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给时间线上有颈椎不舒服/背疼/lower back疼的朋友们:
这是缓解肩颈还有上背紧张的 - youtube.com/watch?v=4vTJHUDB5a
这是缓解下背紧张的 - youtube.com/watch?v=AgBFSJ6p2k

这两个10~25分钟左右的视频是我在做了一圈youtube Yoga for back pain视频后觉得最有效率、没啥废话、特别酸爽的两个视频(同一个youtuber:yoginimelbourne)。肩颈的那个b站也有:bilibili.com/video/BV1ze411x7f

置顶嘟文

这是我在上一条嘟文中提到的赛博墓园project,以下是作者写的描述:

《百物语》 为您已故的社交媒体账号提供基于去中心化技术的墓碑、讣告服务。

在您提交讣告后,一份不可篡改的记录将会被留在互联网的角落。同时,算法将根据您提交的信息生成一个专属于您的虚拟舍利。

我们相信,您已故的社交账号不应该被埋藏在科技巨头安置在海底的服务器中。我们质疑科技巨头对于我们的虚拟二重身所拥有的绝对权力。与之相对,您可以在这里为您的虚拟二重身留下一丝存在过的痕迹。

除了被封禁的账号外,任何被永久注销,包括主动弃用的社交账号,都可以在《百物语》中提交您的讣告。

前往《百物语》:
www.hundredstories.net

前往以太坊查看项目:
rinkeby.etherscan.io/token/0x6

ins & twi: @baiwuyu_
微博: @百物语_HundredStories

(以下截图为手机端上的网站截图,网站也可以在电脑端上access。以太坊上其他截图不知道为啥象站不让我传了,可以通过网址access。)

欢迎各位转发(象站内象站外都可)! :ablobcolorshift:

置顶嘟文

象友们好!我的一个朋友用区块链做了一个赛博墓园的网站,每个人都可以在上面给自己被封禁或者主动注销的社交网络账号建立墓碑,为那个账号撰写讣告。以及这个墓碑是需要maintenance的,即赛博扫墓,如果一年内没有人访问过你的墓碑,这个墓碑上的讣告和信息就会逐渐模糊最终流逝。

我很喜欢赛博扫墓这个想法,我认为网站不该作为仅存储信息的地方,那种虚假的信息永久性很容易让人更加健忘。而maintenance的labor因此重要,因为保持这些记忆是需要通过collective effort的,也是在这种集体的努力中某种社群/共同体才能被建立。

如果你有被炸或者因为各种原因主动封禁的社交网络账号并且想要建立这样的赛博墓碑,可以看我的下一条嘟文,里面我会附上我朋友写的描述和网页地址,网站截图等。在这条嘟文下我也会附上网站地址:

前往《百物语》:
www.hundredstories.net

前往以太坊查看项目:
rinkeby.etherscan.io/token/0x6

这个project还可以在这些平台上跟进:
ins & twi: @baiwuyu_
微博: @百物语_HundredStories

置顶嘟文

这学期有一节关于monument的课,我们讨论的主要内容就是传统的monument具有怎样隐形的力量,以及怎样可以颠覆传统的纪念碑/纪念像形式(也是在颠覆某个hegemonic历史叙述)。因为最近confederate monument是否该被taken down这个话题在美国近几年一直很火,所以我们说起monument时话题imply的对象总是这类的雕像,然后因此讨论的很多是关于minority的历史不被represent的内容。

虽然我能看到这个话题和我感兴趣的内容之间的联系,但我还是觉得有点膈应,因为我脑子里对应的monument/memorial的形象是更符合我的文化背景的,虽然目前能浮现出的一些例子感觉还是很有限。似乎说到monument我能想到的不外乎几场战争、伟人雕像(说起来雕像都算是monument吗)。

在此向象友征集(如果大家乐意搭理我的话 :0160: ),如果你在生活中(不论国内国外)留意到了什么monument(纪念碑、纪念雕像、遗址),它可以就是一块碑,也可以是一个场所,或者某种非传统的纪念形式,可不可以拍个照po出来并且@我?感谢!!

