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希望我送给别人的东西,对方可以经常使用的……完全不用的话,哪怕本意是珍惜也会让人难过。

以前听到过个说法,那就是男人装其实是类似于导购目录一样的东西。以前有幸看过一点的我,一直对这个莫名其妙四六不靠的玩意印象很差,但听到这个说法后却深信不疑。

我觉得极乐迪斯科的制作人怎么都想不到,这款枯燥晦涩的游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主要的受众群体,并不是那些三十多岁的爱好键政的颓废中年男性,而是二十岁左右的青春少女。

不管他们想得到想不到,起码我是完全没想到。

死灭回游这个设定和感觉,还有这个发展,真的有猎人的味了。不得不说,谢谢你,芥见下下。

如果说树本藤的真爱是b级电影,那芥见的真爱绝对是jump漫画,仿佛像看到自己一样。

所以说真的不待见说缝合的,本身就是爱着那些漫画长大的,会想做那样的漫画太正常了,缝合论着实小鬼发言。

看纳粹德国女性篇章,再看看你国女性现状,很难说这不是纳粹:

>为了使德国妇女拥有更多的婴儿,国家方面并不鼓励两性机会平等,因为这可能会导致妇女选择不当全职母亲。德国妇女也表失了堕胎和避孕的权利,同性恋和卖淫行为也在同一时间遭到打压。在比较正面的做法上,纳粹向妇女提供一系列奖励措施,包括结婚贷款,儿童津贴和丰厚的家庭补助金,使她们愿意维持一个较大的家庭。但这些奖励措施并非人人都有,只有“基因健康”妇女的贷款才会获得批准;那些不符合标准的人不但无法取得补助,而且依照一条在1933年7月14日通过的法律,如果她们有或是被认为有遗传方面的疾病,就会被强迫绝育。

>面对这些甜言蜜语的诱惑而不为所动的妇女或夫妻,就会被归类为“堕落者”或“西方人”。

>在纳粹为妇女和家庭建立的表象底下,其实藏有一个更阴险的现实。纳粹将妇女视为创造更多士兵与纳粹公务人员的机器,如同我们在第四章所读到的,纳粹企图以希特勒青年团这类组织诱使年轻人抛弃他们的家庭。虽然生育要儿时需要妇女,不过一旦他们被生下来,纳粹国家机器就会强力介人家庭以取得控制权。此举篡改了家庭作为保护儿童免于国家魔掌侵犯的角色的传统观念。就像所有的极权政府一样,纳粹痛恨家庭的独立性,以及其所代表的公民权利替代性来源的事实。此一奥威尔(0rwell)式的“老大哥”(Big Brother)极权主义行径,试图以一种全新的代理关系来取代生物纽带;如果有必要,国家会通过使成员相互对立的手段来分化家庭,一且他们年龄够大了,官方就歧励孩子们向盖世太保告发他们的父母。

>这在纳粹的妇女理念中暗示了某种层次的伪善。由于口红和化妆品被认为不自然,人们并不希望妇女靠化妆把自己弄得太漂亮。在魏玛共和国时代,妆化得太浓的妇女容易让人以为是一个堕落的女人,是那种严严格来说算不上是“德国人”的人,因此纳粹总是把气色好,充满自然美的雅利安妇女拿来和其他欧洲国家浓妆艳抹的妇女做比较。不过许多纳粹大员都有情妇,实际行为和他们宣传的道德规范有一段距离。

>与纳粹主义有关的每一件事都强调男性优势。男人为国家民族而战,并守护其价值;对家庭来说,父亲就像是国王,通过神授的君权进行统治,其余成员都必须无条件接受他的治理。妇女拥有所有权利的唯一场所就是家庭,人们期待妇女打理好家务,男人就可以在工作之后回到家里。

