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 转嘟

Trigger warning:性骚扰,外貌焦虑 

孙的事情在我主页trigger了我好几天了,我现在连看到人们夸她漂亮都会被trigger到。小时候我还很懵懂,除了学校的生理卫生课外,没有接触过任何性教育,因为学校的原因,我会接触到一些比自己大五六岁的男性。他们性骚扰我的时候,我是可以say no的,可是我没有,因为我不懂这些行为是不是性骚扰,也不懂这些让人不适的追求是否是在证明我“有魅力”。被骚扰时,虽然心里感到恶心和不适,可是我的身体却因困惑和懵懂而无动于衷,之前有个白男一直摸我大腿,因为不知道这是不是“外国人表示友好的方式”,我一直僵在那里没有动也没有拒绝,直到他越摸越上摸到我的逼,我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恶心,猛地站起来说“我要上厕所”,然后躲到厕所里一直发抖、干呕。我还遇到过男性和我独处时把手指伸到我嘴里,遇到过走在路上被男性一路跟随搭讪,我谎称我在等人,他离开了5分钟后又突然出现,一副揭穿我谎言的样子说:“你等的人怎么还没到呀?”……可以说我关于什么是性暗示的知识,有一半都是从真实的被骚扰的经历里学到的。19岁那一年,因为出门经常被搭讪,我害怕得走路不敢和路人对视,我和一位男性讲起这种对于性侵和性骚扰的恐惧,他却笑着说:“你以为你的洞有多特别?”经历了这些事情后,我渐渐开始表现得毫不在意任何性暗示,主动地让男性表达出他们对我的欲望,主动地让他们误以为我们今晚会睡,等他们脱了裤子,我就突然选择打车回家,留下他们光着身子错愕在原地。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到“性吸引力”empower了我,我反客为主,从一个被凝视、被操纵的位置翻身出来成为操纵者。听起来是不是很厉害?是不是像“宁姐”把王狠狠地骂了一通一样,让人觉得这个女性占有主导权,而这个男性是可笑的“舔狗”?可是只有当时的我知道这有多么危险,因为我需要承担被强奸、被报复的风险,而他们最多只需要承担失望和错愕的感受。
当我跟人们说起这些经历,人们总是说“你这么好看干什么都行”,“你是万人迷”,“美女的烦恼我不懂”,这些话将我遭受的骚扰和我的性吸引力绑定在一起,以至于让那个年纪的我更加分不清,在一场骚扰中,到底我是有权力的人,还是对方是有权力的人?这些男性到底是证明我很有吸引力的追求者,还是让我很恶心痛苦的骚扰者?他们到底是有可能伤害我的骚扰者,还是被我伤害的所谓的“舔狗”?分不清性魅力和性骚扰,也致使那个年纪的我在之后更多次的骚扰发生时,因困惑而无措,因没有及时say no,而不知道做错的是不是我。
当我看到人们说“我也想被骂空有五官”,“说明还是得漂亮,再有钱也得当舔狗,美丽无极限,爱漂亮没有终点”时我想起那时候我和人们讲诉自己被骚扰的恐惧,人们说这是“美女的烦恼”,似乎性骚扰,是一种对我性魅力的肯定。孙被一个有权势的男性骚扰了四年,人们却仍然在凝视她的外貌,被男性骚扰并在恶心与无助中拒绝是我生活中多么日常的痛苦,可在这场叙事里,似乎“会被王骚扰”证明了她很美丽、很有吸引力,“拒绝并辱骂了王”代表了她很厉害、很勇敢,似乎美貌是一个女性最大的价值和最大的权力,有了这种权力,再有钱再有权势的人也将臣服于你。可王的讨好,到底是强权的臣服还是胁迫?孙的辱骂,到底是女性的强大还是脆弱?孙因拒绝了王,被捧为lesbian icon,这到底是证明了孙强大还是王强大?
就像Veronica说的,今天我们相信孙的no means no,是因为孙是拉拉,明天如果另一个女性不是拉拉,那她很有可能被认为no means yes,今天这个社会“磕”一个受害者的“颜”,明天这个社会也会因为一个女性的“颜”,怀疑她是不是一个受害者。
人们说孙是“就算知道黑料也没办法忽视的美貌”,“就算知道她人品不好还是会该死的心动”,“美到她做什么我都可以原谅”,快乐地模仿孙在应激时骂出的“拉拉语录”,把孙称作“宁姐”、“老公”时,我想起了自己19年极度外貌焦虑,白天被夸奖完晚上就回家掉眼泪,每晚躲在房间里看整容视频的那段时间,那时的我因常常被夸奖外貌,转而怀疑自己,如果我可以更美,是不是我的其他价值都不重要了?是不是我犯什么错都可以被原谅?我说什么都有人认可?我做什么人们都会认为我很有力量?如果有一天我不美了,或者有人比我更美了,我是不是会失去眼前的一切?我的美永远都是“不够”的,这个社会笑着告诉我,“美丽无极限,爱漂亮没有终点”,更美的女性,会得到更多优待,女性的容貌价值与性吸引力捆绑,性吸引力与被性骚扰的原因捆绑,而女性的容貌价值,几乎成为了主流评价一个女性时最重要的标准。
笨蛋美人不需要有才华,疯批美人不需要有健康稳定的情绪,蛇蝎美人不需要有道德,拉拉美人不需要搞清楚到底是直装姬是双还是纯弯,以容貌为生的美人不需要有其他社会价值,被追求的美人不叫性骚扰受害者而叫“舔狗的女神”,美人骗人,美人骂人,美人被尊重,美人被伤害,美人是拉拉,关键词在美,甚至不在人。

