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妈滤镜 

今天家内有点不舒服,我就找了个在daycare当老师的姑娘上门帮忙照顾小孩。姑娘走的时候一脸难以置信地告诉我们她带着小孩玩的时候发现刚满两岁的小孩能说和指出各种颜色数字和形状,图像卡片大部分也认识,看到就能说出正确的单词。我说嗯我知道,有什么不对吗 :blobcateyes: 姑娘说看来我只有一个孩子所以没概念,她平常照顾的小孩们可能要到四五岁才能做到这些。

我:哦…听起来很棒的样子 :blobcatgoogly2:

其实并不意外,我妈说过她从我一岁的时候就开始教我认字,三岁的时候我已经可以念报纸了,大人也都觉得难以置信。之前一直以为是我妈鸡娃技术高超,现在看来可能天生的语言能力发育就要早一步吧。

显示全部对话
Lo 转嘟

喜欢fedi的一点是大家可以说自己抑郁、焦虑、悲痛,不快乐。有可能会有友邻来安慰,有可能点星星,也有可能大家就装没看到。
但无论如何,不会为释放难过情绪感到有压力。因为这里不是朋友圈,不是需要展示幸福生活的橱窗。

Lo 转嘟

如果说后来这些年我有什么比较大的改变,可能其中一点,就是我开始觉得比持有什么观点更重要的,是一个人解决冲突时的态度。我从来都不觉得愤怒和嘲讽有什么不对,但如果没有交流,或者即使交流,但对方没有蛮不讲理先进行污蔑羞辱,就肯定不能上来就立即辱骂攻击别人。
观点不同可以追问、质疑,当然也可以敬而远之,因为这是非常非常正常的情况,我们自己也都有很多次经历过观点的转变,回想起来肯定不认同以前的自己。所以这种不同,只是别人获取的信息和经历目前和我们的不一样。我们想影响Ta们,就去交流,不想,就让别人自己慢慢成长,说不定哪一天就可以互相认同了呢?(当然反过来也是,我们也可能需要成长才能理解别人的观点)
也不仅仅是对于女性权益的话题是如此,对于政见,或者甚至是家庭关系、生活理念,这些都应该给自己和别人的差异留出讨论的空间。
一种激烈的不容置疑的“立场”和党同伐异,这不仅仅是糟糕的,甚至也可以说本质上就是暴戾野蛮,是直接在伤害人性的恶行。这会让哪怕是持有好意的人,也做出极残忍的事情来。而这样的态度,我觉得是比某些非常糟糕的观点更应该去首先抵制的。

显示全部对话

inlaw吐槽 

其实家内比起以前已经成长了很多,能够迅速recognize并call out亲爹的bullshit并不过多被其影响了。然而在陪他长大并且感情不错的亲妈和亲妹这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摆脱牵绊深厚的原生家庭的负面影响,真是一件艰难又漫长的事情。

在这一点上我甚至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因为关系淡漠并且剩的一点能毁的都毁干净了,脱离的难度降低了不少。

显示全部对话

inlaw吐槽 

过了个地狱般的感恩节 :blobcatgoogly2: 这次是家内亲妈和妹妹那边

过程太白烂不想具体说了……总之在家内亲妈和妹妹的两头挑拨下,一向感情很好的我俩先是少有地大吵了一架,然后才发现我俩其实都是他家人毫无分寸的ignorant judgemental bitching的受害者。其实不care她们的我没有怎么直接被影响,但是跟她们情感联结很强的家内就很难理性地跳出来看清楚,马上内化了她们的unfair judgements然后向我传达了非常有问题的话。我开始很意外+受伤,分析了一下发现不对后先臭骂了家内一顿拎不清,然后才意识到他比我还难过。

回头想想我们一起过自己的日子的时候一直好好的,从来不会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会有这种程度的不愉快几乎每次都是跟inlaw制造的drama有关。我俩互相道歉并抱头痛哭了一下,然后决定以后再也不去inlaw家了。

说实话我有点失望,觉得家内可以应对得更好,但是我也理解天生高敏感共情强并且很爱家人的家内为什么比我更容易掉进这个陷阱。现在最好的对策就是接受这个弱点,先避开他难以处理好的toxic情境,再慢慢帮他培养应对的能力吧。

