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甘庭 转嘟

关于限制歧视性言论
最近后台看到歧视性言论相关的报告。
时间线上的各位,你认为有没有必要对歧视性言论与用词进行限制?
就比如说“支那”一词,以及“支那猪”等一系列衍生词汇。
#实例管理 #歧视 #意见征求 #投票

往事,trigger可能有,谨慎点开 

看到一个几天前的讲衡水的嘟文。
“你再不来接我,我就要自杀了”
我大学退学前说过几乎一样的话。
我跟我父母说,再不让我退学的话,我离自杀不远了(调动起了自己最后的求生意愿)
我父母全当我在跟他们跟学校置气。过了几天,我打扮了一下,破天荒化了个妆,穿了我最喜欢的裙子和鞋子,搭配了配套的头饰,爬上了学校教学楼的天台。
我坐在天台上晃荡着双腿看着下方的时候,突然,可能还是最后的求生意愿驱使,我给我对象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要去死了。
……我对象当场就哭了。他当场翘班,从单位开车过来了,平常开车60分钟的距离,他只花了30分钟就过来了,天知道一向谨慎的他,那天是怎么开车的……
然后他当场就把我带走了,并告诉我,不愿意去学校的话,就不要去了。
然后我就真的一个多月没去学校。期中了,老师找不到我,威胁我,说我翘课太多,要把我开除。
我平静:好啊,正好我也想退学了。
老师:??你先冷静一下?

最终还是退学了。退学手续办好的那天,我觉得我像重生了

甘庭 转嘟

一点关于衡水的杂事,强烈主观色彩 

真要说衡水几所高中的管理到底怎样的话,我没有发言权,毕竟三年前衡一即使是自招考过了入学也要交五六万,而在我校不用交学费(误)。
但在我心中,和衡水这一概念绑定的,是一个初中同学。相当爱笑爱闹的女孩,学习向来不错,也自然过了衡一自招——她和我说她考过了的时候多高兴啊。那时我觉得以她的实力,在衡一绝对会顺风顺水,直到高一开学后的两个月,我在隔壁班的门口看到了她和她家长。是的,她从衡一退学了,因为得了抑郁症。
我跟她打招呼,她努努嘴,像是想说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甚至没有挤出一个像样的笑容。
后来我听说,她在衡水最后的那几天,一直在给妈妈打电话。她说,“你再不来接我,我就要自杀了”。
再后来,她的病情恶化,休学了一年,恢复之后去了我的下一届。但她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笑得畅快了。
哪怕不为今年的七百分上不了清北(划去),不为如今其他学校逐渐兴起的效仿之风,我又怎么能不恨呢。

显示全部对话

啊咧,暗搓搓躲在匿名背后,追着我投恶意提问,被我拿出来曝光了一下就闭嘴了吗🍵
(你还真是引战不嫌事大……)

好笑是挺好笑的没错,但有件事,我不吐不快:
能不能,不要拿抑郁症tag来做文章?先给我贴标签,再拿这个标签来散发恶意。
骂我随意,别骂整个抑郁症患者群体啊。一棒子打翻一船人的行为本来就很恶劣,更何况抑郁症患者这个群体本身就更脆弱更容易受伤一点。
不要把恶意发散到无辜的人身上,更何况是无辜又脆弱的人。

确实,付出恶意后收获恶意是挺正常的。付出什么就收获什么嘛,你用怎么对待别人,别人就怎么对待你咯。
所以那天晚上,那人用傲慢的态度来对待我,那收获到我这边的傲慢态度(阴阳怪气)也挺正常的,不是吗?

