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随着长毛象友邻越来越多不可避免的也发现豆瓣友邻解锁的越来越多......

虽然如果原本就认识一看就知道是同一个人,但还是有意选择了新头像新名字希望能分裂出新长毛象人格!
并且对于新象友也努力避开探究豆瓣id是什么!

不然如果发现我们原本在豆瓣上互相拉黑了就尴尬了不是............

“长毛象,让我们从头开始。”

【不过说实话我自己都觉得我的长毛象人格跟豆瓣人格简直分裂的不像一个人......我在长毛象一个月嘟嘟的比我豆瓣一年都多】

置顶嘟文

啊因为一条嘟嘟新关注我的朋友可以往前翻翻....就我本质上还蛮无聊的每天就是吃喝睡觉吐槽发猫(总之关注请谨慎吧

下周要跟学校开一个年度最重要会议aka IEP。

已经精神紧张了好几天,去跟朋友求意见的时候一个印度妈妈给我转发了一个她跟学校撕逼全集的邮件。

怎么说呢,看完之后我现在感觉跟学校撕逼无论怎么撕都不会有结果,打太极他们是专业的。

还是赶紧搬家到一个更好的学区是正经事啊。。。

我不相信“骂醒”。
我相信所有的“骂醒”都只是为了骂人,根本不在乎对方醒不醒。

#招聘 #内推

公司:Microsoft(主要base苏州,别的地方也可以帮忙咨询和内推)

我在的org现在有100+各种SDE和Data Scientist的HC。然后我在的组有2个Android Engineer的坑。除了专业技能外一般都要求基本的英语能力。

希望有需要的朋友找我内推! :coolcat:

@board @jobs

看到时间线上有很多人转Talkspace的那个referral link,还是想好心提醒下大家尽量不要用Betterhelp,talkspace之类的online therapy app。在Reddit的咨询师小组转私密以前,我看到过超多吐槽这些app的。他们归根结底是tech company不是mental health company,选择咨询师也是有执照就行不看具体的能力(scope of practice vs scope of competence 的问题)所以很多个案也没有得到合适的referral或terminate。而且说大概咨询师到手每个小时也就能赚到25刀,这种情况下你真的找不到什么水平还可以的咨询师。别说独立执业的咨询师了,就是你随便在任何机构工作,时薪也肯定远超这个。

虽然豆瓣对我可真算不上公道,但我还是要说,税是和死亡一样不可避免的,消费买周边完全是自己可选的。

觉得可以劝豆友别花血汗钱买豆瓣周边,但是话也不必说得太难听。也转发一下另一个友邻的不同意见。

当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Spotify彻底被google home毁了....

又到了年底apple music玩家围观spotify玩家晒年度总结的时刻。

我有一摞儿bill跟信没看,昨天没看邮件已经堆了50来封。

而我到家第一件事:打开动森。

豆瓣被罚款900万,又看到很多友邻纷纷在下单买豆瓣的东西来“表示心意”了。且不说购物表心意的方式豆瓣能分到多少钱(在卖的那些本来就是难以盈利的商品),豆瓣的危机难道真是因为缺乏运营资金吗?或者说,如果希望一个像豆瓣这样的网站在当下的网络中可以长久维持,买它出的东西能管用吗?
不过这些事情我想很多跑去购物表心意的人也都知道,只是那个可以解决的方案是很多人拖延着不愿面对的,毕竟放弃它去别处重新建立自己的网络社交也有不小风险,代价也的确存在。于是绝望里只好耗在缓缓沉没的这艘船上,一边大炮打上来,一边跟餐厅说“我再多点一道菜,你们要撑住!”
行吧,至少这样足够简单直接的感动了自己——“买”,消费主义时代的万能大力神药丸。

在纽约不舍昼夜的收拾了差不多36小时屋子,回到波士顿累的浑身散架了一样,常去的马杀鸡都没有今天的空位,于是随手搜了一个家附近的thai massage。

到了发现是那种开在居民区主街道连牌子都没有的那种。我:好感+1
进去之后一个穿着拖鞋的小哥出来迎接。我内心:+1

等进去躺下不到1分钟小哥就直接爬上床踩在了我的后背上时,我内心狂喜:终于找到正宗的泰式按摩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后知后觉地发现Github Student的benefit很多很多,包括各种域名免费、打折,cloud service的credit,educative等半年会员等等。
好像还可以有更多manage github project的权限? 准备假期好好研究下,有小组作业的话提前做好review机制……
还是学生的朋友们可以申请一下撸一撸羊毛。

显示全部对话

推荐一篇豆瓣友邻的日志,关于一个遥远的东北小城被遗忘又被“消失”的机场:douban.com/note/820597737/
现在写出一篇这样的文章更难了,因为很可能发不出来,即使发出来了,谈论东北的历史也很可能惹来各种麻烦,所以友邻仍然还在坚持写出来,真的很不容易。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读懂这篇到底在说什么。虽然过去接近一个世纪了,但其实我们仍然没能从动荡破碎中走出来,单独个体对远方陌生人的友好和对世界的连结的信心,终归是被辜负了。怨恨和残忍却像仍然埋在地下的毒气弹,即使想去清理,也已经不知道从何处找起。何况地下的毒气弹有些还是来自我们自己呢?(即使殖民者走了,我们又是如何对待我们的“同胞”的?)

地主婆是个正儿八经的成都妹子。一边跟我说你得健身减肥啊保持健康啊一边带我来吃重庆老灶。
我说大妹子你这样不太好吧?
她:你懂个屁火锅不胖。

…………

显示全部对话

来求助一下象友
就是我爸妈要离婚了
现在我妈的担忧是在无法搬家【我身体有问题】打不过我爸的情况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类似像国外一样在离婚期间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之类的东西让我爸在这期间远离我们。
查了相关好像这个是并不能强制执行的……
因为我爸逼急了可能会杀人【之前有过这样的倾向】
在这种情况下有什么办法保护我们自身的安全吗……

虽然已经和几个比较熟的朋友交代了如果我突然几个星期不出现就报警之类的我自己也对生死无所谓。

但我妈妈是受害者,因为我爸有可能会杀人所以她在考虑放弃离婚就这样凑合一辈子,我不想这样……

打扰到TL非常抱歉
谢谢大家

不过看各种崭新的二手确实能够感觉出很多人花钱不怎么过脑子。
以及消费主义真的要不得。

显示全部对话

玩游戏真的特别体现性格,我在动森打工跟我在现实里一模一样。
每天跑到岛上拿完两个diy就跑。
别墅是不盖的(打工是不会打工的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