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up up up up,一个月文转理还要找工作也太难了吧,我是心有多大才会出去浪一个星期啊!!!!! :0250:

话都对,就是太聪明,太聪明不好。

长毛象的中心化趋势 

#论文导读 #老奶奶都能懂的论文导读 @mature

研究人员爬取了在2017年4月到2018年7月期间的1750个实例,涵盖了23.9万用户和六千七百万条嘟嘟。基于这些数据,构建了用户相互关注的网络,以及实例之间的连接网络。

通过分析这些网络,论文发现了长毛象的中心化趋势。以下结果是基于搜集到的样本,不是全长毛象数据。

1. 用户方面,大约50%的用户都集中在10%的实例里面,因此少数的管理员在长毛象联邦中拥有过量的影响力。开放注册的实例拥有的用户比邀请注册实例里的更多,但是,邀请注册实例的用户平均嘟嘟数量差不多是开放实例用户嘟嘟数量的两倍(187嘟/人 vs. 95嘟/人)。不管哪种实例,都有中心化趋势,服从幂律(power law),前5%的实例容纳了约95%的嘟嘟;

2. 内容方面,只要关掉最大的10个实例,跨站时间轴上62.69%的嘟嘟都会消失。有些实例带有话题标签,研究发现,科技相关实例占据了55.2%的实例,却只容纳20.8%的用户和24.5%的嘟嘟。相比之下,虽然只有12.3%的实例是跟色情相关,但是却吸引了61%的全网用户;

3. 服务器方面,大部分实例都集中在少数的自治系统(Autonomous System, AS)上,主要在日美法德四国。最大的三个AS就有62%的实例。比如亚马逊AS上集中了62%的用户,尽管上面只有6%的实例。关注网络上,92%的用户是连接在一起的,但在极端情况下,只要五个AS崩坏,就会把相互连接的用户数量减到46%。

作者还分析了网络结构的强度。虽然长毛象分成了很多独立的实例,但是用户之间是高度连接的,跟推特相比,长毛象的连接更加脆弱,只要破坏少量的重要节点(高关注用户)就能够极大破坏原本的连接,相比之下,推特的关注网络就比较稳健。

伦理声明:
研究通过了大学伦理审查,只收集了公共嘟嘟,并进行了匿名处理,论文结果不包括任何的嘟文内容分析。

更多的结果,可以参考原文。
传送门:dl.acm.org/doi/10.1145/3355369

长篇负能量,可能负狗粮 

最近姐姐生大病,一直在忙于照顾。另外治病几十上百万的经济压力可能会转移到还没入社会的自己身上(该死的独生子女政策)。
承担责任是没什么,我愿意,也可以,但是担心npy那边。我本来学历就不如他,工作不如他,生活技能不如他,现在还可能背上这么大的贷款,太容易让他吃苦了。不是把我们之间的情感纯粹的视为交易,但就是隐隐地担心。
一周年之后,两个人情感也就那样,一直回答不出来什么“为什么爱我”的问题,早就没什么一见面就脸红心跳加快的crush感觉。但这两天我常常想象照顾的是他该怎么办。我感觉到更加地失落,更加地伤心与绝望,更加地想要好好照顾,才感觉到可能真的把他视作亲人一样的人吧。
最近这件事总是在推着我生活,很想很想和他见面,抱着他,这样我才能感受到一丝安定。
但我都没和他说。

今晚姐妹过来问我咋么系统读书(因为她工作了,我准备继续学业)哔哩吧啦一个小时,结果她跟我说,她工作9小时,杂事9小时。
嗐,早知道这样我还说啥,剩下6小时当然是好好睡觉啊,读个P书【命要紧!

Cheer up 

其实最近也没有好好复习,已经好几天没背一个条目了。就感觉非常对不起那些帮助过我的,对我有期待的人。但又不想让他们失望,就总在谎骗他们。然而谎骗到最后成绩又不会好看,又只会让他们感受到更深的谎骗。
还是要改变啊,但又怎么样呢?每天因为内疚地不敢睡觉,就彻底地熬夜,又总是伤身体。但不睡觉也没有用啊。
于是有时候想要是没受过他们帮助就好了。可那怎么这么样呢?
还是要振作起来。

