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只有当天开始黑下来的时候,我才会感觉心里踏实一些。尽管如此,我还是要比你强。我有时候仍旧会做些好梦。我会梦到野餐、天国和人人情同手足,我还会梦到月光下的城堡、两岸垂柳依依的小河以及国外的城市,不管怎么说,我都比你懂得更多的爱。」 ​

Perliska 转嘟

请问有没有广州的朋友想收养小玳瑁 :ablobcry:
这个宝宝个头好小,两个月了才0.4kg,不过比较健康,没什么疾病。
她挺聪明的,吃饭喝水上厕所都OK!非常亲人,被摸摸就会咕噜咕噜甚至踩奶,巧克力爪爪也可以随便捏 :ablobwobroll:

Perliska 转嘟
Perliska 转嘟

国内蛮有名的猫健康科普号,自己开始变现之后,视频中展示出来的猫罐头原料,超过保质期一年以上。
哪怕不从人品或者诚信角度质疑,我也不信任小品牌有能力管好供应链。
有猫的朋友还是谨慎选择吧,看内容当粉丝和买东西真的吃进猫肚子,还是两回事。

Perliska 转嘟

江门与中山交界的西江大桥塌了 :blobcatfearful:
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

另外,【与这次塌桥无关的题外话】:地铁广佛线,能不搭乘就不搭乘。该线路经过沙田区,地质条件并不适合挖地铁。
珠江三角洲有大量区域,是清代才填水填出来的沙田,不适合挖地铁、起高楼。

例如广州的金沙洲,现在搞新城区,盖商业中心和楼盘,卖给外地人……其实是沉降灾害严重地区。

Perliska 转嘟

“我们缅甸人,都是善于发现哪些事物消失的专家。这也 学习的一种能力。你必须注意什么东西不见了,从它们的缺席中发现真相。”
“当一种主题从新闻中消失,你几乎就可以断定那个领域一定出了问题”

Perliska 转嘟
Perliska 转嘟
Perliska 转嘟

过度防疫这个词对我来说也是bullshit,适度和过度的定义根本不基于疾病科学而基于政治决断,这不是过度防疫弊大于利,这是暴政杀人。 ​​​

Perliska 转嘟

b站有个叫大嗓壮橘的猫叫声很像仔仔,每次打开它的视频仔仔就会冲过来用旋风钻妈头狂钻我的脸。不知道这个猫猫讲了什么好话,但是谢谢你的语言魔法!

广东一般小商超买卫生巾都会给你用黑色塑料袋装,直到今天也还是普遍这样。每个收银柜配一叠黑色胶袋,专门装卫生巾用的,别的商品就用红黄白,月经不但羞耻,而且晦气,黑色辟邪。懂事之后我每次买卫生巾都不要袋,收银员总是问你真的不要吗,我就不要。我们流血的人煞气重,阴人最好躝尸趌路,斩开你九十九碌浸卤水鹅都重得。我经常腋下夹着两包乐而雅一边笃啡一边走路回家。

如果高铁不该卖卫生巾,就不应该卖食卖水卖奶贝牦牛肉干,什么都别卖了,简中局域网连对服务人员应不应该说谢谢都能吵半天,什么样的文明洼地会讨论这种问题啊?我已经是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人了,还要给男人解释什么是月经,多说一句我都觉得侮辱。

性别矛盾作为被设计的议程既在一定程度上消耗人们的政治情绪,转移公众对体制性不公的注意力,又可以在社会意识上团结男性基本盘对父权建制的支持,随手捅女的一刀就当给红旗漫们团建,爹禁言一切但对部分「男女对立」议题假装闭眼,不就是因为打心里头看准了女的吵不成事吗?女性是这个父权社会的政治剥削链条里的最底层,让你清醒并无力地承受着才是最具凌辱性的控制。反正在政策与法律的现实层面女性什么时候讨得了好过,八孩母亲,唐山打人,西安地铁,耽美下架,各种婚育调控措施,罪罚严重失衡的性别暴力仇杀,丢雷漏斗,懒得举例了,理想越远,铁拳越硬。女性的身体、女性的流血、女性的愤怒,伴随这种有辱常识的议题被抛掷在公共舆论场上,只是被随手拿来挡枪使,一天天跟被猴耍似的。滚你爹,气死我了。

Perliska 转嘟
Perliska 转嘟

纳粹不可怕,因为它已经被历史钉死、铲除,没有现世的继承者或任何主要的政治力量能为它的暴行翻案,继续宣传它的无辜与合理之处。而继承者的存在和政权的存续保证了同等的道德清晰度不可能存在于苏联或中国。令人厌恶、恐惧的从来不是理想主义,而是对概念的爱胜过爱人,狂热地追求想象的崇高,不惜在现实造就血海,但像这种极左翼依靠的革命激情往往只在各个民族年轻时有一次,而极右翼依靠的仇恨、屈辱和恐惧却根植于人性之中,曾受过极左之苦的民族,未来的危险可不仅仅只是极左。

Perliska 转嘟

今天看到测核酸要成为基本国策的不知真假的传闻之后,我愈发感觉,中国看似还是一个地球上的国家,但其实和地球其它地方的生活形态已经非常不同,并且将要更加不同下去;倒不如说已经是一个实质上的外星世界。反正中国和地球的联通也只剩下不太顺畅的半残互联网,反正前往中国的十几天旅程(航班加隔离)大概也和从前科幻小说里想象的去小行星或者人造行星差不多久。

Perliska 转嘟

拉了一下吞海第七集成個人痺曬。聽到現在不想說這個劇哪裡好或不好,就是想不通它怎麼能做得這麼無聊,讓人惋惜手機電量的程度,感覺 SIRI 原文照讀也比它好,時長還越來越長長到感覺配音演員純粹用嘴在幹體力活。

我杜琪峰嬲豬:「錯撚曬嘅全部都!」

Perliska 转嘟

学姐发给我的,说此人以前是有名的虐猫狂徒,如果有要给小动物找领养的朋友们一定要谨慎核对对方的信息做好回访。
(这种人怎么还不死啊啊啊啊!)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