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日记写完啦!总结了俺比较喜欢用的画材和各种小工具~

可以在俺的博客查看 heiheihei.ca/2021/12/02/2021my

嘿嘿给俺的博客添加了【回到顶部】小按钮~画了一只尾巴是箭头的小黑猫😬,其实还画了其他两个备选~但还是觉得黑猫🐈‍⬛吼啊!

今天的男人是不是逻辑有问题的生物的困惑
同事一男的在闲聊的时候叨叨:现在中国对女性太优待了
一同事女:那你愿意在中国当女人吗
该男:如果我能保持我的体力优势脑力优势我愿意啊
路过发零食的虎鲸:国家对盲人太优待辣!那你愿意当盲人嘛?如果我保持我现在的视力我愿意啊!
同事女们:哈哈大笑,空气里充满快活的气息

日常迷信时间到,现在转发这只跳跃的猫咪,未来一周任何困难都可以一跃而过!

最近注意到的两件中文影剧相关恶心事:一个是,戏剧导演周冠宇和艺术总监饶晓志创作了一部严重抄袭游戏《极乐迪斯科》的戏剧作品(这部作品甚至明目张胆地就和游戏同名,但我不会用这个名字来指代它,因为ZA/UM的《极乐迪斯科》是我唯一承认的能够拥有和使用这个名字的作品);还有一个是,电视节目《导演请指教》第一集结尾的背景音乐抄袭了游戏《赛博朋克2077》中的一段主旋律。这是我在不久前发现的,片尾音量调得很轻,甚至还重新混音过,但那几个旋律化成灰我都认识。

这两件事恶心我的层面有好几个维度,其一,它们都和影剧创作相关,是我的职业和热情所在。甚至它们都不是主流形式,前者为戏剧作品,后者是一个意图寻找中国当下有潜力有操守的优质导演的电视节目。作为一个中文语言使用者和一个影视从业者,我看到抄袭乱象已经渗透到这种类型层面的中文创作作品里去,而不仅停留在主流商业市场,就像看到一块已经烂到骨子里去的肉。

恶心的点其二,是这两件事选择抄袭的对象,都是在利用大众信息的不对等。这种大众信息不对等产生的原因是一个封闭的创作环境、媒体舆论环境以及互联网环境,本身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而这些人站在所谓的信息差上游,非但不对这种现象痛心疾首,反倒趁虚而入,投机取巧,利用它为自己谋利,非常懒惰、可恶和低级。

恶心感过后我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主要还是针对饶晓志和周冠宇的戏剧)最后我想不出其它原因,除了一点,那就是:他其实就是想要有点什么好的东西,但做不出来,又懒得去积累,去研究,去沉淀,去思考,于是只好把别人有的偷来变成自己的;因为害怕被人发现是偷的,所以只敢给一小部分人看——给一小部分他自以为没有他见得世面多的人看,从而获取能力被肯定的虚荣;而因为错把自己这种“眼界”看得太高,又迅速被人识破。这种偷窃的背后没有任何高尚的理由可挖,也没有资格去谈热爱、情怀和致敬,就是一种纯粹的低劣行为。

我这人没什么高风亮节,也没有能力去做什么譬如投身于拓宽大众的视野这种遥不可及的事,我只有一肚子的恶心,希望能够亲口吐在抄袭者的脸上。也衷心祝愿所有有过、正在有以及未来打算搞这种勾当的中文使用创作者们,这辈子都别想通过创作得到你们想要的,无论是名誉、金钱、人脉,还是自我实现、快乐或者认同感。一辈子都别想。

关于我差点饿死这件事(不是 

记得有一次去隔壁村的湿地溜达,因为要拍鸟。我和🐶起来连早饭没吃就冲过去了,因为觉得一会儿就拍完了,之后就可以顺便去吃早饭。然后没想到那里超级大!拐入了一个小路之后紧接着就是一个10公里的trail没有别的出口...但我想这不分分钟走完的事儿,走~。然后就继续走...走啊走啊走,走到一半人就饿得不行了。但现在进度也就只有5km,就在中间卡着,要不然就是往前走到头,要不然就是往回走。

查了一下手机,是连信号都没有,周围一个鬼影都没有甚至看到一跟鸟毛....不确定走到头有没有能吃饭的地方所以就准备往回走。我俩边走边讨论,现在开始感到无力了,感到头晕了,是不是开始消耗糖原了?我说咱这情况下一步是不是就该消耗肌肉了,再下去咱俩是不是就要饿死在这条路上(倒也不至于)?

