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找到了我个人在社交上一直以来尝试维持的原则的一种理论解释
medium.com/kaopubear/hanlonraz

呜呜(不孝子女欣慰的眼泪(?
来自 im (@imaz731) 的推文
エミヤ限界オタクの叫び t.co/Tfc9XkxIsA (twitter.com/imaz731/status/129)

kceh 转嘟

你國所謂的「愛國」根本上不過是恨而已。摒除異己,宣揚仇恨,四面樹敵,是群體極化與領導者偏見的疊加。要說起愛,他們愛的是什麼虛無縹緲的東西?小英之前講「要愛人民愛土地,不是愛我」,而你國人民好像就覺得哪怕在情感上也該穩定壓倒一切。

kceh 转嘟
kceh 转嘟

韩国女议员因穿红色连衣裙出席国会会议遭猛烈抨击 本人回应:国会权威不建立在男性气质的西服上

weibo.com/7427538261/Jf9HM1P9F

kceh 转嘟

风扇开小了会热,开大了头痛
我好想吹空调 :angery:

kceh 转嘟

你要领导一切,但人民被错判入狱27年是法官的错。你要领导一切,但泄洪不提前通知下游民众是老天爷的错。你要领导一切,但经济下行民不聊生是病毒的错。你要领导一切,但官员腐败霸道横行是临时工的错。好的都是功劳,坏的撇得一干二净,你啊你,要点脸吧。 ​​​

kceh 转嘟

围观了cmx吵架 :aru_0520:
别的不说,动辄“we”“our”“我们”来表达自己一个人的想法还真的是相当中国特色——我也经常需要注意才能避免。而在英语表达里,似乎更常用“People”。

kceh 转嘟

我一边骂中国人一边心疼中国人,这也是我和一些推特反贼最大的立场分野。我很受不了一些人说“中国人奴性太重” “跪太久了不晓得站着是什么感觉了” “中国人没救了,活该一辈子做奴隶” “中国人为什么不奋起反抗?” 之类的话。部分以上quotes的语境是一些中国人遭遇不公,想讨回公道,但是没有选择暴力手段,而是去政府机关门前下跪,如同一群温顺的待宰羔羊。

要我说,在制度不健全的时候谈论道德是没有意义的。制度的缺失放大了人性的弱点,中国人就是这样的。中国人in general温顺又善于忍耐,有时能从中国人身上发现一些质朴善良的品性,这种特质从来都没彻底消失,我相信在看不见的角落,还有很多像宋小女那样眼睛发光的人;但也是在不健全的制度下,中国人的温顺助长了麻木不仁、见风使舵、投机取巧和冷漠自私的特质。我们从来都没有拥有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公民社会,几十年来我们都在被怎么样洗脑?一边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感激教育,一边是但凡有一点反抗意识的苗头就会被严酷镇压的残酷现实,中国人早就丧失了想象民主的能力。一提到民主,中国人条件反射地担心会“乱”,这只是在威胁恫吓下在心里建立的条件反射罢了,根本还是害怕。

对着这样的中国人说出“你们怎么不反抗?”的人,我只能说,中国人缺乏对民主的想象,而你们缺乏对极权的想象。香港人敢于上街,敢于反抗,建立在对法制基本的信任基础上(当然现在已是另一番境况了)是你要先相信警察不会因为你反抗就对你开枪,不会开着坦克从你身上碾过去;是你要相信媒体还能公开地把事情报道出去,而不是全体噤声,颠倒黑白地把你打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犯罪分子;是你知道即使你上街了,你的家人还是安全的不会被连坐,而不是会被莫名其妙安上奇怪的罪名,被投入监狱。

在这些基础的信任和共识都没有的中国,你要一个手无寸铁的农民,工薪阶层去反抗,去成为英雄,不要做奴隶,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一个人要对抗利维坦,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而中国人早就被打成一团散沙,失去了发起群众运动的基础。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所以我更讨厌那些扬言“我们香港人/台湾人和中国人是两个物种”的人了。你们只是投胎好而已,赶上了民主化的顺风车,拥有了相对健全的公民意识和独立思考的能力,信息壁垒和意识形态把控也没那么严格。如果你生长在中国二十年,你猜猜你有多大概率会变成你讨厌的中国人的样子?

总之,我可以理解这种对中国人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但如果这种心情滑向对中国人笼统的恨意和蔑视,我只能认为对方被仇恨蒙蔽了心智,即便是ta的“正义”立场也无法justify自己的仇恨言行。

显示全部对话
kceh 转嘟

担心自己一晚上喝不完特意买了这种包装的(

很操蛋,厕所灯还坏着没人来修,网购的夜用卫生巾在快递站几个星期忘了拿,然后我现在开始来M了
但是冻啤酒还是要喝的

虽然我放弃了恰雪糕,但是我想起来我冰箱里还有啤酒可以喝,好诶

kceh 转嘟
kceh 转嘟

AcFun 番剧放映时间表 / 周二

- 大欺诈师GREAT PRETENDER - 第14话
- 世说新语 - 第12话
- 吾猫当仙 - 第12话
- 变形金刚-塞伯坦传奇 第二季 - 第10话
- 你遭难了吗? - 第十二话
- 神雕实验室 - 第三十集
- 百鬼幼儿园 第二季 - 第十二集

kceh 转嘟
kceh 转嘟
kceh 转嘟
kceh 转嘟

搬到饼干米后我的键政浓度上升了,但是真要我讲我的政治倾向,那就是——

kceh 转嘟

较认真地把Humar所发的纽约时报对她个人经历的介绍看完,读了近半小时。因为口吻很生活化,就像是发生在身边的事,Humar也是真实生活着的人,于是边读边和自己所了解和经历的事情比对。
除却间接报道、他人口述、旅游所见,有件小事让我印象很深。曾认识位朋友,新疆大城市汉族人,定期接到电话被询问情况,写受思想教育后的感想文章。ta背景很好,几乎不可能被标为监控对象,只将目见和听闻当轶事私下说。某次ta边聊边玩手机,突然神色大变满脸震悚紧抓手机发抖将其四处乱藏,低声说听到咝咝作响,自己肯定被监控,要完蛋。我和其他朋友安慰说不可能,怎会一直看着,太夸张。ta仍惊魂未定,不停摇头说你们不懂,再也不讲了。
现在想来真是魔幻而符号化的时刻,就像咔哒按下开关,在私密封闭安全的地点,ta却倏尔窥见我们所无法理解的里世界。ta尚且处于交汇的边缘,但仅是那一瞥,就足以害怕到噤声。

显示更多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