……呃。
这位真的好有空啊… :0200:
说实话,我那天晚上的行为仅限于阴阳怪气+开地图炮,我可没故意针对别人过去的伤口撒盐 :0200: 再怎么吵架再怎么生气,我都做不出这么下作这么恶意满满的事。
至于匿名投恶意提问这种事 :0200: 我更做不出来了 :0200: 这种行为,就,好猥琐啊…
而且从那天晚上一直追到今天了 :0200: ……stalker? :0200: 好恶心(台湾腔)

关于匿名提问箱收到的提问。
我发现我还看漏了一条 :0200:
…… :0200: 看着觉得真可怜.jpg

甘庭 转嘟

不论我们愿不愿意自我认同为自身种族主义者,我们出生在一个适合种族歧视发展的社会,不论是通过机构,制度,政府还是其他社会构造。Ibram Kendi说过一句话: “你可以是一个无意种族歧视的人,你可能为了平等而战,但是因为你身处一个种族主义世界和一个构造anti-black的国家,因为这些思想或许会在你的心里永存,不论你的肤色。”

我第一件想说的事情是思想殖民。思想殖民这件事,绝大多数在美国的少数族裔都难以避免地陷入这个泥泞。那到底什么事思想殖民?这个过程本质上是一种自我毁灭的机制,借以压迫或削弱一个民族或民族的意识形态被该意识形态的受害者内化,并被认为是有效的。比如说,墨西哥是一个对殖民有体验的国家,同时也被思想殖民所困扰。比如说,在墨西哥,有一种叫做“mestizo look”的长相(介于拉丁和印度之间的长相,通常有偏黑的皮肤)而这种长相通常不被欣赏。相对的,白皮肤蓝眼睛的传统西方审美在那里就很受欢迎。这就是被思想殖民的体现。 对于我们亚洲群体来说,最直观的就是把自己的中文,日文,韩文名字改成殖民者可以普遍接受的名字。

一个我认为亚洲群体需要做的事,就是打破“模范少数族裔”(model minority)的迷信。什么是“模范少数族裔”迷信呢?在淘金时代和美国铁路时期,很多中国人来到了美洲大陆。很多西部的美国人就把美国的工资下调,和经济衰退怪罪于这些中国劳工,尽管这些劳工只占了当时美国总人口的0.002%。因此美国国会在1882年通过了《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 of 1882),这是美国第一个限制移民的法案。但是在1983年国会夺回了这项法案,因为当时美国和日本正在战争中,而中国是美国的盟友,所以为了体现这一点,美国又把中国移民归类为“模范少数族裔”。
“模范少数族裔”指的是指只要有家庭观念,职业道德,天生较高的智商,你就可以克服针对少数族裔的压迫。这不仅泛化了亚洲多样的文化和历史,还被用来减少和淡化种族歧视在其他少数族裔中扮演的角色。 这样的概念同时也挤压了其他少数族裔的地位和间接贬低了他们的能力和价值。这就像给了我们在白人至上的社会的一席之地,但是却在处处针对歧视防备我们。老一代的亚裔被迫接受并且消化了这个假设,我对他们表示同情。

同时,当我们回顾历史上发生的种族动乱是,比如说1992年的种族动乱。Latasha Harlins和Soon Ja Du之间的矛盾。韩国裔便利店老板SJD射杀了15岁的黑人女孩Latasha Harlins。其实就是系统形式的种族歧视的具体体现,其实就是因为来自亚洲的移民进入美国之后,美国的社会体系为了适应新的经济结构被迫经历改变的具体体现。

2020年,因为新型冠状病毒,亚洲群体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歧视。这还不包括在1871年的反中大屠杀,或者WWII时期的日本集中营。但是黑人遭受的歧视是我们无法体验的方面,我们从来不不需要担心在公园观鸟会被人报警,穿着帽衫出门会被警察射杀,或者在自家休息时被警察射杀。24%的警察暴行都是黑人受害者,但是黑人仅仅占了美国人口的13%。作为非黑人的有色人种,我们真的有责任有义务为他们发声。因为我们来到这片土地上的一切,都是黑人兄弟姐妹携手建造的,他们以非自愿的奴隶身份来到了美洲大陆,被迫建立不属于自己的家园。