今天的好消息是美国的阴谋论教主Alex Jones被法庭判了必须支付4500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金。其实他昨天就被判了要赔400万美金的损失费给一对sandy hook枪击受害者家庭。。。sandy hook小学枪击案发生于2012年,枪手拿着半自动步枪在学校里共杀死了27人,其中大多数都是6,7岁的小朋友。而阴谋论者Alex Jones开办的极右翼阴谋论电台info war,常年鼓吹这起枪击案是虚构的,是由美国左派和民主党制造的“危机表演”,目的是制造舆论推动控枪。Alex jones在节目里无数次宣称,所有这些死去的孩子都根本就不存在,而那些电视上接受采访痛哭呼吁控枪的死者父母都是民主党雇来的“危机演员”。。。这些年来Alex jones通过散播这些阴谋论,赢得了数百万的极右翼粉丝,赚钱赚得盆满钵盈。然后还用同样的阴谋论持续否认过多起,包括parkland在内的大型枪击案。此外他还多次鼓动右翼极端分子跟踪骚扰受害者家属,导致许多家庭在失去了孩子同时还要担忧自己的人生安全东躲西藏。这次终于有一对sandy hook受难者父母决心用民事诽谤诉讼将Alex jones告倒。经过不懈的努力和法庭交锋,终于打赢了官司让坏人必须接受巨额赔偿的经济后果。而且这个判决只会是个开头,预计之后那么多sandy hook和parkland遇难者家属都可以轮番上阵,把Alex jones告到生活不能自理。。。我真心希望这个案例可以震慑那些极端右翼阴谋论者们,让他们意识到自己信口胡言是有法律后果的。
而与此同时,这几天美国极右圈已经一片哀鸿,痛哭宪法第一修正案已经被左派架空,从此言论自由不存,美国国将不国。可是虽然美国右翼整天把第一修正案挂在嘴边,但是他们总是有意或无知地忽略了关于第一修正案的基本事实,那就是第一修正案只保护个人言论不受政府审查,却并不限制个人言论引发的民事诉讼或诽谤赔偿官司。简言之就是,在美国你有权说任何话,但别人一样有权因为你说的话对他人造成的伤害而告你。

天哪我第一次因此燃起了对中国古代美术史学习的热情!!!(摩拳擦掌
这样一想我也有了继续了解中国70~80年代的当代艺术、还有American当代艺术家的欲望。我已经很久没有对于这种painting还有雕塑的了解欲望了,因为曾经就觉得他们实在是太object了,我作为观者感觉就很alienated。而且很多作品的想法我也不是很care,尤其是那种特别modernist的。不过刚想到这里,我第一次是以看待commodity的视角考虑它们,一下子亲切(划掉)有兴趣了不少呢!草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不是)。

显示全部对话

既然这个家里已经有个算命这项手艺(?)了,那我要不就换个思路,学个古玩鉴定的手艺吧! :0090: 这样读完博出来我俩都不愁没饭吃(不是)(不过还真有道理)。

对啊这么一想我是不是该多看点和艺术史有关的书(突然醒悟)。为什么空闲时间我都在要么读小说读人类学读文化研究要么读理论或者各类essay… :0080: 这是否暗示了我对于艺术史的真实态度(不是

生活有意思的瞬间就是泡在浴缸里,我在一头读人类学书研究采蘑菇,室友在另一头读梅花易数研究怎么算卦。反正和自己的本职专业半毛钱关系都没就对了…… :0010:

一些nostalgic的感慨与呓语。 

前日归家路上看到一辆莲花,不是精灵(也不是淸瘟),精灵已老,可是还是瞬时想到《流俗地》,顾老师婚姻纠葛生出的友谊与托付,又与银霞局促又绵实的人生旁观者的一生交汇,这辆莲花精灵就是平凡乏味人生的突异与恣意。读这本小说时特别喜欢这个细节的设置。

