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还是觉得jingyao应该死磕刘强东。但我不认为是jingyao妥协了:是刘强东请了世界顶尖的律师团,买通媒体和舆论,还害怕开庭败诉,所以用大笔的金额求和。
一些人觉得刘强东败诉才是最好的结果。但对于jingyao来说,可能这是最好的结果。她已经向全世界证明了刘强东心虚理亏,也拿到了赔偿以及可能存在的私下道歉。
打官司就像动手术,再小的手术都有可能有意外发生。从实践层面看,jingyao握有证据也有可能败诉。而理亏的一方求和却是百分之百稳稳获得赔偿。我估计刘强东的赔偿不是小数目。
我理解这样“胜利”打了折扣,因为刘强东可以用钱摆平定罪。但换句话说,即使jingyao输了官司,也不能说明强奸没有发生。司法认定的事实和事实不能等同!
jingyao已经非常有勇气站出来,打击有权势大资本家的气焰了。她是第一个站出来对抗资本大佬的英雄!我们应该感谢她,而不是理想主义过多要求jingyao在法律程序上死磕。
在香港,性骚扰全部采用庭外和解的方式,以缩短对峙时间,保护双方的隐私。打官司耗费心力,金钱和时间,甚至许多受害者在法庭上被男法官和律师询问性生活,承受羞辱。
我们可以做的是普及性暴力的知识,为了jingyao,也为了我们自己,传递女权和平权的接力棒,改变社会的强奸文化,呼吁降低性暴力投诉的成本。

男的永远可以没羞没臊说出荒谬的话,什么叫女的为避免性侵就应该避免独处避免酒局,那你们男的为避免性侵可以自己带个贞操锁把丁丁锁起来钥匙扔海里啊。谁还能把你怎么了?

在看《小谢尔顿 第一季》
neodb.social/movies/4903/
小sheldon这么可爱 怎么长大了那么烦人呢

# #
jingyao和刘强东达成了settlement(庭前赔偿协议),不是和解,是不敢打官司就达成赔偿协议,因为民事诉讼本来就是寻求赔偿。当然为jingyao感到开心,毕竟她不用在法庭上站出来再一次努力“自证清白”,不用面对律师的诘问,就可以获得赔偿。

说不难受是假的。联合声明的措辞,misunderstanding,difference,完全是有利于被告刘强东和京东的一份声明。教授说大概率是两方律师一个字几百万美金这样一个字一个字谈判出来的。

当然是这样,所以中国metoo运动的几个案件,弦子诉朱军,都美竹吴亦凡,jingyao诉刘强东,还有一个ps v.s. zhl(这个连名字都不可说),除了吴亦凡没有一个是真正受到审判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中国的法庭、媒体、zf至今公然包庇袒护高位男性,打压弱势女性(当然美国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只有吴亦凡这个案子,被真正绳之以法的原因也很好笑,毕竟演艺圈的艺人不管是男性女性都是一个客体化的存在。在这点上,整个演艺圈跟公权对比看来本身是个弱势群体。而这恰好解释了公权(政/商/政商勾结)的这些high profile的男性的unlimited power,以至于最高位的metoo被指控男性可以做到完全隐身。

metoo对抗的不是男性,而是结构性的权力滥用,在这一点上还有太长的路要走。

(垃圾微博吞我图还限流,转到象了)

“王行娟论道,卖淫者和嫖客之间地位的差异最明显的表现在卖淫女在社会上永远被当做卖淫女,而且也只当做卖淫女,也就是说,她们只是用商业化的性行为加以界定的人,然而嫖客一旦结束了商品性交易,就回到了别的社会位置上,不可能只单独分出来作为一种人对待”

我非常反感一种论调,譬如有人对这种话术,“应该叫屠呦呦先生/资中筠先生/叶嘉莹先生”,提出反对,马上就有人翻旧黄历说叫先生没问题,这是文化。男性就算一边抠脚一边在等位吃螺蛳粉照样会被叫一声“王先生两位有座了”,对这种称呼硬安作女性尊称表达一下反感马上就是没文化,狗屁吧,狗屁文化。

显示全部对话

哪位象友认识这位南开大学教古代史的yang juping教授吗?