整理了一下账本。从加州湾区搬到FL以后变化最大的支出是childcare和房租。

在湾区时请的保姆只负责每天上午,每个月大概3k多。因为疫情崽完全没去上过daycare,不过湾区全天daycare的报价差不多也都在一个月2.5k-3k这个范围。现在崽在FL上的daycare是700$一个月。单这一项的支出差价就有2k,如果有几个孩子的话差价会更大。

住湾区时租的1br老公寓房租3k,后来疫情房租降价,加了200$搬到了2br。现在在FL住的一流学区gated community新建4br SFH房租是2.2k一个月。湾区同等条件的房子房租大概在7-10k这个范围,但基本上都没有这么新。

其它支出项差别不大。

Lo 转嘟

第一次使用wanderlog这类的trip planner app,能email自动导入酒店信息,收集所有餐厅/旅游景点并一键link到google map上的页面,以及拖拽安排每一天的行程,感觉比自己手动写一个旅游doc要高效很多诶 :thinking_very_hard:

而且人生和这个世界都这么复杂又丰富,可以交流的远远不止立场这一件事情。

显示全部对话

其实我不同意好多人都说过的「不能跟粉红做朋友」,或是更宽泛的「不能跟与立场不同的人做朋友」。对我来说,只要能心平气和地在互相尊重的前提下交流,任何立场背景的人我都非常乐于交往。

他人跟自己的立场不同是件很有趣的事情。我的第一反应总是好奇,想要理解他们为什么会形成完全不同的观念,并且总能从这样的交流中学到新东西。

如果交往的都是跟自己有很多共同点的人,这应该是一件需要反思的事情。是不是太耽于同温层的舒适,没有去了解更广泛的世界?是不是傲慢而不自知,无法与不同的视角建立有效的交流?

每个人都有盲点和局限,我从来不认为自己当下的想法就一定正确,只能说「我基于了解的信息与过往经历形成了这样的观念」。有时看到别人的局限我也不会judge,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塑造自己观念的事物上有充分的选择。

但是坚信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正确并因此理直气壮地凌驾于他人之上(所谓holier-than-thou)的人,不值得我花费时间做朋友。尤其是迅速给人贴标签并由此进行刻薄攻击这样的行为,是个巨大的red flag。再好的文采都不足以掩盖背后的偏狭与恶毒,而这样的行为与立场并没有必然的关联。