自从奴隶制度废除之后,很多黑人都在民主运动的前线,争取着平等,虽然我认为奴隶制度从来没有被完全废除,只是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了。黑人群体争取的平权运动不仅仅允许他们受益,同时也提高了原住民,亚裔,拉丁裔,LGBTQ,女人等等弱势群体的权利。黑人和亚洲人肩并肩为了平权而奋斗,例如Malcolm X,Yuri Kochiyama,还有Grace Lee Boggs。他们争取到了很多我们今天还在享受的权利,因为黑人群体的行动,我们看到了1965年的《移民和国籍法》,取消了在移民方面的部分限制,让很多亚洲人成为了受益者。同时,民主运动推动了anti miscegenation law的通过(允许了跨种族婚姻和亲密关系),以及开放了高等教育和学府的普及,比如州立大学。

我们作为非黑人的有色人种亏欠了黑人群体太多,多亏了他们多年的奋斗和努力,我们才能争取到我们现在有的权利。但是他们仍然没有因为他们的努力而得到等价的回报,他们还在遭受着非人性化的对待。我们的目标是精准定位这些阻碍种族平等的法律,并且提出正确的改革方案。比如说:住房,教育,执法,医疗保险,经济系统,还有很多很多。废除法案和反对种族歧视的责任和劳动并不仅仅是黑人群体应该承担的,事实上,我认为我们作为非黑人有色群体需要从他们的手中接过这一大重任,因为多亏了他们我们才收到了现在享受的平等和权利。

作者Scott Wood说过 “种族主义看起来像是仇恨,但是仇恨只是其中的一个体现。特权是另一个;可以使用是另一个;傲慢无知是另一个,冷漠是另一个,以此类推。因此,尽管我同意没有人是天生的种族主义者,但是人们仍然立即诞生在一个如此强大的种族主义的系统里。” 希望我们可以在未来可以延续这个话题的讨论,我不会停止为黑人群体发声。All lives can't matter until black lives matter.

:0200: 想想看也是挺无语的。
从昨天到今天为止,我反思,我复盘,我还精神崩溃了一次。
对我写了巨多巨长的反思以及认为自己做错了的部分选择性忽略,抓住一个“神经病”的字眼儿,追着跑来我匿名提问箱问我
【精神病是不是实用免罪符】

…… :0200: 我的回答是:精神病不是实用免罪符,虽然不是免罪符,但我仍然不会怪你的,希望你如果有病的话就及时去确诊,去治病,该吃药就吃药,该接受咨询就接受咨询,愿你能拥有平静快活的灵魂,虽然我没有。

结合昨天的另两条匿名提问,再加上刚刚收到的这条新的匿名提问:

这就是对我抱有【恶意】没错了吧?

……我可以生气了吗?妈的,不管可不可以,我都挺生气的就是了。

况且,我开匿名提问箱的初衷是给别人提供一个安全的跟我讨论性爱的场所(比如一些性相关的烦恼之类的)由于这个话题本身就比较隐私并且社会风气偏保守,很多人,尤其是女生,有了相关的烦恼也无从倾诉/解决,我自认为自己还是比较有经验,所以可以提供倾听和建议。事实上,我从高中开始就持续地一直在给周围的人提供这样的支持,有点像sex education里的男主角,只不过我不收钱。
我开匿名提问箱可不是让阿猫阿狗都可以随随便便来攻击我的。

……提问箱几乎是马上就收到了一条新的匿名提问。
如果说针对的是“我是个神经病所以我想知道别人的做法”的发言,那我只想说:你只看到了“神经病”却没有搞明白我为什么会说自己是“神经病”。
我说自己是神经病并不是如你想象的那样,是在为自己开脱,而是在对自己的行为表达否定。我在那句话后面马上就接了“如果不是我这样的神经病的话,正确的做法是什么”对自己的做法表示否定的意思仍然不够明显吗?

