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目前可以想到的个人雷区(待补充):
- 中特社;
- 在被食用者不情愿甚至憎恨食人者的情况下,一厢情愿地将其吃下的食人情节(没错特指某热门漫画的结尾部分);
- 对受害者的质疑和挑刺,还有把自己代入后,认为自己能做得更好、更妥当体面的假设;
- 过分的两性玩笑;
- 性化、物化、工具化女性的言论,对二次元角色口嗨也不行;
- 不分个体的具体境况,人生经历与所处环境,“一视同仁”地设立一个所有人必须要达到的标准,甚至达不到该标准就不配享有某些很基本的权利的言论;
- 因为自己行,自己是这样,所以别人也都是这样、都得做到这样的想法和言论;
- 要感激苦难与挫折的言论;
- 在不怎么常见的异宠(指鸡,鸭,鱼,鸟等)分享下面评论有关吃的内容;
- 拿死者、受害者、弱者,以及其他地域、国籍、种族人士所受的苦难与不公待遇开玩笑。
- 认为抱怨自己境遇的人还算幸福,不够不幸,不够“惨”;
- “吃瓜”,“让子弹飞”,“等反转”,“割席”等;
- 想参与到/旁观令别人痛苦的事情中去看乐子的行为;
- 现在看见什么“理性讨论”、“纯好奇”、“不懂就问”、“客观来讲”这种也很容易心里冒火

置顶嘟文

我个人最喜欢的剧情类型:

-有着深切联系的人们之间激烈的爱恨,然后互相残杀,亲子、手足、爱人、挚友……新血浸透旧血,尸体堆叠尸体,仇恨的螺旋不断循环下去。

-隐忍、缜密、激烈的复仇戏码。

-明明靠得是那样近,最后仍然爱而不得。

-在短暂的一生中,为挣脱既定命运而挣扎、反抗,而命运最终仍拐过无数道弯,以最最惨烈的形式实现。

-以必定会被凡人打破的,脆弱的承诺或禁忌维系的,凡人与超自然存在之间的爱。打破的瞬间,往昔无数美好得不真实的欢愉皆成泡影。

置顶嘟文

我个人的性癖是像流星一样耀眼又短暂的角色。划破夜空,燃烧自己,决绝地向着未知与黑暗一去不复返。

他们神秘、一意孤行、性格尖锐又鲜明、不择手段;有野心或欲望,并丝毫不求他人理解,透露出悲剧与死亡的端倪。

染血的双手与过去只会让我更喜欢。

如果还是女性的话,那就更加香不可言了 :0270:

置顶嘟文

有许多令人悲伤、愤怒、痛苦的事情,说出来是只想得到支持、安慰与共鸣的。
不是所有事情都能解决,都能试着解决,都能试着归纳,都需要探索解决方案。
不是所有郁结的心结都能最终解开,或许有些也不需要解开。
不是所有阴影都需要照到阳光。

或许有的人在相同条件下可以做得比我更好,那这是非常值得赞赏的事情。
我想称赞你。
幸好你不是我。
幸好你比我有胆量,比我有力量,比我会经营关系,比我会控制情绪;或者,比当时的我更不怕死。
我从那时候直到现在,都很害怕疼痛。

即使现在看来不过是小事,但那时候发生的事情,留存的记忆,所做的微小、幼稚而徒劳的努力,痛苦、孤独的心情和所有流过的泪,哭哑的喉咙都是真实的。
不想被轻飘飘地对待,不想让这些被轻易否定。

我只是想在每每情感陷入低落之中的时候,有人能在听,有人能试着去理解我。
我想让我自己意识到,或许过去的我只能独自忍受和痛苦着,但至少现在我不是一个人。

搜刮以前拍的自己照片。
想要把大辫子留回来,还要半年吧……

赞美泰国队友!人可爱能力强会得多效率超高英语好!一个人carry起全小组!

曾经小学时候我也有一次出国移民的机会,那时候我家里人也在考虑投资移民去加拿大。然而,我那时最好的朋友刚刚办了转学手续去读国际学校,打算以后移民加拿大。那是我唯一的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爱护我并保护我的,没有血缘却胜似家人的人;她的离开让我仿佛心里被生生剜去了一大块。仿佛是赌气一般,我那时候因此决定我今!生!都!才!不!要!出!国!因为有人会因此伤心,会情绪低落,会变得孤零零的,会几个月里总是在哭。因此,我父母也放弃了这个想法,并惊讶我奇怪的犟脾气。

现在想来,我真的是自己耽误了自己。而且更打击人的是,我后来发现并没有什么人会因为我的离去而伤心。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会在有些人心里那么重要。也几乎没有人会像那时候的我那样“看不开”。

不是很喜欢接触电影、动画、剧集这些多媒体的事物……但偶尔一时兴起会去看一点点。

对我来说,感官要同时接收、要同时注意台词/画面/表情/背景音乐/动作/色彩/剧情/字幕等转瞬即逝的事物,是让我接收不过来的。所以会觉得看这些会动的东西让人很累。因此弹幕让我觉得非常烦人,更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看视频喜欢开弹幕。什么隐藏的暗线之类的对我来说也很难注意到。而且人物的心理、态度往往需要通过注意各种不同方面的东西(如眼神、台词、语气、布景等),联系各种蛛丝马迹去猜。甚至学校作业要自习看视频都感觉抵触。

