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最后一个月了,很多朋友约烤肉河豚和神户牛,还有去奈良看鹿去KTV唱歌的,但是这个疫情让我出去吃饭,摘下口罩做任何事情都让我心慌,况且我还要回国。这该死的日本疫情!

看到新月了,爱德华离开后贝拉颓废的那几个月的镜头挺有感觉的。买到实体书后,书中对这一段情节的描写就是几张空白纸写着月份,果然文字给人的想象空间就大很多。

纵观暮光三部曲,最惨的是贝拉爸爸,别女儿伤害,被骗,还认为女儿死了。真的惨,第一部我就超级心疼。 :blobcatpats:

不冷不热的知识:五十度灰一开始是暮光之城的同人文。

刚刚和我妈视频聊天,被嘲笑皮肤比她还差。果然正常作息会让人状态好很多,但是我已经习惯性熬夜了。就等着哪一天深夜猝死了。 :ablobdj:

毫无缘由地想起村上春树的高墙与鸡蛋。想起那句“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我总是站在鸡蛋一边。无论高墙多么正确和鸡蛋多么错误,我也还是站在鸡蛋一边。”

高墙是不会犯错的。它制定规则,它解释规则,它随心所欲修改规则;它静音,它审查,它删除记忆,它重塑记忆;它杀人,又歌颂死者,于是它毫无过失;它歌颂,又泼上脏水,于是它通情达理。面对鸡蛋时,它无所顾忌,因为谈判者不需要尊重手无筹码的对手;它毫无底线,因为它不需要为错误承担后果——所有的后果都是鸡蛋承担的。它无所不能,它战无不胜。高墙还有一个名字,叫公共权力。

如此不平等的对峙,还谈何正确谈何错误。

总能听到人说“你怎么知道政府有什么苦衷”——这是证明高墙正确的一种方式。高墙之正确,本身就是伪命题;证明高墙之正确,顶多是一种行为艺术。权力应当被批评,被监督;而不是被体贴,被共情。不受制约的公共权力可以触发一切灾难,再微不足道的体贴和共情都可能有意无意地扮演帮凶的角色。

来日本别说打工攒钱了,疫情之后没敢打工的几个月,把我自己的一点私房钱全霍霍没了。

碎碎碎碎念 

最近看回国的机票,从大阪飞好像比从东京飞要贵,但是也不敢冒风险去东京,多花几千也没办法,吉祥有新开的南京的线,差一点到2万,和我爹说的时候,他说不管飞哪里多少钱你能回国就行,真实到不行。然后现在在担心隔离酒店的事,我只要求环境干净,让我舒舒服服住14天就行。

一个同学考上了大阪大学啦,替她开心,又很羡慕,听说我要回国的一个朋友就说,看我刚来日本坚定的样子,想不到我倒是先回国了。我甚至想不起我那个坚定的样子。仔细想想,我真的是一个很轻易就放弃的人啊。很少有长久坚持下去的事,不管是练字,学习剪辑和PS,还是减肥,我都放弃了。偶尔会感到遗憾,但是想想人生其实就过得开心就好了。

不想拥有太深交的朋友,当给予他东西之后,只会索取更多或者抱怨不断的人,让我太厌烦了。

健康减肥太难了,之前在国内节食减肥到了自己的理想体重,一来日本,压力也剧增饮食也不控制,动不动就外食,刚刚重新上称,数字把我吓到了,回国又得被家人骂成烂泥了。 :blobcatgooglytrash:

全诗:
于池沼之上,幽谷之上,
山之上,林之上,云之上,海洋之上,
于太阳之外,青空之外,
众星的边缘之外,
我的灵思,你敏捷地游移,
如在水波中搏击的泅泳者,
在深邃的太空,你愉悦地留下足痕,
以不容描述的男性之狂乐。
飞吧,远离病态的秽气,
将你自身在高空净化,
酌饮那充溢着晴空的火吧,
如酌饮纯洁的琼浆。
在烦闷与无边的忧郁之后
——它们使混沌之生活更为沉重,
那以健壮的翅翼
飞向明净太空的人,
那思维如百灵鸟一般
自由飞向晨空的人,
那翱翔于生命之上的人是幸福的
——他们易于谙悉花朵和无声万物的语言。

显示全部对话

看着自己买的お守り的时候,就想起年初去初詣的时候说给家里人都求一个,跟我妈说这个事的时候我妈说不需要,都不要哈。我就说不贵的,我弟就在旁边说,妈她不想要,是因为她信的神和那个不一样。我奶奶信基督,并经常求图让我也信仰,我妈每年初一都会去庙拜拜,一般都带上我。

这辈子最大的一个遗憾之一——字写得太丑了。也因为我偷懒没有长久地练字。

垃圾话 

啊啊啊啊好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吧还真的后视镜陪你许多人雾蒙蒙细雨烦死了啊啊啊啊啊吧!!!!!操你妈!!!!活着好烦啊啊啊啊啊吧!!!!!

紧那罗的抽卡活动,顶着up上月见黑的人也是另一种欧,像我这样500抽没出一个未收录,还被各种老式神断了非气的人才是真的非。看着我一点都没有的资源发出感叹。

显示更多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