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彻底退出豆瓣,正式做简中网络难民。

为防止自己未来再像这周一样每晚睡前翻squish几条ins highlights然后失眠,一鼓作气看完了他所有话痨。这八成是要进星战剧组的人,我最好早点翻篇。
然后早点自学vfx或者别的什么赚钱的事情然后改行赚钱买房

今天一些奇遇 

上午因为骚扰电话唤起以前被stalk的不快,但是有新朋友和我聊天很快就过去了。聊天中想到自己这些年过来的成长,并且也对未来有了一些信心。

下午和一个华裔二代移民同事聊天,意外发现对方是非常内向的人(真的没想到她的职位竟然可以是内向人),还抛给我一个大问题what’s your goal of life。我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很多遍,说ultimate goal is to create stuff,还有一些具体的让我没那么多时间create stuff的目标比如申请pr学车买车买房等等。我反问她,她说她没有目标,她一直比较annihilistic。
等对话结束后我就开始品了,其实创作东西也没啥意义的,只不过是创作的过程能让生命变得没那么insufferable。

我开始交新朋友了,很怕一些关系最后又变成别人对我单方面指点江山的状态,但是先这样吧。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刚转嘟的这个事搞得我简直ptsd犯了,这就像是我刚出国读研小组讨论遇到的事情,白男白女poc男围攻我说我不专业,明明是对方先挑的事,我的性格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变化的。希望首页看到都去帮帮腔不要惯着傻逼白男

Elli 转嘟


@board @help

[编辑改动] 写明对方是组织公众号

朋友们,我非常需要一些情绪上的支持🥺 🥺🥺。因为我与两个英语账号在有关【在长毛象内歧视中文日文】、【散播有关中日文用户活动的false fact】等话题的争执中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希望大家能告诉我你们对这件事真实的想法。

我关注了一个叫 "Humane Tech Now"(下文缩作HTN)的一个相当于组织公众号的账号。字面上就是宣扬人道科技的意思。我一直对这类社群有极大的兴趣与好感。然而该账号转发某路人甲的嘟文,其中点出了 他的实例的跨站时间线有过多中文/日文嘟,语言过滤功能不好用的问题。但是我认为他行文中包含非常明显的针对中文与日文用户活动的虚假信息以及整体的对两个语言甚至用户歧视。

我发嘟指出了misinformation/language discrimination,并表达了我的感受。并要求HTN出于他的“humane”的价值观,1. 阐明他对转嘟赞同与否。 2. 对“TL里99%是中文/日文,其中90%是Anime,再其中80%是bots”的潜在misinformation进行fact check。 3. 理性、有效地阐述语言过滤功能中存在的问题。

而两个账号如同某些我们熟悉的群体一般立刻拒绝承认歧视、完全回避事实编造、HTN表示他不欠我一个fact check,说我是hostile、not constructive、screaming、不遵守社区礼仪、pointing finger、accusation,还有种种难听的话我不忍回头再看。就像他们一点也没错一样。

以下是原嘟串,注意里面有大量英语。

m.cmx.im/web/statuses/10853056

虽然我实际想要的是emotional validation以及在这个问题上的陪伴。 但还是希望大家能告诉我你们对这件事真实的想法。

gender euphoria t恤到了,我也是有五件同款t恤换着穿的人了,耶

本来昨天还斗志昂扬觉得可以开启新生活,今天又被新的陌生号码骚扰,直接打回原型。iphone的block caller居然挡不住骚扰电话和短信。感到深深的无力,而且又控制不住去想如果自己有男生的声音直接告诉对方打错了根本不用害怕。

Elli 转嘟

最近听播客最好的一段话:

不要同时踩着油门和刹车,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消耗掉了所有的能量。不能什么都不干然后一整天躺着骂自己。时间是最不值得作为标准来焦虑的东西。

