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 转嘟

【她一声乖乖把我拉回了童年最快乐的时候,我是幸福的,我的童年一直在治愈我每个崩溃的成年时刻】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从未忘记她”
“乖乖,八千就够了”
:cry2Akko:

Lo 转嘟

🥹
二大爷脸色好苍白,希望可以尽快重新红润起来。

显示全部对话

医生又出来了,满怀歉意地告诉我们病因确认了,是他自己上一次手术中的失误,跟我们解释了后面需要的修复procedure和预后,并且留了他的个人手机号给我们说以后有任何问题随时直接联系他。按他说的恢复以后应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但是我们都能感觉出来他在担心我们会上法庭告他。

估计再过一个小时手术结束我们就可以见到二麻二麻状态的二大爷了。24小时内做了两场全麻手术,中间还在ER和clinic受了不少罪,二大爷醒来肯定很不高兴,希望不要因此讨厌我们 :blobcatgooglytrash:

我也差不多连续24小时没怎么休息了好累。

显示全部对话

以前我一直以为医生在手术室里眼镜滑下来了的话要靠其他人帮忙推上去或者自己伸头在别人身上把眼镜蹭回位,刚才医生从手术室里面出来说明情况,我看到他贴了块医用胶布把眼镜鼻架稳稳地固定在了眉间上。恍然大悟.gif

坏消息是还是无法确定是什么原因,好消息是问题看起来不是很大的样子?签了份告知文件,继续等待中。

显示全部对话

被推走进紧急手术之前赶紧照了几张。
隔壁有一家人在嚎哭,他们的小孩好像没救回来……

显示全部对话

头一次看到空荡荡的ER,并且进门不到三分钟就triage看上医生了。在加州的时候每次经过ER看到waiting room都是人满为患,感觉搬到人少的FL是个正确决定呢。

周末晚上跟一个十多年过命交情的日本朋友聊了很久。
到后面他叹了一口气:「如果我不是gay的话,就跟你结婚了。」
我:「可惜啦,下辈子吧。」

Lo 转嘟

高自尊和高自恋的区别。

高自恋是,因为我比你好,所以我是有价值的,它是建立在比较上;
高自尊是,我本身就是有价值的、重要的,无需比较,它是建立在自我认同上。
提升自尊,有两个步骤:

不断累积成功;
不断调整对成功的期望值。

Lo 转嘟

听完刘思慕自传进行了一番撕烤 

Simu上了多大附属私校后开始叛逆,不好好学习只搞课外活动,平均分只有八十多(东亚标准就是不及格了),之后进了商学院也完全不搞学习,“上社会学的课我都是点了名就直接开溜。”(我:Ouch :0171: )进了德勤更是摸鱼大王每天盼着打卡下班胡编理由请病假什么的,总之一系列操作算是旁人眼中的“坏学生”、“坏员工”无疑了。

但他终于决定从群演和替身开始走演员这条路的时候工作态度完全一个大转变,变得无比勤奋,日日hustle. 他自己也说如果我只等着经纪公司给我接活而不自己去争取和network的话,是百分百无法得到很多角色的。

明明是同一个人,做自己讨厌🆚喜欢工作时的态度竟然有天翻地覆的变化。我开始撕烤我们一直提倡的一些譬如自律和努力之类的work ethics是不是也是伪概念?是资本主义为了游说你做一些必须要完成却很难带来自身价值感工作时建构出来的。好像你只有努力工作,才能获得某种道德上的肯定,才是有价值的人。把工作态度和自身价值联系起来,简直是资本主义最大的谎言。

(以后也要对班上的皮猴学生更宽容一些,说不定ta就是下一个刘思慕呢。

显示全部对话
Lo 转嘟

人很难想象超出自己认识范围的事物,不经历过,就很难理解它。

Lo 转嘟

昨天和朋友聊天聊到大逃杀,感叹演这片子的当年的小演员们一个个都变大咖了太神奇了这件事情时,我想到了这片子里混的最大的大咖其实不是藤原龙也,而是山本太郎啊!

