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着开玩笑大旗的地狱梗界线到底该如何界定,幽默、不道德的界线又到底怎么区分?在台湾大学外文系教授黄宗慧、东华大学华文系教授黄宗洁姊妹合著的书籍《就算牠没有脸》中指出,佛洛伊德曾说:“每个笑话都会募集自己的群众,而为同一个笑话而笑是心理一致性的明显证据”。黄宗慧强调,就如同其他的地狱梗玩笑,看似无关紧要的玩笑话,随着笑话的传播,歧视的态度一再被合理化。开玩笑的人主张豁免权,不应受道德批判,被嘲讽的对象若介意了则显得“不幽默”,造成二度伤害,严肃议题若成了玩笑,也许就很难再回到主题本身agora0.gitlab.io/blog/initium/

Another 转嘟

突然的想法,关于 BL 中 ABO 叙事类型与女性主义书写。 

ABO 故事中那些对 Omega 的身体如何不受控制、Omega 又如何受到诸多歧视和压迫的描写,对女性创作者和读者来说往往具有宣泄性的重要情感意义。

BL 漫画中对 Omega 体验的描写常是不堪的,是对现实生活中性别暴力的升级加料版,且很多时候剧情的狗血、爽感、情色程度也与这种描写高度相关。但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作出背叛灵魂、丧失主体性的事,不就是这个世界里女性和自己身体的关系,或者说是这个世界让女性认为、感受到的自己与自己身体的关系。发情期等于月经:它被塑造成为了生育而存在的、规律的、无法或难以控制的、带来无限身体的疼痛和情绪的波动的;因为它的存在,一种性别被另一/两种框定在单一的社会身份里,而它也被作为宣判这种身份的第一证据;有了伴侣(生了孩子)之后,它造成的障碍会减少...

在某个侧面,这一切首先是对女性身体体验的讲述,虽伴随着很多抽象、夸张、扭曲、位移,绝非字面意义上的 representation,但在书写这种虚构体验的过程中,女性不得不面对的关于女性身体的那些苦痛、纠结和迷茫亦得到了充分体现。

Another 转嘟

劳工你我她 

看到微博 @是小姬零鬼
上的打工记录,真的很想哭。伦敦就算谋生不容易的地方、资本主义老家,专卖店门口也不会站着人复读机那样一遍遍说“您好欢yi光—li”。

我特别讨厌出国回来的人说“还是国内服务好。” 雇员在没有工会保护、制度保障的资本家手里得到什么待遇,是切囫囵块还是压成肉馅,完全看供需关系。

工会形同虚设,工人自行组织的团体被打压解散,维权律师被迫害。2017年许志永被释放,2020年又被捕。近日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前清华劳动人事学院研究助理李翘楚进行起诉,在网上曝光的起诉书中,首条控罪是李翘楚与宪政学者许志永的“恋人关系”

综合一下FRI和ChinaAid的介绍:

李翘楚生于1991年,北京市人,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本科,之后赴英国约克大学留学,获公共政策硕士学位;回国后她在清华大学劳动人事学院从事研究助理工作,长期参与、关注和研究中国劳工、女权及民间维权等议题,研究领域涉及劳工视角的养老保险等政策问题。

李翘楚曾参与为“低端人口”,被强拆和被驱赶的外来农民工的维权行动;曾介入996、MeToo等民间运动,声援良心犯及其家属。

2021 年 2 月,李翘楚在律师会见他的男友许志永博士之后,得知许志永在监狱每顿只吃一个小馒头,每天又饿又渴,还被酷刑。她挺身而出,为许志永争取在监狱中伙食能够得到改善发声,控告临沭县看守所的伙食远低于国家标准。

李在推特揭露中国监狱的虐待行为:“许志永在 2020 年 4 月底转入山东烟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受严厉酷刑,包括“(2020年)5月中旬开始,连续一个多星期,许每天十几个小时被绑在铁椅子上,四肢固定,连喘气都费劲。期间同时被限量喝水,每顿只提供一个小馒头,每天又饿又渴。往返监室时不仅要被戴黑头套,还要给许志永戴上沉重的摩托车头盔。 ”

2021 年 2 月 6 日,李翘楚遂被北京市警方约谈,李因爆出山东狱方对许志永的监狱伙食“一顿一颗馒头”招致地方政府的报复打击,以涉嫌 “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

2021 年 3 月 15 日,被山东省临沂市检察院以同罪名正式批捕。

2021年2月6日她被北京市警方约谈,随后被移交至山东省临沂市警方,被以涉嫌 “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