显示全部对话
Lo 转嘟

天朝政府,总有办法把本来很好的事情,搞成运动。比如最近的母乳喂养宣传。但凡在欧美生过孩子就知道母乳喂养宣传也是扑天盖地,小册子,讲座到处都是。但是你不会感到压力。天朝一宣传,你就知道要出幺蛾子,然后谁谁再来讲一下生产的遭遇,直接就变养猪场。然后就是女人反弹,臭骂,然后母乳喂养就成“婚驴”一般的存在,还有人干脆就否认母乳喂养的优势。让你不由得怀疑这个宣传部门的人是不是收了奶粉公司的重金。
正常国家,宣传母乳喂养,女人们大喊我们需要哺乳室;我们需要带娃上班随时喂;我们需要无障碍设施推婴儿车;我们需要家庭厕所。推进社会文明化。
天朝,宣传母乳喂养,下个指标,进入KPI,扣你工资。女人们互相大骂你喂孩子母乳,你是母猪吗!
其他事情以此类推。最后不管这事儿多么的有道理,最后基本就变群众互殴。
咱们天朝真的就有这种化神奇为腐朽的本事。

Lo 转嘟

连我这不婚不育的女光棍都知道,要想孩子好,首先得把妈照顾好,让妈不至于因为生孩子养孩子,而失去身体健康/休闲娱乐时间/性福/有酬工作/升迁机会以及其他;

而不是觉得,只要在妈生娃喂娃这段时间里给口吃的养活她,她就能在失去身体健康/休闲娱乐时间/性福/有酬工作/升迁机会的状态下,一见娃的小脸就快乐起来并对娃分泌母爱。

——事实上,因为养娃而失去身体健康/休闲娱乐时间/性福/有酬工作/升迁机会,得不到补偿,这正是很多妈不爱乃至仇视自己亲生娃的根源。这跟母猫产后没吃的就会吃自己刚生的猫仔,是一个道理。

再进一步,改善母婴关系和未成年人成长环境,必须要把妈和娃都当人看,并且赋予足够的资源和照料。而不是在不增加任何资源付出的状态下,把妈当成娃的培养皿+人形奶瓶+保姆,逼着妈拿自己的血变成奶喂娃!

Lo 转嘟


今天听了hidden brain的一期,讲frictions的:

有一家沙发公司提供客制化沙发,却发现愿意花好几个小时设计自己沙发的顾客最后并没有买。他们以为是因为自己的设计或者制作或者销售策略有待改进,但最后发现其实原因是:这些客人不知道该怎么样处理现在的沙发。有时候阻止人去做一件事情的,并不是做这件事情的动力motivation不够,而是阻力friction没有消除。

Lo 转嘟

一点感想:
在中国,维权就是一种只能不要脸的光棍行为。
但凡还想要保持体面和尊严,瞻前顾后怕得罪人,或者希望仅仅因为自己在理,就想维权成功,几乎是不可能的。
人家设置了各种各样的障碍,层层叠叠的麻烦,全部都是为了阻止你维权。
要么一开始就认命,要么就撒泼打滚抱着今天我们必须有一个死在这里的决心,拿出所有的手段。
因为你是对的所以就能获得相应的结果,那是文明社会的事情。

Lo 转嘟

天冷下来了就非常适合吃炖菜,做法超简单,组合也可以很随意。不过作为一个东北人,我最喜欢的炖菜中永远不能少了三样东西:白菜、豆制品、根茎类。
其中白菜也不一定是东北大白菜,在南方生活买不到白菜的这些年我用过各种形状奇怪大小不一的白菜,最后味道都不差。
豆制品也是大部分都行,但最理想的是冻豆腐。因为疏松多孔有弹性,做出来口感滋味最好。
根茎类没什么限制,经典配菜是土豆,此外也可以换成淀粉比较多的地瓜、芋头,或者水分多的萝卜,甚至比较脆嫩的茭白,南瓜冬瓜各种瓜。
放不放肉无所谓,我比较喜欢清爽一些,所以倾向于不放,即使放也是一点火腿就够了,这样更容易品出菜香。
此外为了让汤更鲜,菌菇类也可以加一点,不加也行,只要有白菜鲜度是足够的。
除了以上三类,别的耐炖的东西都可以往里加,什么玉米、面筋、粉条的,尤其是根茎瓜,可以多放几种不同的,滋味不会起什么冲突,还能让口感更复杂。
调味只需要一点酱油和盐,也可以再撒点儿黑胡椒粉。但汤汁建议多一点,炖稍久一点,尤其是豆腐类大部分不怕炖,越久滋味越好。
最后吃的时候我喜欢先倒热汤汁来泡饭,再配上菜,趁热乎吃上一大碗,整个人都会立马暖和起来了。
#简单厨艺

