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一条记录本人口腔溃疡发病次数多thread

kokomo 转嘟

知识越多越反动,同理,在中国这样的环境下,但凡一个有良知的正常人读了大学之后如果还没变得“崇洋媚外”和“阴阳怪气”起来,那我基本就判定他这大学白读了,所以看到985 211别急着崇拜,那里面弱智多着呢

kokomo 转嘟

原来拜登前几天提了一嘴和你包的通话内容,你包说民主不能持续到22世纪,只有专制才能解决问题 :taxin_cool:

在家住会发疯 

又在家里听到“美国制造病毒”“美国雇人投毒”的屁话,我很生气但当时不知道要怎么反驳。平静了以后我想到两点:1.生物实验很容易失败,结果有时候不稳定,因为人类对生物体内的复杂调控网络的了解还不充分。美国人根本不可能在不知全貌的情况下研究出专门针对中国人的病毒。2.假设美国有秘密机构研究人员洞悉生物运行规律,那就能设计出针对性强的病毒,那怎么会造成世界大流行呢?
但是下次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我还是不会反驳的。无论在家还是在外面,我都要学会在需要表态的时候随口附和才好。

kokomo 转嘟

我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失败的科研结果不可以发文章,凭什么不可以发呢。如果当初有人告诉我我那个研究通路有哪些是行不通的,我不就不用自己去撞南墙了?失败的经验不也是经验么?怎么就不能办一本杂志,就叫Failure,做错的做不下去也是成果啊。

kokomo 转嘟

好讨厌夏天…好狼狈啊,气温一高我整一个活体“冷藏里拿出来的可乐”

kokomo 转嘟

千万不要被“你好像没主见”、“你好像随波逐流”之类的话打倒,我也被叫过几次。
年轻人的理想表现得不坚定是一件正常的事,况且我们都是从应试填鸭式教育出来的,从未真正探索过人生。
主见是什么,是个体对事物的见解和看法,你可以光看思考最后的结果是不是单一的、线性的来判定一个人有没有“主见”吗?相反我觉得我们这种人不是没有主见,而是主见太多,想法太多,看见太多可能性,面临太多选择。
比如职业,我觉得喜欢的感兴趣的、适合自己的、自己比较擅长的这几个都不一定会重叠到一个领域和方面上,不多去试试怎么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光凭着应试教育小学到大学这段蒙昧无知的时期的受教育和其他经历,我是文科生我是理科生,我是男生我是女生,我学历高我学历低,或者旁人的眼光,来把自己框死,我觉得才是真的不划算。

kokomo 转嘟

陈亚亚这篇文的反思比较到位。“志愿者”这个存在,其潜在的道德绑架特质,也就在这里。它的存在目的并不是为民众服务,而是在公权力的组织之下,为公权力管理民众而服务。它的本质是“为官”,而非“为民”。它的“辛苦工作”,并不能掩盖这一点(甚至有时候,它工作越辛苦,给民众带来的压迫也就越多)。所以,民众对志愿者,本来就没有感恩的义务。

kokomo 转嘟
kokomo 转嘟

经过上海吉林这么几轮惨剧之后,有自觉的人都知道要囤货以备封城了,不管官方说啥都没用,但是等国官方是不会为自己说的话没人信而惊恐的,它只会继续自说自话,继续拿谎言当真理宣传。到下一次封城的时候,热水里的青蛙会主动质问被烫死的同类 “你怎么不囤货啊?早干嘛去了?” 阈值一再降低,大家慢慢习惯政府随时可能夺走经济自由、人身自由,既然事实如此,那么如果因为没有囤货而受苦受饿,就成了居民们自己的错。

