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仍然让我大吃一惊的是,有些人认为记者或分析师的工作是倡导或反对某些政客的利益,而不是捍卫价值观。意识形态是货币化的短暂的精神和政治垃圾食品,价值观是永恒的。

初步定位了河南储户红码事件的责任部门

任易 2022-06-16
mp.weixin.qq.com/s/b-l0Gi4lCCi

最可能的推测

1、河南4家村镇银行的存款问题,可能已经上了互联网+监察的风险信息库和监管信息库。
2、所有在河南4家村镇银行开户的储户,不管存款余额多少,其健康码均被赋予红码,所以只要到了河南,扫码就会变红。
3、与储户同行来到郑州的人员,并不会因为同伴是红码而导致自己变成红码,说明不是大数据出的错,而是通过修改器改出来的红码。
4、违规赋红码的单位或个人,能够拿到所有储户的姓名、身份证号底表;很有可能通过「区域核查机制」和「电子围栏机制」,将储户强行赋红码,并通过同步机制,写入省平台的前置机。
5、在赋红码的四种场景中,只有「境外入境人员」是不需要公共卫生部门提供核酸检测证据的,所以储户的赋红码原因都被设置为「境外入境人员」。
6、省平台健康码前置机域名为zz-jkm.hnzwfw.gov.cn,IP为117.160.221.251,应该是一台负载均衡,绑定了全省各市的健康码。
7、他们没想到的是全国健康码已经联动了,市里给储户赋红码,导致河南省给储户赋红码,然后通过全国联动机制,储户在住处地也变成了红码,可谓虽远必「朱」,然后事情搞大了。
8、学好不容易,学坏一秃噜。幸好以前全国健康码没有联动。证据是《继河南村镇银行后,郑州多家地产公司也给业主赋红码?社区:转绿码先写保证书[10]》,理由也是入境人员。

追查起来也非常容易,赋码这种操作,都是有数据库操作记录的,只要回溯是哪个IP、哪个账号提交的人员风险协查结果,就直接真相大白了。

这个事情,河南省大数据管理局的技术团队,应该半天就能搞定吧?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在2021年1月印发《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码管理与服务暂行办法》(下简称暂行办法),该办法明确要求,各地要严格健康码功能定位,不得扩大应用范围,切实防止“码上加码”。

暂行办法第二十四条也明确,加强个人隐私保护,为疫情防控、疾病防治收集的个人信息,不得用于其他用途。

反正,我们搞大数据的,不背这个锅。

摘抄

「古尔德将这些变化视为残酷而有力的历史事实,这提供了另一种阐释。古尔德在追求他空灵的目标时,痴迷地围绕着各种各样的物质对象。他为钢琴琴键的流畅感和键程、椅子的特性、身体的柔韧性和磁带的对位拼接而苦恼。我认为,在古尔德眼中,机器和电子媒介的具体属性至关重要,不仅是追求无形美学目标的必要工具,而且是道德的工具和物质场所。

「古尔德认为,19 世纪音乐厅的兴起摧毁了某种类型的人——积极、有理智、有判断力的个人。作曲家、表演者和听众的角色不再合为一体。取而代之的是,音乐厅创造了三种人——神一样的作曲家、精湛的表演者和被动的听众,他们都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放弃了对个人判断力的责任。

「只有技术才能将三种人重新结合起来,并通过再次将音乐判断力的不同方面集合到一个人身上来进行救赎。古尔德把音乐厅中“衰退的人”放在科技和历史理论的中心,用他们来阐述对某种科技化音乐的承诺,这种音乐将道德和美学、亲密和孤立,与我们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的具体理想联系在一起。」