感想还是我觉得我各方面都差同龄人太远了。研究生被教授们和前房东家熏陶鼓励,才慢慢开始摆脱做题家思维做现在身边人可能没上大学就开始做的事情:搞清楚自己想做艺术创作。潜意识里不再认为这是母亲口中的不务正业玩物丧志,不再把自己不当回事。开始真正make time for it,开始加入圈子。开始认清自己认同自己。
人都说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五六岁,不知道几分是基因几分是因为afab中性打扮就像个小男孩几分是因为我社恐不自信,就当是命运给我第二次机会,说不定五六年后我就可以像现在的同龄人一样做一个舒展开的大人。

squish相关 

今天考古squish最震撼的还是他一段时间前进城来玩错过回去的末班车了就直接找个酒店住了。这段时间来他在我司安顿,并花几周时间独立给一个知名音乐人做了mv。我们见面的时候他开了辆大吉普。
昨天刷小红书刷到一个问温哥华年收入的,下面除了码农和工作很多年的医生律师之外普通人基本年薪不会超过六万,这给了我很多安慰。但也看到一个做squish这行的的工作几年工资就翻几倍了。搞这行的果然还是有钱人。
我不想一辈子都做不赚钱的东西,我也想安顿,然后搞副业,转行,赚钱,虽然不会有人一起买房但还是想做home owner。
可能每个squish基本都是我想成为的人而并不是真的想在一起相处的人

显示全部对话

好像又正在或者已经失去一个朋友,因为逐渐没有共同语言了。不过前段时间说实话已经捕捉到一些red flag,在对方经常表达对其他人的没必要的嫉妒的时候,我心里就敲响了警钟,说不定对方也可能嫉妒我。能做的只有保持好距离了。
——幡然醒悟原来前段时间星座运势说会发现身边一个朋友的真面目原来就是这事。

Elli 转嘟

极简主义真的是很现代化的概念。一个人的家里可以空无一物,这个人至少去超市不费事、并且超市总是有货。
80后90后中的一部分人曾经也有这种幻觉,现在没了。

看了万众期待的the boys第三季第六集。 

这季真的每一集都比上一集再上一个新高度,角色错综复杂的关系能让每个人说出足够讽刺现实各种问题的话并且一点都不刻意。
这集名字叫herogasm,本ace有心理准备如果太恶心了就关掉,但是实际上还好只是一个噱头,把场景设置在sex party里结合hughie的超能力一点都不违和。
kimiko线没太看懂,不知道她到底还有没有保留一点超能力才完成对施暴者的反杀。想到唐山的事情觉得很解气。创作者的导向好像是她反杀的时候多捅别人几下就是坏人了,我完全不理解。

每次想躺平的时候点开squish小哥的instagram highlights就又默默爬了起来。今天是爬起来加班(…)撑过搬家季一定要大搞特搞side quests。我也想做正儿八经产出的creative

老板1:1说别的组可能能有video editing的活给我我好开心啊但是没有reel😢只发了两个多年前课程作业的视频过去

搜到了最近很感兴趣的刘恋的书评,有几个想法
0. 我用豆瓣书评一般也是说说读完最直接的想法或者最直接学到的东西,不会想要写得很全面
1. 本能对没受过挫折的人上人有种排斥,因为某何不食肉糜学姐,很反感精英阶层女性跨越性别的爹味
2. 但也觉得不至于因为三年前的评论被翻出来而被cancel(当然知道这不至于被cancel),每个人三年前的想法言论和现在比起来肯定有一些不pc不成熟的部分,中文网络里feminism的共识/语境/氛围成长其实是挺快的。有些词的意思是中性还是贬义都会变的。更何况可能同一时间每个人对于一个词的理解都不一样。
3. 对于我这样上网话痨的人来说很希望每个社交平台都有个半年前不可见的功能。

求助,苹果手机已经block掉的号码为什么还能一直给我打电话?有个号码已经骚扰我很多天,每次接起来我不说话对方也没声音几秒钟就就挂掉。号码也很奇怪,看起来像中国手机号加了个1,或者美国号码多加了一遍1

Elli 转嘟

本来想找mr robot里一句带squish名字的台词,没找到,重新看了第一季的drug sequence。现在对于每集内容的印象已经开始淡化。点到大结局对应的内容甚至不记得后面接了什么内容,重新品了一遍。
还是为这么棒的一部剧结尾没有百分百对应上作者拍第一季时候的vision感到难受,好锅配了个不同型号的好盖。世界上大多事物都是这样没办法完全计划好的,能配个好的盖已经不错了。尽量对接下来的项目负责

看过《欧比旺》 :star_solid: :star_half: :star_empty: :star_empty: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9217/
真的好烂,叙事节奏、剪辑、打斗场面全都好烂,不及格!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