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朋友说最近去健身房,才突然意识到我说自己平时拿17斤重的小猫咪练深蹲箭步蹲究竟是啥意思,她甩壶铃时想到这就是我家猫的体重,顿时心生敬畏,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小猫咪的爱之分量!

我告诉她,其实我特意在健身房挑选了一根和我猫体重一样、十六七斤重的硬拉杆,作为我的个人重量训练专用杆,现在我算重量都是一个猫一个猫叠加的,比如每次深蹲时,我都在心里快速换算了一下,哎呀今天的自己是左右肩各扛了一个芭蕾老师加一个亲猫!表现不错!可以再加一个亲猫!

今天的四小天鹅排练,仍然还是一只还没蜕变出鹅毛的、被拽得嗷嗷叫的笨小鸭,不过被安排当了最辛苦的领头鸭,责任重大鸭!请教了一下芭团现役跳四小天鹅的演员朋友,她安慰我说,自己上台跳头鹅带着其他小鹅往前冲时,也是被拽得快翻白眼了。“但我觉得你很适合跳四小呀,”她温柔地摸摸我,我问为啥,她说,“我也不知道,可能因为我喜欢你呀。”本鸭一个激灵,开心得马上拍起了翅膀。

虽然已经分道扬镳断了往来,但十年前被形容成是大白熊的温柔内敛之人,现在被骂成是一头会把苍蝇和农夫的脑袋一起拍碎的熊朋友。若不是举报信里遣词造句时个别字眼仍流露出的熟悉,几乎不能相信是同一人的手笔。即使已经不是朋友,也是非常、非常震惊、低落和难过的一天。

这个分析准的,我就更喜欢双胞胎。杨笠从未戳中过我,也没觉得多好笑,但我爱死被气得半死的那些男性反应了,简直又惊又喜,借用身边一位大呼过瘾的男性朋友的话来说,就和看鱼塘通电一样,傻逼纷纷浮出水面,气得破口大骂的男的中间,竟没有一个是冤死的鬼。比起杨笠说了什么,我更关心说完后的网友反应,读者反应理论实操案例了。

最近没啥时间上网是因为被芭蕾老师捉住了,逼我穿足尖鞋上台跳四小天鹅。这事我预感非常不好,实在羞于启齿,毕竟天鹅还小的时候可不就是丑小鸭吗,排练时间还特别紧张只有四十天,鸭鸭根本来不及换毛变成天鹅的啊老师!

而足尖跳四小天鹅是公认的特别累,在专业舞校是给低年级学生练体能用的,一开始以为体能不足可能是跳四小最大的难点了,我还拿出老师以前的评价来自我安慰,毕竟“笨蛋的优点不就是体能好嘛”。结果我太天真了!这事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其实四个鸭鸭的排列位置是有秘密的,最考验体力的是头尾两只鸭,要轮流当火车头拽着大家跑,而中间鸭会被踢得嘎嘎叫。加上头的动作后各种容易翻车,只要方向有一个记错,两只鸭鸭就会突然猛回头两两四目相对,手脚开始打架。排练老师抓着教棍和挥舞逗猫棒一样指挥,上一次脖子有这种落枕的感觉还是我练习用下巴写“粪”字。

怎么长毛象我随便想发点啥都超字数啊!!!咆哮!

虽然我也曾屈辱地喝过无糖可乐,掐着卡路里数字吞咽下索然无味的沙拉草,但是!但凡我自己还能动手,我这种硬汉派是拒绝代糖的,代糖,那是专供我高血糖的老舅妈吃的,而我会减糖减油减少分量,却绝不向代糖低头。厨房,是我的领地,冰箱,是我的城堡,我将誓死捍卫自己生命中享用垃圾食品的快乐,谁要反对,我就把谁的脑袋摁到盘子里去。

又一个贴膘的长假过去了,我庄重地站了起来,把手手放在胸前,向我那些讨论低脂代糖烘焙的下厨爱好者朋友们宣布:无论是10公里跑、100个波比跳还是200斤深蹲,我吃下去的每一大卡热量,都将由我本人承担责任、把它们运动消耗掉,啊,这就是我的热血美食王道。

看各位讨论滑雪的风险,我微微一笑,忍不住祭出我珍藏的滑雪群截图。(原文:douc.cc/3xPRBK

就问你,这一幕熟悉不熟悉,亲切不亲切?一年一度的作客猫和渣猫碰头会又来了(图一这一幕可以参照去年的死亡凝视:douc.cc/4ovGn2

一年不见,当我拉开猫包,作客猫探出头嗷一声,两猫同时发出了愤怒和威胁的哈气声,我立刻机智地打开一个罐头,于是两猫一边哈气一边吃了起来。晚上渣猫突然赖我腿上不肯走了(图二),它又胖又生气,连水也不肯让作客猫碰,介意得不得了。而且渣猫非常警惕作客猫会不会抢自己心爱的纸箱子,时刻保卫着(图三图四),作为一个纸箱之王,全家的纸箱都是它的,我给作客猫准备的纸箱本来渣猫根本看不上,突然三步并做两步,跳进去磨爪子宣布了主权。

谁能想到以前我也是个处理足尖鞋宛如对待婴儿一样温柔的人呢!现在我摔打足尖鞋的十八般武艺,和年轻的武则天驯烈马差不多!三沙你个品质不稳定的王八羔子!!!