相比之下,漫画和小说对我友好许多。它们不会动,可以被精确定位,可以被慢慢地反复地看,需要同时注意的事物就非常单一。尤其是漫画,台词、台词框、分镜边框、构图、(少女漫画居多的)人物旁的装饰、拟声词、分镜,这些都可以描述一个人的性格,表达ta的心理和情绪,而且心理活动甚至可以以文字的形式被写出来。自己也可以在头脑里通过脑补,给不同角色配上不同的声音。(所以我学习提高情商、理解他人情绪的一大助力就是少女漫来着……)

clubhouse好像现在不用邀请码了的感觉?

目前可以想到的个人雷区(待补充):
- 中特社;
- 在被食用者不情愿甚至憎恨食人者的情况下,一厢情愿地将其吃下的食人情节(没错特指某热门漫画的结尾部分);
- 对受害者的质疑和挑刺,还有把自己代入后,认为自己能做得更好、更妥当体面的假设;
- 过分的两性玩笑;
- 性化、物化、工具化女性的言论,对二次元角色口嗨也不行;
- 不分个体的具体境况,人生经历与所处环境,“一视同仁”地设立一个所有人必须要达到的标准,甚至达不到该标准就不配享有某些很基本的权利的言论;
- 因为自己行,自己是这样,所以别人也都是这样、都得做到这样的想法和言论;
- 要感激苦难与挫折的言论;
- 在不怎么常见的异宠(指鸡,鸭,鱼,鸟等)分享下面评论有关吃的内容;
- 拿死者、受害者、弱者,以及其他地域、国籍、种族人士所受的苦难与不公待遇开玩笑。
- 认为抱怨自己境遇的人还算幸福,不够不幸,不够“惨”;
- “吃瓜”,“让子弹飞”,“等反转”,“割席”等;
- 想参与到/旁观令别人痛苦的事情中去看乐子的行为;
- 现在看见什么“理性讨论”、“纯好奇”、“不懂就问”、“客观来讲”这种也很容易心里冒火

欧洲的优衣库和muji为什么几乎没有好看的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之前一晚睡觉没摘头绳,然后再梳头就是有点卷卷的 :0180:

啊啊果然暑假还是想试着去烫头啊,想烫微微的大卷

假如嗑的cp是历史人物或者神话传说人物,那么就可以吃到从古至今数不胜数的,也嗑这对的,写作绘画影视雕塑等方面的大佬名家不断产优质粮食。而且不乏可以成为名著/名画/人类文明的财富的那种程度的Ambrosia。这是至福…… :2101:

伊阿宋的恳求选了一个自己最能吃到糖的版本。啊,美好的玻璃糖…… :0270: :0250: :2101:

显示全部对话

救命,干了这桶岩浆的小号也找上我想关注了。

"这一刻,我尊贵的王家身份回归了,我又有了弟弟和父亲;金羊毛回到了科尔喀斯人手里;这一刻,我的祖国光复了,我也恢复了完璧之身。
诸神最终还是垂青于我了,哦,幸福的婚礼啊;哦,多么欢乐的一天!该离开了,罪行已经完成了。
但复仇还没有结束。那就趁着你双手还有力,尽快完成吧。
灵魂啊,我的灵魂,你为什么还在耽搁?你为什么还在犹疑?我心中一度熊熊燃烧的怒火,现在熄灭了。我为我的所作所为,在羞愧,在懊悔。我这不幸的女人,我都干了些什么啊——“不幸”,我刚刚是在说“不幸”?即使我心有悔意,这一切都早已既成事实!巨大的喜悦盖过了忏悔,强行支配了我的身心;看啊,这狂喜还在不断增长,不断增长!现在我唯一的遗憾,就是那个男人没能亲眼见证这一切。没有他亲眼为证的罪行,即使做了再多,都全无意义。"

"这里——只要是你不准我伤害的地方,只要是能让你悲痛能让你落泪的地方,我都会毫不犹豫地一剑刺下去。
好了,傲慢的男人啊,去吧,去追求年轻的闺女做妻子,抛弃孩子的母亲吧。"

"不够!要是仅仅杀死一个就能满足美狄亚,她才根本不会想着去制造些什么流血牺牲。所以,两个我都会杀掉。但两个还不够,还不够平息我的悲痛。
要是我的子宫里还藏着我们婚姻的结晶,我,做母亲的,也要破开我的肚子,用剑尖把它挑出来!"

显示全部对话

我妈虽然平常表现得开明温和,但一旦我爸做了过分的事情,她立刻就和他组成同一条战线。即使我是对的,我也不能对,原因只有一个而且很简单——因为他是我爸。果然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幻觉吧,他们其实一直都是一伙的,从没有改变过吧。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