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饼总很好笑,他从床头叼了一张纸巾走,把便便盖住了…还有一次海苔带出来的一坨便便掉在了床脚,饼饼发现后硬是把被子扒拉得垂下来了一截儿,把便便给盖在里面了 :blobcatfearful:

显示全部对话

饼总真是一只英雄小猫咪。
刚在床上玩手机,听到饼饼在床下拼命刨地毯,我觉得很奇怪,因为一般只有海苔喜欢在床底下玩。于是往床底下看了一眼。结果发现有一坨干硬的便便…应该是海苔拉完便便之后糊在屁股上带出来的。我之前也在猫砂盆附近捡到过。
海苔刚被领回来的时候不会埋屎,那时候饼饼就很搞笑,会守在猫砂盆旁边,等海苔拉完他冲进去埋。几年过去了,饼饼还在床底下想帮他的傻妹妹埋💩。
饼总太好了呜呜呜

今天去Seattle Center看了《N个女人的独白》,是首演,所以出了不少小事故,比如下半场英语字幕基本消失了…但总体来说还是挺精彩的。能在舞台上看到丰县铁链女和乌衣她们的故事被认真地诉说已经极为难得了。全场两个半小时的演出还对女权和女性主义做了很多探讨,甚至重现了主创团队就如何展现她们想表达的东西、是否要exclude男性这些事情所产生的争执。
而且这个戏并不无聊,有很多好笑的点,我感觉反正比豆豆那种靠女性刻板印象起家的脱口秀演员的演出好笑多了。有个小姐姐口音很像李紫婷,她一说话我就很想笑😂有几出戏还掺杂了方言,非常好玩。
接下来还有好几场,这周末和下周末的演出应该还有票。
简介看这里:
mp.weixin.qq.com/s/rY9Rd0pNYHO
【今天去看演出还意外地遇到了在做志愿者的朋友,真的很感动,girls help girls :blobcathearthug:

国内时间中午,我妈惊慌地打了个语音电话来找我,问我是不是给家里寄东西了。我说没有。
我妈更慌了,说收到了一个文风非常文革时期的奇怪物品,上面在批判揭露一个叫路新配的人,文章里还有我表弟的名字。
我笑死了,这才想起来前几天买了路新配的新专辑,名字叫《路新配丑闻大全》,有个乐手跟我表弟同名,所以他的名字出现在了这个印刷品上。
跟我妈解释了一番,她十分疑惑地放下了心,估计还在想我为什么要买这么奇怪设计得这么丑的东西,但是为了保护我的自尊心她没有问出口 :ageblobcat:
倒是不小心让这种文风trigger到了经历过那个年代的她,有点不好意思…

乳鹅了。🌽🌽🌽
O Street Museum真的很好玩,就是有点难以形容是怎样的好玩。用他们自己宣传片里的话来说,大概就是“实现你成为一个billionaire然后hoard东西的梦想”。我再补充一条,可以感受到成为有钱人然后开一个豪华shelter的感觉。她家shelter过Rosa Parks十年。
七十多个暗门,找了一天只找到九个,呜呜呜呜。下次来再去找找。
:ageblobcat:

周末虾图NWFF有《椒麻堂会》放映,大噶快去看啊 :blobcry: 。我明天就走了所以赶不上了呜呜呜呜。真的好想看 :blobcatcry:

用flight simulator考古【划掉
今天又用flight simulator在虾图沿着99逛了一圈,找到了自己家(N年前还没建的时候的样子),还看到了99上的百家和home depot。
有几个发现。百家右边那个office depot以前是家staples,petsmart旁边那家sprouts farmers market以前是家Albertson。
我家和旁边的这栋townhouse以前是个红屋顶的single family house(飞机翅膀指着的那栋),为了仔细看看它我精确降zhuì落huǐ在了隔壁邻居后门,然后发现只有屋顶是清楚一点的,其他地方的建模真是好敷衍哦😂

查了一下,诺华有针剂可以缓解症状,一针70万人民币,第一年需要六针,之后每年三针…biogen研发了可以一针治愈的针剂,一针要两百多万美金,大概一千四百万人民币…🤦‍♀️难怪要raise awareness…这个药不进保险谁买得起啊…

显示全部对话

在国家公园里遇到一个失去了女儿的妈妈,她车上写着她会去所有本打算带女儿去的地方。看到她一个人拿着一只毛绒玩具在trail上喃喃自语,好像在给女儿讲解一样,好心疼啊。
她的副驾驶座位上放着印了女儿照片的抱枕,车的另一面窗户上写着“SMA Awareness”。