在我持之以恒安利了十年芭蕾后,我家属已经深深喜欢上了这门艺术,并对我的芭蕾老师赞不绝口。

我猫最近学会了自拍!晚上心情来了,我猫对着发热的手机开始踩奶,啪啦啪啦就是一通拍。我精心挑出一张没糊的照片,正准备发个广播啥的晒晒它的作品,突然发现,我抱猫同框时的自拍照,和猫亲自动爪和我同框的自拍照,好像还……挺有共同点的。

几乎不怎么开口表扬人的芭蕾毒舌老师,这么多年有史以来第一次公开讲我进步了,怕我膨胀,还背着我说的,嘿嘿嘿嘿嘿同学的报喜声一浪接一浪,我面不改色心不跳,把亲猫叫过来给它开一个罐头。接下来的这一天我过得很辛苦,因为要勉强保持着让自己双脚仅仅悬浮离地三厘米左右,不然就会从飘窗嗷一声开心得飞出去。

被朋友评价为“跳个芭蕾整出女高中生打戏动画内味儿了”,最近得了个新毛病,穿着足尖鞋力量满满,一跳一落一踢,都要“嘿”一声配音!老师听了想打人。

元旦假期和朋友一起去了一个艺术节逛文创产品集市,看到一个猫画像我随口说好像大蛋哦,没想到摊主真的是豆瓣网友,俩一起跟身边问“大蛋是谁”的朋友安利了起来,然后非常有默契地、绝口不提自己的豆瓣ID,默默作别。可以说,@大蛋 粉丝遍天下了!

这特么就有点尴尬了:2020年好不容易把猫从17斤减到13斤,因为猫零食的柜子门没关好,被它以愚公移山的精神一点点撬开然后偷吃,又回弹到了15斤。之后渣猫迅速转换了思路,改成偷我的零食吃了,跨年前倒数计时的最后时刻,它趁机把我桌上的一袋鱼片的包装袋咬得稀巴烂,不幸发现鱼片早就被我吃完了!于是猫在电脑前为我留下了新年祝福语,我猜,它本来想打的是“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挺不好意思承认的:我猫最近又秃了。

这次和猫的心情没啥关系,责任全都在我,是我把火锅打翻泼它身上,横竖整不干净,猫挠掉了很大一块毛(前情douc.cc/3AN4vB)。最后我只能咬咬牙给猫洗了个澡

赶上最近大降温,冷风一吹猫就停止了反抗,开始被迫享受热水,快结束后它趁我手一松,还没擦就嗷一声蹿我怀里拼死嚎叫,而我穿着猫最喜欢的珊瑚绒厚睡衣,防抓又吸水,于是人和猫都湿答答的,一起鬼叫着冲到房间暖风机前面,我疯狂给猫擦水,猫则顺便也替我舔一下,两个一起张开冻得发抖的手臂在暖风机前面轮流翻面取暖。

所以说其实我是用身体给猫当浴巾的,简直堪比果郡王卧冰给甄嬛退烧(一下子切身理解了这个之前自己嫌沙雕的浪漫情节),朋友则纷纷夸我猛士,害,古有卧冰求鲤,今我以身暖猫!

总之我完成了一个年度级大任务,那就是给猫洗澡,心满意足的我,为自己铺上了电热毯还打开了一罐庆祝的啤酒。降温后的这一觉睡得格外深沉,早上根本爬不起来,半梦半醒中突然感觉旁边有人,睁眼一看,枕头边有一个头发细密的男人后脑勺,我魂都吓飞了,以为是不是自己睡前喝小酒终于酒后乱性了orz

摔,不用说了当然是我猫,洗完后它自我感觉良好地爬我床上来了。

前天晚上我一个人快活地吃着火锅,一个不小心,一锅全翻在身上了。猫当时正在脚下烤火,嗷一声马上跑了;而我穿得厚,倒并没被烫着,洗了衣服,裤子,袜子和棉拖鞋,擦了地板,后来干脆抽空把房间全部都擦了一遍,但一直有股神秘的火锅味在余音缭绕,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才发现,原来味道的来源是猫——它被热汤泼到,后脖子一绺一绺、油乎乎的,有了一条正宗的重庆红油脖子。猫非常恼火,而我拿热毛巾擦了半天也没擦掉,用的洗洁精还是猫最讨厌的柠檬味。

说起来最近我和猫关系不好,总觉得它有事瞒着我,就连在我身上闻到别的猫味儿它也都不是很计较了。果然,之前我拿猫罐头箱子一层层堵住了装猫零食的柜子门,随着罐头的数量减少,它终于顺理成章地推开了柜门缝隙,钻进去每天给自己加餐。

怪不得现在我回家,猫都不是那么热烈欢迎我了。

猫当然还是有点心虚的,它现在梗着那条红油脖子等我会不会给它洗澡——讨厌洗澡的它已经快两年没洗过了,而我得在猫馊掉前解决这个问题。基友表示,不帮它舔干净的话这事现在很难收场了。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