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本黄热烈鼓励您多多写性! 

公开写私密写都行,大号写小号写都行,性体验性幻想,都行。

您去写的话,会发现不少不去写就没有机会考虑的问题。

日常不讨论、不写的话,这些问题就会一直在水面以下,处在「我以为我想得蛮清楚了」的模糊地带。这个程度,到真的遇到问题的时候,其实是不够用的嘛。

(然后政治也差不多 :blobcatgooglytrash:

置顶嘟文

本黄……是一个专门谈性说爱的小号来着。
本黄的主账号,当然不能告诉您了!!!
如果象友认出来……也请不要告诉本黄。
让本黄……就自由地飞,这样。

感恩 :blobcatheart:

刚刚检查过
今天还是一样爱你

分手嘛 :blobcatcoffee: 

分手后朋友做得,分手炮亦打得。
我们又讲,发明了不附带经济社会组织功能的爱。
而一时也不可能停止爱你。
于是想分手的心情竟然无处可去了。

⬇️分手炮嘛 

倒也不是推荐了!毕竟搞恋爱都差不多但分手则是千姿百态的。(目前「去死吧」票数过半 :blobcatbreadpeek:
不过如果是自由的自愿的成年人的话,或许是可以享受这里面特别的 tension 呢 :blobcatbreadpeek:

Iolani 转嘟

您和前男友/前女友发生过性关系吗?(感情断绝之后)

Iolani 转嘟

很多人喜欢你,是因为你漂亮好看会说话,有趣好玩多功能,但这些喜欢也暗含了很多“期望”。
而有的人喜欢你,是即便看到你的哭和狼狈,知道你的辛苦和平凡,允许着你的不美又不乖,但依然还是想把肩膀和糖果都塞给你,这两种喜欢希望大家都能分得清。

Iolani 转嘟

昨天男性好友來家裡作客,他買了很多酒試圖把我灌醉,也許是我真的對他沒有浪漫情感,酒量意外地堅挺,他反而先被自己調的酒灌醉了。他開始懷念剛剛分別的一位相好,情至深處竟靠在我的腿上和肩上試圖尋求慰藉。我嫌棄地躲開,保持距離,但也不好意思明確表示不喜歡他這樣做。他有些不平:「你怎麼沒喝醉?多喝點呀,來來來。」我無動於衷。他只好作罷,在沙發上準備睡下。我順手拿了書桌上的防狼噴霧和門頂進了臥室。

第二天清晨他敲我房門,我剛應一聲,他便試圖推門而入,還好門頂把他攔住了。虛驚一場。

我想起曾經聽人說這位朋友對很多女生廣撒網的事,因為我當時並不在他的漁網之內,便不好附和這種負面議論。現在我算知道:「不是不抱,時候未到。」

我真同情熟人性侵犯的受害者!

「作为性的一种体验,阴茎插入阴道有太多体感上的缺陷……用市场调研的话来说,如果一项产品能引起目标客户如此广泛的不满,这款商品大概率是要被下架的。」

mp.weixin.qq.com/s/w45uOhTcBo_

虽然不新鲜了,还是值得反复讲 :blobcat:

Iolani 转嘟

色情 

说句真心话,这种只发生殖器的色情在我这里都算不上色情,那就是黄色而已。
真要色情要勾人,要欲拒还迎,要薄纱半遮;或热情似火,骑马翻身而上;或媚眼如丝,眼波轻荡。
发生殖器是什么黄色垃圾,和北京比基尼有什么区别。
(所以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好看的色图啊!

网黄失格 

其实本黄并没有能力跟别人讲
我 horny :blobcatgooglytrash: 请陪我 :blobcatgooglytrash:
这样 :blobcatgooglytrash:

也想起了初吻 :blobcatmelt: 

初吻是在床上!因为在朋友家夜不归宿来着。
真好呀,篮球少年紧实的热腾腾的身体,紧张到僵硬,但是用尽了全部力气贴住。
要靠近多一些再多一些,其实手上只敢抱紧肩膀和背,吻得很轻,生怕惊跑了似的。

