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现实主义的最高境界,是没有任何魔幻元素,但却又具有一种强烈的非现实感。比如这个照片的分寸尺度,就拿捏得非常到位。正经肯定是没什么正经的,但也不能说全然是扯淡;重大肯定也是重大的,但是大家端端正正坐在一起拍照,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好笑。我一直觉得,莫言高过马尔克斯的地方,是莫言笔下没有任何超现实的东西。而这个画面超过莫言的地方,是莫言至少还需要调动一些不那么日常的意象,才能营造那种非现实感。而在这个照片里,全部都是极其正常的元素(甚至正常得有点过分),同时却又非现实感爆棚。我记得以前读到过一个德国民间故事,说是有个歌手跟天使比赛歌唱,前面极力描述这个歌手的声音有多美妙,后面写到天使歌唱时,却没有什么言辞来形容,只是说,一听就知道不是人类能达到的程度。这个照片,就是简单一句话:是上帝自己的手笔,不是作家能达到的程度。

看到一条twitter发了一个新闻是梁建章的言论,特意去求证了一下。
新闻标题喜欢把最有争议的话摘出来,然后用一张截图断章取义,原文其实并不是这个意思。原文如下:
“梁建章:也许可以接受更多的教育?我认为这应该是就业市场的短期波动。因此,如果你短期内找不到工作,那么就接受更多的教育培训,甚至自我培训,提升技能水平,然后等待经济好转,或者去结婚生子也行。”
疫情期间,梁建章是为数不多的敢于讨论防疫政策的正当性和合理性的企业家。当然很多人说他是利益相关才这样做,毕竟旅游业是受影响最大的行业。
但是我认为作为相关行业头部公司的ceo,不就应该做这样的事情吗?去为行业发声,争取利益。难道一定要利益无关说的话才是客观公正合理的?
这么多年下来,我个人还是比较敬佩梁建章的。

上周末经过权衡,最终下订比亚迪汉dmi。
选车的过程实际持续的好几个月,中途冒出过很多想法。实际试驾只试了马自达6阿特兹和比亚迪汉ev。
本人汽车小白,对汽车的了解仅限于认识几个汽车品牌。关于发动机,底盘,变速箱相关知识一概不知,经过最近几个月算是有了一些初步认识。
马自达传达的气质很吸引我。小厂,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东西。阿特兹的外观和内饰都比较符合个人偏好。
比亚迪作为现阶段插混的一哥,总体来说自主品牌也确实有非常大的进步。汉的外观也是不错的,内饰看得出用料很足,但是设计上对我来说有点差强人意。尤其是档把周围的设计个人不是很喜欢。
最终选择汉dmi更多还是考虑牌照,插混的经济实用性。希望三个月后能顺利提车。

端午假期只出门了一趟,到附近的花博园采购了一些植物。最后买了一盆龟背竹(1m+)、一盆龙血木、小盆琴叶榕、小盆虎尾兰,两小盆多肉,最后总共花了¥400。
老板福建人,比较健谈。跟老板聊了两句,说这个月清完仓准备回老家了。封城两个月至少损失6万+的植物,现在所有植物5折,卖完离开上海了。
回来想想,这个老板应该是疫情之下无数小生意人的一个缩影吧。

看完时代革命,不得不佩服香港人的勇气。

64确实梯子全炸了,准备今天白天看一下时代革命。

过了一天所谓的“正常“生活来谈谈感受。
6月1号是解封的第一天,要回到之前的出租屋处理一些事情。抽空去市区逛了一圈,去了芮欧、嘉里中心、巨鹿路、长乐路。商场的餐饮基本都没有营业,只有少部分茶饮咖啡店营业,服装店倒是有不少营业的。街上人流量不少,大部分人应该也是出来逛逛,并没有明确的目的。跟正常的生活差了十万八千里,想跟朋友约个饭都没有地方可以去。
进每一个商场、地铁站都要扫描场所码或人脸识别,以此检查72小时核酸证明。最终还是过上了靠核酸续命的生活,目前在上海的状态就是没有核酸几乎不能进入任何公共场所。
路上我经过的每个核酸检测点前面都是大排长龙。今天恰好是核酸第三天要到期了,准备去小区门口的核酸检测点做核酸。看了下人数以及每个人的耗时,估算了一下起码要排一个半小时。行吧,明天端午假期就不出门了。
现在上海的生活就像一个怪圈,每个人都是被简化成了红黄绿码。每个人都要证明自己是”清白“的,是没有病的。
当然这些内容都无法跟身边的朋友或者在朋友圈里去吐槽的。因为大家的日子已经很糟心了,都希望听到积极的,乐观的,正能量的东西。