流俗地是我这两年读过的最好的华文小说。马来亚华人文学,包括马华与新华,都是在艰难中努力试图不凋零。马华与新华本源一体,与当时的华人运动一样,殖民地独立运动后,自此分开,尽管身处环境不同,却不约而同落得同样的边缘化境地,马来西亚以大马文化为主力推,华人文化不仅边缘还会有被打压发生,遑论文化书写。新华本应因华人立国而受惠,然而新加坡的主旨是国际化精英教育与文化,这种主张是以英文为中心和基础的。此种境地下,华人写作何其艰难,再加上本来写作者就少,以及后继又如何?

使劲想过去十年我读过哪些马华作家?就两个,黄锦树、黎紫书,二者都与台湾千丝万缕。黄锦树不必多说,履历里列得清楚,黎紫书纯本土,与台湾怎么牵扯上的?黎紫书自序里写,马华本土作家,写作是不能当正职的,养不活自己,要有工作糊口,写作是业余爱好,但她是个例,写作为生、著书颇多、获奖也多,争议甚至非议也有,她坦言,以前有些作品就是为了迎合奖项而写。直到《流俗地》,真正的黎紫书的才华酣畅淋漓与得心应手,而这本书是由台湾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支持的第一位马华长篇作家的产物,并从黎紫书开始每年支持一位马华作家专心进行写作,资金赞助由国艺会牵头负责,几位企业家提供、作家得以专心写作,写自己的作品,不必考虑生计,不必取悦握有权力与资源者。国艺会如是说,“马来西亚的华文是我们共同珍视的资产,相信台湾开放、自由、多元的出版环境,能给予马来西亚华文作者,充分伸展舞台,成为在华文世界崭露头角的关键跳板。”

华语世界的离散文学也好、边陲文学也好,都是相对大陆主流文学为中心而言,它们本各有特色。香港的岭南文化、殖民文化(请忽略它常常被用来控诉的那层意思)、五四文化与国学的并处,台湾的眷村文化、本省文化、山地原住民文化同时也有五四新文化与国学,马来亚的南洋文化、殖民文化甚至包括某些自明代沿袭的闽南风俗,这些元素不管哪一种或哪几种,落在纸面,自成风流。再加上大陆的审查制度,大陆作家在香港台湾特别是前者出版完整作品也是由来已久,甚至于香港自民国以来颇为活跃的与大陆形似神不似的左派文化,便是中心文化(大陆主流)在此地生出的分支。

林林总总列了这么多,就是想说,这么丰富多元的文化,能够滋养出多少富有生命力感染读者的文学作品啊,能想象这些作家有一天都被整齐划一,都戴着代表证、正襟危坐,参加文艺座谈会,听最高领袖念着不通顺的稿子,传达他要求每位作家都必须、且只能写出一个声音吗?

如果是这样,中国文学才彻底死了。香港文学已濒于沦陷,出版没了自由,写作便不再自由。台湾如果也蹈后辙,不仅是台湾文学,南洋文学也会受到打击。我其实并不怎么相信严歌苓的自信(虽然我不喜欢她的作品),没有中文为母语的国家/地区建立机构和制度去扶持中文文学的创作与市场,是形不成一个能够良好自我运转的有机环境的。只单单从中文文学这一个角度而言,作为一个母语文学爱好者,读大陆作品与港台文学长大的人而言,我企盼台湾能够保持住它今天的状态。

书面test和口语test真的是两个很不一样的dimension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这就安排日语老师接下来几周给我特训 :0170:

草,日语language test还要oral interview,我瞬间紧张 :0200: :0200: 我是怎么从当年考托福口语也紧张得一批到现在可以章口就来(?)的....

