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我觉得,对一种行为或者背后的动机做出评价,分为:坏的,好的,更好的。分不清楚“好的”和“更好的”的区别,把做不到“更好的”的人称为“坏的”的人,我认为是一种“失能”。
一个运动员的运动水平和例如体重之类的决定性指标,决定了他的竞赛级别。为了保护处于劣势一方的选手不受到伤害,跨级别的比赛很难进行。在表达倾听理解提问为形式的沟通这种活动当中,这种“失能”选手没有资格和我说话。你应该去比残运会。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大汤圆,我会在坏人来的时候嗷呜嗷呜吓跑他们来守卫好我的家园!
:dance_cool_doge: weibo.com/7394892032/M0QvBjPnU

「2025世界同志遊行原訂在台舉行,但主辦單位今天聲明指出,由於國際組織InterPride拒絕台灣主辦方以Taiwan為活動命名,因此決定停止舉辦 WorldPride Taiwan 2025。」

這算是一種多元文化主義不支持多元文化主義嗎?

不管是習近平還是朱軍,不管是中國男人還是隨便什麼國家的異性戀直男,都不要因為自己陰莖小就心理扭曲為亂作惡啊!首先,並沒有人在意你任何一處器官的尺寸。其次,只要你避免未經別人同意就在對方面前脫褲子,不要滿口「我的很大你忍一下」,即使你的雞巴再小,理論上也不會有多少人知道。但你一開始表現得很混帳,一開始裝腔造勢,那全世界人就都知道你雞巴小,全世界都知道你心靈受到創傷、需要關愛了❤️

《【404文库】基本常识|这些年,丁香医生都做了些什么?》

这些年来,丁香医生作为中文健康科普绝对意义上的第一品牌,扎实地为这个社会做出过很多贡献。对公众来说,医学诊疗永远都是一个有着高度信息壁垒的领域。正是由于存在高度信息壁垒,所以医学科普非常重要。医学科普会澄清民间流传的很多健康知识误区,帮助大家少踩坑,少交智商税。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娇妻”也可以看作是另一种被塑造出来的“疯女人”。就像《醒来的女性》里的莉莉,不知道为什么,后半部分完全没有再遇到她,但是她的故事好像也已经写完了:从小遭到来自父母的家暴,会因为十八岁不堪忍受离家出走住在女青年会,被找到她的父亲狠狠殴打并辱骂她是“荡妇”。后来她妥协了,嫁给了一个“适合”她的男人,生了孩子。而那个男人就像一个完全的“纳粹”,用冰冷的命令和对她家庭主妇工作的“评价”慢慢瓦解掉她的独立和儿子对她的尊敬。最后她因为儿子被一群学生吊起来想“弄死他”而精神崩溃,那些遭到家暴和殴打的记忆让她无法呼吸只能尖叫,最后丈夫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她好像什么也没做错,也有反抗,但结局依然是父权社会的“疯女人”。

刚刚才知道国内避孕贴被禁
然后去搜结扎发现很多医院不允许未婚未育的结扎
因为“不符合手术指标”
而其他医院则需要未婚未育男性父母签署知情通知书
笑了

弦子二审维持原判,一群人在狂欢(更有贱畜要求朱军反诉名誉权被侵。丁香园被全网禁言,(可能是同样)一批人又在狂欢。
但看了弦子在法庭的自述,我觉得很难不为这样的坚持和真诚感动;看过丁香医生敢于驳斥(官方极力宣扬的)中药科普,我想也不应当为它被捂嘴而叫好。事实上也没有任何理由为言论的极度不自由鼓掌称颂,真正为他们感到悲哀。

还是旧闻,90后的母亲杀死了二胎新生儿,因为觉得养不起。

education.news.cn/2015-10/17/c

【万某说,引产需要不少钱,自己无业,而丈夫的钱也归婆婆管,所以没钱做,并且公婆和丈夫都希望要二胎。“但我不想养,我觉得家里养不起,而且带孩子太辛苦了。”】

【随后,法官问万某,怀孕特征明显,难道家人都没有发现?“问过,但我肚子不是特别明显,我跟他们说生完第一胎还没有恢复。他们也就没多问。”万某的律师也向其提问:“分娩时,家里人也不知道吗?为什么要在家中分娩,不去医院?”“6点多开始肚子痛,来不及去医院了。当时家里有人,但是他们也没有发现,后来他们都出门了,我在厕所把孩子生了出来。”】