这人现在是令和新选组党派的代表,东京的议员…😂😂😂经常和赤松健一起搞活动!

Lo 转嘟

荣格的想法是,替自己开辟一条路。而如果要开辟这条路,他给了个建议:

默默做下一件最必要的事,只要你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就代表你的“本钱”太多,可以用于无意义的思索与揣测。相反,如果你做的时候,确定那就是下一件最必要的事,那么你永远在做有意义的事,那是命运的指引。

Lo 转嘟

没关系bot说“没关系,遭受这么多挫折还能站起来,很厉害了”,一下戳中我的心,之前遇到糟糕的事,觉得人生灰暗,经常到公园草坪上坐着哭。但是哭归哭该做的事还得做,后来还是我自己拯救自己,和现在的导师聊时谈到这事,导师说:“天啊,经历这种事你竟然这么快就collect yourself然后行动起来,你真的好坚强。”不管她是否真心,这句话都立刻让我有被治愈的委屈。

类似这种时刻非常多,很多我想听的话总是被我的外国导师和朋友说出来,而我的中国朋友和家人却经常无意间增加我的焦虑,譬如同样上面那件事告诉中国朋友,朋友反问我“嗯嗯那你现在对未来有什么规划?”我听了立刻想一死了之。和家里人说自己的辛苦,家里人说“人年轻时都这么辛苦,应该的。”我也很想一死了之。

也许是我比别人心理脆弱,但我一直认为国内鼓励不必要的吃苦同时又缺少情感教育,很明显大部分中国人都不懂怎么给予别人情感支持,“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真的很辛苦”“你好坚强,你真的很厉害了”是有巨大效力的句子,大部分人诉苦不是想得到建议,其实是想被安慰,想感到被肯定被支持。

Lo 转嘟

我心目中的理想学校(义务教育阶段)应该教授:
基础的生理知识。除了现有教科书的生物学内容和生理知识读本,还可以了解怎么吃能维持健康,不同种类的运动(有氧/无氧/力量训练/间歇高强度运动)对人体的影响。性教育也非常重要。

基础的心理知识。学会自我探索、与他人相处、尊重理解少数群体,能在世界上找到自己的位置、为社会做出贡献。

基础的逻辑、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知道世界大致是怎样运转的,知道简单的现象背后的原因可能很复杂。

探索内心的世界。如文学、哲学和艺术领域。单纯欣赏,并不强行赋予意义,也不要求学生有所感悟。

探索外部的世界。如人类学、民族学和外语等。让学生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心。

不可或缺的生存技能。如野外生存、紧急避险和急救知识。

不可或缺的生活技能。如简单家常菜、简单家务。

锦上添花的社会技能。

所在地相关的知识。熟悉当地的气候和物产,能辨认当地常见的动植物,了解当地的文化,会基础的方言,不会说也至少能听懂。

这样的学校教出来的人也许:
大部分时间处于一个相对舒服的状态。能认可自己的优点,接受自己的缺点,能积极探索自己和世界。在人际交往方面不会侵犯别人的边界,也不容易被别人侵犯。有爱人的能力,也有接受爱的能力。会保障自己的身心健康和财务健康。会科学饮食也会科学护肤。会记得理财也会记得买保险。出门在外游刃有余,就算出身地不在本地,也不会觉得自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陌生人。遇到特殊情况不容易死,没准还能救人一命。

现阶段人类社会的学校根本不是为了育人。王朔写过一段,大意是学校不过是为了防止年轻人到街头闹事。深以为然。
不过梦还是要有的,万一呢?

Lo 转嘟
Lo 转嘟

看了本《5%的改变》,李松蔚把他公号上接受过的公开咨询结集发了。

咨询者的问题五花八门,离不开心理驱动力不够,一边着急干不成事(比如来不及写论文了),一边就是躺着刷手机,没法坐起来干正事的。李松蔚的解答基本就是:那先保持现状吧。但咱们一点儿一点儿改点?就7天试用期。

比如有个写简历崩溃的姑娘,得到的建议是:接下来的7天,每天都写趟简历,写完就删了。没什么大不了。

姑娘照着试了,每天逐渐多推进了一点。等到后几天,她已经能多写点奖项啥的,能更好d包装自己了。并且她机智d没有“清空回收站”!到7天试用期结束,她一键恢复,把它们拼拼贴贴,缝缝补补,chua一下,出来份新的。——就这么做完了!