想到可以用日语做research就有点嘿嘿嘿(搓手(什么毛病

显示全部对话

:0060: 我傻了,我的日语还在intermediate阶段(包含听说读写),然而我导要我去上Japanese for Sinologists...虽然很有可能按照我现在的能力也是能上的,毕竟学校里的课只强调书面读懂或者写作,不怎么教口语和听力或日常的东西,但是还是觉得有点intimidating(当然我的毛病是intimidating的东西会让我更加跃跃欲试想要挑战)。

一堆学术方向的唠叨 

调整了一下心态后觉得以后的研究方向好像的确要转diaspora,尤其是考虑到practical的方面(教授的support,我读博期间将接收到的教育,读的discourse,etc)。我倒也没有特别想做在美国的diaspora,反而更感兴趣拉丁美洲或者非洲或者东南亚的diaspora。就是莫名其妙的有点抵触做国内的研究,虽然我觉得这种抵触可能是暂时的?idk...可能也和我一直没有办法回国有关系2333 不过就是感觉,目前视线范围内的,要么就是大家大部分研究文革/文革前/80年代90年代的中国,要么就是古代美术。但我想要看更近的,而且我就是非常不愿意研究男的,可能是因为这种男性离我有点太近了...

anyway!另一个concern是如何bridge diaspora with国内的discourse。这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台湾自我认同光谱

这里发一下过去比较有名的一篇文章,解释台湾内部自我认同的差别。我是不太想多对别人的事情插嘴。但台湾的自我认同的演进方式其实非常的现代。这种演进其实是从反思国民党的propaganda开始的。从类似于《悲情城市》里所展现的一样,台湾人开始意识到认可威权,和由威权所定义的单一族群是错误的。由此作为一个契机,人们开始意识到台湾人可以是闽南人、客家人、原住民(高山族、阿美族)、马来移民、越南移民、中国移民等等。在这些具体的身份开始终于显形了之后,才开始有具体以台湾为视角的讨论。(不然在学校里地理都还教长江黄河这种跟台湾不相干的东西)“如何认同自己”和“如何认同自己的国家”是直接相关的。以张惠妹为例,假如她认定自己是中国人,那么她卑南族的身份就是不存在的。因为中国没有卑南族。这样一来她的名字就不是Kulilay Amit。下面复杂化的光谱暗示了复杂化的自我认同。

medium.com/@TWAntiColonialEng/

世界上严重缺乏乌克兰方面的专业知识。基辅将在三天内沦陷的预测只是对现代乌克兰及其历史的偏见和误解的一个例子。为什么会这样以及如何处理它?
首先,一些个人经验。我毕业于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的中欧和东欧跨学科硕士课程。然而,课程的真正重点是俄罗斯和巴尔干地区。不是波兰、波罗的海国家或乌克兰。这很常见
这个项目的大多数学生,不是来自所研究的地区,都是对俄罗斯感兴趣的西方人。学过俄语,对后苏联/后共产主义空间的兴趣是以俄罗斯为中心的。其他国家,如乌克兰,被视为“小俄罗斯”
几乎没有强调俄罗斯对该地区的统治的帝国主义和殖民性质。乌克兰人对历史的看法缺失了。在某个时候,组织了一场关于乌克兰的会议,所有来自俄罗斯或西方的演讲者都参加了会议,而且只有一位乌克兰学者。
这是 2014 年前意大利的一个例子。但我不确定从那以后是否发生了很多变化。至少在西欧学术界和专家界,无论从历史还是现状来看,乌克兰和俄罗斯仍然存在危险的等式。
几乎没有人意识到乌克兰——尤其是在 2014 年之后——正在坚定地将自己确立为一个民主国家,拥有一个充满活力和影响力的公民社会,而俄罗斯则一直在走向更多的镇压、专制和类似法西斯的意识形态
关于历史的危险神话一直存在,例如“俄罗斯是二战的胜利者”和“德国因二战而欠俄罗斯人民的债”。事实上,乌克兰人和白俄罗斯人在二战中遭受的苦难比俄罗斯人要多得多。苏联不仅仅是俄罗斯。而且苏联很久以前就崩溃了
随着俄罗斯在2014年入侵乌克兰并在2022年发动全面种族灭绝战争,西方一些人仍在摆脱陈旧的刻板印象和偏见中挣扎。他们想爱俄罗斯——他们的第一个激情——和把乌克兰作为“小俄罗斯”。但现在不可能了。
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存在着巨大的、不可逾越的鸿沟,而且只会越来越大。一个民主、自由、以人权为中心的乌克兰身份正在进一步具体化,取代民族语言身份。极权主义的俄罗斯是光谱的另一面
这就是为什么以俄罗斯为中心的学者、专家和记者很难理解和解释乌克兰。如果你坐在莫斯科,这是不可能做到的,如果你在西方而不访问乌克兰,同样是不可能的。对他们的意见持保留态度
该怎么办?在学术界、专家和文化界聆听和放大乌克兰的声音。翻译乌克兰语书籍。阅读该地区的真实历史:蒂莫西·斯奈德 、安妮·阿普尔鲍姆。抛弃陈旧的刻板印象认识到你的偏见并重新看待一个充满活力的国家

