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豆瓣上有人评论基金“不稳健”附带截图说基民平均金融智商低。比如我就是没什么金融知识的人,我会很尊敬那些很了解的人,毕竟他们能通过赚钱来抵御一些货币贬值。我也觉得自己挺落后于这个时代的,或者说很难在这个环境中生存,风雨中能抓住钱/一些权?才能把别的东西继续传下去吧。我是没有农村可以退了,只能在城市里慢慢被边缘我想。现在就很愁我那些书咋办,甚至想为此生个继承人(清晨没睡醒胡话)但如果这样的话又害怕继承人也很痛苦。

明天要签正式工作合同了🙏希望我一开始谈的基本工资不要被压低,有带薪假。

虽然、但大家一定要把工作用U盘里面东西清理下。真的有人会乱翻。把需要的东西放在最外面也有人会乱点别的文件夹 :0240:

下午买了医疗保险(大病当理财买,补充医疗是谓了让我妈放心)然后晚上我爸跟我聊起英国医疗系统NHS,聊着聊着说到香港,不知道为什么还提到了东突?结论是我跟我爸政治立场还挺相近的。决定让我爸在教我男友做饭的时候多教育教育他。

靠,上次看的有关世妇会性少数群体的纪录片明天晚上在苏州放。据说已经有20个拉拉报名了,场地方说再来20个直人就有意思了。我贡献一个直人名额。或许有人一起吗?

外交使节发出的信息得到了友好回复,也蛮开心了。

显示全部对话

的确没原谅我。对面在实行passive aggressive外交策略中。看到青岛原油泄漏,派遣我方外交使节(我男友)前去关心一下。外交使节说两边都passive不行啊。我想她也有别的朋友能陪她就这样吧。

显示全部对话

(还没睡)我跟我男友说我们都要在一起一年了好吓人。
男友:不吓人啊。你就当关注主播一周年了。
我:那干脆见面就以与关注一年多的主播见面之角色扮演为主题吧。

上班之后的最大改变就是10点就困了!因为明天要一天外勤可以心安理得早睡 :6500: 晚安!各位!

期待一下明天的车马费。突然想说,我如果以前公司的作者身份进去,岂不是有两份车马费了 :0130: (不过现老板也要去,还是算了)

在看明天要去的展览里年轻艺术家的简历(网上的资料并不多)。其中一位提到自己很喜欢Franz Erhard Walther。网上能看到的一个展评就是他一个行为+雕塑。每天根据自己的一个舒适的姿势,把当天穿的衣服留在展厅中。
看上去真的很像右图作品The body added。
虽然有着不一样的表述,但是当观众没有时间去了解作品,除了它现在呈现的样子之外的东西的时候,这种既视感。说不清,反正我不喜欢这样。
另一方面又觉得创作者好苦。我其实觉得创作者不应该是职业型的,而是灵感型的。当创作变成一种职业的时候,别人问你“你最近在做什么”你没有想法,或者你什么都没做出来,很痛苦的感觉。

感谢被榨干的咖啡豆🙏
好奇咖啡豆泡完就是这样的吗?不同泡法最后呈现的样子会不会不一样(可能想太多了吧!

我今天去找导演C要片子的截图。他说别用您了,像骂人。然后立刻说“我后天给您(图片)”。于是我吐槽他是不是工作太无聊了。
C:你看来很想关心我的生活。
我:没有 不关心 只是的确会好奇 大家眼里的创作者的日常是啥样的。
C:我又不是动物园的动物。
我:动物园里有很多动物呢,我身边只有这一个啊。
C:你是在表白吗......
我:没有,只是想说没有那个意思。不过为什么那句话就表白了。
C:因为我见多识广....
......
最后他说他开了一个不合时宜的玩笑。
我——玩笑终结者,真不错。

写完了给我自认为会温柔提意见的朋友发过去了,然后她告诉我她可能并不温柔 :0170:

显示全部对话

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算好文章(非文学),不知道能找谁来讨论。我觉得只分感兴趣和不感兴趣的内容 :0520: 其他就是文章写得清不清楚的问题了。文笔真的蛮次要的。

显示全部对话

写完了一篇采访,舒服多了!不过也在想,作为媒体不表达自己观点可以吗,只是作为一个传递者就够了吗?

自我朋友给我寄了她做的肉丸和意面酱,我昨天热了四个肉丸加了少量酱(大概是肉丸有一点焦所以热了一会酱变棕色了)大概至今没有原谅我 :Parrot13:

我向我友人Z的女友(出柜比较久)咨询如何跟已出柜女性友人相处,咨询快结束的时候说要去哄她女友(Z),然后Z发来一条语音说“哄不好了,卡在马路中间了” :6500:

主要是自己搞的选题联系拍摄蛮累的,光碰头一共碰了半天…不过碰头很必须,没碰头一个选题基本崩了…现在在想怎么补救 :0130: 我为啥要独挑大梁搞选题啊!!!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