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今年九月开学全国中小学统一增加了一门必修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主义思想”。课程这么重要,于是我网购了一套四本教材,分别面向小学低年级、小学高年级、初中和高中。
初中版的,之前已有网友制作了PDF电子版,详见douc.cc/3aUBoS
我扫描制作了小学低年级和小学高年级的PDF电子版,传到了百度网盘,希望对关注这门课程的人有帮助。下载链接:pan.baidu.com/s/1WRBQRXbNgBXEa 提取码:1234 (如果链接失效,欢迎留言告知我并索要新的链接。不过有意思的是,这个文档百度网盘似乎很欢迎传播,测试了半小时,共享链接仍有效。)

置顶嘟文

在中国做社科学术,无论主动还是被动,都只能成为共产党的吹鼓手。中国的学术圈败坏到什么地步,雄安新区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这个由于领导人违背客观规律蛮干、烧了上万亿投资的鬼城,从四年前立项豪言“千年大计”到如今降级为“河北省派出机构”,整个学术圈曾有一个公开表达非议吗?整个学术圈的脊梁早断掉了。我不否认中国学者也可以做出世界顶级的研究,但只能做共产党认为有利于维护统治的维度,专制国家的学术就这操行。再以计划生育为例,计划生育肯定利弊均有,即使弊端远远大于好处。中国学者尽可以发表研究说,计划生育提高了女性受教育程度、提高了儿童营养,这类研究科学上也站得住脚,会被共产党拿来宣传计划生育好的科学证据。但弊端的一面让说吗?被选择性堕胎的几千万女胎、严重失衡的性别比以及造成的严重社会后果。当然,现在号召生三孩了,可能学术圈风向又要调转,开始一股脑研究为啥多生好了,真他妈的讽刺。正因为不想做党的吹鼓手,所以我决定必须离开体制,必须出国。我并非自己清高学术水平多高,只求个人研究方向的自由,不被贵党拿来为自己背书和歌功颂德。

置顶嘟文

对于不以改造出生地环境为人生追求的普通人来说,搬到符合自己心性并能发挥自己才智的地方是智慧的。别试图和不适合自己的环境耗着,那是吃人不眨眼的怪兽,吞噬人的热情、才华和岁月,而人生真的短暂稍纵即逝。像当初告别家乡一样告别不适合你的国家。候鸟为环境而迁徙只是一种生物本能。这点,孔子想得很透彻:”道不行,乘桴桴于海。”

置顶嘟文

为了给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贺岁,我提议必须在语言中加强“中共”的存在感,少用显得模糊和中性的缩略语。比如:不要稀里糊涂地说“中央宣布开放三胎政策”或“政治局宣布放开三胎”,而要说“中共中央政治局”,让大家意识到,中共党中央几个老头子管着几亿女性的肚皮,人大作为最高权力机构说了不算;不要说“中宣部决定”又要封禁啥了,要说“中共宣传部决定”,以明确这是党的意志,不是行政机关的;不要说“总书记来视察”,要说“中共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记住这是党魁,不是国家元首,而且新闻联播也认为党魁身份优先于国家元首;不要说“省(市、县)委、校委”,要说“中共XX省(市、县)委、中共XX校委”,时刻牢记中共高于行政,地方是中共的地方,学校是中共的学校,毕竟军队都是中共的嘛;最后,不要用“党”来简称“中国共产党”,这是对我国“多党合作政治协商”制度的抹黑,中共宣传部驳斥过,中国不是一党专政国家,是有多个党派的!即使中国大陆的民主党派是花瓶,也不能否认中国还有中国国民党和民主进步党,否则就是台独势力、分裂国家!所以,请大大方方地说“中共”!

置顶嘟文

分享一下我手里有的台湾教科书(以前在豆瓣分享过,都被删了):高中《公民与社会》六册、高中《历史》六册、国中《历史》六册。墙外Google Drive链接(文件无密码):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 墙内链接(文件有密码防被百度网盘删):tw.blogatlarge.com​

#橙雨伞 微博:
// @萝贝贝 :保障妇女权益,是把她当作一个人来保护她应该有的权利,还是把她当作一个物品来保护到一个你认为的好主人那里去?到今天为止相当多的人持有的还是后一种观点。
- 转发 @o小怂包 : 家中有女儿的,可以好好看看洪晃的这段话。