Lo 转嘟

我就很怕一些人学了很多理论后,慢慢忘了自己学这些东西的初衷……微博看到一个妹妹因为学了女权知识,认为自己妈妈失权,然后把自己妈妈一顿臭骂,她妈妈说“宝你这样讲我很难过”。
不要这样做,女权应该是用来帮助女性的,而不是痛击女性的工具,每次看到她们在骂“婚驴”,我都觉得不能理解。

Lo 转嘟

有点懒得说、觉得说了也白说,但不吐不快 

取消文化发展到这个地步,有两点值得警惕的:这种极端的形式已经又回到父权制的旧有逻辑下了,“我就是对的,不允许任何质疑!”,并没有发展出一套多元、包容的,可以自我批判革新的真正进步的体系;人类寻求群体认同感和喜欢“花最少的力气就能站在真理的一边”使自我感觉良好的倾向,这种每一个学会独立思考的人都需要破茧褪去的劣根性,被无限纵容了。

Lo 转嘟

我父母在57岁时,因我是跨性别,认为我不能算作人,于是在广东代孕一对龙凤胎。最近从亲戚处得到消息让我避一避,他们已确定继承人没问题了,要弄死我。我在试图办理护照异地拉户口本时发现有代孕,然后得知“继承人没问题”的意思。我已和他们没有联系三年了,已手术改证,经济完全独立。他们不让我迁出户口。我爸的说法是这是我绝经7年,52岁的母亲专程去广东生的。

我父母在知道我是跨性别后立刻完全断绝来往,近5年我没有回过一次家。他们在北医六院殴打医生,并有数次试图抓我的行动,如在杭州调动两面包车特警围我租住的楼(港湾家园2号楼)。均有记录,他们从来没有对我表示过默许或者不激烈反对,从来没有妥协过。

我爸曾经在饭桌上吹嘘他让金星这个人妖滚出浙江。好像对跨性别有特别的厌恶。他是浙江省新闻出版广电局的党组副书记单烈,所以能够调动电视节目方面的人员。

他要弄死我的原因是我会对他代孕的子女造成不良影响;同时他对我老家方面的亲戚一直以来的对我不回去的说法是我死了,如果我活着会让他在老家颜面扫地。他现在突然要弄死我的原因,亲戚那边是说现在能确定代孕的婴儿健康了,我猜测也有要在失去实权之前做的原因。

昨天跟designer阿姨把选好的全部upgrades项目过了一遍以后,发现因为之前发给我们的价格表不准,最后需要的总额大大低于我们自己之前算出来的数字。

我:「这一定是builder故意搞的sales小把戏,降低预期逼人提高预算让我们觉得钱花得值,然后一高兴就会加上一堆原本不需要的东西。」
娇夫:「没错!还好我们聪明地坚持住了初心!」

今天凌晨:

娇夫(小心翼翼):「啊那个,我想了好久,觉得我们其实还可以加上xx,xx,以及xx……」
我:「……之前没好意思说,其实我也这么想。还有,我觉得还可以再加个xx。」
娇夫:「好的那我现在就写个清单给designer阿姨发过去!」
我:「麻烦你了谢谢! :blobcatadorable:

显示全部对话

娇夫:「我看各种清洁工具的评测视频感觉比看小黄片还爽,我是不是有病?」
我:「不,你当然没病。这样很好,请继续保持! :blobcatadorable: (小声)Disclaimer:本人利益相关评价不可信…」

