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钱用来建核酸亭、建方舱、搞消杀霍霍光了,还好意思来跟居民借钱……真是煮青蛙的柴不够了,还来跟青蛙借火煮自己吗?当大家都是傻逼呢🙃

早上看到微博友邻的一张贴图,附近有核酸检测点已经成为出租房广告的一大卖点了。搜了一下,果然。继学区房和盒区房之后,核区房呼之欲出了。

上海友转发了一个朋友圈的截图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大意是发布会后去问居委会,新闻里说了翌日复工复市,现在可以出去了吧?居委回答说:要出去从新闻出去,别走小区门就行。
几分钟过去了我还沉浸在这一金句带来的震撼之中。

集中赢,中国赢麻了!砖家们也要恰饭可以理解,但是吧,吃相难看成这样要人不吐就有点为难了……

一有破防就溯源到快递,这几乎成了习惯。对于无症状感染者大量存在,很多患者出现症状之后两三天才能检出阳性,而且传播速度极快的病毒来说,追溯零号病人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也没这个必要。可是他们不,他们一定要追溯,学校会追溯到校外快递,国内会追溯到国际邮件,为啥?这样才能找到最大的那个罪人呗。“大家辛辛苦苦抗疫,都怪你让这一切毁于一旦”。只要这种叙事仍然存在,矛头就永远不会集中到上头的决策者。

陆续看到那些蓝底白字防疫方针权威发布,表面上在阐述政策,但字里行间写的全是:“你们能怎么样?”的不可一世和傲慢独断。
这样所谓的“权威” ,看到就想怼!

对于男人来说,选择绝后是抑制自己繁殖欲望,是一种“悲壮”的自我牺牲,是哪吒自刎;对于女人来说,绝后是保全自己的身体和精神自由,是不愿意做出牺牲,是自私的极端女👊 —— 繁殖的成本谁来承担,一目了然。

中文真的已经被利维坦毁得差不多了。很多词我tmd都快不认识本来什么意思了,比如“非必要”、“静默”、“静态/动态”。谁教他们这样用词的???

看到有嘟友谈到隔离期间的强奸和堕胎问题,这种issue都是制定Covid政策时应该纳入考量范围的。2020年听过public policy的老师们组织的一个关于covid policy in Europe的讲座,我不是这个专业是出于好奇去听的,所以可能表述有错漏。
总而言之欧洲的国家为了制定covid policy成立了类似伦理委员会的东西,这个委员会负责收集一些sociological data,譬如疫情期间的家暴率,强奸率,自杀率,虐童率,等等,因为学者们认为隔离在家大大增加了“家庭成员”或“合住成员”之间的相处时间,平常一些被家暴的人或者被父母虐待的儿童可以通过上班/上学而短暂逃离暴力环境,但当所有人都被迫居家隔离时,这个缓冲时间消失了,因此隔离时间越长,家庭暴力事件越严重。同时长时间隔离也会对民众的收入造成打击,因而带来新增暴力或自杀。同时根据已收集的数据来看,这些不良后果在女性和儿童(受虐的主体),以及(在欧洲的)有色人种身上是最明显的。
所以各国的public policy学者认为,委员会应该实时监控这些数据,当暴力率和自杀率上升到一个值时,无论Covid多严重都应该立刻停止隔离和封锁,因为隔离再持续下去Covid的次生危害将会比Covid本身带来的损害更严重。政府应该在保证基本人文basic humanity的情况下进行动态管理,Covid policy的制定应该由public health,public policy,sociology和psychology的专家共同合作完成。这是ta们当时讨论的结论。

“非必要出境活动”那份通知看得真是一言难尽,这两年可以说是中文被污染的高峰时段了。摘抄一段两年前剩余价值和罗新对话那一期里罗老师对军事化用语激增的现象的看法:
“军事术语侵入日常生活语言的情况,当然由来已久,这恐怕是20世纪的特点。另外也和中国在民族国家建设的过程当中,始终处在对内对外的战争状态有关。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无论是国民革命还是后来的共产主义革命,军事所占的比重都非常高,对军事文化的崇拜也变得非常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使用军事语言,而军事语言的侵入对整个文化的伤害或者影响是很大的。
如果我们觉得应该改变我们的文化的话,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从自我做起,少说这种军事性语言。我们有足够的语言和足够的词汇来表达我们的思想,用不着使用这些斩钉截铁的、非此即彼的排他性的军事语言。至于体制如何使用这些语言,它有自己的惯性,很难改变,但是作为普通人应该这种自觉意识。 过去我们没有这种自觉意识。我在好几个场合说过这个话题,但是没有人有反应。可这次反应特别强烈,所以这可能是一个机会,让人们意识到这种语言的空洞和危害。”

说什么来着,终极的耳光,煽肿狗熊的猪猡脸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收到老板在公司群里发的北京明天开始静默三天的小道消息,我立马拔腿就跑向小卖部——买了四十个冰淇淋(毕竟我的心理健康就靠它了)。结果五点半发布会又来那一套“不信💊,不传💊”,好像是最后时刻被某领导把方案毙了。可怜的市民们真是随时随刻,被玩弄在股掌之间。

那个发生了“教科书级警民沟通普法”的小区,正在被执法者深夜突袭转运。一遍遍上门告知转运,拒绝转运就加码事后处置,被转运后却被安排在只有床板的屋子里……这一切都发生在深夜!

在全国各地建立“法理民兵连”的同时,律师却被禁止代理涉疫案件。

我爸昨天在家庭群里转发我本科大学退出国际排名的新闻,我回了句“丢人现眼”。结果他兴奋了起来,开始在群里用他那有限的历史知识给我开讲,什么“东西方教育以后要进一步分化,我赞成中国的教育”“古代科举制度不拘一格降人才,昂格鲁撒克逊民族太野蛮”云云。确实,中国教育在一种意义上是成功的:它给全体国民灌输了一种根深蒂固的精神——“听话”,铸就了我国赖以生存的低人权优势。不论是世界工厂,还是新冠抗疫,都是这种低人权优势的体现。毕竟,全世界哪里有中国人民这样,煮熟了都不吭一声的青蛙啊。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