2021年3月15日,李翘楚被山东省临沂市检察院以同罪名正式批捕。

李翘楚现被羁押在山东省临沂市看守所。2021年8月27日,她的代理律师与她会见后表示,李翘楚“在狱中出现幻听,需要长期服药,但不后悔发声”。家人多次为她申请取保候审,均被当局拒绝。

发布了关于《第一哲学沉思集》的评论
neodb.social/books/review/1385
《第一哲学沉思集》笔记

粗翻完回头看看还有不少漏翻和不满意的地方,晚上再打磨一下。不能泄气

显示全部对话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啊。快一个月字幕才翻了三分之二,要做的事想看的书无穷无尽,得更有紧迫感一些才行

b站的在线编辑字幕的功能果然不行,选取一句话放完后不能停下而回一直播放下去。这就使连续编辑字幕会无意义地重复听听一个片段,令人烦躁不安。就这么个远不如n年前的Aegisub的功能下载下来却发现它还搞了个bcc的专有格式,ybb。还是接着用aegisub吧。争取今天翻完sex slaves next door看书去

Another 转嘟

以下段落出自萨特的《苍蝇》。真的很感谢之前教希腊神话的老师让我读了这篇戏剧。

《苍蝇》中以俄瑞斯忒斯为主视角,展现了萨特人生哲学中讨论的存在者面对的五种处境:我的位置(锁 链下“自由”的“奴隶”)、我的过去 (科任托斯的过去以及和厄勒克特拉的联结)、我的周围 (阿尔戈斯的 “苍蝇”们)、我的死(带走“苍蝇”)、我的同胞 (阿尔戈斯的居民和厄勒克特拉)。

萨特的文章真的能赋予人充实的意义感,存在主义大多如此,能够激活自身隐藏而踔厉的尊严。

Another 转嘟

欢迎转发给上海的朋友
【腾讯文档】上海-各类物资采购渠道_0407
docs.qq.com/sheet/DSnBQbFFidmN

魔都防疫指南2.0:shimo.im/docs/0l3NV5lEwOfpQx3R

上海医院停复诊信息|互联网医院问诊取药|心理援助|物资援助(实时更新):docs.qq.com/sheet/DUGtlbFZpYUR

上海医疗紧急求助:docs.qq.com/sheet/DQkxnQmxjYnd

上海团购物资资源网盘:链接: pan.baidu.com/s/11Rgysl9idb3m1 提取码: v4hi

上海小区团购资源: docs.qq.com/sheet/DTkV3Ulp0aGt

上海疫情期间线上活动汇总
docs.qq.com/sheet/DR3p2dmF4Znh

【宠物治疗、安置渠道与保护对策】
shimo.im/docs/RKAWVwze17Tjgk8X

【上海疫情守望互助指南】
shimo.im/docs/loqeWyQor8SLYYAn

上海市第一次新冠疫情市民研讨会meeting.tencent.com/dw/IB2D1JY

澎湃求助平台!projects.thepaper.cn/interacti

冰点周刊推送
mp.weixin.qq.com/s/iYlk9DQJjXX
新闻线索与求助信息征集邮箱:
[email protected](来信请注明署名及联系方式)
记者联系电话:
王烨捷 18800358026
魏其濛 17717860573

显示全部对话
Another 转嘟

元宇宙中的先行者——虚拟偶像,会遇到哪些法律问题?虚拟偶像有人权吗?肖像权、名誉权、以及各种物权,应该如何界定?现行的法律是如何规定相关问题的?
youtu.be/BKQpvk-gars via @YouTube

想起昨天有人把对新冠的恐惧直接归因到于小资矫情的,不知今天昆明那个用截屏绿码逛街麦咖啡是不是能直接用来栽赃共存自由是小资享乐,赫赫。高中学会上推特后确实被各种没见过的禁忌之政治笑话和煽情打开了些眼界,但不能不应停留于或煽情或机敏的修辞,人是一根能思考的芦苇

Another 转嘟

我个人的观察是根据病例搞动态清零或者根据医疗资源进行平峰,策略上都不能说有问题,关键是执行的水平有巨大差距。比如中国既然坚持要搞动态清零,明知道把人封在家里就必须解决物流供应问题,那么两年了,在这方面做好了非必要部门全停摆,所有人被封在家里十四天的物流供应吗。没健康码的时候,搞不出来,有健康码了,也搞不出来。。。北京当年开个奥运会,恨不得满大街都有志愿者服务老外,到了服务本国人的时候,分分钟让大家自生自灭。。。搞个国庆,能强迫一群大学生组织起来集体走队列一个多月,同样的组织结构,永远也不太能给市民送个菜。。。打了疫苗、拿着绿码、处在死亡率几乎是零的年龄也只能对现状无可奈何。帮不上任何人,也帮不了自己。。。给青年人一种加倍的绝望感。。。

