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瞎子在聽覺的盡頭傾聽著夜的簌簌聲,他覺得在層層寂靜背後,在蟋蟀刺耳的叫聲下面,響起逝者的哀號,微弱而悲傷,彷彿霧在霧中移動。新亡人還未適應死亡,他們的哭泣微弱而無辜,就像被棄於郊野的嬰孩的哭聲。
阿摩司·奧茲《莫稱之為夜晚》|莊焰 譯 ​

登录以加入对话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