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人表示感同身受😭

对自己的颜值没概念是种怎样的体验? - 阿识的回答 - 知乎
zhihu.com/question/309262006/a

哦对,那天在电影资料馆看《茶馆》的时候,台词有一句「快做皇上啦,龙袍都做好了,就要在西山登基」,影厅里响起了明显的轻微笑声……
我不知道其他人的笑是不是跟我的原因一样,也可能是听到这么离谱的词本能发笑而已;但在这个节骨眼的北京城有这种体验还是值得一记的

爱的影子
叶青
你是散发光辉的那种人
无人注视你的影子和普通人一样 是黑的
我浑身斑点但我知道
当一个人 看着自己影子的时候 那种孤独以及
不可能被喜爱
于是选择转身背对这件事 伸出手 让掌心化出更明亮的光茫 都是这样
从来没有人说过这句情话:“我爱你包括爱你的影子”
你 听得见吗
(没关系 你的影子也有耳朵的)

@reading

即使严肃的政治行动仍可能发生——我觉得这个问题尚可讨论,它跟我们这类人也没什么关系,事实上我认为它基本上与我们无关。老实说,如果为了人类福祉我们不得不去死,我会毫无怨言地接受,因为我不配拥有我的生命,甚至并不享受它。但我希望能以某种方式对这份事业作出贡献,无论是什么贡献,无论它有多渺小,我都不介意,因为我反正也是为了自己好才这么做的——因为我们折磨的其实是我们自己,虽然是以另一种方式。没人希望这样活着。至少我不希望。我想要另一种生活,或者我死了能让别人将来过上这种生活,我也愿意。但我在网上没有看到什么值得为之赴死的思想。网上唯一的思想似乎是我们应当注视无穷的人类苦难在我们面前展开,等待最贫困、最受压迫的人转过身来,告诉我们怎么停下来。我们似乎认为——为什么有这种想法尚未得到解释——剥削自身会生成解决剥削的途径,而提出异议就是自以为是、高人一等,类似男性的说教。可要是剥削不会产生解决方案呢?如果我们只是在白白等待,而这些没有工具来终结痛苦的人则继续受着苦?我们这些有工具的人拒绝采取任何行动,因为采取行动的人会招致批评。哦,说得好听,可我又采取过什么行动呢?其实我的问题在于,我因为别人没有答案而光火,哪怕我自己也同样没有答案。我算老几,有资格要求别人谦逊宽容?我向世界索取了这么多,自己对它做过什么贡献?我哪怕降解成一捧尘土也没人在乎,这也是理所当然。(萨莉·鲁尼《美丽的世界,你在哪里》)

trigger warning😭看完整个人都疯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后背发凉,心跳特别快,都快喘不上气了。卡琳娜和仲尼的事和跨国人口绑架有什么区别,顺带想起湾区男搬运的事。

*卡琳娜中文不好,老家乌克兰,所以她极度被动,无法离婚,否则将会遣返乌克兰,更别提争取到女儿的抚养权。
*仲尼和卡琳娜谈恋爱时,卡琳娜还只是大学生。
*卡琳娜所有的简中社交媒体都不是她本人在运营。即使ins也不安全,会被仲尼看到,她无法自由表达自己。不过有热心网友建议离婚的评论得到了她的点赞。
*卡琳娜来华这么多年中文依然很差很有可能是男方故意的,为了孤立她,进而控制她。
*卡琳娜明确怀疑过怀孕是男方在避孕套上动了手脚(在某个Q&A视频里)。
*卡琳娜没有经济自由,夫妻收入均都归男方所有,导致卡琳娜以为家庭经济状况很糟糕,她一度严重焦虑,过劳工作。仲尼固定一周给她生活费,但她连十块钱快递费都要找工作人员借(有人爆料)。
*综上所述,由于语言不同、社交孤立、经济不自由,卡琳娜完全是仲尼的赚钱工具和人质。有网友说她的衣服都很便宜,均价几十人民币,完全不是她这个知名度的网红该有的经济水平,由于信息断层,她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么赚钱。

我真的很小心眼,又想起当初扣扣空间那位网友说为什么卡琳娜不能站出来自己说自己被女网友的过激评论骚扰到了,一堆爱屌狂魔在评论区辱骂这位姐妹,呵呵呵。
我真的有点受不了了大晚上看见这个比魂穿血源诅咒还可怕,好难受,真的好难受,因为自己即将前往一个语言尖刻的封闭异国,完全能体会到她那种孤立的处境,而且男方还有孩子牵制她。

