几个大类来进行原创嘟文的整理,
讨论串将进行单独的整理。

目前的目录:“清华误触”事件在长毛象
写在前面(整理集合的原因、目标与中立声明)
一、“清华误触”事件本身
1.1 嘟友整理的事件本身的原初截图
1.2 嘟友整理的大致时间轴
二、“清华误触”事件在长毛象:原创嘟文篇
三、“清华误触”事件在长毛象:引发广泛讨论的原创嘟文及原嘟主的回应性评论
四、“清华误触”事件在长毛象:讨论串篇
4.1 关于“社会性死亡”的讨论串
4.2 关于“腚姐”这个词的讨论串1
4.3 关于“腚姐”这个词的讨论串2
4.4 关于“腚姐”这个词的讨论串3
4.5 关于“程序正义”的讨论串

罗北 转嘟

方洋洋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我不赘述了,恳请大家参与一下征集呼吁活动

反思了一下,应该是上网时间太长了_(:з」∠)_

显示全部对话


看到tl上的嘟友说读书,我好像也是中学时期读书最多,尤其是高中。
很难想象学业最繁重的高中时我居然把20卷的《鲁迅全集》读了个七七八八。大学理论上空闲时间更多,但念了一年多(其中还有半年多呆在家里)反倒没看什么书,堕落啊堕落_(´ཀ`」 ∠)__

但现在的小孩B不是几千年、几百年前的那个小孩B,小孩B渐渐变得强壮。他想起几千年来遭受的屈辱,他想起现在依然在遭受的苦难,他的心中有一股压抑的怒气,这股怒气愈演愈烈。
小孩A可以理解小孩B的屈辱与愤怒吗?如果可以理解,那就不是被宠坏的小孩A了。

同学:你的意思是说,小孩A和小孩B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吗?他们难道不能和平相处吗?我觉得目前是从父权社会向平权社会过渡的转折期,有很多冲突也是必然,不过最终男性女性必定会平等地一起站在上帝面前。
我:其实我不觉得和平相处是所有事物的终极形态。很多时候我都比较赞成《红楼梦》中林黛玉那句“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毕竟纵观人类历史,这句话可以涵盖相当多的历史事件。不过我这也算是思维受时代所限吧,谁知道呢?

显示全部对话


午餐时,同学问我怎么看Top2学姐被人肉这件事。
我:这件事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同学:怎么说?
我:复杂的就不说了,细究的话恐怕可以写几万字的长文。我只想讲一个故事,一个小孩子也能听明白的故事。

如果把一切简化,女性群体和男性群体其实就像是两个小孩——被宠坏的小孩A(男性)和长期被小孩A霸凌的小孩B(女性)。
小孩B的视角→小孩B看见小孩A又挥起了拳头,以为小孩A像以往一样要施加暴力,便下意识反抗,结果这次却是一场误会。那好吧,小孩B选择道歉。
小孩A的视角→你(重音)居然可以打我?!你说你不是故意的?怎么可能!你就是想害我,你这个魔鬼,你应该下地狱!
小孩A早已经把几千年来对小孩B的霸凌抛到了脑后,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无助最弱小最无辜的人,尽管他遭受的只不过是小孩B轻轻的反抗。
他决定要复仇,他要给小孩B一点厉害尝尝。他要在小孩B身上烙下撒旦的烙印,把小孩B诬为十恶不赦的罪人。

罗北 转嘟

那位遭公家虐待致死的山东女孩的案子27号要重新开庭了,这是微博上朋友发起的联合署名活动,大家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加入一下。

罗北 转嘟

其实人们总可以去问那些把『保障底层』挂在嘴边的中产这样一个问题,我们中产和富人一起纳税,他们交得多,我们交得少,但这些钱只用来保障底层,而我们自己不享受任何福利,可以吗。我猜测绝大多数人这时候就不提『保障底层』的事了,马上改口「我交了税,我凭什么不享受福利?「我的税太高了,我不满意!」那么这种诉求,虽然打着一个社会要给予底层基本保障的幌子,披着给最贫困者基本自由的外衣,其实在反映的还是中产焦虑,即中产害怕沦落为底层。人们建立再复杂的底层保障机制,让任何人一旦落入底层都能享受必要保障,依然不能实际满足诉求福利的中产的需求,因为他们诉求的,本质上是『我不能掉落到底层』。剩下问题就是怎么把这件事说得更好听而已。我曾经给我爸算过,他就算破落到全面卖房子卖家具,住政府的廉租房,成为朝阳区户籍人口的底层,恐怕都不会真的和北京的底层生活接轨,更不要说和中国底层接轨了。但孩子上个幼儿园自己花钱,就必须批评是国家缺乏基本保障。中产阶级对底层的关怀往往透着伪善,其根本原因就在此处,即中产千方百计设想的、永远是自己不要成为底层,而自己还要摆出善良的、关心的、愿意施加援助的姿态来。


早睡真的太难了 :0170:
明天(应该说是今天)明明满课却还在这里熬夜 真是罪过 :blobsweats: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