后来就想办法聊天忽略饥饿感,最后终于走回车上了....车上有蛋白棒立刻狗啃起来。后来无论我们去哪里,都随身准备充足的食物...=-=...再也不敢莽了(主要以前10km一点感觉都没有就跟普通散步一样...没想到没吃早饭差距这么大,不敢了不敢了...

冬天电费真的好贵,但是今年换了新电视(然而新电视因为洪水所以也送不过来),花了一大笔钱,这笔钱基本就把冬天暖气费消耗尽了orz。所以最近为了省电,我们家每天只给猫待的屋子开暖气。人的话,洗澡前15分钟可以给厕所开暖气….=_=

上周和朋友聊天才发现我们村的女性生完孩子后竟然还可以选择放弃孩子…这也是女性的权利之一👍

哈哈哈哈很久之前好像有个不要生气操。🐶每次看我和猫躺在沙发上啥也不干,就要叨叨(唱)“懒惰的人躺在沙发上,勤劳的人在努力收拾碗”

那我必然要立刻接上“假如你生气,假如你生气,看看cherry,看看阿咕…生气不可到日落,到日落~~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勤劳的人就要天天擦地~….”

😂😂(不要生气歌真是唱得让🐶生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词汇腐败名单更新

放卫星(谎话)
等额选举(内定)
全过程民主(无民主)
公有制(权有制)
时空伴随(无科学依据的可能传染者)
无害化处理(杀死)
温和上涨(通货膨胀)
稳中向上(涨价)
雪情(雪灾)
困难人口(低收入人群)
低端人口(流浪者)
灵活就业(失业)
科学防疫(全城瘫痪)
征信体系(全家连做)
反诈骗 (手机监控)
职业技能培训中心(集中营)
限电(停电)
有序(不定期,无定时,无通知)
异性有偿陪侍(嫖娼)

看了一眼我的等待收货的小本本...从八月购物后就把买的东西记在上面,收到一个就划掉一个...到现在竟然还剩10个...=。=...感觉明年都收不全(但是比起快速收货,我更舍不得运费 :blobcatgoogly2:

【搬运一下】每次讨论公共场所trans-inclusivie policy的争议点都会落到“没做手术还有penis的mtf进入女性空间会便利性侵”这个问题上,某种意义上我觉得这是对性行为的阳具中心+heteronormative既有想象主导了这一话题,而忽视了【完善不限定性别、不限定参与器官和性姿势的性犯罪法律】这一路径。
但其实有trans-inclusive policy(即允许人们根据其性别认同进入相应的性别空间,以及建设无性别分化的公共设施)的地区,基本能满足的条件是:
1.法律上有对gender recognition做出明确规定,并且承认跨性别者的legal gender
2.性犯罪法的规定是性别中立的,而非局限于男对女的性犯罪行为。(也就是说哪怕一个mtf在法律上性别是女了,她性侵了其他女性,也算是犯了性侵罪,因为同性性侵也是性侵。又不像内地和港澳,默认rape仅限于男对女,所以如果一个人性别身份是女,她对另一女性实施rape不能按rape罪判……= =)
比如被热议的美国Virginia 州某中学male in skirt(信息显示其性别认同为gender-fluid)性侵女生而受到所谓的trans-inclusive policy包庇,得以脱罪。但实际上,这起案件发生在5月底,当时该学校所在的Loudoun County 地区尚未推广trans-inclusive bathroom policy,尽管后来允许学生根据ta们的gender identities来选择厕所,也未对非二元性别者做出明确说明。(但应该会设立第三卫生间)
但这个案子在庭审中的争议点不在于性侵者ta当时能不能进入女厕所,而在于法庭如何处理青少年之间的dating violence/sexual assault。当然在处理这一案件时,校方试图否认性侵事实的应对是不当的,发生在亲密关系中的非同意性接触、性暴力也应当得到惩戒。也就是说,这是完善性犯罪法律的议题,而不是模糊重点讨论trans-inclusive policy的话题。这个人后来被制裁的原因是违背当事人意愿试图发生性关系(哪怕二人之前曾经有过合意性行为,但这不代表这个性侵者与受害者发生的每一次性关系就都能自动获得性同意),而非ta能够进入女厕。
如果任由保守派把复杂的dating violence议题简化成“有penis的人能进女厕”的话题,不光会制约跨性别/性别非二元群体使用公共设施,还会阻碍性犯罪法的完善。就比如对女性同性性暴力议题的边缘化(特别是顺性别女性之间的),默认没有penis就是安全的,没有penis参与的性行为在法律上的有效性和危害性低于有penis参与的性行为。但如果动动手指搜索,会发现发生在女子监狱中的顺性别女性性暴力事件并不少见,其频率远远大于全网搜不出五个的所谓“跨女被关进女子监狱性侵顺女”案件。当然如果搜“跨性别/变性人 监狱”,出来更多的案例会是跨女被关进男子监狱惨遭群体性侵(这还是相对封闭滞后的简中媒体)……