不愧是丸户……

如何评价 7 月新番动画《契约之吻》第五集? - 戴亦舒的回答 - 知乎
zhihu.com/question/546204723/a

米华健在新文章中注意到习近平今年7月的新疆行的官方照片中,竟然没有一张习佩戴Doppa(花帽)的场景。考虑到他在2014年的访问佩戴过花帽,这个转变就很值得关注。
过去中央领导人佩戴花帽,是象征性的表示尊重少数民族独特的文化。但是,现在习近平显然更看重“要端正历史文化认知,突出中华文化特征和中华民族视觉形象。要多角度全方位构建展现中华文化共同性。“米华健认为习的立场回到了国民党在上世纪40年代(以《中国之命运》为代表)的大汉族主义。
6parknews.com/newspark/view.ph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五十一次会议特别报告员在关于当代形式奴隶制的报告中提到了:根据目前的证据,有理由相信强迫劳动在“新疆”地区发生。同时,西藏自治区也有类似的安排。

Emmmm……我本来不想说的但还是想说,关于trigger warning那条,嘟主似乎有一个误解,就是认为毛象上的键政发言具有以下两个特征:

1. 指出现实之糟糕
2. 指出现实之糟糕毫无卵用只会让人痛苦难过

由此得出建议→这种只会让人痛苦难过而又不能解决事情的发言,是不是可以考虑折叠?

但是这里面有个问题,就是键政发言并不必然具有上述两个特征,根本没法推导出结论,这是显而易见的,嘟主也承认,只是一部分较为敏感的人会被trigger到,所以希望被好心人善待,不折叠也完全不会被谴责。可事实上,这是不是提出了一个道德要求(即使不要求回应),有阅读能力的人都看得懂吧?所谓 “我知道键政是很重要的但是……”,但是你还是建议键政人能在你的情绪面前退让一步,这隐形的道德期望着实令人反感,为什么普通说着话的人要被提出这种期望呢,更何况它是如此不清晰的、如此缺乏边界?如果不这么做,就被嘟主认为是无法共情或不愿考虑别人想法?

如果嘟主真能提出到底是什么键政点有必要增加折叠力度(女权/劳工/经济/气候变化?),那倒还是有益的讨论,说不定获得公认的话还能完善实例规则,但是现在这样,就让我觉得→看起来善意满满,实际上冒犯人而不自知。

所以我还是不会折叠……就连这一条我自己都觉得有点苛刻的,也不会折叠。

Pure and True: The Everyday Politics of Ethnicity for China's Hui Muslims
newbooksnetwork.com/pure-and-t

一个观察是,(斗胆)包括我自己在内,身边过去曾经经历过严重挫折的朋友,后面都变成了很擅长安慰别人的人。

但这种安慰,和那种,就,天生就很温柔但一直过得不错(比如原生家庭在情感教育上没有短板或者自己人格健全blabla)的人提供的安慰又不一样,以至于我每次遇到,都能闻见这种同类的气息。

和象友讨论生育,忽然想起微博上又开始转发那个没有灵魂的愚蠢泼妇把丈夫几十万手办扔了的月经帖,发在最爱自我标榜有精神生活的二次元圈自然是骂声一片。
哈哈,高贵的男阿宅可从来没有想过去支持女伴同等的精神生活,男人找配偶可是直奔实用性而去的,女人的一切都是为他奉献的,而他的一切都还是他自己的。可笑的是这些人也不想想,真奔着传统家庭价值来结婚的女人,她就是来以身体和生育换男人的经济投资的,这也是她在父权制全面挤压下失去独立生存能力和精神追求之后最后一点可求的保障,还不仅仅是为她自己,大头怕还是为了孩子。对这样的女人而言,拿钱玩手办可不是个人自由,而是挪用了她和她孩子的投资款,是一个合伙关系中她已经投入了她的成本而合伙人毁约。她能不急吗?这些男人还真该得这样的教训,既然利用父权制对男人的偏袒购买别人的人身,就该知道人身的价格是没有底的,出卖人身的人永远也不会觉得要价足够(也是因此真的不建议女性出卖)。男人至死是少年的唯一原因,是吸了女人的血而常保青春。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