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会经常写影评,不过非常主观。到了国外终于能自由地看电影,不过却变成自己一个人看,长毛象是一个倾泻的出口,感恩点开我叨叨絮絮的影评。

置顶嘟文

在中文互联网经过不断炸号终于迁徙到安静乐土的自由派
我的转发不全是赞同 有时候代表这个观点也值得被注意到
*不定时讲废话

follow的那对香港情侣,其中一个把所有合照都隐藏了。另一个没有,还在发story难过。爱好卑微。看回他们的合照好难过,每张照片都充满了对爱情的想象。

鱿鱼游戏在别国是文化现象,在中国是沉浸式体验,各方面的典中典。看到西双版纳大白持枪对着民众,又想到这张图了。

习近平你不得好死!!
在大学时候就关注的一对香港情侣分开了,他们一起7年了,本来在感慨爱情无常。结果私信的时候知道了,是因为有一方要移民,由于距离暂时分开。朋友也是被迫从逃离广州,留下男友在国内。希望离散是为了更好团聚。可是习近平这狗东西什么时候死?

论颠倒黑白还是你老中人,洼地近海多年来被老六们小网海鲜捞到飞起,导致近海没鱼只能搞圈地养殖,这种事怎么话术一转颠倒黑白变形环境保护了?捕捞量减少纯粹是因为自己领海能捞的鱼越来越少,老六们只能到处流窜小网烂捕,丘八们还假借民用船的幌子搞小动作,这弄得中国渔船跟过街老鼠一样,捕捞量能不少吗?

而且老中人也是幽默,你捞小网海鲜卖,有人卖,不怪搞小网海鲜的,反而怪买的,这什么逻辑嘛。人均看了几个白皮魔怔小左人做的meme和脱口秀就觉得自己了解世界真相了,实际上比美利坚阴谋论废物信息获取渠道还狭窄反智,墙都出不去就拿着偷来盗版影视作品和互联网营销废料睁着眼胡说八道,真够搞笑的。

吐槽一下我校社会学研究科学生
第一次跟这么多中国人一起上课。读20页的东西,讨论之前会确定一下看不懂的地方。然后两个人都提出了上网5分钟能查出来意思的名词。就如果摸鱼的话可以说自己没有问题啊。感觉我校社会学招生好水。

伊朗人的集會塞滿了yonge-dundas square和邊上的十字路口,能聽到聲量最大的口號是MAHSA AMINI
在這樣的現場總是想哭,會覺得同一種痛苦產生的力量把所有人連結在了一起

我们系一个波兰人(十几岁就移民美国了),一对伊朗夫妻,以及我;一开会就集体诅咒习近平+哈梅那伊+普京快点死……与会的白男白女目瞪口呆,大概觉得这群歪果仁真的高仇恨!

伊朗抗议。多有力量的一张照片,看了两秒流泪了,因为我永远不会变成她。

俺打工时候的高光时刻。现在想起来还会爽。
那时候打黑工,端盘子,上班没客人的时候就戴着耳机,边听歌边做事。老板过来跟我说现在是上班时间,让我把耳机摘掉。
当时是暑期,店里就我一个工。他压根儿找不到其他工。
我摘下一只耳机,回头盯着他说:Fire me.
老板被我怼得愣了一下,说了一句,no,就自己灰溜溜地继续刷手机了。

真的,太爽了。和老板叫板的时候,“Fire me”比“fuck you”还爽。 :aru_0450:

刚刚在推特跟了一圈伊朗女性的反头巾运动……简直…我倒吸凉气!太惨烈了!
已经有五位伊朗女性在此次对抗冲突中流血牺牲了……
她们只是不想要盖头,但是你们男人却拿走了她们的头。
即便如此,越来越多的伊朗女性并没因此感受到恐怖被吓退,而是疯狂投身到这场运动中,纷纷剪掉头发,烧了黑袍…甚至还有姑娘举起火把。

流血换来进步,反抗才有平等。还是之前说的那条,在任何国家女性抗争都是如此,机会不等人,权益也是。

想起数度入狱服刑的美国女权主义者,也是美国工人运动的代表“红焰”弗林(Flynn),她曾在纽约街头发表的著名演讲:“你所争取的胜利,要看你追求的是持久的还是短暂的,为了持久的胜利,我可以为之付出生命。”【前几年纽约下东区举行过复原弗林“《罢工真相》的演讲”的活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油管找来听】

弗林是一位爱尔兰裔美国人,这也是她“红焰”外号的由来缘由之一,还有一个缘由是她在女工群体里是最闪耀、最具革命精神的火焰。她不止是上世纪初全美工人运动三杰之一,也是全美上世纪知名的“叛逆女孩”流行文化元素的原型。

p1今日举着火把的伊朗女孩
p2昔日领导女工斗争的红焰弗林

在武汉博主的评论区看到一位网友说疫情不会过去的,和他关系很好在生物科技城上班的朋友告诉他——核酸棉签排产已经到2025年了。。。

.大家好,我已经应激反应到,但凡现在有一个欧美国家的人敢跟我讲“我们这也有假新闻”,“我们这里也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发生”,“民主制度也是很大问题的”,我就想掀翻那不存在的桌子然后抄起不存在的折椅猛打对方。

很烦人直接上来一句带头巾在海外是自由(当然我对个人带头巾并不反对,也讨厌一些反宗教者借有这个名头辱骂穆斯林),自由的国家不是从古至今天降的自由,自由是由人来维护的,曾经的伊朗也有不带头巾的自由,现在呢?但这个问题非常复杂,每个国家每个阶段都是不一样的,90年代的中国你要争取不被强制堕胎的权利,现在差不多快要争取多太自由了,不是你一句戴头巾是个人自由就能显得自己左派左得很清醒的。

感觉离谱,看一个赛犬视频,一网友评论说ta比较喜欢母狗,公狗下身凸出一块,破坏了流畅线条的美感。结果底下的男的看破防了,追着骂了好几层楼

有的人死了,我们说一个时代结束了。
有的人死了,我们说一个时代得救了。

紐約時報漫畫:清零:中國人民爲一個觀衆演的戲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