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如果说跟性别认同一样,存在一种叫做国籍认同的东西,那么我一定是跨国籍,生是中国人,实际上觉得自己是台湾人之类的,还每天因为无法选择和无法脱离原生国籍而感到痛苦。

置顶嘟文

一看到同事們在群裏群情激昂地討論打台灣,就感覺到一陣陣惡心。

我任何时候都不会这样辱骂一个女性。这就是我为什么和你们说,一定要把反贼中的男权清除出自由派队伍,拒绝与男权割席就是男权本权。
如果不是觉得“这样骂未必没有道理”,谁能容忍自己的同道中有这样的人?

看一些群聊,发觉有些人说话明明努力用了很多梗,但听起来还是不太有趣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们用的都是互联网陈年听得长耳屎的老梗(还不是自己创造的),比如一听到“e宝”就知道说“怕steam误会”云云,一听到“何同学”就条件反射回复“赛博丁真”,你复读这一下又对正在讨论的整个事情完全没有任何的推进,跟telegram里的关键词机器人一样,仿佛在跟一群人共享大脑一样,就是没长出属于自己的脑子来。

绑住rapper的手,他们就不会唱歌了,同理,不让电影公众号的标题用“这”字,他们就不会起标题了。

今天去游泳了,如果我能一直不停往前游,就能游到墾丁。

一个寺庙供奉了一个战犯你们觉得奇耻大辱,一个孕妇就在医院前得不到治疗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太平盛世一个老人活活饿死在家里甚至要吃屎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一个女人活生生在所有人面前被殴打监禁消失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只是想去悼念死去的同胞却被阻拦你们也不觉得奇耻大辱,一个人一生的积蓄被无耻的侵吞了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所有与每个人的生存与尊严,情感与人性相关的恶劣事情你们从没觉得奇耻大辱,一个与大多数人的生存并不相关只与某匪的面子息息相关的你倒觉得奇耻大辱了,什么是人性扭曲至极致的地狱,这里就是了,欢迎各位!

夢見老家那塊人們起義了,要殺了習近平,起義橫幅下開著一個肉檔,招牌寫著“習近平一斤肉可換多少豬肉”,殺得越多換得越多。

为了活下去要给自己一点盼头之明年我能在香港电影院看到《奥本海默》和《芭比》吗?

岁月静好的生活组的水都滚烫滚烫的了,冲塔咯。

一个观察:朋友圈采取“小粉红应删尽删”原则,删到只剩下一些因工作原因而留下的粉红,而它们刚好是朋友圈里发周杰伦新歌的那一拨人的重合率为100%。

想在朋友圈发“原来才25周年啊,我以为52了呢”,配乐《劈你的雷正在路上》,搭配台风天正正好。

广东以包租公、包租婆闻名全国,这是因为人口流动率高以及流动速度快,而导致如此现象发生的原因,众所周知,广东大蟑螂出现的时候,我们都是连夜搬家的。

预感现在热热闹闹开起来的电玩店(指那种可以玩主机游戏的店)总有一天会因为让人玩没有版号的外服游戏而被铁拳,但是这件事上电视上热搜的原因是家长说这种店提供暴力、恐怖游戏。

唐山事件讓中國人民紛紛表示中國與唐山割席,稱「新中國成立73年,但沒通知唐山」。

原來中國政府説的「USA是全球第一政治甩鍋國、全球第一虛假信息國……」,「USA」指的是「The United State of Asia」,也就是聯邦制中國。用心良苦地在「Call Me by Your Name」。

男的对女的说自己女权主义是想干嘛,且不说想等挨夸还是怎么样,是以为说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女的就敢跟你独处一室吗?不可能,甭管说几百遍自己是女权主义者,自己平时如何善待女性云云,都只会因为你是男的,而“不、可、能”。咱都不说独处一室了,我现在跟男的独处一电梯都怕对方发作Y染色体精神缺陷。性别为男,对女的来说就是要提防的对象。要说这话跟男的说去,去NGA,去蛆站说,去跟男的舌战群蠕。别跟女的说,跟男的说才有可能在几千年后抹平这种恐惧。

剛剛看到一條:
如果你鼓吹要女性洁身自好来“预防”性侵,你其实想表达的是“确保他强奸的是别人”。

感覺一下就說清楚了為什麼不能苛求受害者完美...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