这个女的,怀孕生产带第一个小孩的时候都没有收到任何支持,只有把孩子扔了搞出人命的时候关注才突然来了。

显示全部对话

//今年,一篇论文[6] 重点分析了 ADHD 女性面临的困境。论文发表于《儿童心理学与精神病学杂志》年度研究特刊,总结了过去 42 年间关于女性 ADHD 的研究,在此基础上,提炼并巩固了它们的结论。作者是 Stephen P. Hinshaw 博士及团队。Hinshaw 博士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心理学教授,也是最早开始研究女性 ADHD 的专家之一。

论文指出,相较于男性,ADHD 女性更容易有补偿行为,花费大量精力,掩饰自己的症状。这是导致女性被长期忽视的一个重要原因。

什么是补偿行为呢?举个简单的例子,我有一张标准而真挚的“我在听”脸。这是我小学时,第一次因为上课走神被批评后,努力观察、反复训练的结果。直到现在,我都时常需要这副面具。比如,做重要的采访时,我会频频点头、微笑,在适当的时候,以适当的力度惊叹,作出思考或困惑的表情,但根本没专心听。与此同时,我通常开着两三台录音设备,以防万一。//

我也有一張這樣的臉。而我在前陣子上正念課的時候才察覺,我甚至擺脫不了擺出這樣的「臉」,我本來從單純的「聽」中就很難獲取信息,而我也不知道我要如何做到「認真地聽」。我要是想不擺出這樣的臉,我只能躲開鏡頭——一邊玩消消樂一邊聽——甚至這樣還可能聽到更多。

總是擺出這樣的臉的另一種結果是,老師們通常都會認為我是一個認真的學生。我也對於「我實際上基本都在走神」「我大多數都沒有聽到也沒懂」的事實難以啟齒。因此在本科階段,老師可能會在我得到了較低的課業成績時感到「有點遺憾」「但你很認真努力」。

也許我需要一套設備,上課錄音,然後轉換為文字。這樣我才有重新回顧的可能,以及記下除了我忽然出現的靈感以外的內容的可能。

mp.weixin.qq.com/s/OZSSKRHjxgA

2、台灣勞權議題
我個人一直認為台灣的勞權議題的問題癥結點在於雇主法治意識的缺乏、以及勞權行動者的缺乏。
所有台灣勞工都能說出幾個台灣勞權低落的例子(例如:工時過長、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年休不足⋯⋯等等)
但除了年休不足這個議題外,其實在台灣法規中對於工時、責任制問題並不是沒有規定的。事實上勞基法內對於加班時數是有明確上限的、近年來各地勞動局對於下班後的業務聯絡也有提出解釋應視同加班,但仍許多雇主視若無睹。
但這些措施未能解決現行勞動問題,凸顯出了勞權議題並非單純是法規或政策問題,而是一項結構性議題。

显示全部对话

social.datalabour.com/@evil/10

其實看別人討論台灣議題還是很有趣的,畢竟切入的視角、對內容的查證梳理會跟台灣人自己滿不一樣的。

但有兩件事情我想分享一下:

1、不存在「完美」的領袖
許多人想像選賢與能這件事是要選一個「完人」在各種政策、思想、行為舉止上都符合自己價值觀的人選,但事實上這不是民主政治運作的邏輯。
假如大家需要一個完人做領袖,那自然就會嚮往柏拉圖的哲學家皇帝這樣的制度。

回到對蔡英文勞權捍衛的批判上,我認為確實,在勞權方面她的競選政見跟實際行為相比仍有不足,但相對於任何一任過往的台灣總統,說實話也不能真的說到很糟糕 :blackcat_11123:

因此企圖以單一議題去評論蔡英文,我認為是有其侷限的。

如果在抨击精英女性不够底层的时候,推出来的是一个底层女性和她打对台,那我一定支持这个出身更普通的女性,但如果跟这个女性打对台的是一个男性,不管他在经济上是否更加接近底层,我都不会赋予他先验的道德高地

为什么我认为桑德斯等人(只是举例)没有资格抨击希拉里佩罗西蔡英文占据了家族优势来参与竞选呢?因为他们并不是女普通人,而是男标准人,相对于女性精英,他占有不输于她们的家族优势的起点优势,就是标准人优势——即指社会大多数设施,规则和日常作息工作流程,都是按照男性的平均状况作为标准人去设计的,而并不把女性纳入平均值的考量

例如,从药品剂量,到制服设计,到医疗保险,到汽车座椅安全,都是以平均男性的身体为“标准”设定的,又例如,我们日常的“标准”工作,八小时工作制不间断持续至60岁左右,生育拿不到全薪,这都是把一个人需要生育带小孩的情况当做“例外”来处理,给你“福利”,却不会以此为依据推动社会人工作时间的普遍调整

