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好希望大家对自己的账号多投入一点爱,添加上自己喜爱的头像以及个性十足的简介,并且多话痨一点。这样不光会显得很酷(大家都爱酷人),而且还不会被中共ptsd人(譬如我)多疑的不敢通过关注请求。

👆看着40+的关注申请痛苦的如此说到。

ps:原创嘟文少于是十条或生活气息浅淡可能不会给过。

看了海贼王的情报,说红发是神之谷捡到的婴儿可谓身世背景雄厚。真的服了日本漫画,尤其是jump这个老子英雄儿好汉(大多主角),老子狗熊儿混蛋(大多男二)的传统了。

女友变成了韩国人,哭着喊着要吃韩食,已经连着吃了好几天炸全鸡和汤饭了。

“不肖子孙”是个从根子上就爹味十足的表达法。
“不肖子孙”经常被和“不孝子孙”混为一谈,但实际上,两者没有什么关系。
最早的时候,“肖”只是“相像”的意思,“不肖”是说子女的品行、才能等等不像父母——主要是说儿子不像父亲。站在现代人的立场上看,子女是独立的个体,不必非像父母不可。即便从一个不那么现代的视角看,强求子女像自己也是很奇怪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平头百姓而已,既没有显赫的地位,也没有卓越的功勋,那么要子女像自己做什么呢?和父辈一样碌碌终生、一事无成吗?
然而越是爹味十足的爹,越是绝不会认为自己一事无成,总觉得自己优秀得很,故而子女不像自己也就是不如自己。所以,“不孝”仅指对父母(有时也包括其他长辈)不顺从、不敬爱,批评的只是人的一个方面。而“不肖”更加严厉,可以指一个人无才无德,哪里都不好,是一种全方位的否定。
如果说“孝”字还能从某些角度跟现代人追求的亲子关系结合在一起,体现儿女关爱父母的正面含义,“肖”字所代表的内容则完全属于糟粕。
所以,当着官方嘴里响当当把“不肖子孙”这种话拿来怼人,那么很显然,我们的价值体系还停留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层面上。

三亚何止400例,前两天我们就收到初检十混一4个阳的消息了。4号静默,今天6号航班直接折返空飞,这两天尽量别出省,5号之前的航班外省外溢都没官方报告,好心提醒各位象友,尽量别出省

WSJ 提及中文长毛象的全文: 

cn.wsj.com/articles/%E9%9A%8F%

随着中国加强控制社交媒体,一些用户在网上另寻他所

当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网站之一微博(Weibo)开始在网络上显示IP属地时,Iris Lin决定是时候离开这个平台了。她称,随着民族主义的兴起导致互联网用户受到骚扰,失去隐私让她觉得受到威胁。微博是类似Twitter的平台。

25岁的Lin住在中国,她说,这只会让敢于发表意见的人沉默。她称,再试图留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已经没有意义了。她表示,是我们的祖国在赶我们走。

今天春夏有一批中文用户离开了中国一些大型社交媒体网络,Lin是其中一员。这些用户离开的部分原因是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在4月份采用新规定,要求用户确认身份,并显示他们的IP位置,外国用户显示所在国家,大陆用户显示所在省份。

上述规定对于一些用户来说是最新冲击,这些人此前就已寻求离开中国占主导地位的社交媒体网站,设法到网上其它地方栖身。他们称,网络审查和骚扰的程度已经变得无法忍受。

许多人现在正试图在其他网站上重建社交网络,并说服其他人也这样做。

最近在中文媒体用户中流行起来的一个网站是长毛象(Mastodon),这是一个基于开源软件的微型博客网络。根据一个追踪该网络上中文用户的自动程序,4月底至7月中旬期间,长毛象的中文用户增加了逾5.1万。在全球范围内跟踪不同社交媒体网站的使用情况难度很大,因为许多公司并不公布用户的国际细分数据。

在中国占主导地位的社交媒体网站,如微博和豆瓣,面临监管机构要求其控制网站上内容的压力。豆瓣有一些与Twitter和Reddit类似的功能。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上周六表示,今年前六个月约谈近3,500家网站平台,并对其中283家网站平台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了罚款处罚。

监管机构因微博出现被认为违法违规的内容而约谈了其代表,针对豆瓣“对用户发布的信息未尽到审核管理义务”,监管机构约谈了其代表。监管机构对这两家公司进行了罚款处罚。去年,监管机构认为这两家公司对内容审核不严,对其处以总计345万美元的罚款。

这两家公司以及国家网信办均未回应就本报道置评的请求。

4月微博表示,开始显示用户IP所在地,以打击虚假信息传播及保护用户权益。豆瓣开始要求海外用户通过中国电话号码或他们的身份证来验证身份。两家公司实施这些措施两个月后,中国互联网监管部门通过了一系列新规则要求进行这些调整。

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Urbana-Champaign)一名29岁的中国学生说,由于这些新规定,他在使用豆瓣12年后决定放弃这个平台。这位学生说,如果说之前我是对审查制度感到绝望的话,这次我被激怒了。他和上文提到的Lin都转向了长毛象(Mastodon)。

到目前为止,用户流失似乎并未侵蚀微博和豆瓣的整体用户数量。虽然两家公司在4月和5月都流失了用户,其中微博流失了2,700万,豆瓣流失了27.8万,但是根据中国互联网数据追踪机构Analysys的数据,两家公司的用户数量自那时起均有回升。根据Analysys的数据,6月份微博应用拥有4.76亿月度活跃用户,豆瓣有1,170万。