Iolani 转嘟

上野千鹤子著,王兰译选自《厌女:日本的女性厌恶》
  misogyny, 译为“厌女症”。可很多有厌女症的男人其实喜欢女人。明明“厌女”,却又“喜欢女人”,听起来不可思议。那么, misogyny还有个更好懂的译法,“女性蔑视”。他们只把女人视为泄欲道具,无论哪个女人,只要具有裸体、迷你裙等“女性符号”,就能发生反应,像巴甫洛夫那条听见铃声便流口水的狗,实在可惊可叹。如果男人身体中不具备这个机制,性产业就不会成立。
  厌女症弥漫在这个秩序体制之中,如同物体的重力一般,因为太理所当然而使人几乎意识不到它的存在。
  厌女症的表现形式在男女身上并不对称。在男人身上表现为“女性蔑视”,在女人身上则表现为“自我厌恶”。换个更浅显的说法,在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有一次也没有庆幸过没生为女人的男人吗?有一次也没有抱怨过生为女人吃了亏的女人吗?
  让我们想想那些被称为“性豪”的男人。他们喜欢夸耀“干”过的女人的数量。其实,这等于是在坦白,自己就是那条巴甫洛夫的狗,只要对方是女人,无论是谁就都能发情,对女人的身体、女人的性器官甚至女人的符号或片断的肢体部位,都会条件反射地自动发生反应。其实,他们反应的,不是女人,而是女性符号。如若不然,是不可能把所有女人都溶入“女人”的范畴之中的。
  森冈正博的《无感男人》〔2005〕一书,是男性学(男人的自我观察与审视的学问)的成果之一,他在书中就这样一个问题自问自答:男人为什么会对超短裙发情?不,我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对超短裙发情?他坦率地承认了他对超短裙的恋物癖欲望,无论超短裙穿在谁的身上,男人还是女人,即便知道其实是男人,还是会对超短裙这个符号发情。
  为避免误解,应该再说一句,恋物癖并非动物本能,而是高度的文化产物。连巴甫洛夫的狗,也是“学习”规则的结果。
  好色的厌女症男人都喜欢娼妓。他们的喜欢,并不是把娼妓当作人来爱。他们喜欢的,是对用钱买来的女人的任意玩弄和控制,让她们甚至身不由己地主动服从自己。被视为永井所作的《榻榻米房间秘稿》〔1972〕,写的是让卖身女人因性快感而达到忘我的票客“达人”的文化,是一个将终极的男性支配通过语言来实践并完成的文本。
  奥本嘲笑吉行的女性读者增多的现象,“那情形仿佛小鸟停在猎枪上”。
  换个说法是,每一次想要证明自己是个男人时,都不得不依赖女人这种恶心污秽不可理喻的动物来满足欲望,男人们对这个事实的怨与怒,便是厌女症。
  男人们在内心深处某个角落一定想过,要是能不靠女人自己也能过该多好。所以,崇尚少年爱的古希腊人的厌女症,比异性恋的现代人更彻底。我对美化男性性的同性恋者持不信任的态度,便是这个原因。
  约二十年前,我和富冈多惠子、小仓千加子三人合著出版了《男流文学论》〔1992〕,那本书开篇便拿吉行淳之介来开刀,是因为我对他抱有满腔怨恨。虽然我并没有受到过吉行本人的性骚扰,但却不能不忍受来自吉行读者的同龄男人们的近似性骚扰的话语。他们对我说,“去读吉行!读了你就懂得女人了”。
  甚至有女人为了知道什么是女人而研读吉行。的确,别的女人在床上的举止,不问男人是不知道的,所以要向女性经验丰富的男人请教。不过,她们终有一天会发现,那里描写的,不是真实的女人,而是男人对女人的幻想。当然,即便如此,女人可以从中学到配合男人、当他们的合演伙伴的“智慧”——把吉行的书当作这种教科书来“学习”的女人,也会有的吧。
  尤其当对方是“内行”女人时,夸耀的不是性能力,而是权力和财力。生为作家吉行荣助和成功的美容家吉行安久利这对夫妻的儿子,吉行是衣食无忧的公子哥儿吧。女人是会轻易地屈从于权力、财富和权威的。
  现在的流行作家渡边淳一也一个样。当年永井荷风去问访花柳巷时总是隐瞒作家身份,仅仅因为擅于应对女人而大受欢迎,可没听说吉行和渡边有此类逸闻。
  本来,这个情人与吉行两人之间的关系既然是完结在“暗室”之中,那就应该保持沉默,封存起来。但她那份作过“那个吉行的女人”的骄傲,让她不公诸天下便得不到满足。吉行死后,她把两人的“暗室”生活翻来覆去写了好几本书。
  读到那篇随笔时,我被那个艺人的过分坦白吓了一大跳,也知道了靠人气吃饭的男人心理之脆弱。接到电话就赶来的女人,只是冲着艺人的名气,不是因为他的人格或身体。同样,对于女人,对方也不是一个特定人格的人,只是一个符号。这个道理,男人当然完全懂,但他还是要为有女人愿来而得到安慰治愈。这时,男人想要确认的,不过是自己的名声权力的符号效应。我当时的感想是,男人的性的异化已经深刻到这个程度了吗?
  娼妓本来就是为了方便发泄“类似愤怒的感情”而存在的。在吉行看来,女人不但不反抗,反而完全接受,甚至转换为自己的快乐,女人就是这么方便的一种东西。女人被男人当作发泄郁闷愤怒的垃圾场,可如果那是女人自己想要的,甚至还很享受,男人就不必背负罪恶感了。而当女人“不再痛苦,发出欢喜的呻吟”时,男人又在心中感叹,“女人这东西真是妖怪魔物”。由此将女人放逐到未知的世界里去。这样,男人便把女人双重地他者化了。
  根据《新·摩尔报告》〔1990〕,六成以上的女人回答“假装过性高潮”,其中七成以上确信“男方没看出是假装”。(女权主义运动兴起之后出现的《海蒂报告》〔Hite, 1976〕一书, 是对女性性生活的大规模调查报告,具有里程碑意义。仿效该书对日本女性性生活实态所作的调查,即《摩尔报告》,《新·摩尔报告》为改订版)有男人夸口能识破女人的伪装,其实,不过是你哄我骗,真相谁也没法知道。
  色情文学的铁定规则是:第一,女人是诱惑者;第二,女人最后一定被快感支配。这种结构手法非常好懂。首先,“是女人先勾引我,可不是我的错”。男人的欲望由此得以免责。然后,即便是把不情愿的女人强行推倒在地的强奸,最后还是以女人的快感结局,仿佛在说“怎么样,你不也有快感了吗?”好像女人的性器是可以把所有的痛苦和暴力都转换为快感的无底黑洞。为男性读者制作的色情文学,最后终极点不是男人的快感而是女人的快感,这个现象看似矛盾,其实根本不是什么谜。