宣称代表底层的男性政治人物,总是会强调他们金钱资源方面的劣势,以树立他们的进步立场,但是却闭口不提他们对于所有女性的标准人优势——他们可以以全部精力投身于选举竞争中去,因为他们不必因为生孩子中断职业,不必因为喂奶打断会议,连买衣服都可以少花时间成本呢

女性为了平衡男标准人的这些优势,需要付出多少额外成本?她的生理决定了她为了达到社会标准人的水平,需要付出额外成本。是不是只有经济资源较雄厚的女性,才稍微能够平衡这一优势,有资格和男普通人站到一个竞选舞台上?所以当你指责与你竞争的女性是利用了家族优势的时候,想想你利用的社会优势吧

为什么人们不认为,“不用生孩子就可以有后代”,“不用花很多精力喂奶将来就能享受天伦之乐眼下又不耽误上班” 跟 “ 很有钱,有个政治家的爹”一样,同样是一种可以在选举中被义愤填膺地抨击的不公平的优势呢?就是因为我们的社会一直把平均男性塑造为“标准人”的形象啊
——一切社会生活设施和日常工作流程以他们为标准制定,不算不公平,女普通人要生孩子,没有那么多的精力配合流程,因而打不过男是正常的,不可惜,女精英是有家庭背景有钱才打过男的,男的好可惜,好亏

只有男人才可以一口说,阶级属性一定优先于性别属性,因为男人本来就没有性别属性,他就是标准人

和同学一起看大空头,里面有个角色说,你知道吗,失业率没上升百分之一就会有一百万人死去
我:你知道吗
我:上海上个季度的失业率是百分之十二
同学:!!!!?????
永远都觉得火不会烧到自己的人

不知道大家最近有没有看到一篇和项飙坐车上班那篇文章,我朋友圈里好多“文化人”和“写作者”都在转那篇文章,各种夸。但就很想吐槽,里面形容项飙日本妻子的那些表述大概是教科书级别的自我东方主义,以及英语好就是没口音等等……真的太中了。简中是不是已经没好东西了。

我也觉得佩洛西82岁能做到这么高的位置不可能是47岁才从政,所以那条说她47岁才从政的感觉可能吹大了就没转,但是另一种攻击佩洛西,希拉里,蔡英文的观念,说她们不够为底层人民谋福利,只能代表精英女性既得利益者,就让我觉得复现了之前有人说的一个现象,右派都比较团结——就是要选老白男——而左翼则是总嫌其他人不够进步,不够左,所以票分到每个人身上怎么也干不过右翼😂

我觉得不必神话政坛上层女性——比如不必吹嘘谁生了三四五六七八个孩子之后出来工作但是仍然如何如何——欧美好几个高层女政治家譬如德国的冯德莱恩也是这种情况,那只是因为人爹牛逼,人不需要完全承担带孩子的任务,但却不是被他们家的男性和社会所分担,而是通过人雄厚的经济实力外包了,这种情况普通女性是无法效仿的

但是,与其抨击政坛女性们不够白手起家不能代表底层劳动人民,不如反过来问,为什么(相对)白手起家的普通人能走到竞选总统这一步的,往往是男的?比如说为什么是桑德斯,而不是一个女的能够代表底层,成为希拉里的对手?

不就是因为生育养育和个人发展在争夺时间精力上的矛盾,在无法outsourcing的普通女性那里,相比在普通男性那里更加突出吗?——那么号称比起精英女性更能代表普通人的男政治家们,为我们普通女性的两难处境推出过什么提案?

如果站在普通女性的立场指责佩洛西,希拉里,蔡英文不够底层,那么反过来说,任何一个比这些女性更“底层”的男政治家,他们又够“女”吗?会比中高层男性更加愿意倡导男性分担更多的育儿责任吗,准备推出什么提纲鼓励普通男性的奶爸角色?更加支持底层女性相对于男性的职业发展?

所以,对于需要生育哺乳,同时也不想个人精神生活和专业技能发展被明显蚕食的女的来说,底层男性政治家比起精英女性政治家对于这点的特别帮助在哪?我比较感兴趣这一点,而不是女政治家要竞选的时候,就强调人家不够为普通女性考虑,而男政治家要竞选的时候,只需指出“他代表底层”,就理所应当该得到普通女性的选票,毕竟,我们都知道,在不提性别的时候,所有的政策都是以平均男性为标准人设计的

有些女的拿吸尘器吸地,有些拿树枝扫帚扫地,等男男平等了,所有女的都发一个吸尘器——在看到鲜明的性别政纲之前,我会先入为主地认为,这是认为阶级问题优先于性别问题的人们的首要追求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