Lo 转嘟

@NEXIT @flyover 您回复的这段话最让我感觉到不适的是“与自己倾向不符合的情况下自然会进行劝解和了解”去了解是人和人之间为什么存在差异是正常的……可是为什么要劝解?在我理解你是试图去化解这种差异,试图转化朋友的立场,与自己一致…………这是我不能认同的点。
一心一意爱华为跟使用华为=支持道德败坏的企业=展现政治倾向这方面我并不想多说什么了。如果一味追求立场的纯洁性只会迎来与友邻一次又一次的割席。对方支持的政治立场与自己有差异是正常的事情,只要对方不是以她的政治立场为矛来攻击别人、做伤害别人的事,政治立场出现严重分歧也是能够做朋友的

Lo 转嘟

…………😅怎么还起劲了
这段话的预设前提:我用华为手机就一定支持华为
一口一个“你华为”,知道的晓得是我用了华为的手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华为老总这些坏事我都参与主谋了。照这个逻辑也有“你微博用户”,“你中国人”,华为做过什么恶我们都清楚,我没有为华为洗白辩解的意思,但把这些锅扣在全体用户头上就有点过分了。你这些话把华为置换成中国政府也说得通,我现在在中国政府的管辖下,努力想挣脱,但生而为中国人难道有罪?“世界上不止华为和苹果这两个牌子”,拜托,国内牌子就那些,性价比和使用性能摆在那,在有限的品牌,有限的功能里选择,我现在用的这个华为是我爸挑的,我没办法选,也是用这部手机在毛象上发日常反贼言论的,我知道潜在的危险,说白了在中国到处都是这种危险,干什么都有这种危险,相信我,有些人在很努力地想脱离这种境况。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们反贼也用华为。
不管你信不信,这个世界上有的人没法选。

Lo 转嘟

那条华为吧,别的也就算了,“用华为”=“在高铁会公放”就已经和“缓则的恐惧”无关,已经是傲慢兼无知到好笑的地步。贴标签都不兴这么贴全套的啊 :aru_0010:

辣眼,慎点 

看到时间线上 @tokkei@Jacinle 发的switcheroo我也想发一个。

首先我跟家内身高一样,没有大家照片里萌萌的身高差。我本来就经常穿他的衣服,所以换过来以后跟我平常的家居造型完全没有区别。

但是家内穿上我的衣服区别就很大了 :blobcatglare: 胸口能连碎十八块大石找不到一分一毫可以亵玩的脆弱感 :blobcatglare:

Lo 转嘟
不过我对专业性女性组织,以及专业相关女性活动也不是全部认可的,有个subtle的分界线在。比如:

女性only(or specially for women)的编程课,理科课程,不行。
女性only的heckathon等竞赛,不行。

女性only的职业发展内推网组织,好耶。
女性相关从业者发表的对女性only的演讲,好耶。
为女性杰出领域内人士颁发的女性only奖项,可以。

大概理解一下,简单来说就是,在能力方面我相信女性并没有比男性差,所以有“试图帮助弥补能力差距”的意思的活动or组织都不行。但是比如,职场上女性本身就是受歧视性别,而正常男性也有内推关系网,所以女性的职业内推关系网就非常好,因为弥补了社会原因导致的性别差异。

顺便再说一句,我很讨厌有人拿“第一位程序员就是女性”这件事来说事。因为一开始程序员之所以是女性,是因为这是很枯燥单一且新兴的职业,是以“女性更擅长纤细工作”这种性别歧视理由而让女性去做的,这件事本质还是性别歧视。

想吃加结子和肺叶的的白味肥肠粉配香脆的锅盔,还有烫在豆汤饭里的豌豆尖和干馏豌杂小面。还有五花八门的各种兔兔。想家了 :ablobcatcry:

还记得豆腐脑南北甜咸之争到快要打起来的时候,四川人和稀泥地表示我们不仅甜咸都吃,还吃辣的吗?