可能是挑了最好的一天来meteor crater。同一天里,见到了暴雨、彩虹和无与伦比的晴天。去陨石坑的路上,左边是晴空万里,朝右看却又看到了闪电。自然的力量令人敬畏。
现在刚好是亚利桑那的雨季,树木都比平时绿,天气也比前段时间凉了一些。从四十度的菲尼克斯开两小时到海拔七千尺的Flagstaff,温度一下骤降到二十三度,这是最舒适的温度。只希望今天的暴雨不要引发洪灾…

外公去世了 

外婆去世后,外公不愿意继续在城里跟着小舅住,他一个人回了老家。没多久就得了癌症,他日渐消瘦,脾气也越来越坏。他开始吃不下饭,只能吃点饺子,他嫌速冻水饺味道不够好、料不够足,只愿意吃我爸妈亲手包的饺子。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我爸妈每个月都要包四五百个饺子冻起来送给他。我爸说为此专门买了一台机器打肉馅,他实在是剁不动了。
从两年前确诊肺癌晚期到现在,他撑了整整两年。我妈怕他脾气倔,不想拖累家人,一直没有告诉他他得的是癌症,反正医生建议保守治疗,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药需要给他吃。他很细心,会看所有药的说明书,但他也没看出什么端倪。他不知道自己生了重病,这两年生存质量反而还挺不错,医生说可能他年纪太大了,癌细胞在这样一副枯朽的躯体上也无法大有作为了,所以病情进展比较缓慢。直到前段时间爸妈给他用了吗啡的时候他才猜到自己是什么情况。不过他已经想开了,也没有再问我爸妈。
他是个很和善、讲道理的人,他教出来的孩子也挺有男德的。我小舅以前在外地打工,把儿子交给了他带,我跟爸妈当时都很担心这个小孙子会被宠坏,变成典型的留守儿童。但他没有。我表弟在悉心的照料和充足而不过分的attention下长大,成了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高中的暑假他都跟外公外婆住在一起,会跟他爸妈一起帮老人擦拭身体,帮瘫痪的外婆排便(这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活,需要戴着手套把瘫痪老人无法自己排出的排泄物给掏出来)。外婆去世之后表弟一放假就会回家陪外公,每天跟外公睡在一起,方便照顾他,在有便溺的情况下帮他擦洗。我扪心自问,觉得我大概都做不到他这个程度。而他今年才二十岁。上个月我听我妈说他照顾外公很辛苦,我去问他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游戏机或者衣服我都可以买给他。结果他说“姐姐,我现在生活得挺好的,真的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呀。我的淘宝购物车里只有一件衣服,才四十块,我自己也买得起”。他的回应让我一时语塞,感觉自己是个以为拿着钱什么都能买到的傻逼。
外公是在睡午觉的时候过世的,表弟当时就在床边陪他。他睡觉的时候翻了个身,过一会儿就没气了,走得很安详。我妈说这让她觉得有一丝安慰。至少外公是在亲人的陪伴下走的,走的时候也没有痛苦。
其实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实感,跟我爸语音时手机里传来的鞭炮声听起来也特别遥远。
我印象里的外公,不是爸妈发来的照片里干干瘦瘦的样子,他是给我讲薛仁贵的故事的人,他就像那传奇里的人,他就是那身骑白马的人。

显示全部对话

外公去世了 

昨天才发嘟说了外公在用吗啡的事情,今天就收到我妈的消息说外公去世了。
他癌症确诊两年了,这两年期间我都没能回国,真的好恨。这种来去自由的幸福赵立坚怎么不去体会一下。
早上迷迷糊糊看手机看到的消息,看到后就再也没睡着。在家坐了一天,我到现在都还有点恍惚。印象里的外公是家里最高大的人,身姿挺拔,但面目和善,非常有耐心。每年暑假去他家,他都会神采飞扬地给我讲故事。印象最深的是《薛仁贵征西》,这个故事的传奇色彩让当时只看过儿童版四大名著的我大开眼界。
外公是地主家庭出身,但作为独子他一点好处也没占到,才几岁时他父亲赌博输掉了所有家产,没过多久就去世了,外公没有钱继续上学,从十几岁起就开始打苦工养家,一直过得很辛苦。到二三十岁时他好不容易成家立业了,靠在乡镇集市上买卖些小东西生活,没过几年又因为没给他带来过任何好处的地主出身和所谓“投机倒把的生意”被认作了坏分子。这灾祸一度殃及到我妈,她小时候在学校被欺负得很惨,只要有人的东西丢了,都会说是我妈偷的,因为她是黑五类的女儿。我妈因为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被无辜停学过很多次。
可能因为成长过程中没有有毒的男性大家长的教yā育pò,外公不太像他那个时代的人,他很有男德。我妈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弟弟妹妹,是六兄妹中唯一夹在中间的一个,从小体弱多病,需要特殊照顾。她刚生下来医生就说她活不长,算命的人直接说黑白无常的勾魂索他都能看见了。外公不信邪,背着她到处看病,各种偏方都试了一遍,几年之后真的把她治好了。因为我妈比较会读书,外公很喜欢她,有好吃的都会多给她分一些,没有因为她是女孩就不鼓励她读书。
我妈上高中之后,那个黑暗的时代也过去了,外公想学门手艺养家,于是虚心让我妈教他认英文字母。他靠自学成了乡里的电工,得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极大地改善了家里的生活条件。后来他退休的时候把职位给我舅舅继承了,我舅舅一家到现在生活得很好也是因为他传授的这门手艺。
我外婆比较笨拙,不太会做家务,外公也觉得她生了这么多小孩很辛苦,于是把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这些家务全包了。一直到外婆八十多岁过世,她都没在家做过饭洗过碗。这种情况在那一辈人里感觉还挺罕见的。我妈说外婆三年前过世的时候,外公含着眼泪跟她讲,她那么善良一个姑娘,真是便宜了我。只要她还能活着,我想要好好照顾她呀。

