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娱粉真的最后还是一个模样 

说实话,就别说哪个明星粉丝数据女工了
就我的首页来说,大眼关注的人 转投内娱怀抱的,一半都已经努力做数据了(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因为追的是音乐剧演员有优越感的)
唉,不是偏见。因为爱转发和刷数据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区别的

我完了
刚刚看哆啦A梦哭死了
到底是我越来越弱了,还是我以前太铁石心肠了

我还是……接受不了真情实感的rps和泥塑

北京电影节的海报,动态那个风车还算挺好看,可是静态的天坛真的好丑啊

花痴发言 

啊啊啊,宫城的空中飞润真的好近!!!看DVD都心情澎湃

我,化了妆和不化妆完全两个人。
明明技术很菜,可是画完,我自己都想叫自己仙女。
幸好,我是个懒人,不然,我怕是离不开化妆品。

那个 心灵骇客松明 是咋回事啊,完全不明白他怎么做到的。甚至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daigo至少知道他是通过语言或者动作暗示的。(也超级厉害)
那个松明……在愚蠢的我看来不是托就是超能力

黑泥 

在墙内网络吵架中立于不败之地的那几招,谁还学不会啊。自己说话的时候狠劲发表正确的仇恨言论,别人说话的时候逮机会扣帽子,如果有现成的套话无脑复读就行。
不过这些我仅仅是感到压抑和失望而已。因为这一套话术还能找到靶子打,说明还有人不屑于这么干。
但有一件事感受到了真实恐怖:竟然有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开始使用“成分”这一词汇。那可是我们的未来。

天呀,疯了吧。
(地图炮):现在逛漫展的都是什么披着人皮的牌坊精和辣鸡呀。
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如果有人走光是不能拍的吧,拍了还上传骂的东西,还叫人?

我:覺得港人很辛苦,隔三差五連不上港梯的我也很辛苦。
一些簡中人:覺得建墻人很辛苦,墻也很辛苦。

我可能是重度社交恐慌吧,怕给喜欢的太太点赞和评论觉得会打扰到人家,见到需要审核批准的关注和入群请求就放弃,因为说了一句自己觉得不太合适的话就纠结一个小时,哦我的老天难以置信。

肯定是因为隔离太久。

伊藤园的超浓乌龙茶超级苦,用来做奶茶超级棒,特香,而且特省事

12年的arafes真的,呜呜呜
我永远喜欢Arashi

内置输入法真的很难用,但是下载其他输入法要求的权限真的不想给

我还是觉得使用“婚驴”这个词汇是一种很坏的行为,仿佛“婚”与“不婚”的女性要就此割席。

我并不能够准确地从这个词汇中感受到“哀其不幸”与“怒其不争”这两种情绪,更赤裸的是傲慢、鄙夷,以及一些置身其外的沾沾自喜。

“婚”与“驴”拆开了说,却很容易让我联想起《为奴隶的母亲》,那篇文章激发出的感情倒的确是“哀”而“愤”的。

啊,怎么会有女性使用「坦克」这个词来形容别的女性。

显示更多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