>如果今天有一位女法官完成了许多业务,隔壁则住了一位母亲和五六个或七个小孩,他们十分健康,教养也很好,那么我就会说,从人类永恒价值的观点来看,生儿育女并把他们抚养长大,并回报人类未来生活的妇女,她们完成了更多,也做得更多。”既然希特勒本人都已经表达了这样的想法,那么妇女被排除在与法律有关的专业之外就一点儿也不会让人惊讶了。而把妇女排除在其他传统上由男性主导的行业之外的努力也正在进行,比如医疗和教学等。基于“因为她们只会受情感支配,所以无法进行逻辑思考或是客观推论” 这类的理由,妇女甚至遭到限制,不得参与陪审团。对政治有兴趣的妇女,甚至是那些在纳粹中活跃的好女,可以发挥天资和热忧的机会很少,国家社会主义根本可以说是男人的事。

劉鑫那種不把自己當外人,把別人當工具的留學生,遇到過幾個。譬如見了一面就想借我信用卡幫她刷學費,只因為方便且能省十幾塊手續費;見了兩面,想讓我收留她的朋友(我完全不認識)短住+睡一張床,提要求還用命令式語氣;合租男室友竟不知道自己食量大如豬,非要跟我一起開火,平攤買菜錢,真到了需要平攤費用的時候,一起買了清潔用品,裝死裝記性差,最後也沒給我他應該付的那份錢。最噁心/震驚的是,拒絕了這些奇葩要求,他們卻能擺出一副受害者樣,彷彿我心眼小、不善良,欺負了他們。

有條件來留學,家境差不到哪兒去,所以根本不是物質條件限制了眼界,純粹家教不行,所謂“巨嬰”。

动作类的片子,无论是动画电视剧还是电影,还是打擂台题材最好看。

干就完了。

这几天因为没空看电影,就给朋友发了《世外逃源》,让其帮我鉴定成色。结果这从小看恐怖片长大的中年已婚男性居然在大白天就跟我说太吓人,吓的他分几次才看完。

这可不得了,真不得了,满心期待。

RT
有关江湖盟主的报道

盟主被以“寻衅滋事”罪逮捕,将面临五年的牢狱之灾,警察拿出通知书给他的父亲,允许保留下来的通知书副本有明显地弄脏了三行字体,还要求他的父亲将原件密封包装送往当地警察局。

报道了众人众筹律师费给江湖盟主打官司被当局国安局知道后,迅速联系众筹律师费的组织者,警告ta们不要提供帮助。

还报道了盟主过往工作和维权之路上的种种困难,盟主还说“外卖系统更希望外卖员像个齿轮一样,但外卖员是人,不是机器。”
甚至还说“他们可以采取以刑事罪逮捕起诉你,将你判处多年有期徒刑,而最终你也一无所获,那其ta外卖员还敢维权投诉吗?我就敢!”
npr.org/transcripts/986365859?
npr.org/2021/04/13/984994360/h

今日#香港
第一屆國家安全教育日,警察學院開放參觀,讓學童模仿「831」太子站警察無差別攻擊市民的暴行。
死全家不是講笑。

说起来,在人比鬼骇人的文革时期,要是想弄个怪力乱神的恐怖故事,好像还真挺难的。尤其是把恐怖主体放在超自然上,那更是难上加难。

金门高粱是真好喝,金门高粱配炭烧乌鱼子是真美味。

就是贵,就是贵,就是贵。

央行论文感想,极端 

我早就认为中国一定会通过进一步压榨女性来保全生育率,不过这样的压榨当然是饮鸩止渴,给这个政权续上几十年命,之后彻底崩溃,留下一个暴戾、疯狂、不受欢迎的种族在这块土地上半死不活,中华中东化不可避免。

当然,在那之前官老爷们早就携家带口转移到自由世界洗白身份了。

还记得一年前有个成人漫画画师因为作品里构想了系统性地迫害虐待女性的社会而引起巨大的争议……我现在觉得他是个预言家。

台湾居然大旱了,保不齐就要限制自来水,看来台湾人要开始用西瓜汁代替饮用水,偷偷跑去楼顶水箱洗澡了。

新浪微博CEO王高飞带头怂恿网友举报女权博主的微博“性别歧视”,“宣扬仇恨”。希望他赚的卖屁眼钱够以后把坟买得好一点 :taxin:

高校心理咨询,学生心理情况会录取危机管理数据库,会被分享,被讨论,被劝退! 再次老话重提,不要随意参与学校的心理咨询、心理测试,很有可能就直接写你档案了。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