十几年前我家还很穷,有一年暑假我妈把我表哥接到了市里,说他的先天性心脏病不能再耽误了,帮他东拼西凑还借了点钱来给他做了手术。当时还有点不解,表哥已经高二了,学习这么紧张,怎么不等到上了大学再做手术呢?
结果今天我妈发来这个新闻,我算是明白了当时她为什么那么着急。我真的很难相信这是今年的新闻,这甚至都不是ableism,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针对病人的歧视。天天自嘲自己是社畜、韭菜,原来韭菜也有准入门槛呢。

今天围观了别人找猫的曲折过程 

在一个养猫群里帮一个丢了猫的人出谋划策了一早上,因为猫已经丢了五天了,大家都很着急。丢猫的小姐姐把我们说的所有办法都试了一遍,只剩下最后一个:半夜把门打开轻轻呼唤猫的名字,等它回来。
没想到,奇迹发生了,她听到了从床底下传来的微弱猫叫声😅原来她的猫被关在床垫下面了。她的床是下面带收纳的那种,底下是封闭的,她拿东西的时候猫溜进去了。
因为家里还有两只猫,所以这五天来她偶尔听到卧室里的猫叫都以为是另外两只。而另外两只猫也完全无动于衷,没有想把她领到床垫那边去救同伴🤦‍♀️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夜深人静的时候最合适找猫;家里少放有猫咪打不开的密闭空间的家具;家里养的其他猫帮不上什么忙(我还有一个data point,上次海苔丢了之后,我把饼饼牵出去想让他帮我找。但他只想着玩、吃草,完全没有在意海苔不见了这回事🤦‍♀️)。
不过这个猫咪也是很厉害了,没有水没有食物竟然活了六天多…一般不是说只能三四天的…【还有一个小知识,救出来的猫咪最好吃流食喝肉汤,少量多餐,不然脆弱的肠胃承受不了【第一次知道这个知识点是看野史,说杜甫饿了十天,好不容易吃上饭了却突然病逝很可能是因为牛肉吃猛了,虚弱的身体承受不了…【听说小猫咪一周饿瘦了一斤,希望它能顺利渡过危险期,快点恢复健康 :blobcathearthug:

好久没回国了,实在回不去,于是想做一个行为艺术(不是),在flight simulator上自己安排一个SEA-PEK的航班。在模拟器上不用加油、没有机械故障,也没有交通管制,但估计也得九小时以上才能到。
结果还没开始五分钟我就睡着了,大翻车。飞行员不是这么好当的。
给破破的小飞机和Rainier合了个影。

讨厌Musk真的不是没有理由的。跟他hang out的人也太low了吧,都能上火星了还是这套价值观哦🙃

instagram广告的creepy程度又升级了…
这几天推给我的广告有一半都是某个印度八线城市的本地生活号,什么哪里在修桥、公交系统升级了之类的,我看得一脸懵逼。然后想起来一个月前搬过来的室友的女朋友是印度人,于是去问了一下室友。她也不太记得女票的家乡是哪个城市(城市真的很小,很难记),问女票之后发现就是给我推送的那个城市。
那么问题来了…室友和她女票都不用Instagram,她也没在我面前提到过这个城市(她都不记得要怎么念),是有多少app在互相卖用户隐私最后打包卖给了Instagram啊🤦‍♀️🤦‍♀️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