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最近来长毛象的新朋友多起来了。想提醒大家,长毛象的基础意义是反垄断、去中心化,不会像微博那样有明显的阶层感和大V话语权压迫,但它并不能帮助用户免于遭受线下的审查。身在墙内的朋友,注意保护隐私,如果不能与墙内其他账户严密切割,就同样要评估文责风险。

堕胎问题不仅仅是政治、女权之争,也是原教旨主义与世俗化的斗争。 ​​​

全北京的卡拉OK都暂停了,即使堂食开、影院归来,卡拉也不能OK。路过一栋荒凉破败的大楼,记得在楼上有间K,我走进昏暗的大堂,有个保安,像地狱守门人,坐在角落昏昏欲睡。我惊醒了他,问他卡拉OK如何了,他一脸惊恐,大声说:“现在疫情这么严重,谁敢开啊!都关了好久了!” 卡拉OK,会死掉多少呢。 ​​​

朋友在三里屯开店,几个月来,封锁了两次。今天看到三里屯恢复营业了,去他店里看看。坐下来,发现这两年来的起起伏伏,到今天,我们第一次无法再假装生活如常,而陷入颓丧。我无话可讲,反复说了几次,大家一起熬过去。也是虚无。 ​​​

今天我结束了居家隔离,今天父母亲开始了居家隔离。 ​​​

局限于篇幅没有展开细说,可能引起了误解。说到林黄周三位的性别身份不是说他们(因此)写得不如上代人,是想说他们开创了独特的都市文化的观察视角,把更多先锋的议题带进了歌词创作,因此不可忽视。这种身份表达和前辈词人更多感时伤逝的主题完全是两个世代了。这其实是另一个层面的话题。

显示全部对话

延续这个话题想到,早年的填词人,那种如《古诗十九首》般的庄重,一来是家国情怀、文化根源使然,二来整体上,他们也都是直男。到林、黄、周这代填词人,性别议题、情感视角的变迁与中文的变化相辅相成,宛如从“长路漫浩浩”到宋词的大跳跃。

显示全部对话

香港填词人,林夕是好,但他的好是承续自上代古神的余光,是能一句句品出精妙的手。追溯到郑国江、卢国沾的填词,真正重剑无锋、浑然一气、怅然忘字句。如《小李飞刀》开句,“难得一身好本领,情关始终闯不过”,平淡到似路人一句叹息,却又重如磐石无法移开。这种庄重古雅,已经从中文里可能是永久地逝去了。

这篇文章在微博刷屏了,关于“留下一个完整的母亲”。我知道这里面有触动人情感的部分,但是回答者作为心理咨询师是不称职的。这篇有很多论述是与咨询专业性相悖的,不恰当的煽情。即使成长中母亲缺席,不代表孩子没有建立替代性的客体关系,心理工作者不能随意判断她就无法转化成母亲,更不存在“建议吃药”与否,心理咨询本来就没有处方资格,请问你如何去建议。

我觉得粉丝的爱,就像爱情一样照单全收,不再有观察者的冷静。这种爱可以是纯洁且深刻的,然大多数情况下也比较狂热。而我想要保留评论者的视角,如果我是某个人的粉丝,我便不会再批评他,因为我爱。 ​​​

卢安克是令人难忘的,他在中国乡村支教十多年,奉献的几乎是一种神圣的爱,全然无我。以前没听他谈过自己的宗教信仰,今天看到一位老师提及,才恍然大悟,卢安克和他哥哥(他在中国教育事业的资助者)都是鲁道夫·斯坦纳的信徒,无怪乎,会有如此坚纯的爱。斯坦纳一生像一个神话,创立了人智学与华德福教育的庞大体系。他在中国的传播度不高,因为斯坦纳同时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灵性导师,他提倡的是基于灵性信仰的人智主义。知道这一层渊源,不禁更加感动,虽然卢安克的中国教育黯然收场,我相信他已无愧于自己的灵魂、无愧于他的精神导师斯坦纳。“如果一个人是为了他的家,他家人就是他的后代;如果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学生,学生就是他的后代;如果一个人为了人类的发展,人类就是他的后代。——卢安克”

看了一些九十年代为人熟知的音乐人的微博,有些惊讶原来可以一路翻到2010年,等于过去十数年的生命轨迹历历在目,可以阅读,可以触摸。早期微博是相当敞开的,分享的都是如今只有朋友圈可见的私人生活。想来为何这种阅读令我惊讶,是因为同温层已经少有“原生账号”(临时发明一个词)了,大家都是赛博畸零人,想找寻十年来的生命轨迹都作妄想。

来给大家感受一下我小学学姐毛阿敏女士的唱功。2017年她唱的《琅琊榜》主题曲,可以说她至今仍是顶级的演唱家。share.api.weibo.cn/share/31473

显示全部对话

我小学时的音乐老师是毛阿敏的启蒙老师,幼时经常听他聊毛阿敏,他说毛阿敏是天才,从小就显示出惊人的演唱天赋,所以学校也重点培养她。前几天看麦子杰的访谈,主持人问了一个问题,忽然使我想起毛阿敏,因为问与答的反应几乎与毛阿敏某次访谈一模一样。大意是主持人问,如果你没有去唱歌,现在会做什么。被问的人都是一脸气定神闲地回答,不可能不去唱歌的,从小就知道,周围人都知道这个小孩以后要唱歌的,没有人会说你去干别的。这种来自天赋异禀的笃定,实在是得天独厚,令人羡慕。大部分人都是拿着少量的天赋,在用自己的时间赌博。

我上中学后喜欢唱歌,有段时间去上艺校,就是那种周六日的音乐培训,天赋高的同学会追在老师后面练声,天赋平平如我,只留下了“全天都在唱卡拉OK”的快乐记忆。还有一类同学,实在是五音不全,唱得难听,但也真诚地想当歌星。

高中时我想去考戏剧学院,上了一段时间表演班。吃惊地发现有些长得很美很帅、演技也很优秀的同学已经连续考了几年戏剧学院,没有放弃。也有些真的毫无天赋的同学在坚持,也考了几年,没有放弃。人生能有多少时间,试错的成本又是如此残酷。

老练的专栏作家一下笔真是老到,以下是冯晞乾老师评论唐山事件的文章里的金句:

-

對,在中共治下,無權無勢的普通人,即使不能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也應當享有「可以恐懼的自由」。我相信,中国人有一項權利儘管沒寫進「憲法」,但中共卻是堅決保護的,那就是:人民有恐懼的權利。對於有「大局思維」的人來說,恐懼在中国不單是權利,更是義務。

有点唏嘘,他美好的形貌、仪态、温柔细腻的说话方式、精致得令直女羞愧的穿衣打扮,都已经基到基达大爆炸的程度了,粉丝还在一口一个早点找到嫂子结婚生子。好想摇着那些痴情女粉的肩膀琼瑶大叫,你的哥哥他是基,他也有自己的爱情啊!唉,愿这些基里基气的男明星都能自在地生活。 ​​​

最近玩抖音,发现小时候数得出来的男神女神,大大小小的港台明星都玩起了抖音,用那种颜色令人发指的滤镜化身没有皱纹的少男少女,拍一些配得上魔鬼笑声的小视频。想像故人般看看他们的后中年生活,却一个个令人不忍。审美与时俱退,神话的大崩塌,此处应当有那种笑声。 ​​​

早起看到上海金山石化厂爆炸了,火光冲天,黑烟滚滚。朋友说四点多被几声巨响震醒,下楼逃难,还得找地方做核酸。前几天当街杀人,也是在不远处。 ​​​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