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equestrian vaulting。有着希腊雕塑般肌肉的女性身体有力而柔软,就是苦了一圈一圈跑着的马了。

另一个很魔幻的绿豆小事。之前教会认识的一个来自新疆的汉族女生,拿着转业后成了商人爹赚的大钱读了本科。开着新林肯,却住在教会里一个很善良的老人的家,房租可能还没她一个月油钱贵。毕业后她成功牵线搭桥这边一个华人商人跟她爹合作做出国留学、语言培训项目。结果就是她在这边工作了一年也没能拿到身份,只得回去。不多久,就碰上了新冠爆发,其间这位合作的华人商人生病去世了。两年多过去,她重新考了LSAT,申请到了一个教会学校的法学院的项目。半月前,她重回美国,第一站就是之前本科城市。她马不停蹄拜访老房东以及去世合作者的遗孀等等无数熟人好友。当然还是住在老房东的房间里。结果刚回四天,新冠中招,并坚持亲自出门买药。直到房东老奶奶有了新冠症状后她才支支吾吾说自己病了。喔,她还没打疫苗。

前天晚饭的时候,家里大爷又做了他喜欢的poke bowl。可我又对avocado过敏,导致现在闻到淋了酱油的tuna或者salmon都想吐。不过为了今后婚姻生活里自己可以偷懒让他多做饭,我不得不用狼吞虎咽以及大口喝酒来表达我的appreciation(更重要的是助我忽略生鱼的味道)。之后我就上头了,开始哭诉自己想吃肥肉以及为什么我的祖国现在被糟蹋成了这个样子。以至于一夜过去,他还在觉得我不像平时的自己,然后我又开始嘤嘤嘤怪他现在就开始觉得我变了,直到吃到了心心念念的过桥米线和豆花。
刚发现大姨妈来了。谢谢大姨妈,每当我开始觉得自己婚姻出问题了的时候你都及时出来救场。

连刚买两周不到的airplant都已经半死不活了。肯定是风水问题。

认识的一个abc女生的爸妈,因为新冠以及其他种种原因,留在中国没有回来。她妈在义乌,爸爸在三亚。现在都封城了。太微妙了。

一大早看到朱军性侵弦子一案上了cnn头条,就跟家里那位义愤填膺地科普起来。他的反应基本就是:“啊,好可怜啊”,“哎,大陆好可怕”。然后一起开始说大陆以及韩国的坏话。吃早餐十分钟,先生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对油脂的欲望太强烈,以至于今天做cilantro lime chicken的时候用的是两个去皮和两个不去皮的腿肉。堵血管也无所谓。就当为丁香医生默哀了。

以前对中医没有反感,甚至因为听说是做中医的一个亲戚治好了我堂姐的白血病以及帮助另一个堂姐怀上了宝宝而觉得中医是为数不多的算不上糟粕的传统。现在看来,当时的我我还是太年轻了。

想吃又油又辣的东西,奈何肠胃越来越娇弱了。中国胃的离开是比中国心的离开更严重的identity issue。

微博抖音之流就是当代烟馆,一群遗老遗少天天在上面醉生梦死。

连”号召大家多读书最好specify读哪里出的书“这样一句逻辑严谨的话也被人喷。没天理。

这次回家,老公突然特别甜腻。可能也不是小别胜新婚,只是从我出差到回来几天,他都没有啪成我。啊,谢谢我亲爱的大姨妈。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