:icon_weibo: weibo.com/5939213490/LtgO565Ef

#女权剪报 #女权 #feminism #女权主义

河北0新增 封城了一个月 环京贫困带非人生活 

原址:m.weibo.cn/status/476834870775
微博@正直男孩

哎 我是真的每天都不敢看我的微博私信和评论
河北0新增已经封城了一个月了,孕妇无法去医院生产、婴儿没有奶喝、学生无法高考、天价隔离费、没有理由的静默、交通切断、家人无法见面、涉嫌阳性瞒报
这些文字他们通通没有渲染,他们就是打出来,没有一点多形容词,可是哪一条不让人心痛
为什么我会收到这么多私信,因为他们没有地方可以说,没有地方可以维权,他们把这里当成了唯一的突破口,在2022年的中国,不是一个城市,是一整个省份他们淹没在苦难里,而中国其他地方的人全然不知。
这就是我们的媒体,这就是我们的当下。
我不知道这个国家怎么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他们说谢谢我,可是我怎么承受这句谢谢呢?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让更多的人的知道这件事,这不是任何一座城市的问题,这只是轮没轮到你的问题。
我希望我互关列表里一些有能力的朋友关注他们,把这些传递到上海或者别的媒体渠道里!
此后面对的问题已经不是勇不勇敢,会不会被约谈,我没办法装作不知道,只要这个号还在一天,我会一直发下去。
####

刚刚看了王志安对谭秦东的采访,看到了一个小人物的怯懦与战战兢兢的正义感。谈到自己刚进派出所的时,各种后悔痛哭情愿割地赔款哪怕大唱赞歌抽自己以前嘴巴都愿意做,只说,派出所那地方不是人呆的,当时一心只想要出去……我就想起乌衣了,那条徐州锁链赔进去的又一颗中国良心与勇敢

今天看时间线上的提醒,已经80天了,谭秦东一壮年男儿关80天人都快崩溃了,年轻的乌衣也不知道受不受得了……还有李莹,还有千千万万不被允许提起的名字,以及不知道名字的人
#人间观察室

这是目前看到的关于昨晚北大万柳校区拆围栏的最详细报道。感谢这些抗争者,无论出于何种诉求,敢于拒绝不公正待遇就是好样的,让人看到希望。pyeu2dmxms.feishu.cn/docs/docc

把关于李莹和乌衣的传单留在了游行后的地铁站,隔着地铁的窗玻璃看到一个奶奶读起了传单

熟悉内情的人都知道,新疆建设兵团本身就是某种军户制,里面人身控制关系和剥削很不少。我过去有一个朋友,他的父亲曾是新疆的地方官(地委书记?),被调往兵团任职,坚辞不就,说不能昧良心赚那个钱。这位朋友跟我说起的时候唏嘘不已。这里不是说建设兵团里面没有得利的人,而是说中国不是法兰西,兵团职工更不是阿尔及利亚的黑脚。

如果你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不可持续性感兴趣,你可以阅读这篇文章。以我的经历,文章的内容真实性是没问题的。以下是 WebArchive 的链接。
web.archive.org/web/2022051507

显示全部对话

作为出生在兵团的汉人,我知道我是有原罪的。面对众多维吾尔人在生活的各个层面遇到的系统性不公,保持沉默是在助纣为虐。
我希望大家可以阅读一下这篇谈论生产建设兵团不可持续的文章。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从诞生就是不折不扣的殖民团体,它通过侵占农田、基础设施来吸引主体民族(汉族)迁入“新疆”来强行改变当地人口结构。这样的殖民行径在经济上加剧了维吾尔人的贫困,倾向主体民族的经济活动也迫使维吾尔人离开家园进入更加陌生的环境求生;同时,当地的高压态势也让经济无法发展,整个社会除了体制内的利益阶层,根本无法发展。文化上,兵团通过从语言、生活习惯、建筑,甚至地名下手,进一步消除当地原住民的文化。生态上,“新疆”作为生态脆弱的沙漠地带,河流绿洲能否承受大量迁入的移民,和规模急剧增加的开垦?为南疆提供水源的天上冰川融化速度是否还在加快?
苦难就在那里,血和泪也在那里,无数维吾尔人的呼喊也在那里,我希望你能看到宣传机器掩盖的真相。

@normanzxy 看到这段文字里的一些字眼,例如中饱私囊,垄断,突然让我想到那些躺着都能赚钱的业务全被官老爷们垄断完了,最辛苦最没有前途,最困难的工作全部扔给底层老百姓。
我记得我上中学那会儿农民真的苦啊,除去农药种子化肥等等费用,还有农业税,一年忙到头还是亏账,而且那时候机器耕种还没有普及,基本全部人工完成,白干不说,还亏钱。
种地划不来,于是很多农民宁愿把地荒着也不种了。所以我上中学那会儿的记忆里,春天是极美的,那个田野里不种麦子了,荒废之后,大片大片的一望无际玫红色草子花开满了田野乡间……那景美确实美到无法形容……
但是,你以为这样就完事了吗?,不。
政府这时候出来说话了:荒废农田不耕种属于违法行为,需要处以多少元的罚款……云云,严重的还要如何如何……
拿法律武器逼迫农民亏本种地,也没见这些官老爷们解决农民种地亏本的问题,适当提高粮食价格,没有,这就是赤裸裸的吃干榨净把人不当人的奴隶社会。