人生规划职业目标:索命女鬼,一年只上七月半一天班

刘强东性侵案以庭外协商赔偿结案了。
虽然我已经定好了去明尼苏达旁听庭审的机票,但看到这个消息还是由衷地为jingyao觉得高兴。她不必再被庭审二次伤害,我为她松了一口气。本来打官司就是要求赔偿,现在刘强东放弃应诉,庭外协商赔偿结案,这是jingyao的胜利。衷心希望她过好接下来的人生。
现在刘强东还在买热搜、买通稿,试图通过恶意的错误翻译和断章取义的曲解继续中伤jingyao。希望这几天大家看到刘强东“家庭幸福”、“洗清污名”的公关文章不要转发,取关那些无良媒体和营销号。

MeToo的重要性是什么?
最简单一点是言说。
以简中几个著名案件为例:

朱军性骚扰弦子案
刘强东强奸jingyao案
都美竹公开吴亦凡强奸,之后吴因多起强奸案以及强奸未成年人被刑拘
张高丽强奸彭帅

让大家知道了,原来顶流明星、拥有光环的央视主持人、大企业CEO、高官,这些看起来光鲜亮丽、位高权重、财富难以计数的成功男性,会性骚扰、强奸女性……
过去,很多人都会以为「他们怎么可能?!他们还用得着强奸吗?!」但是这一个又一个轰动案件肯定扭转了不少人看法。那么接下来,再有女性遭遇类似事件,则会获得更多理解与支持。

由于强奸和性骚扰大多属于黑箱事件,即缺乏发生性行为发生时的录像。所以判定性质时大多数时候依照间接证据。
以伊藤诗织为例子。她能胜诉的很大关键在于有的士司机和酒店人员证明,伊藤是在酒醉的情况下拉扯和拒绝中被拖入房间的。并且事后男方还有道歉的短信。这些证词并不直接指向女方在客房内突然清醒,迎合男方,道歉的短信也没有那么清楚。但是一系列间接证据合力使法院最终作出“强奸”的判定。
而我支持弦子也有参考间接证据,比如弦子提到在走出央视排练室之后,一直在抹嘴角,且神色沮丧。但央视和法院却拒绝提供和调用走廊的录像。又比如警方在做了第一次裙子的DNA鉴定后就离奇遗失了证物。且警方给出的裙子证物报告没有署名,不符合鉴定报告的格式。
在性侵和性骚扰的判定中,关注者们需要清晰地指认间接证据,和证据之间的逻辑。但这些需要判断力和认知成本。
本次metoo事件中,当事人Jingyao提出诉讼,刘强东却想法庭外和解。现在刘强东作为“黑箱”的当事人,在缺乏直接证据的情况下依旧作出赔偿。尽管和解后的申明有“misunderstood”这样语焉不详的用词,从常理和逻辑上,读者们可以推理得出刘强东有过错。
所以在metoo事件中有经验可以总结:得到庭外和解和赔偿就是受害者的胜利。

一个专发meme的号发了一个典型的“爸爸带孩子”视频,讲的是妈妈让爸爸看着孩子两分钟,爸爸为了玩手机就把俩婴儿直立地塞在沙发靠枕之间。评论区当然大多是觉得可爱/搞笑的。🥸
当有人在评论区指出这样做很容易让婴儿瞬间窒息的风险后,我们就看到了这位评论者发疯的表演。其中还巧妙穿插了“无趣的女人羞辱”等常用攻击攻击方式。
说实话我现在觉得女人带孩子也应该心态放轻松一点,并且社会应该一起营造(像男人那样轻松地带孩子)不小心把孩子带死了的母亲也没问题只是运气不好的氛围。🐶 不然,选择跟视频中、评论中这样的男子共同生育孩子就是一种罪。