可是很多人是没有囤货的条件的,在正常的城市生活中,人是不应该、也不需要活成仓鼠那样的。

kokomo 转嘟

那天某经产妇宫口开全两个半小时孩子还未出生,主任来拉产钳其言语咄咄逼人让我难以想象:(对产妇)“你真的太不会使劲儿了...你上一胎也这么费劲么....你千万别生三胎了,有些人真就不适合再生了,你把孩子都憋缺氧了...”我在台下听着很揪心。不幸的是,孩子的结局不好,我想这产妇可能会有产后抑郁吧,而主任的言辞绝对是背后的帮凶;后来有人告诉我主任这样是为了能推卸责任,我觉得很可怕,最无助的产妇成了最佳PUA对象。
无知的我感受到这个科室里有种类似“经产妇羞耻”的东西,夸张点说是“经产妇二胎三胎哪里有生不下来的”,由此又滋生了很多矛盾和不作为,我清晰的记得一位刚刚剖宫产后的经产妇跟我说:“我是不是很丢人?”。

kokomo 转嘟

#长毛象安利大会 向各位象友们倾情安利 适合晚春初夏的百利甜colada :ablobblewobble: :11117: 在原味的基础上加入了并不违和的菠萝和椰香 兑冷萃茶或是顺势而为和更多tropical fruits互动 混合成smoothie也不错!泡冰激淋(真的不是黑暗料理)同样也推荐 :11137:
最后一点好处是瓶身还算好看喝尽洗净可以用于插花 :11114: (个人觉得是仅次于p2 almande/almond milk 适合当花瓶的选择了 而且经摔不必担心被猫猫推到地上打破 :3030:

kokomo 转嘟

我不觉得国家会变好,但我觉得我会越变越好。

kokomo 转嘟
kokomo 转嘟

现在一只大猫,三只小猫已经全部被各路朋友领走暂养隔离。
然后四只小猫猫瘟发病,被送进医院。医院治疗猫瘟一天的费用是395,猫瘟治疗周期是一周~10天。四只猫至少需要11000~15800。
我无法说什么,我的朋友们刚毕业两年,她们无法放弃小猫们,今天一只只送猫去医院已经心碎。如果愿意帮忙,可以给第二张图的二维码捐一些钱。感激不尽。

显示全部对话
kokomo 转嘟

在方舟子的推特上看到的一张图。说是在封城的上海小区楼下拍的许久没人扶起来的自行车被春天的花花覆盖了。真是一张美丽又残酷的照片。

kokomo 转嘟

《编辑部的故事》里我超喜欢这两句:“鸡窝拴不住金凤凰,牢笼锁不住自由人!”
但是它在网上被引用的次数太少了,我要进行推广!

kokomo 转嘟

友人说:“昨晚《四月之声》在朋友圈接力,是个Milestone。”我笑了,中国的Milestone还少吗?两年前李文亮死亡后的后半夜,微博上还发起了“我要求言论自由”的接力,结果呢?武汉在official narrative里成了“英雄之城”,民众似乎也默认了:该经商的经商,该开店的开店,顶多就是在一些视频网站的美食寻访里怯生生地说一句“生意没以前好了。”上个月,我还看到有人拿武汉踩上海一脚时,说“对比上海,你才知道武汉真的是英雄城市”。方可成说:转发《四月之城》让人们彼此连接,意识到人与人在某些问题上的共识,意识到彼此是存在的。这话说得和十年前“围观改变中国”一样有“水平”。

我开始意识到在这个国家,你是使不上劲的:你用一堆拼音缩写,愤而冲塔,被删帖;你转发一段完全由官方新闻片段剪辑而成、以正能量信心收尾、基调温和的视频,还是被删,而且删帖可能完全是由几行代码写成的程序甚至AI识别自动锁定完成,帖子甚至不配删帖员冒着加班猝死风险按下Delete键的精力;你好心助人发出求助贴,被“敲锣女”那样的人反咬

kokomo 转嘟

哈哈哈哈 RT:连防疫人员都没听出异样的声音艺术作品:再见语言

最近老是被一些官僚语言充斥,于是我用600多个官媒常用词做了个随机组合的程序,用它生成了一篇文章,再在小区广播出来。这篇文章没有尽头,没有章法却也煞有介事,说不定更适合用来指导这场防疫战。

youtu.be/1NmqUTBsCjk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