朋友们,来看看彭博社报道佩洛西,她真的好会骂,骂ccp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色,美国男政客去访问台湾,ccp不敢高声语,而佩洛西身为一名女政客去访问台湾,ccp感觉又可以了。 :meowsneeze: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暗示她引起了中国的愤怒,不是因为她成为四分之一世纪以来访问台湾的最高级别美国官员,而是因为她是一位女性。

在周三与蔡英文总统在台北举行的一次活动中,佩洛西指出,包括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Bob Menendez在内的几位美国参议员今年访问了这个中国声称是其领土的自治岛屿,但没有引起北京方面的猛烈抨击。

「他们大惊小怪,因为我是发言人,我猜。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一个理由或借口,」她说。「因为男人来的时候他们什么都没说。」

佩洛西说,她与蔡英文的会面是一个为「女性领导力感到自豪」的时刻,并指出两位政治家在各自的政府中都打破了玻璃天花板。
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

:0200: 而我现在在逃避回复这个小朋友,我真不知道能怎么进佳士得苏富比还是爱马仕啥的fashion品牌做advisor......

别人:去拍卖行去大美术馆,搞中国古代美术当代艺术
我:为什么都2021年了我在这种工作里还要付出我的精力在几十年前的中国男性艺术家身上啊。--->去小的艺术家自己搞的机构/去给年轻女性艺术家写展评/去独立策展/去读博研究更当代更political的topic

:0200: 所以我不struggle谁struggle,我不没钱谁没钱。

显示全部对话

这么想来,我大学本科以来各种学业和工作上的选择从来没妥协过,都倔得不行,本科时学的就是大家眼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找工作的专业不说,后来开始转艺术后依旧是完美避开了这种career choice,所以当身边的人去做拍卖行实习、大美术馆实习、或者是研究上选择做中国古代美术,把好找工作prioritize而不管自己到底兴趣在哪的时候,我就逐渐和这些人越行越远了... :0200: :0200: 以至于我现在still don't speak these people's language,刚刚有个朋友的表妹来问我怎么找拍卖行/大美术馆的工作,上来自报家门说了一堆自己在各种(看了我就头疼的)地方的经历,我都不知道该说啥... :0200:

自从有了小鸟tv,小枣下午觉也不睡了,目不转睛地盯着小鸟看 :0160: :0160:

草,现在在芝加哥住的地方太幸福了,虽然在城市里离各种东西都很近但却能听得到蝉鸣看得到小鸟。住在城市中没有灵魂的玻璃大楼高级公寓果然是异化后的现代产物。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