一次一个人去KTV包了三个小时
因为唱得实在难听,自己都受不了,一个小时之后夺门而出👋

听说前阵子tiktok recruiter混进了北美tiktok找工作交流微信群,威胁原群主,说是泄露面试题要付法律责任,最终逼得群主把群管理权移交给了recruiter。
我听到的时候震惊了。最不明白的是,这位recruiter图啥?我一个上班能少干一件事就少干一件事的糊弄选手,不能理解爱岗敬业到还要去微信群当卧底是为了啥。
然后有点想法,不一定对。
美国公司的recruiter是以招到多少人作为业绩考量标准的。面试前会帮忙画重点、发复习资料、还有一对一指导面试技巧的。而国内公司的recruiter似乎是以拒掉多少人(恶心到多少人)作为业绩考核的。
又联想到昨天在womenoverseas看到一个在国内某互联网公司工作的姑娘抱怨,穿leggings上班被hr说诱惑男同事降低开发效率。还听朋友说过,阿里的hr被称为“政委”“组织部”。越发感觉国内hr是以揪出“不合格”员工为业绩的。这太可怕了。

男男的一个好处是,不用担心日常异地偶尔见面的几天会来姨妈,这也算是吃了性别红利吧【

有些出题者自己都搞不清楚的内容是不是就不会考
(考前没复习完拼命摸鱼充分发挥能动性地缩小考试范围)呜呜呜呜

海淀鸡娃这一期,突然想到宫崎市定写科举是考试地狱,通过把持考试,将本应该投入到教育里的公共资金省下来,把成本推给了受教育者自身。考试替代了教育,从手段变成了目的。本末倒置,买椟还珠。

#论文导读
#老奶奶都能懂的论文导读
@mature

Humblebragging: A Distinct—and Ineffective—Self-Presentation Strategy

Humblebragging 「谦虚吹嘘」包括以抱怨为基础和以羞辱为基础来掩盖吹嘘从而高屋建瓴地看待自己的高尚品质,并且通过抱怨和谦虚来受到喜欢。这不就是我们熟悉的凡尔赛学吗 :ablobcathappypaws:

文中给了非常多的「谦虚吹嘘」的例子[图2],堪称英文凡尔赛学标准教学,使用统计学的方法统计数据给出了大众对这些言论的反应。置信度很高的证明谦虚的吹嘘自己既无法让人变得更受尊重,也没有办法更让人受到喜欢 :11130:

该研究同样研究了「谦虚吹嘘」在社交媒体中的效用,也比较了其与单纯的抱怨的结果。从统计学上证明「谦虚吹嘘」是完全不可取的自我表达方式,其效果甚至比单纯的抱怨还要差。

该研究为凡尔赛学为什么让人生厌增添了理论基础,希望大家好好吃饭,好好说话。

Original: marketing.wharton.upenn.edu/wp

Npy看到我放在柜子里的红包之后,说我不会管现金,把它转成支付宝给我…
(真•养孩子)

梦到npy偷偷搞了个长鼻象账号……(安利到自己欺骗了自己)

私以为,如果我们把自己视为更有知识也更容易获得真实信息的人(这在墙内是种特权),我们就该有一种态度:批评时严于权力而宽于民众,严于有特权者而宽于无特权者,尤其是不要太容易在情绪上被普通人冒犯。

我还是那个看法:墙内信息管控状态下的普通人,囿于信息量和知识结构,说些不合适的、难听的、冒犯的话,这不是多大罪过。太容易被难听话激怒,结果往往是,正常讨论被情绪的互相开火带偏,甚至可能导致对普通人的伤害(正如蛋壳受害姑娘被网暴群嘲),而真该被批评的公权力却在菜鸡互啄游戏中隐形。

从小姑娘的立场考虑,她对方方和张“院士”的争端有那样的发言,无可厚非:一方是被宣传机器污名化为“勾结境外势力污蔑国家的反动公知”;另一方却是被宣传机器涂抹镀金成“抗疫英雄”的“医疗专家”:对抗疫毫无贡献还干了不少坏事的人,辱骂抗击疫情拯救我们的英雄。这就是她在信息受限环境下得出的结论。这当然会激起她朴素的义愤。

真正不值得原谅的,是那些明明拥有更多知识和信息,却仍支持恶政的人,例如陈岚对梁艳萍教授受处分叫好。一个从事写作的人,对因言获罪唱赞歌。这才是比粉红小姑娘恶劣一万倍的事。

我真的觉得当有人问某个具体的语言用什么IDE编写比较好的时候,回答用某个文本编辑器,就像在问对方“嗯?双击打开就好了啊?你鼠标坏了吗?”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去年年中编撰的那本《中国米兔志》吗?2018-2019关于性骚扰的新闻和讨论,两千五百多页的PDF,中英双语,删了又删、禁了又禁。我一直保存在云盘的首页,提醒自己这条路还很远,也提醒自己永远别忘记。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