权当是自言自语,事主A决定跳出来认领一下某条评论 

还是关于之前染腋毛那件事里的某条评论。
和那晚的事情一样,把我当场搞炸的原因是相同的。
虽然对方都【没有恶意】但我感受到了对方的高傲姿态。这个高傲姿态,包括并不限于:

自以为是,过于自信。自以为了解我的状态和我的情况。胡乱对我的行为进行分析并下判断。往往是错的,但对方因为十分自信所以根本不觉得自己的判断有出错的可能。

讲一些很正确但是没有用的大道理,对我进行说教。

过于强调主观努力和主观行动,忽略客观条件和客观影响。这会让我产生一种“我现在的无奈局面完完全全是我自己的错误,都怪我自己不够xxxx“的感受,虽然我现在也没有完完全全摆脱这样的思考方式,但这个思考方式对我来说真的挺毒的

甘庭 转嘟

笔记插件orgmode 

如果说要我推荐一个好用的笔记工具,orgmode是不应当被错过的,orgmode非常适合用来记一些结构化的笔记,比如说读大部头的专业书或者文档一类的。

orgmode的一个好处在于掌握了基础语法之后做笔记会非常快,基本上不用考虑太多的格式化文本的问题(相对latex),又比markdown支持的可定义内容要多一些。

我常用的一些orgmode的特性:
1. 多级结点和结点tag以及sparse tree搜索
2. todo管理、提醒和任务计时
3. 导出html,latex和pdf

用orgmode主要还是在markdown的便捷和latex的编辑特性中找到了一个适合笔记和gtd的平衡。我之前试过用markdown或者Latex记过笔记,前者功能太过简单,后者格式太过麻烦,最后还是选择了orgmode这个折中的选择。

至于其他的笔记软件/网站我都不推荐,不是纯文本的笔记软件导入和导出都非常麻烦。把常用的笔记内容绑定到一个商业网站上不是太好的选择。

#orgmode #wanderer的工具随记 #笔记

之前染腋毛那件事时我收到了一个让我非常暴躁的评论。我知道对面没有恶意但确实是把我当场点燃。
我不记得我当时具体回复了什么了。当时的评论没有了。我去找了一下,没有找到。但八成是非常暴躁的。
然后我还回自己主页说我收到了sb男人的sb回复,我要开始输出了。
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因为对方真的没有恶意,没必要。或者说,我自己也觉得我不该骂对方。于是我啥都没发,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

……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这件事其实并没有“就这样过去了”

最核心的问题可能是在于:
以德报怨/以怨报怨显然都不妥,那么,究竟以什么来报“怨”呢?

甘庭 转嘟

我真的很想知道理智人在面对其他人对自己作出的冒犯性行为时,会怎么处理。又或者是,对方其实没有恶意但是会让自己觉得不舒服:这种时候到底会怎么办。
我不是理智人,我就是个神经病,我会骂也会生气虽然大部分时候不会直接去骂对方。所以想知道一下,如果不是我这样的神经病的话,正确的做法是什么。

……看到了两条评论,好的,我知道我是彻底被误解了。再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反正已经觉得是我的错,横竖都觉得是我不对。
因为对方销号了,所以我就要负全责,所以所有的错都是我的,所有的锅都是我的,对方什么问题都没有,对方是楚楚可怜的受害者。只要我还活着,我的账号也还活着,那我就要受到指责:因为对方销号了。

如果我物理自杀或者销号的话是不是就要感慨一句“真是一次底层鹅害鹅”?

甘庭 转嘟

其实从今年开始,渐渐不杀死昆虫了(蟑螂和蚊子或许是永远的例外……)一方面确实被希腊同学的善良和高贵所打动,另一方面希望自己可以从非人类的视角去看待事物。

比如夜间误闯入室内的昆虫,是现代文明的受害者。人类发明了电灯,打破了日出日落的规律,向光的昆虫因此付出了代价。如果把这想象成人类对自然的入侵,就自然而然地不会认为昆虫是入侵人类私人空间的异类了,或许也可以稍微减轻些对昆虫的恐惧。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多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