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有个列表有哮喘,学校里排队做核酸,有纪律委员检查必须戴口罩,我说你别怕他们,不舒服就直接摘了,她说不行必须戴,然后刚才找我说她哮喘发作了好难受求安慰。不知道从哪开始安慰,我先安慰一下自己。

今天早上扫了场所码过安检,以为对方看清了就关掉了,结果对方把我叫住,说没看清,让我重新扫一遍。这种屈辱、痛恨,我感觉保安怀疑我带违禁品让我脱了衣服给他检查也不过如此。

被男的怼脸教育性别歧视存在即合理,真是晦气

怼我脸上说胸罩是好东西,从裹胸里解放了女性,一看个人资料果然是个男的。

我说我不想穿胸罩了,求推荐乳贴,结果给我推荐都是什么聚拢、小胸显大的之类的看着就呼吸不上来的玩意,我真的服了,你猜我为什么想用乳贴,是因为我想被挤着奶子一整天挤到窒息吗?

我的乳房痛到爆炸,捏着感觉有明显的硬块。我想再拖一拖,拖到乳腺癌,然后死了算了。

在研究AI招聘系统。
国外品牌的官网上有各个人种、性别、年龄的人的图片,给出的产品特点是“快捷、公平、灵活”。
中国品牌直接给出了产品的特色,可以快速筛选出应聘者的性别、年龄、纹身、疤痕、心理状况、是否正能量、身材、婚育等特点。
技术是中性的,邪恶的是利用技术的人。

我没有性欲,因为我有抑郁症;我有抑郁症,一部分是因为公司加班太累了身体机能变差,另一部分是看政治新闻;前者是资本家,后者是政治;这两个都是国家的产物。所以“我不需要性生活,国家每天都在操我”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微信列表里有个检验科的医生,支援西藏在那边测了五十多天的核酸,目前还保持着每天在朋友圈里岁月静好四五次,我感觉她是中国最爱的人才。

我用了24年学习到爱自己不是一件羞耻的事

一个人是不可能控制住十四亿人的,如果控制住了,说明这十四亿人里面至少有一半以上都是这一个人。

研究语雀文档的时候翻广场上的案例看,我他爹的震撼一百年

大家都还在为了《深海》没过审而伤心,我一看主角又是个小男孩就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我的梦想是我可以不穿内衣出门,男的会主动挪开目光、害怕看到我衣服的乳头痕迹,如果我主动走过去他们还会吓得尖叫出来。

好想买机械表,感觉在智能手表大肆流行的今天买机械表很叛逆,如果我想换个电池或者修表都找不到地方

还好我早生了几年,如果我现在还在读高中,在现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写正能量作文,我估计早就跳楼了

我很好奇,把内衣的海绵垫加得特别厚、跟顾客反复教育要聚拢、要挺拔、要大才好看、才有魅力,老公才不会出轨,这种卖内衣的套路是中国特有的吗?西方国家会不会也这样?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