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最近关注请求变多了,悄悄说一句,有原创嘟文、看得出大致相合、以及已经关注了蛮多人的账号一般都会过 fo——为什么要看你已经关注了多少人,因为我一想到如果你的主页 TL 上刷来刷去只能看到我的发言就会露出小鹿在探照灯下的惊恐模样😂 大家一起混水摸鱼发言就会感觉好很多,感谢理解! :abloblurk:

前有孙中山泉下有灵
后有台湾饺子馆数量
以至于让人怀疑你国肉喇叭到底是不是高级黑
(图为狗罕见团建真的爆笑

虽然人的性癖是自由的但是……真的不能接受那种每个西皮换名字进去都差不多能吃一下的文……(心累 叹气 扶额头

陀思妥耶夫斯基:操具体的人(没这么讲过

看朋友圈有人转发,说牛郎织女一开始只是朴素的悲苦爱情是表达,源自东汉那首“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根本没有偷看洗澡拿走衣服的情节。而偷看洗澡的情节是晚明以后市井文学的“荤趣”,从未进入教育体系。是49以后被共产党选入教科书,导致现在普遍流传。而共产党为什么要让这么下流的情节进教科书?友人转发时提到中国共产党对语文书的荼毒,对“经典文学”的捏造。大部分人一辈子不会念文学,也不会知道什么是“经典”“常识”,以为教科书教的就是“文学经典”。转发的友人说“范进中举”本是同情可怜,人性悲悯,根本不是刻薄的讽刺。我想起我花了多少时间才知道“高尔基”“保尔柯察金”“列宁打碎花瓶”根本算不得“俄国文学经典”,荔枝蜜的杨朔从根本上是政治时事造出来的作家;红楼梦并非为了“反对封建礼教”;我的叔叔于勒也没有“讽刺资产阶级”;毛根本上不配被称为诗人却让我们年年学和念那几首歪诗,次次都是语文课本的第一课;更不要说飞夺泸定桥,黄继光邱少云等所谓英雄事迹很大可能根本上就是虚构历史,而非真人真事。你知道重读中国当代文学史的滋味吗?原来这么多好玩有趣的作家都被你共产党害死了啊?我真的好恨啊,我恨语文课本。

外交部讲不肖子孙……他甚至没有打算伪装成现代文明国家

人家一个好不容易推翻了一党专制独裁统治走上民主道路的华人社会,你他妈打着统一的名义,天天盘算着用飞弹武力打下来。然后呢,让两千多万原本自由生活的人民跟你们一样每天排队做核酸被这个码那个码按颜色管起来,随时随地可以被锁起大门,只许为统治者鼓掌喝彩,像你们一样不准批评不准质疑不准发声不准思考,猪一样的活着?你们他妈的到底凭什么?

该说不说的吧,我感觉简中互联网上的男性有一大半都像中国抗日神剧里的“小日本”,在以下四种状态之间自如切换:“呦西,花姑娘”,“只要你投靠我们,荣华富贵大大的”,“告诉我们八路在哪,饶你不死”,以及“开炮,杀了他们所有人,不留活口”。

天朝特别搞笑的一点就是该严肃的不严肃,该放松的不放松。娱乐文体明星,别管出了啥事儿,都煞有介事的发个“公告”,有的还盖个经纪公司的红头公章,这不应该是明星跟粉丝们在社交媒体上互动一下就行的事儿嘛。反观政府公共部门,不管是封小区还是改健康码,没有任何书面的东西,顶破天发个微博,一看势头不对立刻就删了,难道不应该各种行政令都在官方网站上永远存储嘛?谁签发的,按哪条法律签发的,有效时间从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取消或者撤销的原因是什么,法律依据是什么,都必须都说清楚啊。

今天刚好有位好友从台湾回到欧洲,和她聊天后我才意识到前几天没太关注官方造势,已经导致对岸更加仇中,进一步恶化在台湾生活的大陆人的处境。朋友虽然是在欧洲长大的华裔,也会被当成大陆人而遭受显或隐的冷遇。

除此之外,这几天朋友的家人打无数电话给她,让她尽早放弃在台湾的工作和学业。朋友自己也难免在中共部署导弹、军用飞机、史无前例的军事演习等真真假假的新闻轰炸中提心吊胆。可想而知会有多少在台湾生活的人受到影响,被迫中断学业或事业,无法在那里平静生活。

被中共的虚张声势恐吓到的不是美国也不是台湾政府,而是在台湾生活的普通人们。

在佩洛西离开台湾之后,ccp就全网播放台湾人杨智渊以分裂国家罪被逮捕入狱的新闻,就其中什么意义可想而知,震慑台湾人最好不要有「台独」思想,想都不可以有,在一名女政客身上丢了面子,为找回面子报复打击台湾人。

近期在内地的台湾人要注意安全了,ccp有可能会以莫须有的罪名进行报复,就跟家暴男一样,外面丢了面子,只能对着妻子儿女家暴,更要小心身边的战狼粉红,这些人可能为了发泄爱国情绪选择钓鱼询问政治立场,然后向公安机关告密,甚至会针对台湾人进行恐怖袭击。