目前尚无法确定讲中文的社交媒体用户是否正在逃往其他主流网站。Twitter称其不公布国际用户数量。Meta Platforms Inc. (META)和Reddit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Myles Wang是澳门的一位大学教授,在豆瓣上,他的发言曾在参与社会科学和政治讨论的用户中很有影响力。他说,他选择长毛象而不是Twitter,部分原因是担心在国外主流社交平台上有影响力会危及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根据一项基于公开资料对中国言论犯罪记录的统计,近年来,有100多名中国公民因在Twitter上发表政治言论而被捕。

Wang说,这就是为什么长毛象是一个避难所。

长毛象是一家德国软件开发商在2016年创建的,提供类似于Twitter的功能,但允许用户加入各种社区,这些社区托管在不同的服务器上。现在,大约有15万名讲中文的用户使用长毛象,入驻了其中的100多个社区。

已离开中国社交媒体网站的用户表示,他们做决定并非只考虑到能否讨论政治。很多人都说,他们只是想在一个给人以更友好感觉的环境中讨论自己的爱好、烹饪或家里的宠物。

中国音乐人梁欢2020年依托长毛象服务创建了社交网络Live Bar,作为微博的一个替代品。2018年,微博对梁欢的账号作暂停处理,他失去了与200万粉丝的联系。他描述了在意识到再也不能分享音乐、诗歌和搞怪自拍之后那种空落落的感觉。梁欢说,我感觉自己与世隔绝了。

随着长毛象受欢迎程度增加,该服务也引起了中国互联网相关政府部门的注意。梁欢说,Live Bar问世六个月后就在中国被封了。其他一些高人气中型站点也在近期中国用户大量涌入的情况下于6月被封。

多个长毛象站点的管理员表示,自那以来新用户增长已放缓,主要是因为中国用户现在需要使用VPN来访问那些被封的站点。不过,新站点不断涌现,与中国审查机构玩起了打地鼠游戏。一些站点很快创建了复制版,在中国境内无需使用VPN即可访问。

长毛象的一些早期用户说,他们对于在该网络上重建充满活力的社区充满希望。34岁的软件工程师Leon Zhu两年来一直试图把他的微博好友带到长毛象。Zhu说他认为,言论自由在中国被持续侵蚀将促使更多中国互联网用户——哪怕是不关心政治的用户——来到长毛象。

Zhu说,我觉得,在长毛象我不是难民,我是一个定居者。

久违的点开巴哈动画,发现水上老师的惑星公主蜥蜴骑士居然动画化了,希望大家都能去看,值得看,神作,好看的。

还有个好消息 

@drbakakuma 又可以看粉红二次元破防表演了
之前乌官方蓝鸟ネタ了“海马斯人”,微博某推特搬运号发了这个消息,一堆二次元Z小将群情激愤恨不得替阿树告乌克兰抄袭告到死,当时我就暗暗期待有这么一天喽。
(PS:ネタ都不认识了,新生二次元纯度已经这么低了么?(狂喜)

矢板老师讲的段子,如何合理合法的支援台湾:一旦大陆动武,台湾立刻向日本宣战,日本受到攻击,即使没有修宪自卫队也可以参战,同时激活日美安保,日本和美国因此向台湾宣战,台湾立刻向日本和美国投降,按照国际法台湾立刻成为日本和美国占领区……

关于电锯人动画的好消息与坏坏消息:

电锯人动画宣传海报上光明正大的放了台湾国旗来代表会在台湾地区上映。所以坏消息就是看样子没法在中国境内看到正版电锯人了,而好消息也是这个。

女朋友晚上夜宵不造点肉就根本睡不着,天天晚上都要安排上,不然就闹。

细数女友恶行:踢爆了一个暖瓶,砸碎了一个盘子,半夜偷开客厅空调,趁我睡觉拔光我乳毛。

镇压过六四的中国退伍军人,被中国的交警围追堵截出车祸死了。

网警就不害怕吗?他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等闭关锁国断网朝鲜化你们第一个失业,还是被维稳对象。图里的「平息暴乱纪念」奖章就替中共杀人镇压六四得到的,给ccp当狗一辈子也是穷苦烂命被维稳的对象

下班再補充一下

早上發這則嘟其實不是要表達台灣人民已經習慣被威脅所以並不恐懼,其實恰好相反,台灣人依舊會害怕、緊張,這是正常人都會有的情緒。我的朋友們也不乏充滿擔憂、對未來悲觀的人們。

可是更深更深的感受是那股無奈,我們還能怎麼樣呢?

光是做自己就能成為被威脅的藉口。但台灣人無法放棄不當台灣人,正如任何人無法放棄自己的血親為血親一樣。

台灣有自己的政府、自己的軍隊、自己的律法、自己的外交關係,國家構成的要件一個不缺。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我們是好國好民。

如果有人要侵略台灣,在海島的我們走不掉、逃不了,只能見招拆招繼續過日子。而被打了會疼,還手也是迫不得已,哪怕只受過一年的簡單訓練,國家徵召還是要拋頭顱灑熱血,畢竟自己的家園在這裡,自己不保衛還有誰呢?不敢說多數的台灣人都有志保台,但成年人裡應該也有過半數吧?

台灣的主體性既已誕生,就不可能再消失,正如人的誕生,一旦被生下就沒有回頭的路。更不用說台灣人追求民主已過百年,作為想像的共同體更是早就回不去了。

显示全部对话

朋友圈的五毛跳腳發表昨晚遭遇了「奇恥大辱」,愛國詩人也把欄杆都拍遍了。他們封城的時候就不感到屈辱,活人在家被餓死只當沒發生過。

如果爆豪真就这么死了,我觉得小英雄这作品级别还能再升一升。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