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努力做一个高质量产出的长毛象!

fan9p1 转嘟

中国驻日大使馆在推特公然使用“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这样强迫系AV里才会有的句子去攻击日本。日本推友大为震惊,反手就写出一片等国✖️All黄文,笑吐了

真就拿孙颖莎打伊藤美诚 也不让一手 怕了?

fan9p1 转嘟

微博上这些扬州的留学生也太惨了。想起自己当年,回国还不是因为没想到会这么糟/这么难出去?
share.api.weibo.cn/share/24139

听说现在查书严了 搞了一箱子经济学人回来 后悔没搞点别的书

对于中文文献来说endnote还是好用啊…noteexpress不好用 知网研学便宜一点也能用

不会有人家里还没有wifi吧 

fan9p1 转嘟

『东京奥运:台湾的“民族主义”时刻?』
奥运会本质上确实无法与政治脱钩,它与民族主义高度相关;在台湾,奥运会上遇到中国队伍,复杂的两岸情结借着选手对垒表露无疑。

Link: 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

#bbcnews

虽然没看过他的书但是对这句话很有感触 

“我到哪里,哪里就是中国。为什么非要到某一块土地才叫中国?那土地上反而没有中国。”

是不是两年没联系的朋友就不用再联系了…

又在读约翰穆勒的论自由 是友人送的生日礼物

显示全部对话

在睡前用文学史来清除一天里在简中冲浪的烦闷

fan9p1 转嘟

写一位对我影响很大的青年学者。(长) 

法学院的考试,大部分能靠狂K法条和案例解决。如果有老师不遵循这个惯例并且不事先通知,他就会得到海量差评。这位学者,正属此类。
我读书时,他讲两门必修。第一门课的安排是60%法经济学分析,30%罗马法/中世纪法理,剩下那一点是法条/程序法律责任承担,也就是通常会占授课90%的内容。考前不划范围,我的理解是他会考讲得最多的东西,所以我从图书馆借曼昆、躺床上翻阿奎那,卷面拿到了他给出的最高分。大多髪学生觉得他会考法条,所以没复习别的,于是那门考试挂了好一批人。
很多学生觉得他布置的作业莫名其妙。比如丢给我们巨长的common law论文,让写读书笔记,也埋怨他不讲“干货”,我们要知道罗马法和法哲学干什么?事实上,如果没有一点哲学基础,听他的课是很困难的。而当年的我在法学院哲学院两头跑,他的课对我来说是一种调和。
他可以从英美法讲到德国法再引入国内问题,最后用经济学视角切入。整个过程就像热刀切黄油,平滑利落,游刃有余。我当时在搞什么“整体论”、“祛魅”,说不清道不明,越学越糟。有次答疑,我提到写了一篇法哲学论文,回头发给他,请他指教。他说,不用,你直接讲。我复述核心思路后,他一针见血指出了问题,把我立论的根据打掉了。而之前别的教授看过,也点不出来。
直到现在我也确信,他是我本科期间遇到的功底最扎实且最肯教的老师,即使他只是个年轻讲师。对于想学的学生,就算是答疑时间外,他也会邀请大家去他的小宿舍一起聊(开着门)。那宿舍很简陋,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凳子,和我们学生宿舍差不了多少。学院有斗争也不稀奇,他和谁都不熟,只和一个研究员走得近,两个人除了学术和教学就不关心别的。
他的求学经历非常坎坷,若只按学历筛选,进不了窝校。二本CS出身,研究生/博士/博后在名校学髪,一直在国内。讽刺的是,他不会德语,但对德国法的理解超过许多留德归来的学者。问过他,他说就是把市面上有的关于德国民法的中英文文献都扫一遍,“然后你就能抓住里面那条线。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德语,读一手文献,还是抓不住。”(此时我膝盖一痛)
他不摆老师架子,亦师亦友。但他也有自己的坚持,比如学生加他微信,答疑完后他就删除:“我对大家没意见,但生活上可以离远一点。反正你们有我手机,再有问题,打电话吧。”
我拿到德国那边的录取但去不了,找他救急。不知是哪句话触发了他,他说起他求学的经历。研究生读完后,他去干了一年实务工作。每天工作完,就回家看德国法。最后他决定考博,报了国内一德国法专家。笔试通过,面试时,专家说:“你年纪太小了,再考一年吧。”他和我说:“我居然信了。”
第二年,他没有再考那个学校。另寻了学校和老师,和德国法无关:“所以可能对德国法有点执念了,这些年还在看。你会德语,要好好干。”
我一度想往他那个研究方向走,因为他讲的实在是太有意思了。他讲法理,但也讲实务,甚至把以前跑了两年做的大案子的调研数据分享给学生,讲怎么分析。更重要的是,他有学术态度。他说过的两个观点,我是不会忘的:1.语言好,留个学,谁不能做比较法?对比不是什么本事,好的法条照抄来能运作吗?本土化是本事。改造到能真正地在本土发挥作用是本事。2.很多学生和研究者喜欢批评法条,说不对,应该改成什么什么样。这就是法律解释没学到位。法条有问题,大家都看得出来,但法律可以天天改吗?那也不是我们的任务。我们的任务是把法条往真正对的那个方向解释。

最近EU某国出了个IP方面的position statement,我看完后,发现里面所有我理解逻辑、且能挖出问题的点,思路几乎都受益于他的课堂。也许真的只有毕业后回头看,才知道哪些东西是有用的,当年他被学生吐槽得多狠,现在就有多少同学在pyq夸他。毕竟学会读书笔记的框架、懂得如何阅读主题陌生的长篇论文、从什么点去切入法条的解释,这些方法论的掌握,比去水几十篇课程作业、讲十个毫无意义的pre要有用太多了。

如今看来,我不可能去做他那个方向了,而且偏的很远了。但我仍愿意在摸鱼时读一个数据池协议,写这样一篇东西。记得他和我说,他写的教材已付梓,年内有望上市。我想,就像他这些年一直在读德国法一样,我也会读完这本教材。

飞机票去航司官网买 酒店去酒店官网买 门票去景区官网买 不要再让飞猪携程这样的公司赚到钱了

fan9p1 转嘟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