另外在大陆担心啥mtf进单性厕所性侵能脱罪啊,是外宾吗?此地法律是不承认gender recognition的,一律按照性别重置手术完成态(即全套生殖系统重造)来确认性别身份。而且rape法仅限于男对女,只要rapist在法律上身份还是男,那无论在哪个空间犯下对女性的rape行为,穿裙子还是穿裤子进行的rape,都属于rape罪的管辖范畴。反倒是跨性别女性被rape后,只要法律上性别还是“男”,那就不能按照rape罪来制裁犯罪者。并且碍于此地广泛的排跨风气,跨性别群体由于担心hate crime,在遭遇性侵后更不敢报案。而且此地顺直男在性侵后想轻判、脱罪,根本不用多此一举假装成不被此地法律承认的跨性别女性,直接声称跟女方有过亲密关系、女方拒绝不明确、女方半推半就、女方事后收取了经济补偿、女方穿着过于暴露/行为有性暗示意味等等,按照此地rape culture的惯例,马上一通slut shame啊仙人跳啊诬告零成本组合拳就把锅推给受害人了,还用得着装成此地人人都能踩一脚的跨性别啊?
最后,挪用下Virginia案受害者父亲的话,“I don’t care if he’s homosexual, heterosexual, bisexual, transsexual. He’s a sexual predator.” 问题不在于性取向,不在于性别认同,而在于ta的性侵行为能不能得到合理的审判和制裁。这个人的性侵行为没有得到严厉制裁,不在于ta是gender fluid、ta穿裙子或ta能进入女厕,而是ta与当事人当时被认定为处在亲密关系/性关系中,且学校和法庭对青少年间的dating violence不够重视。男男同性性暴力的根源不在于男同性恋性取向,女女同性性暴力的根源也不在于女同性恋性取向,跨性别/性别非二元者对他人实施性侵的根源不在于ta们的性别认同或ta们可以进入某一场所,而在于【性侵行为】。

村里要安充电桩啦...哦我们怎么这么落后....充电车终于可以用了(但是我没有...可是安装费所有人平摊....

买了手表没带两天,胳膊就对橡胶表带过敏了…手腕肿成馒头…..😓😓😓😓😓😓

这两周家门口挖管道...昨天是第一天早上九点准时开工,下午四点准时收工,猫和我都被吵得不行,下午四点一到,我们仨立刻在客厅睡死过去....

今日份亚麻伤痕文学 

最近越来越多小组变为了白男manager带好几个低声下气的亚裔小姑娘junior,十有八九都是白男manager不作为,不给小朋友们好好mentor+onboard,安排的timeline又紧得要死,导致小姑娘重压之下出的活儿都没眼看,屎山越垒越高,被我打回去返工,然后小姑娘一个个给我道歉……

明明都是这些白男老板的问题啊,净招些不敢发脾气的亚裔小妹妹,任劳任怨,大气不敢出,好让她们背锅和加班,柿子挑软的捏,真是气死我了。

Don’t work with asshole
Don’t work for asshole

大多数情况下,其他公司的asshole浓度应该比这里低吧?不然我也没有动力跳了……I hate people at work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