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
“只要毛泽东的画像还挂在城楼上面,我们都是一代人”
“我们就是最后一代了”

从凌晨三点就没怎么睡着, 一直翻来覆去迷迷糊糊, 刚才脑子里突然过了个片段, 发现我在一片意识模糊中竟然在教R

:ablobcatknitsweats:

昨天运动完, 把legging内衣什么的顺手放在洗手台上, 过了一会儿发现猫跳上去一直闻, 然后就趴在衣服上了

啊, 原来不仅我吸猫, 猫也在吸我

今天随机信箱里的最后一封信特别有电影感, 大街上随意走动喝酒的青年, 驱散聚集的警察, 第二天官方语气的宣读, 以及末尾一首静谧的, 细致的诗

不该是这样的

不该是这样的

买了一本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

好多年前在图书馆借过这本书, 实在没勇气看下去, 到期了就还了

这次买估计还是不会读, 只是为了让封面上郑念的脸提醒我, 发生过什么, 还会发生什么

希望不会变成盐柱

经私人吐槽看到一张图, 恕我不敢发上来, 是北京某会议(没到中央部委级别), 计算中国抗疫取得重大经济成效, 论点列下去大概是"因避免死亡xx人, 收益xx万亿", 能把经济学家看哭那种计算方法

很好奇ppt前后页有没有直接说, 核酸检测带来xx万亿收益之类的

看到象友转了吐槽芝加哥大学phd风气的post, 觉得自己的stress得到了一点点出口

我导师就是芝大的, 而且是著名的社会学系。怎么说呢, 我的phd经验要是没有她, 心理压力至少要少三倍吧

我一直不敢见她的原因之一就是总觉得她会认为我软弱, 没有决心(我确实没打算走学术路线), 每次见她之前我必须shut down自己的感觉系统, "铁石心肠"才能撑下来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公民记者、律师张展,她于2020 年2月前往武汉.针对新冠疫情进行实地报道,并将拍摄的视频上传到社交媒体平台,而后在2020年5月,她被警方逮捕,并被带到她的居住地上海关押。随后,2020年12月,她被以“寻蝆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张展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这个国家的问题是制度的问题,我觉得应该勇敢下去,应该坚持下去,自由从来不是免费的,我希望这个国家改变。”

“国保说我攻击这个制度,我觉得我不可能停止,因为这个国家的罪恶从来没有停止过。当我越来越看到人们生活在谎言和灾难里的时候,如果为自己的生存发声也是犯罪的话,那我就没有办法停止。”

她在被审判时坚不认罪,并质问审判长:“你不觉得你把我推上被告席,你的良心会告诉你这是错误的吗?” 她对审判长直言:“这是审判你的法庭,不是审判我的法庭。”

今天是#世界新闻自由日#,31年前的今天,《温得和克宣言》提出“走向民主、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世界潮流是对实现人类愿望的极大贡献。” 而2021年,中国仍然是世界上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

关于张展被审判的详细报道:p.dw.com/p/3nLfC

这几天阳光特别好, 空气干燥到每天都有山火警告, 就把那些不能进洗衣机的毛衣们每天拿一件去手洗(因为我只有一个能摊平的晾衣架)。今天洗得差不多了, 就给衣柜换了季。

这十年来我习惯于靠行李箱真空袋收纳衣物, 开始是一大一小, 这两三年是两大一小, 今天终于冒出了念头, 想着要么买个大收纳箱吧, 就不用一年两三次在行李箱里翻来覆去。这个念头让我意识到有一种"安定感"悄悄地升起来了。

当然, 很快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我的东西已经够多了, 不想让它们pia出去, 担心会失控。

我妈刚才去办公室,被通知可以有一个小时进去拿东西,到点封楼。她出来以后给我打电话,说估计是要封城了,准备再去囤点东西

后来我想起来,又给我爸打了电话,他倒是还正常上着班,我指挥他叫跑腿小哥,再买点大宗的东西回来

我妈刚才给我发照片,路上的人们都提着一堆袋子。她说五一肯定是要封进去的了,只是什么时候开始封的问题

感觉我离在手机上下一百个app用时差帮家里抢菜的日子不远了

今天在youtube上随便找了一个一小时录屏, 做了一下刘畊宏的有氧操, 发现没有传说中那么累, 出汗量也就还好
有望摆脱有氧弱鸡的称号

一些很mean的言论, 关于她乡某匿名用户 

那位匿名277用户终于注销了, 松一口气
一个凡是不同意她观点一律打成圣母爱男娇妻的用户
一个把其他用户激怒了说些阴阳怪气的话立刻跳脚指责对方扣帽子论坛言论不自由的用户
一个指责其他女性不上进不勇于进入权力场其实自己也不过是想着搭着女性地位上升有点话语权的用户
一个根本不敢上主帐号只敢匿名吵架的用户

晚上跟我妈打了电话, 我们都觉得封城在即。然而她今天还要去上班, 在考虑要不要下周五的班请假。我说不用请, 反正你肯定是去不了的, 我现在担心的是不要你今天还没下班就被封在办公室。
我们都有些消沉, 我还在想过了十月会不会松动些, 她连这个希望都不敢有。我们交流了如何保存蔬菜(购买冷冻蔬菜, 用空气炸锅为绿叶菜脱水, 以及猫草可以吃但尽量不要吃吊兰), 封控期间减少心理压力(每天都踏踏实实过, 不要让自己觉得朝不保夕, 虽然这无法避免), 和跑路时间表(如果今年年底没法带着外婆和两只猫出来的话, 明年想办法过来)。
其实我今天早上梦到她感恩节的时候来了, 我们商量着如何烤一只火鸡。梦里的场景很生动, 在它面前现实都显得扭曲和荒谬。

有人了解圈圈马友邻的近况么?
两个礼拜没看到她更新了, 希望她还好

我尚未被修改的记忆一直告诉我, 武汉并不是一个英雄的城市。当年里面发生的荒诞的苦痛的故事, 不可能随时间飘散。
四月之声当然非常, 非常, 非常的委婉, 温和, 小心翼翼。但当上海将来也要被变成一个英雄城市时, 我依然(虚幻地)希望, 这个视频能拖住一点点, 让今晚看过它的人, 记忆被修改地慢一点, 浅一点。

我的朋友圈也在疯狂转发四月之声
里面的大部分内容我之前都是以文字形式了解的, 已经激情辱骂了好几波, 现在听到音频, 冲击力太大, 不由自主就开始掉眼泪
受苦也许不是最可怕, 最可怕是受这苦毫无意义

情绪有点要爆炸的趋势
看到有人说妄议上海防疫和高层领导会被微信禁言聊天群解散, 特别想自杀式袭击把家庭群炸了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