  因为,女人的快感,可以成为测定男人性能力达成度的指标,也是男人对女人的性支配得以完成的地点。“我那活儿好,女人离不开”,不想这样夸口的男人,有吗?
  因为这种幻想被播散得太广,我担心有人会真的相信。吉行就是散布这种性幻想的犯人之一。事实上,在那个时代,对此确信不疑的男人和女人都有,他们就是那些以为读了吉行就能懂得女人的男人和女人们。这种话语,对男人来说,不过是一种便利;可对于女性,却成为一种压迫。因为女人们会想,“我不能像吉行笔下的女人那样得到快感,是不是意味着作为女人我还不够成熟?”让女人去读吉行的男人们,不过是想大量产出便利于自己的女人。
  爱德华·萨义德将“东方主义”定义为“支配、重构和压服东方的西方模式”、“关于何为东方的西方知识体系”,所以,无论读了多少西方人写的关于东方的书,懂得的只是西方人头脑中的东方幻想而不是真正的东方——这就是萨义德《东方主义》〔Said, 1978〕一书的发现。
  吉行看到成了自己情人的娼妓去接别的客人会感到嫉妒,但永井看到相好的女人有客来,会节制地躲起来,不打扰她的生意。要是我说,永井也是“厌女思想谱系的作家”,是否有些难以理解?
  为了向警察显示,自己本为有相当身份地位的绅士,并非真正属于出入此等陋巷之辈。也就是说,永井一面与陋巷中的女人们交际,同时手持自己属于另一世界的证明,他绝不会允许女人们越界侵入自己的领地。所以,他与娼妓们的关系,其成立的前提,是把女人视为全然另一人种,并非以同等高度的视线在与她们交往。
  如永井这般,在一个阶级和性别严格分界的舞台装置之中,对挣扎在苦海中的女人表达同情、聆听她们的不幸身世,便成为身处绝对安全圈之内的人们自我满足的精神资源。
  《东绮谭》中有个叫阿雪的女子,她向永井表现出超乎游戏的纯情,结果,正如永井自己承认,“非但玩其身,连其真情一并玩了”。〔永井,1971:105〕
  吉行淳之介的作品,让人读着生气,不过,也可以换个读法,当作男人性幻想的合适的文本。这么一来,吉行的书就成了令人吃惊地赤裸裸地暴露男人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好教材
  就连在诺贝尔奖作家大江健三郎的作品中,也如加藤秀一所言,“随处可见对女性主义充满戒备的奚落和露骨的厌恶同性恋的言辞。”〔加藤,2006:100〕所以,与其每次恶心生气,不如换种思维,就像萨义德对东方主义所言,不把男人的作品视为“关于女人的文本”,而是当作“关于男人性幻想的文本”,那么,便会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对近代日本的男性文学,就有一个这么来读的文学研究者,水田宗子。她在《逃往女人与逃离女人》一文中写到:
  说男作家没有理解女性、没有写出真实的女性、没有把女性作为一个人来写,这种指责本身是正确的,可是,作为对男作家的批判,则不中要害。(略)我们应该做的是,通过批判性的分析,揭示出男作家在编织男人内心世界时所抱有的“关于女人的梦想”的构造。男作家们随心所欲地在女人身上寄托梦想,随心所欲地解释女人,正是他们所描写的梦想中的女人与真实的女人之间的巨大差异,才使男人的内心风景更为绚丽多彩。〔水田,1993:75〕
  水田说,近代男性文学中的<女人>(并非真实的女人而是作为恋物癖符号的女人,故加尖括号),是构成男人内心世界的私人空间。男人为逃避公共世界而寻向<女人>这个空间,可在那里遇到真实的女人,发现对方是不可理喻令人不快的他者,于是又从那里尝试再次逃离。这种逃离,是“逃离家庭”还是“逃往家庭”,则因时、地而定。“逃离家庭”很容易理解,但逃离之后,他们发现的是不能满足他们梦想的另一个他者,于是又再次逃离。经过这番解释,让人一下读懂了好多近代男作家的私小说。吉行的作品也不外这个类型。
  关根英二,我的同代人,一位日本文学研究者,曾一度沉迷吉行,后来终于“毕业”。他坦陈了吉行作品对男人们的巨大魅力。关根的论文集,书名为《他者的消失》1993〕,这个题目意味深长。将女人“他者化”,其实是把女人归人自己能够控制的“他者”范畴之中,这样的他者,既充满魅力又可以轻蔑。无论是视为“圣女”来崇拜,还是当作“贱妇”来侮辱,都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据说,使关根从吉行“毕业”的原因,是与一位美国女性的恋爱和结婚。因为这位来自异文化的女人,不断坚持“我不是随你所愿的他者”。这里出现的他者,是真正的“他者”,既不能理解也无法控制,一个全然不同于自己的怪物。
  在《男流文学论》中,我把岛尾敏雄的《死棘》视为日本近代文学所达到的一个高度。在岛尾的那部小说中,他逼真地写出了妻子作为“异形他者”的原本状态,作家没有企图逃离。我那么推崇他,是因为深深知道这种态度在男人中是多么罕见
  水田还将她的分析再往前推进一步。她问,女作家又如何呢?为了发现自己的内心世界,她们也梦想了<男人>吗?答案是完全不对称的。男人梦想女人,但女人们早早便从<男人>这个现实中觉醒过来了,她们逃往的去处,不是男人,而是女人,她们自身。水田轻松地得出结论,“近代女性文学的特征是男性幻想的稀薄”。〔水田,1993:86〕就连在性幻想的构成中,性别也如此不对称。
  斋藤环有个深具慧眼的发现,他指出,“对偶幻想”是男人做的一个梦〔2006b〕。当然,也许会有女人陷入男人的性幻想之中,愿与男人一起合作,扮演男人“梦想中的女人”。但今天的女人,已经不想再干那种蠢事了,她们已经开始退出男人的脚本了。如今,男人从现实中的女人逃离,而去向虚拟空间中的女人“萌情”。今昔无异也。
  上野千鹤子女士在东京大学入学式上的祝词