1. 今天打了嘉定区调解中心的电话,说明租房纠纷的相关情况,做好了石沉大海的心理准备。但是晚上8点多接到了电话,在这里衷心感谢这些帮助他人的工作人员。
2. 看到上海出台了一系列的纾困政策,希望能够落到实处帮助企业解决困难。就我所在的旅游业来说真的太难了。自己组内裁员30%,整个旅游业几乎处于停滞的状态,希望下半年能够有一定的恢复。
3. 今天开始读「摆渡人」,目前读了三分之一。关于死亡的想象和讨论属于传统观念上比较忌讳的事情,从小到大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中也缺乏相关内容。然而生老病死又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摆渡人」似乎是在用一个温暖的故事让我们不要过分畏惧死亡。也许爱是让人不再惧怕死亡的一个最好的方式。
对于当前生活的零碎记录是我对抗无力的一种方式。

今天和前房东大吵一架。
3月份房子到期搬出,当天没能把东西全部搬走,留了一小部分准备第二天再去拿。搬家正好是中午时间,垃圾房不开放,有一袋垃圾也没能丢。结果第二天去的时候,小区就封控了,只进不出。就这样留了一点东西到现在,准备解封后立即去处理。
当时也跟房东说清楚了,我们还有一些零碎的东西到时候处理,专门找闪送把钥匙寄给了房东。结果今天房东以东西太多,垃圾没有打扫为由不肯退租金,还说给他和租客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封城的这两个月,太多的正常的事情搁置了,太多的事情都是一刀切。弱势群体显得更加弱势,有段时间生存都成了问题。
身边一个亲戚来上海治疗癌症,手术刚结束还没化疗就被医院赶出,困在宾馆。又因不幸感染进入方舱。我无法想象一个癌症病人来上海看病,花费无数,到头来耽误了治疗,还得了个新冠。但这就是在2022年的上海真实发生了。
所谓疫情,真的是一面照妖镜。

人在上海,昨天亲身验证了一下,不做核酸的情况下隔天会变黄码。

昨天知道了我们组的一些裁员消息,虽然大环境下有所预期,但是心里仍然很难受。

昨天在小区内散步偶遇一只非常非常小的小奶猫,只有巴掌大小,猫妈妈在旁边蹲着。

朋友50岁的时候决定再去读一个本科,就去报了个大学网课,还是和自己本职工作完全无关的物理。每天下了班,处理完娃(三个),开始上课做作业。
我问她,为啥啊?
她说,好奇,想把量子物理搞清楚。
要搞清楚读个本科还不够,她已经准备本科起码读六年,然后再读硕士。
没有任何目的,为了学而学,每天又辛苦又开心。
就是不给自己设限,随便几岁,想干啥干啥。
我也有很多朋友,还不到40就老成得不得了,好像人生就此定型了。我非常理解他们,这就是周围环境的norm,你稍微想伸个腿脚就有无数人过来提醒你,在什么年龄就要做什么事。除开真实的困境,很多时候到最后就变成了心力对决。
但人就是喜欢给自己创造框架和限制。你一觉得它们不存在,它们就可以不存在。
不。不行。你不能定义。我说了才算。

昨天第一次非暴力不合作。
小区要求每人每天两次抗原,甚至做核酸的当天也要求两次抗原。通知方式是通过微信群发布消息并要求居民在群中发送结果图片。
我要求出示有盖章的书面文件,说明要求居民每日两次核酸并上传到微信群中。所谓的楼组长表示居委也是接防疫办通知,拿不出书面通知。
我表示这种微信治理的方式无法接受,我没有别的要求,只要求最基本的按章办事,而不是某个居民说了一句话,其他居民就要乖乖照办。

看着近两个月消耗的抗原测试盒,感叹社会资源被浪费在多少形式主义上。
今天上午核酸,核酸之前自测抗原,下午还要自测抗原,我不明白其中存在任何的合理性。
身边的人都乐观的认为下个月就好了,就解放了。我悲观的认为很多东西已经回不到之前的样子了。纵观全世界,有谁能保证没有再一次的爆发呢?

至于所谓的有“特殊设备”的病房,里厄知道那是什么样子:那是两间匆忙撤去其他病人的独立的大病房,门窗缝隙全部堵死,周围有一条防疫警戒线。倘若瘟疫不能自动停止蔓延,行政当局想像出来的那些措施也势必奈何它不得。

东航空难结论八九不离十了:人为的蓄意坠机。WSJ报道:China Eastern Black Box Points to Intentional Nosedive(中国东航黑匣子指向故意俯冲)wsj.com/articles/china-eastern 图中推特地址:twitter.com/lincolnstark5/stat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