为了避讳习近平的姓氏,中国将“军事演习”全部修改为“军事演训”

一九一四年以前,世界是属于所有人的。每个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在那里待多久就待多久。没有什么允许不允许,没有什么批准不批准。当我今天告诉年轻人,说我在一九一四年以前去印度、美国旅行时根本就没有护照,或者说,当时还没有见到过护照是什么样,他们会一再流露出惊奇的神情,这使我感到很得意。当时人们上车下车,不用问人,也没有人问你。我们今天要填近百张的表格,当时一张也不用填。那时候没有许可证,没有签证,更不用说刁难;当时的国境线无非是象征性的边界而已。人们可以像越过格林威治子午线一样无忧无虑地越过那些边界线,而今天由于大家互相之间那种病态的不信任,海关官员、警察、宪兵队已经把那些边界变成了一道道铁丝网。由于国家社会主义作祟,世界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开始变得不正常——我们这个世纪的精神瘟疫才开始,作为首先看得到的现象是对异族的病态恐惧:仇视外国人或者至少是害怕外国人。

人们到处抵制外国人,驱逐外国人。原先发明的专门对付罪犯的各种侮辱手段,现在却用来对付每一个准备旅行或正在旅行的旅行者身上。出门旅行者不得不被人从右侧、左侧和从正面拍照;头发要剪短到能看见耳朵。旅行者还必须留下指纹,起初只需要留下大拇指的指纹,后来需要留下所有十个手指的指纹。

此外,旅行者还要出示许多证明:健康证明、注射防疫针证明、警察局开具的有无犯罪记录的证明以及推荐信。旅行者还必须能够出示邀请信和亲戚的地址,还必须有品行鉴定和经济担保书,还要填写、签署一式三四份的表格。如果那一大堆表格中缺少了哪怕一张,那么你也就别旅行了。这些看起来都是小事。我起初也觉得这些琐碎小事不值一提。但是这些毫无意义的“琐碎小事”却让我们这一代人毫无意义地浪费了无可挽回的宝贵时间。

当我今天总算起来,我在那几年里填了不知多少表格,在每一次旅行时填写了不知多少声明、还要填写纳税证明、外汇证明、过境许可证和居留许可证、申报户口表和注销户口表,等等。我在领事馆和官署的等候室里站立了不知多少小时,我曾坐在不知多少官员面前一他们有的和蔼、有的并不友善、有的呆板、有的过于热情一我在边境站接受过不知多少搜查和盘问,我这才感悟到,人的尊严在我们这个世纪失掉了多少嗬!

我们年轻时曾虔诚地梦想过我们这个世纪会成为一个自由的世纪,将成为即将到来的世界公民们的新纪元。可是那些非生产性的、同时又侮辱人格的繁文缛节却浪费了我们多少生产、多少创作、多少思想嗬!因为我们每个人在那几年里要用更多的精力去研究那些官方的规定,而不是去研读文学艺术书籍。我们在一座陌生的城市、在一个陌生的国家,最先要去的地方不再像往昔那样是去那个地方的博物馆、风景区,而是为了领取“居住许可证”去领事馆和警察局。

我们这些人以前坐在一起的时候,常常谈论波德莱尔的诗或热烈地讨论一些文学艺术方面的问题,而现在我们发现自己谈论的尽是一些被盘问的情况、许可证的情况,或者打听应该申请长期签证呢还是申请旅游签证;结识一个可以使你缩短等候时间的领事馆的小小女官员在最近十年里要比在上个世纪和托斯卡尼尼或者罗曼·罗兰结下友谊更为重要。我们凭着天生的悟性始终会感觉到,我们是被施予者而不是施予者。我们没有任何权利,一切都只是官方的恩赐。我们不停地受到盘问,被登记、编号、检查、盖章。

——茨威格《昨日的世界》。一百年前。

昨天还看一个 po 主说,国内普通人的日子就是还房贷做核酸,打仗对老百姓日子没好处,下面居然有个高赞评论说:可是现在能还房贷做核酸的日子不就是先辈打下来的吗,我无语凝噎……………………这就是对好日子的天花板定义了吗,倒是听听自己在说什么啊!

这两天看新闻,感觉就是,看来996和日日核酸是真的很苦,已经苦到让部分民众盼望着打仗来改善生活了,不由你不服👍🏻👍🏻👍🏻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机场主被抓,服务器记录的所有用户信息、连接记录、金融转账,都会被警方获得。你在机场群里面的聊天记录可能会被直接彩色打印留档。

女性之于父权,有时候就很像卫生巾,你藏着掖着躲闪,这是你的原罪和弱点,你大大方方砸它脸上,崩溃的是它——你一个女的,怎么可以。

我对台湾非常感兴趣的一点是,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文化断层和迫害,遣词造句里还保有一种老派的表达方式,一些生活化的比喻又非常灵动诙谐。我和基友在台北旅游的几天,就非常热爱搜集那些生动幽默的广告。不知道有没有研究两岸语言表达的书或文章,想要深入了解学习一下。

@board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