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这是我在上一条嘟文中提到的赛博墓园project,以下是作者写的描述:

《百物语》 为您已故的社交媒体账号提供基于去中心化技术的墓碑、讣告服务。

在您提交讣告后,一份不可篡改的记录将会被留在互联网的角落。同时,算法将根据您提交的信息生成一个专属于您的虚拟舍利。

我们相信,您已故的社交账号不应该被埋藏在科技巨头安置在海底的服务器中。我们质疑科技巨头对于我们的虚拟二重身所拥有的绝对权力。与之相对,您可以在这里为您的虚拟二重身留下一丝存在过的痕迹。

除了被封禁的账号外,任何被永久注销,包括主动弃用的社交账号,都可以在《百物语》中提交您的讣告。

前往《百物语》:
www.hundredstories.net

前往以太坊查看项目:
rinkeby.etherscan.io/token/0x6

ins & twi: @baiwuyu_
微博: @百物语_HundredStories

(以下截图为手机端上的网站截图,网站也可以在电脑端上access。以太坊上其他截图不知道为啥象站不让我传了,可以通过网址access。)

欢迎各位转发(象站内象站外都可)! :ablobcolorshift:

置顶嘟文

象友们好!我的一个朋友用区块链做了一个赛博墓园的网站,每个人都可以在上面给自己被封禁或者主动注销的社交网络账号建立墓碑,为那个账号撰写讣告。以及这个墓碑是需要maintenance的,即赛博扫墓,如果一年内没有人访问过你的墓碑,这个墓碑上的讣告和信息就会逐渐模糊最终流逝。

我很喜欢赛博扫墓这个想法,我认为网站不该作为仅存储信息的地方,那种虚假的信息永久性很容易让人更加健忘。而maintenance的labor因此重要,因为保持这些记忆是需要通过collective effort的,也是在这种集体的努力中某种社群/共同体才能被建立。

如果你有被炸或者因为各种原因主动封禁的社交网络账号并且想要建立这样的赛博墓碑,可以看我的下一条嘟文,里面我会附上我朋友写的描述和网页地址,网站截图等。在这条嘟文下我也会附上网站地址:

前往《百物语》:
www.hundredstories.net

前往以太坊查看项目:
rinkeby.etherscan.io/token/0x6

这个project还可以在这些平台上跟进:
ins & twi: @baiwuyu_
微博: @百物语_HundredStories

置顶嘟文

这学期有一节关于monument的课,我们讨论的主要内容就是传统的monument具有怎样隐形的力量,以及怎样可以颠覆传统的纪念碑/纪念像形式(也是在颠覆某个hegemonic历史叙述)。因为最近confederate monument是否该被taken down这个话题在美国近几年一直很火,所以我们说起monument时话题imply的对象总是这类的雕像,然后因此讨论的很多是关于minority的历史不被represent的内容。

虽然我能看到这个话题和我感兴趣的内容之间的联系,但我还是觉得有点膈应,因为我脑子里对应的monument/memorial的形象是更符合我的文化背景的,虽然目前能浮现出的一些例子感觉还是很有限。似乎说到monument我能想到的不外乎几场战争、伟人雕像(说起来雕像都算是monument吗)。

在此向象友征集(如果大家乐意搭理我的话 :0160: ),如果你在生活中(不论国内国外)留意到了什么monument(纪念碑、纪念雕像、遗址),它可以就是一块碑,也可以是一个场所,或者某种非传统的纪念形式,可不可以拍个照po出来并且@我?感谢!!

在这个CFP里看到了liquid ecologies的字眼,搜了一下发现竟然莫名地有意思...两年前的我一定很鄙夷现在的我竟然会对这个topic感兴趣2333 就是当我发现ecology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的反而politically complicated的那一刻让我一下子燃起了对这个topic的兴趣。

:0060: 我决定不想这个事情了我要在4点前写完CFP。

可能另一个问题是,我会觉得为什么要别人明白我/make myself be understood?比如说我今天下午感觉很难过,这个时候如果我找一个人来说或者是别人撞见我在哭,那对方就会问发生了什么,那然后我就得解释,那然后我就得把这一堆我刚在那儿瞎想的可能还不make sense的事情告诉另一个人,说不定说到末了还得说句does it make sense(lol),尤其是我自己总会想很多乱七八糟有的没的,难道我要把这些东西全说出来吗,为什么我不能简单说一句我感到很难过,然后安安静静和这个人一起坐一会儿喝瓶酒抽根烟哭一会儿,without this person giving me any kind of advice。

可能的确是我这思路不对,可能难过的时候就会难过不需要再和别人解释什么,别人也不会追着我问为什么。不过在那样的沉默中我可能又会开始想这个人会不会觉得无聊或者不耐烦或者ta在想什么呢。

显示全部对话

非常经常发生的是,当另一个和我可能没有相似问题的人在听我说完一些事情后表达共情和理解,这件事情会让我当下可能有点尴尬,我不知道尴尬从哪里来的,但我就是会尴尬,会非常快地想要转移话题,想赶紧话锋一转说害问题不大,如果是快哭了那就往后憋憋,如果是已经哭了那就开始开玩笑。可能是我能够感受到对方在试图(可能是费劲地)共情和理解我的状况,这让我看着觉得累得慌,我也不期望别人这样共情,于是我就尴尬。不过上一个这么做的人就sort of partially把我从抑郁泥沼里拉了出来,因为我在和其倾诉中说着说着把自己给说通了... :0090: :0090:

显示全部对话

我觉得下次和咨询师不能再继续聊政治和艺术了,毕竟我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法handle具体小问题的焦虑和因此导致的拖延,而不是政治性抑郁或者焦虑之后的工作。 :0200: :0200:

不过我觉得另一个问题是,之所以每次咨询的话题走向都往另一个方向偏,是因为我不擅长于直接告诉对方我的生活出了什么问题,不擅长于求助,而是试图以轻松的语气说一些我一部分看开了一部分没看开但是overall我觉得没那么有关痛痒的事情。除非对方敏锐地问了specific的问题,要不然我很有可能就蒙混过去了。当对方表达出共情和理解我在一些问题上的悲伤或愤怒时,我又会轻描淡写地说害没事儿,还行没那么难过。直觉上对我来说,焦虑、悲伤、愤怒、郁闷、恐惧都是要在长时间的沉默、烟和酒精里消化掉的,而不是直白地告诉另一个人我觉得状况到底有多糟(真的是非常男性的情绪面对方式了)。我总觉得这些事情还是得我自己面对,告诉别人都是burden,虽然反过来想在别人告诉我事情的时候我不觉得burden,反而觉得是被信任而且能共情,但是我自己就做不到。

互联网从业者来bb两句,平台所谓的注销并不是真正的消除账号,除非哪天他们清理无效数据,否则你的账户数据都在他们数据库里好好躺着呢,他们甚至可以从后台登录你的账号。所以炸号这事就像是从身体里驱离灵魂,从此这具肉身被平台霸占,灵魂沦为孤魂野鬼,现在居然还被禁止转世。讽刺啊,聊斋里鬼都能投胎呢。

:0200: 赶紧搞完今天的abstract,赶紧搞完赶紧搞完!!

绝命毒师的女性角色刻画得真好,性别dynamics刻画得真好,真的感天动地。

之前在象上说,上海是中国治安最好的城市之一,但要说好,那是好到什么程度呢?喏,已经开始拉大数据抓人了。

维稳力量是真的溢出严重了啊……

换句话说思考和讨论是我对应cascade thinking的方式,只有这样才不会深陷抑郁泥沼中,要不然太overwhelming太无力了。

显示全部对话

?我咨询师为啥老想我在session里哭,我已经可以deal with不压制自己情绪这件事情了,我就想在自己闲暇时间痛哭流涕不行吗,哭完郁闷完吃包辛拉面life carries on。也不是我不想在另一个人类面前哭,而是我明明过了难过的阶段,现在更想通过说的方式去make sense of自己和自己该做什么,现在又一次evoke我难过的情绪干嘛呢,我现在一难过是有可能陷在里面的,还得费劲把自己拉出来。

小猫咪简直是个防赖床闹钟,会在第一时间detect到我醒了然后过来疯狂撒娇搞我。:0200: 昨晚我迷迷糊糊的时候她还在那儿拱来拱去想钻被窝,差点一翻身压到她。

完蛋了,我在其他平台进行了太长时间的自我阉割和自我审查,导致我搬家来了毛象,发现自己已经丧失了不用隐语、不用缩写、不委婉遣词、不用英文(在我知道能准确概括其意思的中文的情况下)来明确表达自己理念和抒发自己情感的能力了。 :kan:
语言表达、情感表达长期受到压抑,却并不能让我在遇到不公、不平等、强权暴力时的愤怒、沮丧、悲伤、愤慨等情绪减少一丝一毫,这些情绪的积累最终导致了我长期的政治性抑郁。(天啊我有多久没能直接打出“政治”这两个字了)
政治性抑郁是一种在简中语境下最无法言说的情绪,当我对简中彻底丧失安全感后,甚至在此地寻求心理援助都要提心吊胆担心反手就被咨询师举报。向学校的心理咨询求助,又苦于discursive context隔阂,非此地之人根本无法理解每一天都在重复self-censorship,眼睁睁看着脖子上的绳子逐渐收紧,连情感的表达都要计算好尺度negotiate authoritarianism是种什么感受。
——最后我negotiate censorship的结果是,我的中文语言表达能力已经迅速退化了。当我在公开平台表达时,永远都要考虑的是“这会不会被夹?”“这能不能过审?”“我说了这句话我会不会被炸号?”“这句话说出来会不会被举报”……甚至时刻担心因言获罪,威胁现实中的人身自由。我已经无法认同“母语”这个概念了,我找不到归属感,更没有安全感。

我就有个疑问,所以当代艺术这个行业的钱都去哪儿了呢?小的画廊、艺术家个人基本都在用爱发电,这个行业的潜规则就是免费干事儿,那钱都去哪儿了呢?(这不是个rhetorical问题,欢迎回答,虽然我心里有一些答案但我知道这个行业总能超出我的想象。)

好家伙,看了半天今年conference的CFP,能投的真的只有一个,也不知道是我的topic太小还是对方的topic too American(滑稽(当然是后者

:0200: 好久没脸过敏了,最近又来了,感觉脸一直处于热热的状态。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