爱德华·琼斯-英霍蒂普《延展性与机器:格伦·古尔德与技术自我》(2016),陈荣钢译
mp.weixin.qq.com/s/GYReVOMDyYH

望周知 以下均来自公开信息
健康码首先没有任何大数据可言 它纯粹是靠流调民工在一个一个“赋码” 说白了 它只是官方是否允许你进入公共场合的电子标签 它和西方差异化的技术路线决定了它不仅对防疫更低效(需要人工干预操作)而且被挪用于防疫以外场合更高效
其次 健康码不是被滥用到维稳目的扩大当局权力,相反,健康码本身是维稳体制被挪用到公共卫生领域创新的结果。早在疫情前中国身份制度就与吸毒史、上访史、民族以及政治风险紧密结合,实现刷身份证(并进一步发展为人脸识别)显示风险等级(同样被承包商可视化为绿、黄、红),警察刷身份证可以依次判断是否需野外盘查
总之,诸位所幻想的每个人都根据各自情况被给予红黄绿影响出行,绝不是受健康码启发的维稳创新,而是恰恰是健康码的灵感来源,换句话说,健康码并非“被挪用”到维稳体系,健康码本身就是中国整体维稳体系的一部分。

性别、身体、身份认同话题,相比政治、民生、人权话题,公共讨论和文艺表达的激烈程度似乎要高得多。审查机制固然有轻重偏向,但当下年轻人(尤其是创作者)的社会敏感度和舆论行动力也的确偏向前者,因为与个人的矛盾和困境更切近。

但不能放弃。前者永远是后者的替代性讨论。无论有没有能力触及后者,在讨论前者时也永远将它作为隐喻。

China is going after the Fediverse, finally. A ton of servers have started getting hit with DNS poisoning and TCP reset attacks as the Great Firewall fuckery begins.

If you see fewer Chinese voices in your TL today that is why.

@adam is right about the need for there to be lots of small servers. It’s concentration that allows this kind of heavy handed government censorship to work.

RT: https://pullopen.xyz/@flyover/108446764854063652

使用墙检测网站(wallmeter.cyou )检测bgme、o3o、豆豉、驴肉火烧、sci、me.ns.ci、闪站、datalabour,均返回“possible DNS poisoning and TCP reset attack”,所以这几个站很可能确实被墙了。

此外,外文站如mastodon.online和mstdn.social也在今天被墙。

大约可以在 #中文联邦宇宙纪事 记一笔。

今天是反修例三週年。不要忘記那一年,還有百萬人可以佔領街頭,表達不滿。不要忘記之後的每一年,香港人視為空氣的自由被摧枯拉朽地剝奪。銘記就是抗爭。

类似「手势」这样的官僚语汇,通过疫情封控期间居民与基层的对峙,被摆上台面。手势,意味着对公文进行法律文本之外的解读。同样一纸文件,公民读到了自己理应享有什么权利,基层读到了需要额外打压哪些公民权利来迎合文件的弦外之音。这本应是一种暗地里的勾当,却在特殊时期裁决缺位的情况下,于光天化日之下宣扬——基层领导会大言不惭地告知居民,现在上面的手势是怎样怎样,因此你们应当怎样怎样。

但官僚语汇也不断被居民自己创造出来,或是过于随意主动地呼应和助长。比如居委、业委、物业三方自称「三位一体」,邻居群里就异常顺溜地引用,今天三位一体开了会,如何如何。

时刻警惕自己所用语言的来源,以及它被更大的话语裹挟操控、异化、官僚化、流氓化、恐怖化、低幼萌化的可能。比如,从不用「大白」两字开始。

@covid19

最新消息,这位用音箱播放自己诉求的先生在被警方带走、折腾一宿一天后,已被定罪拘留(我没了解到罪名是什么,不过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手机被没收调查一个月,还有可能殃及他的工作室。不知道手机里跟邻居的沟通记录会不会被利用来连坐更多人。

显示全部对话

经提醒后觉得,要帮助舆论传播的话,还是得在广场上吆喝……目前在微博上有这两个帖可以传播,几天了还没被删,可以前往帮转(后面一个是城市中国的官方号,疫情期间的连续发声也算是媒体界良心了)

m.weibo.cn/2903878640/47766027

m.weibo.cn/1301732760/47773889

显示全部对话

6⃣️ 微博上居民记录的前几天的状况
7⃣️ 小区贴出的一份没有落款、没有公章的所谓「告知书」

另:上面有笔误,徐汇区是在 6.4 公告了附近的新乐路某小区有两名病例,不是一名。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