作为一个四川人,看着大家饺子vs馄饨的讨论我发现又是类似的情况 ,原来我概念中的饺子和馄饨跟大家概念中的好像不太一样 :blobcateyes:

四川本地饺子和馄饨(我们叫抄手)的势力大小差不多,大家讨论中的默认吃法(饺子煮熟配蘸料碟/馄饨配高汤)在我们那儿都叫原汤,要跟老板说明。不特别说明的话就是四川的默认吃法:辣的……红油水饺或者红油抄手。

而且很多地方卖的饺子和抄手都不是只有红油辣这么简单。除开辣味,比如钟水饺其实是复制酱油甜(荔枝味),老麻抄手是麻香。也有酸汤,不过这个其他地方也有就不说了。图是老麻抄手和钟水饺,看图似乎都很红,但是口味完全不同。而且其实都可以做成不辣的,只吃麻香味和荔枝味,一样很好吃。

说得好馋好馋 :blobcatdroolreach:
这俩都是非常美味但是出了四川都没法吃的本地特色,因为疫情回不去的我真是朝思暮想 :blobcatdroolreach: 欢迎大家以后有机会去四川吃吃吃

显示全部对话

我们周五Juneteenth放假,不过崽的daycare不关门。于是快乐地做好了俩人出门吃喝玩乐一整天的日程计划,都是些不方便带崽的项目。现在好期待周五 :blobaww:
有崽之后就没有两个人单独出去玩过了。虽然带着崽玩也非常开心,但是毕竟还是完全不一样嘛。

大家觉得饺子比较好吃还是馄饨(云吞/抄手/扁食/其他别名etc)比较好吃?

突然想起问这个是因为对我个人来说馄饨(云吞/抄手/扁食)完爆饺子,只能选一个的话我百分百选馄饨,但是明显饺子在中文网络上的讨论热度要高得多🤔

补完权游第八季的感想:
Still better than Star Wars.

每次看到大家分享的孕产养小孩过程中的各种困难和崩溃都会有种survivor guilt,以及「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ok完全是因为自己狗屎运搞不好明天就会急转直下被疯狂教做人」的惶恐 :blobcat0_0:

Lo 转嘟

往TL上发送一条迫真毕业祝福群发短信:
不祝你学业有成,祝你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不祝你前程似锦,祝你能看清脚下的每一步
不祝你步步高升,祝你能把腰杆挺直活下去
不祝你桃花滚滚,祝你在人海找到二三知己
不祝你早日暴富,祝你经济独立和财务自由
不祝你工作顺利,祝你身体健康不熬夜996
不祝你未来可期,祝你每天过得充实有欢笑

Lo 转嘟

在網上看到有人說編程隨想在五月初的時候就被抓了,回顧他早前的文章,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真是說不出的憤怒與悲傷,希望有外媒關注這件事情。如果真要電視認罪什麼的,那就認唄,反正我們都知道那不是真心的,希望以後能營救。

Lo 转嘟

我觉得是否向父母出柜其实是关于如何看待自己和父母之间情感的重心在哪里。

出柜的逻辑是:你是我最亲密的人,我不希望你们没有机会知道我是谁,我希望你们能参与我的幸福,这件事并不改变我们是亲人,永远彼此支持和爱护。

不出柜的逻辑是:你们即使不了解我,对我失望,对我也有恩义,我不想伤害你们,不想制造矛盾,因为谁都无法改变谁。他们终究会老去,会无力干预我的生活,所以他们支持与否都事实上区别不大,何必要惨烈地伤害他们。

欢迎讨论~

Lo 转嘟

之所以用“privilege”这个词而不是“特权”就是因为privilege并不是特权且在中文里并没有准确对应的词汇
不到“特权”的程度,而且并不带批判性,不是那种“你比别人有特权所以你该感到罪恶且该去xxxx”,而是“你比另外一群人有先天的优势并且如果你意识到了这一点的话会比较好”
这跟你的生活过得苦逼不苦逼一点关系都没有。

举个例子:
我现在人在国外,我经常为了省180円的公交费而步行半小时以上,我的日常伙食是半价学校食堂和超市打折便当和泡面和冷冻食品。我会说我手头很紧过得苦逼,但我相对于另一群人就是有privilege的:因为还有一群人想出国也有过硬的个人能力但是纯粹只是因为钱不够所以才出不来。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