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小粉红每天盯着运动员ins出兵就想起那个刷推上公安局举报叛国分子结果反被公安因违法翻墙罚款1k的故事

我爸又发了赖皮小傻猪抱着他的脚使劲黏糊的视频,视频里最后黏糊得他受不了了说了句“够了啊”,我在8165公里外的屏幕另一侧狼嚎“还不够”

忽然觉得这个画面有点像国内的绝症患者跑到庙里砸钱念佛积德续命的风格【被自己的联想力囧到了

显示全部对话

意大利本地媒体好像没有说过“2019年10月有平民志愿者进入美军基地被感染病毒”这回事的?fanpage也只报了追溯血清样本最早追到那个时间段有四个做肿瘤检查的人体内有抗体……得了癌症还去当军事基地志愿者吗?

有时候我真的对一些男人的睾丸充满了解剖欲,想切开仔细看看里面研究一下到底是怎么产生那些畸形的脑回路的

无论是日语群还是意大利语群,越看越佩服杨笠真是看透了男人

粉红一口一个滚出“拆那”,是因为他们都在等着拆迁致富吗?

脑内了一下这样的玩法:“如此文盲只暴露出你要么是装成文盲刻意为了嫁人然后跟你的亲亲老公一起压榨职场女性,要么是境外势力故意反串污名化女权这两种可能!只有婚驴才会信奉父权制度男权社会那套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狗屁说辞,才会以当文盲为傲!只有境外势力才会装外宾企图分裂爱国者,借天灾给我们伟大的zf泼脏水!”

我姥姥当年刚出生就被亲生父母送人了,所幸养父母对她不错。原本她也不知道自己被送养这件事,直到她稍大些的时候某天在村子附近的河里玩,有村民指了一个也在戏水的学生样的别村小男孩给她看,说“这是你亲弟弟”。

有些留学生真的是,让人跟他对话三个回合就能气笑了,甚至想替他爸妈去找当年接生的医院打医疗事故官司看看是不是产钳夹了脑袋,或者想冒昧问他当年办满月酒是不是有个不请自来的恶巫诅咒他只要一用google就会死。

想当年这个村还称霸过地中海,现如今总被当作无关紧要的过路地,很少再有人关心漫天的鹦鹉从哪来,遍山的坟茔埋着谁,不知道步行街的墙上贴过金子,也不在乎教堂前的草坪边淌过血。

马云系搞的奥运活动在采集用户声纹了啊。

在朝日旗下的论座ronza网站看到高田昌幸就北海道报社菜鸟记者在旭川医科大被逮捕一事发了系列评论,兴致勃勃地想存档下来精读,(上)拉到文末发现“ログインして読む(残り:約390文字/本文:約5591文字)”………………ಠ_ಠ这剩下的390字得买月租770的会员才能看。那我还是不看了【

孙一宁事件里说自己曾经出借身份证给孙一宁租房的那位当事人,不知道是当年糊涂如今还一样糊涂还是怎么回事,已经好些人好些次建议赶紧找住建局投诉黑中介和找银保监会/当地金融局投诉银行违规开户争取恢复征信记录+修正贷款利率了,她愣是只说自己两三年前“找过银行但银行不认”——银行自己干了坏事还能认就有鬼了好吗?光在豆瓣发帖在直播间追着孙一宁咬能要回来买房贷款这么些年平白无故多交的利息?跟孙打官司都要不回来这些钱好吧……到底是人真的傻还是装傻= =

其实我好想看他都做出来了什么视频哦😂,不记得上p站都看过啥了,但我口味蛮刁的应该看过的都是好片子……可惜5721刀挽救不了他的眼角膜,毕竟前置摄像头上的橡皮泥都几年没揭开过了😂

而且想想前几天,一边给你无神论政党摇着红旗过着生日一边看着各路大仙显神通吃瓜的人……自己不觉得撕裂吗?

显示全部对话

李白和汪伦要是算命跳大神的,可能在八组的知名度能高些

刷沈夜mmd看到一条弹幕,前半句是:“这个建模是不是穿得比较少?”——我正以为是说“穿模bug少”的时候下半句缓缓飘进视线:“感觉瘦了……”——笑到打鸣【看来大部分人都觉得沈夜的胖是衣服的锅

不愧是乐于幸灾乐祸看戏吃人血馒头的社会底层群,一年多了一点没变。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