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在中文互联网经过不断炸号终于迁徙到安静乐土的自由派
我的转发不全是赞同 有时候代表这个观点也值得被注意到
*不定时讲废话

已经连续3天在食堂吃汉堡肉 太好吃了 食堂的汉堡肉肉质饱满不松散 :blobreachbounce:

跟很多越南人聊天发现越南的中国元素很多 或者说受中国影响很大 1-购物很喜欢用淘宝(我看到他用的是中文版 不知道有没有越南语版) 2-喜欢看中国的电视剧 3-热爱使用抖音并且可以听到中文歌/中文 最害怕这种文化软输出 好多港台青年蓝丝都是这样形成的 *全为个人观察不一定有广泛性 :ablobcatcoffee:

豆瓣太能了,删了我十多年前的广播,这是机器人还是活人干的?多好的作文,放到今天,不仅满分,还要多附加20分!

“几乎没有天真的粉红了,只有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投机粉红。” 本日金句。👇

在象站备份一下,微博把这篇删了,豆瓣也传不过去,刚才截屏发了,还认真写了一段,几分钟就没了。所以不由得不让人怀疑今早那个抱怨老师人品不好的学生是被及时且大大地利用了。
脾气再不好的人,不至于要被逼到走投入路。已经走投无路了,不能要求忍气吞声。

看到TL有点好奇其他国家也会这样吗 在日本因为外墙翻修工作路面变窄 所以施工队特地装一个临时盲道 并把会导致盲人撞到装修外墙的盲道给黏住

江苏本降职看起来很像是迎合习近平的政策 现在人口红利没有了缺乏劳动力 一般有两条路走 一条路是进行产业升级然后引进其他国家的劳动力 另外一条是无法进行产业升级 然后由于用人成本提高 劳动密集型产业撤出中国 迎来一小波失业潮 然后习近平提出了第三条路 在初中高中设槛 减少本科升学率 让小韭菜乖乖去劳动密集型产业工作 之前高校弄扩招、弄院校升级 来提高教育质量的方针就变成了院校降级了
等国在折磨人的方面真的是高手 :blobcatfearful:

会讲方言对学外语来说绝对是一种优势。因为我讲闽南语,学韩语的时候发音就比较容易。闽南语也有促音、轻重音,浪费大量气流的发音方式跟韩语也很接近,而这些都是只会说普通话的朋友们的学习难点。
我的朋友讲莆田话,对她来说英语的th音就容易发。
从家庭学到的语言是最自然的,和双语幼儿园学来的外语还是有本质不同——所以我一直觉得那些明明在家有方言可以讲,却完全不学的孩子很浪费他们的语言环境。

⬇️想想都觉得可怕 正常人都不可能作出这种事

看桃花坞看到彭楚粤哭了,就上微博搜了下他到底是谁干嘛的,搜到他以前上节目吃很辣的面,主持人提醒说牛奶能解辣,于是他开了一瓶大喝了一口,但是这牛奶已经被换成油漆,所以他就是喝了一大口油漆,然后马上被送去医院洗胃。这事魔幻的点不仅是这个电视台节目组一点事都没有,还是到了现在大家重新翻出这件事,他的粉丝还到处出警不让人提。今天本来是想看看综艺放松一下,结果搞得我现在满腔怒火

我发现微博歧视模版发言就是把人类的臭毛病归到某个群体里,仿佛别的所有人就不是什么垃圾一样,一样烂啦!大哥别笑话二哥嘛!

半逃离中国之后 每天看着等国的疯子新闻 总想着赶紧加速来个人毁车亡 急切地想看到一场自作自受的「大洪水」(看这每日加速情况也快了) 但这片土地上的纯真而善良的人又何其无辜 在2019年出国前我每天也是十分煎熬 没有大义却要在支多玛受考验 在2021的当今觉醒的人一定更痛苦 希望大家都能平安顺利跑路 :ablobcry:
(看多了粉红言论而导致偏向极端的反思)

今天在clubhouse听了一个朋友讲音韵学 太有趣了 为什么很多诗歌用北京官话(普通话)不能押韵 是因为北京官话把很多韵尾舍弃了 而粤语保留下来了 在粤语中很多母语者都没办法分辨送气音(比如八baat 百bbak ) 但是日语受到很多中古汉语的影响 日语在发音的时候没有办法把送气音发出来所以直接用了加元音的方法 (hati hyaku) 这时候会发现同样是t k 用这个方法就可以知道粤语的送气音是哪个 不过需要用日语的音读 训读是日本原生的读法

日本媒体也太关心中国了 很多中国小新闻我都从日媒那边看过来(也有可能是孤陋寡闻) 中国的各种交通事故 不肯开空调的学校给学生送冰 坠井救援 等等 评论区也是不外乎反中评论之类的 好吧 有市场就有供给

看了一下学校已经开始集体进行核酸检测了

显示全部对话

本来以为又要花钱请学姐跑腿帮忙打印跟交论文 然后因为广州疫情封校了 所以学校帮忙集体打印 我的快乐建立在广州人的痛苦上 :blobcatfearful:

赫鲁晓夫时期有个反社会寄生虫法案,四个月不工作就会被送到西伯利亚,诗人布罗茨基就曾因为“社会寄生虫”罪被送去劳动改造,想躺平没那么容易。 ​​​
2015年,白俄羅斯出台“阻止社會寄生”法案。如果一名成年人一年內不繳納個人所得稅的時間達到6個月,將被處以170英鎊(約合1600元人民幣)罰款。學生、育有3個或以上孩子的家長,以及18周歲以下或達到退休年齡的人除外。
对了,苏联当初搞劳教起源于"反寄生虫运动",就是强制城市中游手好闲的人去参加集体劳动,并非公开的惩戒手段。55年被中国引进,用于"肃清隐藏反革命运动",核心就是无需审判即可最高四年限制人身自由。
回头看,怎么都是老大哥的身影。

我发现了 不是上日本人的英语课痛苦 带给我痛苦的是英语课本身 :ablobgrin:

医生:你要尽量少吃肉 如果还是下痢的话要停止进食改喝运动饮料
好的 没问题 一去食堂看到今天有ビビンバ丼(韩国盖浇饭)立刻点单 抽了我三管血 要吃点东西补回来! :blobcat_MUDAMUDAMUDA: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