每天晚上7点半小孩睡下以后娇夫的活动除了打游戏和搬砖就是一边听有声书一边做清洁,家里每个角落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他表示做家务非常解压,对他的心理健康来说必不可少。为此我没看住的时候娇夫甚至会把我已经放进洗碗机的脏碗碟们拿出来一一仔细手洗,以及甚至感谢过除了做饭都不行的我给了他很多在家务中享受内心平静的机会……我当然是心情复杂地接受说不用谢啊。从小经常被我妈说我家务不行没个贤惠样子以后一定嫁不出去,哪能想到长大后有田螺肌肉男上门。

(强行鸡汤)就,大家觉得自己身上是缺点会觉得自卑的地方,在合适的环境里可能根本没有什么影响,甚至还是优点。千万不要因为不一样而讨厌自己,接受这样的自己然后努力寻找和建造能让自己按本来的样子舒适地发光发热的小环境就好了。

Lo 转嘟

对于JK罗琳的事件我只觉得很难过。二极管的逻辑就属于心存疑惑=完全反对,不完全支持=完全不支持,人和人之间就是这样互相难以对话和理解——「你居然觉得跨性别运动对女性权益存在疑惑,那你就是个邪恶的大妈!」

我记得罗琳是表达存在跨性别运动对于生理性别女性的疑惑,她也不是反对跨性别人士的意思,而且她确实也不了解跨性别具体实施是什么情况,就个表面的符号变换想象,且部分杞人忧天,即使如此,有些言论是表达忧虑和担心,就算没有恶意,但罗琳这部分言论也构成了歧视。

不过她的影响力以及一些论断确实鼓动不少恐跨排跨人士,加剧了群体和群体之间的割裂,强烈激起身份政治的漩涡,不能说她对此没有一点责任的。但她长文观点可以供人辩驳和讨论,网暴和人身威胁她就过了。

而用罗琳的言论来借题发挥对排跨放大偏见、污名化、煽风点火到魔怔更是不可理喻,特别是到了墙内这种痒肛大国什么话语都会拖进粪坑就显得恶臭又可笑,痒肛大国会让MtF能活得下去?本来女同性恋几乎被挡在视线外,FtM也基本隐形。每次都瞎逼逼厕所偷窥,但是国内厕所又有几个私密性好的?母婴设施都不到位,不用女装也能进去偷窥还只是留校察看,国人讲这个反正诡异无比。

Lo 转嘟

长毛象的大家真是太好了,好东西不私藏,心得体会齐分享。

从买菜到做饭,从羊毛到买房,从转码到跑路,从养猫到奶娃,从马桶盖到油烟机,从清心寡欲的书影音,到充满世俗欲望的小玩具。吃喝拉撒,琴棋书画,衣食住行,总能找到不带judge眼光而平和分享体验的朋友。

长毛象,我相见恨晚的快乐老家。 :ablobattention:

原生家庭 

久违地又因为梦到原生家庭的事情半夜惊醒了,但是情绪跟过去n年中的无数次惊醒不同,不是恐惧悲伤,而是愤怒。梦里因为疫情回不了国也出不来的情况导致了某个复杂糟糕的无奈局面,我在想办法跟各方协商调配资源尽力把这个烂摊子收拾得漂亮一点。这个时候垃圾家人出现了,带着恶意和自私整了些事让我的苦心付诸东流。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以后瞬间爆发,一边痛骂人渣龌龊一边抓起手边能够到的一切东西往垃圾家人头上猛砸,对方吓得抱住头直往墙根下缩。

然后我就惊醒了,心脏还因为梦中的愤怒狂跳不止。醒来以后想想觉得挺棒的,梦中的自己也表现出了解决问题的自信与能力,并且遇到事情能马上表达愤怒并反击,再不是过去梦中压倒性的无助与被迫内化损害的痛苦。也许以后还能应对得更好,但是现在的我真是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对自己的成长挺开心的。

Lo 转嘟

原来半个青木瓜就可以切出两大碗沙拉,而且还是在木瓜丝切得很粗的情况下,如果用刨的感觉能做出两大盆,比去餐馆吃便宜多了。

的辣酱和椰子酱油,加鱼露和糖,有柠檬就放柠檬汁,或者用醋代替一下,混合着番茄丁、萝卜丝拌匀,加点虾仁或虾米,最后来点花生和香菜啥的,特别饱腹,也不用开火。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