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周五吃饭时一颗之前补过的牙崩了,预约了下周二的口腔医院,现在就开始担心如果要刮治怎么办,如果要做根管怎么办,我好怕疼,甚至开始暗搓搓希望到时候被拉去做核酸就能逃了。
现在又在算今年公司的营利任务,预估每个项目今年能赚多少钱,已经估了好几次了,每次都要加码,也不知估些什么东西。
年终奖也一直没消息,网传今年我司没有年终奖,我们都暗自盼着不会,又怕它真没有。
唯一的好消息是我司把原定下周日的调班挪到了今天,虽然今天不能休息但过年能早点休。

吃晚饭把多年前补过的牙崩掉1/3个……
姑且预约了下周二(基本能约到的最早的了)的口腔医院,但……保持这个状态过四天,压力好大……

岳大哥的事警情通报已经出来,说是他儿子就是之前让他去认的尸体,只是他不能接受。
具体情况不得而知,不过可以想像有多少粉蛆会跳出来叫反转。

看TL上有人说起拓麻歌子,想起初中时看《地狱先生》,有一集是几个学生无意中进入一艘事故搁浅的货运船,在上面发现了许多箱的“他妈哥池”,书上写的就是这四个字,而且没有任何解释……
当时看的是盗版,而且是盗版商自己翻译的版本,极糙,估计盗版商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就按大概读音胡乱翻译了一下,读者也根本不知道他妈歌池是个什么鬼,而且故事里也没有出现这个东西的正面画面,就是几个小孩聊天聊到,然后找到许多箱包装好的。
直到去年还是前年想起这事,专门去查了一下,才知道是拓麻歌子(漫画连载时正流行)
盗版翻译有很多笑话,据说《日式面包王》后期 因为有太多日本谐音梗,翻译完全放弃了,翻译出来的东西已经完全看不懂了(不过我没看过)
相比之下把每个谐音梗都标注出来的《功夫旋风儿》相当良心了,不过那个应该是直接盗的台版来着

之前有个想法,在微博上每发现一个抱怨哭诉自己身在疫区小区封门这不便那不便无法生活的小粉红,就贴一张冰汽时代的“这一切真的值得吗”截图给他。
嘛,也就想想,不会真的去做。太麻烦了。

昨天是因为一个啥事情来着,在百度搜了一下小岛义雄,搜到贴吧里一张贴子讲某综艺里的过气艺人才艺比拼,有人回复说小岛这样看着好惨啊,底下各种骂他的,有说小岛从好学校毕业放着人生坦途不走非要当搞笑艺人活该的,有人说他红的时候也没少赚你干啥同情他的,有人说中国那么多贫困山区你为啥要同情一个日本鬼子的……
看了下帖子时间,居然是12年的,原来十年前的人已经是这样了,我大概也美化了自己的记忆吧。
(但小岛这么多年还在坚持,好像还一直有工作,真挺厉害的……他好像也不像安村有壁之类的节目)

上周吃了部门优秀员工的请客,体感上就跟吃了年终聚餐一样,身体已经进入了等放假的状态,想到还有两周才能真的放假,居然感受到一丝悲伤。

和朋友聊天时提到,如果有人或有组织想把整个社会方方面面全都规划起来、规划好,我觉得最理想的情况是他能达到神的三个基本条件,即全知、全能、全善。
如果达不到的话,“全善”可以舍弃,但要能做到整体上的守序(即“圣人不仁”),这样社会本身至少是向上发展的。
再不行的话,“全知”可以舍弃,但要有正常的信息反馈和搜集机制,现代社会情报传递 从技术上来说已经很快了。
但“全能”是无法舍弃的,要把整个社会的大大小小方方面面都管起来,一定要有没问题时推进发展、有问题时解决问题、解决问题不能制造新问题的能力。
可惜的是现实中,不但全能无法达到,就连另外两条的“至少要”都做不到。偏 越做不到的人越想管。

某个群有朋友把西安的操作称为“台湾级操作”。
我:哈哈哈哈哈,对了我听说李诞搞了个新节目你看了吗。(还能说啥呢。)

突然想到,汉语的妙处就是,民主这个词里,民既可以是主语,也可以是定语

朋友群在激烈地讨论“欧美看起来能和新冠共存,但这是以平均寿命少20岁为代价的!新冠就算治好,但后遗症也非常可怕,会大幅度减少寿命!”
我:(心里默默但没说出来)“我国这搞法也未见得就能保持住平均寿命不折损啊。”

前段时间看了电影剧本写作基础之后,这两天又重看了一下救猫咪1,现在在复习故事……感觉可以把他们的结构理论综合一下
但好像对我的工作和爱好(漫画和小说)都没有特别强的指导作用……

年龄渐增带来的消极变化:
一开始,主导社会的那些愚者比你年长30岁到50岁,你觉得可以轻易等到他们死掉的那到。
然后,主导社会的是比你年长20到40岁的愚者。你觉得多等等可以等到他们死掉。
再然后,主导社会的是比你年长十几岁的愚者。你觉得可以等到他们退休。
再然后,主导社会的是和你同龄的愚者。你只能希望自己长寿了。

本想今年拿了年终奖换ip13,现在公司全在流传没年终奖的消息…

昨天有朋友转发了阿凡提的身份考证。我小的时候虽然看过类似的考据,但单知道阿凡提是一个对智者的尊称(而非一个名字),以及历史上有好几个著名的阿凡提,看了他转的考据才知道作为故事原型的阿凡提曾在麦加做过辨经的主持人,以及后来的身份是为麦加云游各地考察世情的使者,所以种种权贵都乐于和他斗智,也只敢和他斗智……
然后我给这个朋友转发了一休的身份。
我:“可见抖机灵给权贵难堪是需要有后台的。”
朋友:“对,杨修的后台不够硬所以死佐。”

现在的风向又变成了导致孕妇流产的医院是民营,民营是资本,资本坏。
那之前国营医院也没治人家呀。

这西安作协主席吴克敬写过啥书啊,可以去打差评吗?

吗的这一万个要填的表烦死了,根本记不住,完全搞不明白要先填哪个后填哪个。
我就不能同时做多件事,有好几件要做的事摆在我面前我就想砍人。

这两年中国网民猛烈嘲笑西方古代封建制度的“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大有“你们这样怎么办大事,还是我们中央集权有制度优势”的意思。
事实上中央集权也没多高效嘛,一样是大头兵只听自个儿班长的。

二一年下半年的绩效是中档……感觉22年要变成下或者下下……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