如果以黄仁宇《万历十五年》的笔法写2022,就以“物传人”这件事切入,能够非常生动地呈现整个官场的逻辑:最开始,官僚系统发现,“物传人”是一个完美的甩锅法宝;然而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那就是既然你说物传人,那么断不断物流呢?不断,就是不尽责;断,就是民怨沸腾。可是你觉得这是两难吗?不,老练的官僚系统想到另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那就是垄断物流,没有资质的不让送货。既能体现尽职,又能中饱私囊。整个过程虽然充满戏剧性,但却始终遵循铁的客观规律,那就是“责任最小化”和“权力最大化”原则。理解了秦,理解了明,也就理解了中国。

封杀柳叶刀 :ablobcattouchfluffytailbongo:

"COVID-19 has become a highly politicised disease in China, and any voice advocating for the deviation from the current zero COVID path will be punished."

隔离在家一个半月,最大的体会是:做主妇是酷刑。
当然,我所做的还远远不到主妇的程度。作为一个非常爱做饭的人,在持续给自己做了一个多月饭之后,感受到了虚无,迎来了叛逆——我彻底不想做饭了,甚至不吃了,宁愿饿得打滚、宁愿只吃喝牛奶吃饼干,也不想做饭了。
难以想象我妈在家做了几十年的饭,日复一日,顿复一顿,荤素搭配。当然,她的厨艺非常不好,有一次炖鱼,鱼上桌,我爸扒拉开鱼肚子,发现里面还有碎冰和血丝。我们都感到离谱,常常把这件事拿出来说。
可是我现在觉得,如果是我,做这么几十年的饭,我不仅会给家人做带冰带血的鱼,连对家人的爱也要在这日常的琐碎中全部消失殆尽了,甚至会生出恨意。
怎么能不恨呢?不能。

不要否认任何形式的抵抗,不要在不同的抵抗间比较优劣,不要认为自己点评抵抗也可以是抵抗的一种——这只是在拉踩那些已经承受了巨大压力的抵抗者。
在抵抗者们之间造墙,受益的又会是谁呢?
不要相信那个把抵抗当成一场真人秀的家伙。不要让自己变成他。

說學生的行動不如六四的,自己有參與肉體抗爭過嗎?有到他們這個程度嗎?沒有的話就收一收口吧,自己都做不到就別去要求別人了。

翻《萬葉集》讀到「厭世間無常歌二首」插圖很像漁村。

生死兩苦海,沈溺不得安;
何當潮湧退,露見涅槃山。

鯨海焉有死,青山何嘗歿?
唯其亦有死,山枯海潮竭。

哈哈哈哈哈这张图的转发和评论都被微博封了

回想起高中一件小事,更感慨习进瓢之倒行逆施。当年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发生的时候我还上高中,学校里几个比较活跃的同学结伴去南方日报集团门口集体抗议。此事最后当然被政府压了下来,算是中国的新闻自由开始进一步被扼杀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但是当年毕竟不同于现在,去了的同学没被批评也没受处分,对他们来说也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如果是今天,我不敢想象他们的下场。

南周新年献词事件,摘自dw:2012年12月29日,《南方周末》评论员戴志勇撰写的新年献辞稿《中国梦、宪政梦》先后遭到总编黄灿及其他主管的删改,其后再遭广东宣传部部长庹震亲自操刀进行修改;出街后的报纸出现多处低级错误遭读者诟病;2013年1月3日,南周多位记者在微博上抗议宣传部门的"剪刀手",并联署发表公开信要求庹震引咎辞职。1月6日起,数千民众聚集在《南方日报》集团门前进行声援和抗议,同时打出"新闻自由、宪政民主" 等标语,成为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轰动的一场争取新闻自由的社会运动。

广东当局秋后算帐,今年4月,这场公民运动中的举牌人士、企业家刘远东被控;2013年8月8日,在这场社会运动中发表公开演讲的广州维权人士郭飞雄被刑拘,据他的律师陈光武对外透露,郭飞雄的控罪之一为组织、策划"南周事件"的街头抗议行动;8月13日,另一位参与者孙德胜也遭刑拘,三人皆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其他多位参与者也曾遭警方带走问话和威胁。

听说是今晚的北大学生抗议现场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