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自我介绍置顶🔝
:0130:​社科+在读法学生
:0020:​政治坐标测试结果:社会民主主义
:0170:​mbti:estj(听说是很push的人格类型欸,可是我真的很有礼貌!)
:0181:​网上冲浪日常就是学习法律知识(备战法考中)/看番(最近在看明日酱)/读小说
:0240:​讨厌任何人设和剧情弱智的影视作品(美术和音乐再好也完全不感兴趣,例如普罗米亚)喜欢的导演是维伦纽瓦
:0450:​最近在看的书是《末代大亨的情缘》
:5130:​​:5130:​嘿嘿,欢迎一起玩一起讨论!

因为前男友聊骚分手了,但是他知道我的账号,而且他是个性格很极端的人,所以在考虑换账号。之后应该会用同一个头像把大家加回来 :usamaru061:

RT
写这个标题和新闻稿的人祝你死全家,报复性去火葬场。没看到大家在哭在痛苦在拒绝死板无理的防疫吗?还拖累经济复苏?大家都没骂习近平拖累自己人生,去死吧你!死全家!

rt,郭楠真的很喜欢歧视黑人,如今已经妖魔化到,一提到广州,他们就能联想到黑人,联想到女朋友被广州黑人ntr,此等联想能力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如今在互联网上嘲讽黑人已经成了一种政治正确,一旦反驳大家就会说你米线太高,开不起玩笑
我不太清楚两性在这方面的区别...但应该是男性比女性要喜欢歧视黑人得多了
就因为中国男人鸡巴小吗

反正我每次看到种族歧视黑人的男性言论时都忍不住想,这个人鸡巴肯定很小

看到微博上很多人传,广电其实不管内容审核,只是看程序文件,内容审核都是交给临时组成的专家组做的。——然后一堆人就开始说业内烂透了,好似广电很无辜似的。

这时我就要说了,读历史对于人文修养而言是很重要的。

比如说,你如果去读一下纳粹屠杀犹太人的资料的话,就会发现:希特勒从未下达过屠杀犹太人的命令,甚至从未查看过屠杀犹太人的相关的文件。

那么犹太人屠杀是如何发生的呢?答案是:希特勒反复不断地和手下谈论他对犹太人的看法,然后手下就心领神会地去屠杀犹太人了。

中国没有宜居的城市,只有铁拳还没砸到的城市。

气象万千:翻墙爱国的小粉红们来到长毛象很生气,因为上面有好几万个八千🤭

长毛象把我的网络发言习惯训练得更直白了,比如以前总不敢说淫乱一类的词,用各种各样的词代替怕被屏蔽,但实际上我想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啊!所以现在我要大声说淫乱

当我说希望男的死绝,或者至少死一半的时候,是一种抽象的男;但是当男的跳出来觉得自己被扫射到的时候,抽象男就被固定为具象男:放心,如果有名单,一定让你第一个死。

也许这就是一言男尽吧,

看到一則視頻,上海一群警察暴力執法,毆打女性。據說因為一名女子拉低口罩吃東西,遭到警察圍攻暴打。這事情比唐山更惡劣,警察和土匪沒區別。
視頻壓縮不了,只能上傳截圖

想起来一桩陈年八卦。公司年轻人下班一起去喝酒,都喝的有点多,出来打车等待的时候,一个男同事亲了另一个男同事。被亲那个当场吐了,还把对方揍了一顿。第二天这个亲人的同事就没有来,直接辞职了。手续都没来办。
当时我跟闺蜜八卦,都觉得打人这个是不是有点反应过度。主要是同性恋的环境如此恶劣,你这么闹,他真的很难了。
刚刚想起来,呵,被亲被搂,女人有多少有那个能力揍得对方鼻青脸肿,并,对方要社死到辞职的手续都不敢来办,立刻消失。女人这样闹,是不是一堆人劝你算了,指责你泼妇,开不起玩笑的。
我操,这叫一个双重标准。顿时觉得应该开发个膀大腰圆的gay蜜,被男人骚扰了,gay蜜去替我骚扰回来。

想起前段時間日本搞笑藝人鐮鼬的山內被炎上的事。他在節目裡當做笑話來講,說有一天深夜坐電梯,碰到一名單身女子。女子示意他先進電梯,自己卻不進。他坐上電梯一琢磨,對那名女子大概把他看做潛在危險分子(他長得確實比較社會)感到有些不爽(可以理解為面子上掛不住),就又坐電梯下去,打算嚇她一大跳。但電梯回到一樓後並沒見到那名女子。← 就是這樣一件事被炎上了。
還好是沒有碰上,不然真把人嚇著那得留下多大的心理陰影?
廣大男性好像沒有意識到,拜那些男性中的敗類所賜,男性的集體信用已經完全破產。對於女性為了自身安全需要一直保持警惕的艱難處境毫無同理心,為了滿足那點雞眼大的ego就做出攻擊性的舉動,還不以為然當做笑談。
“打女人還是不是男人?”“男人不保護女人算什麼男人?”,講來講去都是男人自己面子上的事,本質和女人沒什麼關係。但是男人為了面子做的事,仔細一看,大多是小肚雞腸的體現。

中国人的新闻取向,就是一旦有什么辱华的要打仗了小消息热度不大的他们反而知道和传播得最快。
然后你一问唐山徐州这些事,他们be like什么啊?没听说,这种事到处都有,不止中国有啊,你别天天看负面消息。

单纯的想被转嘟嘟,有象友满足一下小小愿望吗 :0b12:

和男性朋友在微信上聊起这次的事情,他说:“我不是把两性差异归属社会问题,而是因为我没站队,我不讲男女,只讲人。“
我突然就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个TED,是美国社会学家Michael Kimmel的演讲。
他说起他在读研究生的时候,他说:“所以每周,我和11个女孩子一起组队学习。我们会阅读关于女性主义的文章并且相互讨论。然而当我亲身经历过其中一次对话后,我的人生彻底改变了。
那是两个女生在讨论,一个是黑人,一个是白人,白人女性说,现在听起来是非常荒谬的,白人女性说:’所有的女性,都承受着同样的压迫,在这个父权制社会,女性都处于同一地位,所以所有的女性都会出于直觉地团结在一起,视彼此为姐妹。’
而那个黑人女性说:’我有不同的看法,那我问你个问题。’
黑人女性问白人女性:‘你每天早上醒来,对着镜子,你看到什么?’
白人女性说:‘我看到一个女性。’黑人女性说:’你看,对我来说这就是问题所在,因为我每天早上醒来对着镜子,我看到的是一个黑人女性。对于我来说,种族差异是可见的,而对你,种族观念是无形的,你是感受不到的。’
之后她说的话很令我震撼,她说:‘这就是特权,对于拥有的人来说,它是无形的,我想对这个屋子里的所有白人说,能够不用时时刻刻把种族放在心上,这是种奢侈。特权对于拥有它的人来说是无形的。’
还记得吗,我是那个组里唯一的男生,所以当我目睹了这次讨论之后,我说:’诶呀,糟糕。’
有人问我:‘你干嘛这个反应啊?’
我说:‘我每天早上醒来对着镜子,我看到了一个人。我的唯一属性就是人。我是一个中产阶级白人男性,没有种族、阶级或者性别的意识,简直是全世界皆可通用的身份了。我想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成为了一个中产阶级白人男性。’”

现在真的是非常想杀人。算了,我不是真的想杀人,我只是想让这些“我认为没有人性”的人消失,最好是像灭霸那样。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