试着玩了会买了许久都在吃灰的游戏limbo,看起来简单但美术风格和音乐音效、手柄的动作反馈都很出色,原以为是能让人沉浸其中欣赏其阴冷氛围的小游戏,可不多一会儿就发现角色每次死亡时主角的肢体破坏过程总让我震惊齿寒,如此逼真得还原带来的这种恶心感觉已经超出了审美的范畴,就像真的在将人一遍遍虐杀,可怕,同时又在害怕我不会在这种游戏体验中产生快感吧……不会吧,不该吧……害怕

Another 转嘟

丰县事件志愿者乌衣已失联三周

据微信公众号“庐山面目”作者地球村公民的持续记录,曾于 2 月自驾前往丰县希望探望八孩母亲的志愿者之一“乌衣”,自 3 月 1 日晚上起再次失联,微博账号@乌衣古城 及 @我想抱起 120 斤 均遭到禁言。关心乌衣的网友多次与乌衣家属联系,并联络多名愿意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另有网友曾申请信息公开。公众号指出,乌衣至今未与律师见面。

网友与有关律师均在参与此事后接到派出所电话,关注乌衣失踪事件的微博博主@琳芼芼 自 3 月 20 日起再未更新微博。 #丰县事件 #拐卖妇女

Another 转嘟

打电话跟我父母调研了一下他们的疫情生活。他们区 600 多天无疫情,我爸妈奶奶姑姑等长辈无一人打疫苗。暂时没封过小区和生活设施,可以随便开车或步行去周围玩。我父母比较常去永定河沿岸的山和森林公园,还可以从远处看到大跳台的冬奥会比赛。超市等必要的消费场所都可以用『登记』替代『健康码』,没打疫苗也不影响任何生活。如果有人和别的区的确诊者接触过,那么会被单人隔离,暂时周围还没有小区和单元楼整体被封锁。当然我并觉得这说明我父母所在的地方管理得很好,也没有某些人那种动不动就吹自己所在地是『天花板级管理』的热情。如果他们那里爆发,恐怕情况会和其他地方一样糟糕。但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那里没有爆发,他们生活的自由度是高于我在欧洲的情况的。首先如果我没有疫苗证明、康复证明、48 小时内阴性证明,我没法用餐。其次,我们这强制关闭过所有除加油站和超市外的『非必要设施』。还有,我们实行过九点后的宵禁。德国、荷兰基本是按照病床和重症监护的负载决定政策的。只要这些指标进入高负载,那么马上就加强管理,商铺强制停止营业。变体病毒如果影响减弱,不会快速抬高医疗设施的负载,就可以开放。根本不是很多人描述的完全放开。

Another 转嘟

很多人受的教育是,能力是用来工作挣钱的,所以培养能力要看这个东西能不能变成收入,然后生活的品质是通过消费换来的,有钱买服务生活就更好。但我小时候受到的家庭教育完全不是这样的。我受到的教育认为,教育的目的本来就是培养一种能过更好生活的能力。所以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能把生活环境保持整洁舒适等等,显然本身也是一种让自己幸福的能力。这些能力今天很多人是不去培养的,能力缺失造成的生活不适马上想着购买相应服务来解决,然后事实上花无限多的钱也解决不了这些能力缺失带来的问题。另外还有一些人建立了一种话术,你的某个能力如果没有换钱而是直接帮助别人改善生活了,那别人等于占了你的便宜、剥削了你的劳动,敦促人们削减生活能力。我小时候经常听父母辈、祖父母辈的人讨论怎么清洁一个东西便利,怎么做一个东西好吃,怎么织毛衣、如何擀面条。而同龄人、更年轻的人,90% 的讨论是围绕去哪消费、消费什么比较好。有人把这种变化看作是商品经济更发达了、社会更进步了,我不表示反对。只是生活在所谓进步秩序中的人到底有没有更快乐,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如果有一天实在受不了这个氛围了,记得还有我们这种从来不愿意进入消费秩序的人,一直过得很好。

从不同时代创造的节日便可一目了然地看出,古代是春节清明和重阳等关于天道与宗教日,现代是618双十一双十二等名字都懒得好好起的消费日,一些起源本与消费无关的传统节日如圣诞圣瓦伦丁和光棍节也被移置入消费的狂欢,可见商人才是当代生活之神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