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岚,喜欢加菲
但是看不了加菲上岚节目的那一期
不知为何看一眼我就尬到死机

和阿比聊到随身空间这个设定。
我: 这个主角居然不用随身空间来绑票啥的
阿比: 你怎么这么邪恶!是我我就会用来……运输毒品
我: ?
阿比突然: 你说如果我有一个随身空间,我又住在海边……
我: 怎么了呢?
阿比: 中国的领土就会一点一点地减少……

好きだから。
高中生写的歌好甜好甜!而且充满了青春的感觉,好暖呀

新自的论述里,最毒的一条就是:
「你要求越多,你就越弱。」
因而
「既然你是弱者,那么你的处境应当由强者决定,要么我们屈尊照顾你,要么你顾全大局为多数人牺牲」

这个前提还是前面那个——假设所有人都在同一条水平线上,往前走都是凭自己努力,而你有更多需求的话自然就要低人一等。

这也是哪怕是很多女权活动家都被绕进去的,觉得身份政治是「叠buff」,或者「明明我都是弱者了,你怎么还来跟我抢」

所以卢在论述中扯到JK罗琳,因为她作为第二波女权运动太典型了。
罗琳的问题实际上是性别本质主义,但在新自的框架下自然会进入到「弱者和更弱者」的「二桃杀三士」议题。但实际上跳出这个框架,不同群体的诉求实际上是并不冲突的。哪怕是以厕所问题为例,推动无性别厕所的普及实际上恰恰与女性需求(女厕位资源永远短缺紧张,和男厕1:1分配并不公平)是契合的。

但按照新自的框架去看,显然结论完全是相反的——「女性的空间都保障不了,谈什么保障少数群体空间」「社会承担不起照顾所有人的成本」「少数群体上厕所需求是小概率事件,自己安排好在家用好再出门不行吗,凭什么占用大众资源」


对照看看卢的论述,这些说法眼熟不?

显示全部对话

我真的笑死,家里人聚餐说到买房卖房的话题,一致赞同房地产会跌。
然后有人说了一句“二十大之后肯定经济越来越差,只有通过印钱,然后通货膨胀”,然后话题就成了“稳得下降”

我沉迷一个女人:她让我想起了我的母亲
我爱上一个女人:她和那个女人完全不同
我对一个女人失望:她和那个女人完全相同
我对一个女人产生好奇心:她和我的母亲有些相似之处
我对一个女人念念不忘:她好像我的妈妈
我赞美一个女人:她可以做我的妈妈!
我肯定一个女人(的脑子):她有我母亲的狡诈却有高于她的冷静
我欣赏一个女人:以我妈为圆心画圆
我厌恶一个女人:她让我想起了我的妈妈

给各位推荐办公妙品:AnyTXT Searcher
anytxt.net/download/

用处:全文搜索电脑内文件内容。
价格:免费。

#长毛象安利大会

两个“小确幸”的衍生词:
“小不确幸”:在等国靠着一些不确定的幸运才能过着正常的生活
“大确不幸”:生活在等国这件事本身就是一种确定的、巨大的不幸

来源:
alive.bar/@meomo/1089891689524

又在一万零一次讲这种话题 

放开vs清零又在吵个没完,吵来吵去都吵不到点子上,以中国现况引用国外数据根本没意义,大家已经完全忘记/忽略了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原则性(政治性)不接受(国外)MRNA疫苗的国家,如果圣意不改,这意味着中国未来在非常长的一段时间里只能重复现在的困境。而假如圣意不改,在全世界逐渐普及改良MRNA疫苗后,中国没有同样的免疫屏障,伴随着运动势核酸防疫逐渐彻底失效,意味着新变种、新流行很有可能再次从中国大陆出现。记得前一阵就看到过说在内陆哪个城市检测出过新变种,和国外不同源,但也没引起多少水花——很正常,因为新变种是分分种的事,但如果真的出现了类似Omicron那样game changer的变种,大陆目前这种意识形态,能应对吗?目前这种核酸隔离政策,逼人逃、逼人装样子,且不说次生灾害,连防疫本身都只是流于形式,反而是增加风险而不是减少。哪怕寄希望于国产MRNA疫苗,情况也不容乐观,首先这技术需要积累,第二国内目前这种情况,哪个想做事的科学家能真的做出事,全被行政压得死死的,能想的出路往哪个方向看都被堵住了,全国人民鬼打墙。

以前一直以为“在脑子里看到画面”和“我原地去世”是同样的夸张用法。
结果原来真有人能在脑子里看到画面啊!!!太强了吧!!这是超能力吧!!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