需要发明新的语言
发明并不附带经济社会组织功能的爱

Iolani 转嘟

中文說久了已經意識不到,是偶然翻開德語版的《祝福》,看到Xianglins Frau時才想起來,祥林嫂根本不是她的名字。

显示全部对话

本黄:「需要」总是可以被空置、被不满足、被替代的,需要是负担、是任务、是 kpi,就无法是爱。

还是本黄:需要爱人来摸摸头 :blobsad:

看这意思,未来恐怕会有不止一个瞬间强烈怀念 ex,因为该直男永远都坐着尿尿 :blobcatgooglytrash:

虽然是老白男 comedian 才会用的老梗,但是很抱歉呀,有一部分男士的呼吸声真的是蛮难听的。

Iolani 转嘟

正好搬运一下今天和朋友讨论的关于 CK 的想法吧。我觉得审美这方面,给她们「正名」大于「夸赞」,因为这个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审视要比对男性的审视大得多;在这种情况下,我个人认为传递的更多的是「她们也可以是这样的,而不一定是(男人们)喜爱的白瘦才行」这样的信号:「这个社会现在是在要求女性这样,而你们不应该有这样的审视」。

换位来说,女权主义以及同志骄傲也是一样的东西,只是在争取本来应该有的、缺失的东西罢了,而这样就有人觉得自己被冒犯到了——意识不到自己掌握着特权就因此感到被冒犯,当代人的共情力是着实有点太差了。

前几天压力爆表纵欲无度
周末就休息 养伤 :blobcatflood:
忍不住想起一个北京口音的脏字儿来

Iolani 转嘟

如果你跟我一样是一个slow reader,在考试,阅读,自习时,速度总比别人慢上几倍不止,并且由此感到焦虑,不自信,自我怀疑....

那就把自己当成一个阅读障碍患者!无论怎么慢,我总是会读完的!
我才不要因此感到焦虑,因为我是个阅读障碍患者!

Iolani 转嘟

How much the world has changed in 75 years! 🏳️‍🌈

显示更多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