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看多了草莓县的adhd我压力特别大,感觉怎么个个都硕博程序员……看了下知乎感觉好点了,原来也有人跟我一样每天都在电脑前面坐一天进度为零,笑死。现在感觉就还是得吃药,无论几点起床,不要找借口不要做别的立刻吃药。试试看,在这个串下面稍微记录一下。

置顶嘟文

虽然看电影很少,但还是开个串记录一下比较喜欢(有好印象)的:

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好多人说下辈子想当被人养的无忧无虑的小猫咪,我操,我觉得简直是诅咒,我这辈子坐牢下辈子继续坐牢?去你妈的吧老子要是只猫,宁愿饿死,被狗咬死,死外边,也不吃你一口猫粮。

这几天又在幻想,如果我真的能离开,走之前一定要找个机会,跟家里人把自己彻底扒开给他们看看清楚,给自己一个交代也给他们一个交代。感觉自己力量感可能变强了,或许有这个能力去做这件事了。
有一阵子没这个想法了,以往时不时就会陷入到脑海中回荡着我用激动的声音告解和辩白,甚至梦里都在大喊把自己喊醒。长期以来跟自己说,我现在只是在积蓄能量和卧薪尝胆,他们死之前总有机会给我进行情绪上的反扑,进行对自我的补偿,可能还是带着怨恨吧。现在情绪减少了,最多只觉得自己还是水平不够,还要继续修炼。等能力够了,顺其自然的做这件事,做了就行了,也无须求什么结果。

我也挺悲哀挺可怜的,花宝贵的做事时间在那里视奸别人高高在上的评判别人,回头看自己只觉得脸上发烫,面对别人的夸奖只觉得尴尬和羞耻,什么事都做不到只会嘴上功夫,到现在还是用小时候被批评的话来批评自己,贱不贱啊。

看多了草莓县的adhd我压力特别大,感觉怎么个个都硕博程序员……看了下知乎感觉好点了,原来也有人跟我一样每天都在电脑前面坐一天进度为零,笑死。现在感觉就还是得吃药,无论几点起床,不要找借口不要做别的立刻吃药。试试看,在这个串下面稍微记录一下。

平时很理性的人也会有情绪上头的时候,因而做出不理智的决策。还有一些人看起来很随意感性,在关键时候又能有超常的直觉做出正确的选择。而对于“关键决策的正确与否”非常重视的人,就是我。我暗中观察什么人能在什么时候使得效益最大化,如果我判断是其能发挥力量的时候,我就会支持ta。

阴暗地爬行 

挺羡慕的,即使在本人看来已经是非常孤独的充满挑战性的选择,但是仍然有勇气说出来,且真的能获取到来自她人的善意和正向反馈。所谓的“总是选择不那么主流的路”,上述看来也是主流了!非主流的我本人很多真实想法根本都没办法说出口,即使这个平台已经是离我现实生活最远的虚拟社区了,我都不敢说。我知道说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所以我不会说。

现状:基本就是每天打开电脑开始疯狂搜索阅读大量信息以排遣焦虑和不安。我真的能坐在那一整天浏览器开一万个tab在那里查阅。

看朋友的日志笑出声了,14年我们在糖果听声音玩具竟然成了我人生中最后一场live,其他乐队忘光了只记得声音玩具了我俩还都不喜欢后摇。这辈子没吸过那么多二手烟,那么小点儿地方所有人都在抽烟,对付二手烟的方式就是自己直接吸一手烟。该滚人后来当条子去了,大无语。可能因为我不是滚人所以对滚人有刻板印象,道个歉对不起!

惊了看到了更无语的东西。总之奉劝未成年一句:不要相信成年人,男的女的都别信。

自行车屁股体验 

一直挺好奇骑公路车的是不是都住在新城区,社交网站上一刷全是骑公路车的,路况好就是爽啊车帅人酷,就是不知道如果路上全是补丁是什么体验,屁股蛋(动词)烂是否在所难免。另外有没有女性车座推荐,我考虑换车座了,骑半年车下来结论是,人胖逼受罪,加了软坐垫也没用,几天不骑耻骨疼。

怪奇物语 

几年前看的一二两季,个人而言总体感想如果只能说一句话的话就是:必须有意识无视其中的逻辑漏洞带来的不适感,中途还得不断把走神的自己拉回来,但是其中的惊悚感又让人莫名其妙想看下去。
今年突然爆火,我觉得可能还是因为这部作品可以触达的人群范围太广了,无论想看什么品类的作品都能从中获取到戳自己的点。不出意外的话,三四季我应该也会补完的。
谢谢你!玛雅霍克。🥺

今晚坐在那呼吸着秋夜清凉的空气,加上腹中空虚,突然脑海中浮现起来儿时住的地方,小区大门外一左一右有两家清真泡馍馆,一个叫xx楼,一个叫xx阁,非常普遍的命名方式。听说两家是同一家两兄弟分开做的,有着类似的牌匾,类似的室内装潢,白天有泡馍凉菜饺子供应,晚上就在门口支一个烧烤架卖烤肉烤菜烤饼。这种泡馍馆儿曾经非常多,里面地面经常是油腻的,桌面也同样油腻,大家都是自己手掰馍店里不提供切好的馍,掰好了喊服务员过来收碗,夹在碗上的号码牌也是油油的。后来我家搬离了那个小区,别的地方类似的泡馍馆也开始更注重卫生,装配更先进的烧烤炉,更明亮的店面,更华丽的装潢。泡馍的味道虽然每家都不太一样,但是我不觉得有哪家会做得难以下咽,常常就是想吃了就近随便去一家,印象中都挺好吃。如今身在几百公里外的我,为了解馋点了一家外卖泡馍,心里有预期不会多么好吃,馍肯定也是切的,只是为了满足一下舌头的渴求尝尝味道。虽不是那么好吃,但吃完也不遗憾,说到底泡馍也不是我的comfort food,我想吃它也不是因为思乡,就仅仅是因为太饿了又曾经习惯在天凉时馋一口泡馍罢了。说到底,天凉时我馋的又何止一口泡馍呢。

让我看看是谁又在过英国时间呀?哦是我呀 

下午为了壮胆直面惨痛的作品集进度喝了伏特加兑rio,晚饭又喝了一扎啤酒,现在就是一整个脑仁儿疼。

我cp过生日的那个给另一个送了个三十分的钻戒,百合文都写不出来的剧情。嗑到后来我只想说穷逼不配有爱情,谢谢。

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呢因为奶包应援会团建我只掏了13.14,就这么穷酸

塞纳河金瓜 

嗑奶包嗑着嗑着开始看陈奈了救命……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