还有个姑娘,暴食症。理论上知道不能吃,但半夜还是忍不住吃。给她的建议是:那不然就列表筹划下,明天吃啥吧?也是7天试用期。

一旦没有人批判她,站在她的角度让试试。也不用停止之前的举动,只是再精确精细化点儿,她突然就感觉不一样了。第二天吐了很多,说从没想过自己的身体里能吐出这么多东西。大概有点像千与千寻里给河神洗澡,给无脸男清空内存。突然间就心无挂碍了。就好像一个堵住情绪浴缸的塞子被拔掉,满池的垃圾都哗啦啦流走。

后记里他和刘丹讨论:这些有效干预主要是他接收到对方投掷出的情绪长矛,就直接接下,承认说“你这个问题我可能不知道要怎么办”、“我不清楚你是怎么想的”(比如暴食症的成因),一旦你先接受了对方说的,Ta就会感觉自己被看到了,就不再会在这点上与咨询师对抗。反而更能心平气和d接受建议。

5%的改变,基本就是维持现状,但又在现状里稍微加点主观能动性。比如一周只能写一次论文,从消极的层面看是“一周有6天都干不了活”,从积极的层面却是“一周能有1天是写了论文的”!就像看半杯水的不同心态一样,真的会有tiny,tiny的改变。
#狗の乱翻书

Lo 转嘟

(在一个共事过的焦虑程度很高要求太苛刻害人害己的人上周突然毫无预警medical leave去了我90%确定她就是彻底burn out到直接mental meltdown无法继续工作了之后)本宝总结biglaw生存策略 :parrot58:
讲真biglaw内部代代相传有一句实诚话我深感赞同,那就是this is a pie-eating competition where the prize for the winner is more pies,自己体会吧! :Parrot44:

Lo 转嘟

我覺得「精神內耗」這個詞挺manipulative的。把客觀社會問題歸結為在人自己腦海中的intrapersonal problem💀
然後再告訴你要自己克服,把社會結構性問題摘地乾乾淨淨。

Lo 转嘟

最令人不适的也许不是影片本身,而是“治好精神内耗”的设定,瞬间勾起简中人被爹捏住鼻子强行灌药的梦魇,还没看已经开始呛咳:凭什么说我有病!我不要莲花清瘟!你才有病!
因为“精神内耗”四字包含了简中对情绪污名化的典型话术:把人比喻为机器,暗示一切缺乏功能性、无助于生产力的情绪都是无意义的浪费。同时把“消耗”往内投射,不问外在缘由,让元凶再次成功隐身。

这种心理问题的叙事方向太常见了。热搜上每个因抑郁症自杀的学生和打工人,每次翻出他们的心理病历,大家都有种“破案了!”的释怀,仿佛抑郁症是一切悲剧的终极答案。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这确实是个进步,至少我们不再往当事人身上贴“心灵脆弱”的标签,也终于承认背后的化学病理机制。
但这不代表就能直接结案,把情绪问题和疾病当成天灾般的不可抗力、无由来的不幸,甚至概率性的玄学。
以“疾病”概括抑郁症患者一切行为,表面上是政治正确,实际上还是歧视。只不过以前甩锅患者的心理素质,现在归因于生理缺陷;以前是指责,现在是冷漠。

很多人形容抑郁症像“被黑色塑料袋蒙着头,再被一顿暴打,很痛但根本看不清凶手。”
从患者角度看,这形容很贴切,也杜绝了一切让患者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的傻逼苛求。但在社会的角度,这不代表我们可以默认凶手不存在。

病理化不是把背后的社会和环境诱因全撇清的借口。要不是把人当成耗材,何来内耗?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