朋友的作品入了一个展,开展请我去。因为车晚点我晚了些时候才到,转到这我说是阴蒂耶,她说你认得也太快了,她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呢!
嘿嘿 生理知识修养 :blobcatgoogly2:

看了云图原著以后会发现电影改编真的很烂,原著非常有深度,尤其是星美那一篇,振聋发聩。电影实在是弄的太狗血了,很kitschy

每次来月经,我都会强烈感觉到,即便表面一切光鲜亮丽,世界宣扬种种技术飞速发展,但女的还是被迫过一种在文明社会显得格格不入的、近乎兽类的生活。

写给可能难以完成家务的朋友,尤其是DCD及其共病障碍群体 

我讨厌洗衣服、晒衣服、叠衣服,即使我勉力完成了其中两项,收回来的衣服也会日夜在凳子和床上辗转,如果我能对它们视而不见,那也还行,但它们存在于那里,这又破坏了我心里的某些秩序,以至于我烦躁不安,又只能分出更多精力处理我的情绪,这看不见摸不着,却能像烧沸的水一样在我脑中尖叫的东西,就更没法叠那些衣服了。
有一些朋友讨厌洗碗,一些讨厌拖地,还有一些公平地恨着每种家务,我想说,这是完全合理的,因为它们真的非常无聊!但大部分时候,即使人们讨厌家务,或多或少也能完成,或者心安理得地就把它们放着。
但DCD(发育性肢体协调障碍)人士,以及可能有共病障碍的ASD(孤独症)、ADHD (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群体中会有更多人没法处理这些事情。我已经一个月没洗袜子了,我没有更多袜子可以换了!但我就是没法去洗袜子,袜子是那么小的东西,拿起来搓一搓不就行了,可我就是做不到!我恨洗袜子,更恨我自己。
你不可能把发生在你脑子里的那些崩溃说给每个人听,就算对方能挺听到,多半也不会理解,反而更严厉地批评你:“连洗袜子这种小事都做不好?你还能干什么?”
即使你和伊费劲解释,就是有些存在于你身上的障碍,阻碍了你去完成这些事情,换来的可能也是:“你有病就要所有人都让着你吗?还得给你请个仆人洗袜子?”
更有甚者会认为,连家务都没法完成,你的工作能力一定更加低下,是个活该被社会淘汰的低能儿。
噢!很抱歉模仿这些人的嘴脸,这也让我感到很不舒服,但因为对方那副典型人的嘴脸,我实在是想起来就忍不住翻白眼。我的孤独症大脑又在反刍那些糟糕的情绪,食人牙秽,我控制不了它,就像它不愿意叠衣服时,我也拿它没办法一样。
首先我要声明,没法处理这些家务,和工作能力、智力没有任何关系,即使没有相关的障碍,觉得家务很无聊、不想做,完全是人之常情。更别提处于精神状态不佳的情况下,最勤劳的人也会在伤心的时候把碗放在水槽里一周不洗。不做家务,仅仅只是不做罢了,和个人的品性、道德、能力没有任何关系。
即使你擅长肢体末端的精细操作,而不是像DCD人士那样,总被说是笨手笨脚的,但你在成长的过程中,总是因为没法按时,或者说,按别人期待、要求的那样去完成家务,被监护人呵斥为“懒惰”,听些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之类的屁话(好奇怪!我干嘛要扫天下?我是扫把星?),你也一样会恨家务恨得要死。
让我们就事论事地讨论这些家务吧,家务仅仅只是家务,能做当然很好,不做也不意味着你就是邋遢、懒惰,但是如果它们的存在让你内心烦躁不堪,我想我们确实也有一些方法可以去完成它,好让空间的秩序回到你理想的状态。

众所周知,DCD及其共病障碍群体可能会有启动困难的问题,你知道这件事很简单、很重要,但你的大脑就是没法开机去执行处理它的程序。
但我今天不想这样说,因为如果它是一个硬件问题,我们总不能对自己来一招陆判换头,那样就意味着我们永远也做不到——显然不是这样。
没法开机的原因可能多种多样,并不都是“我的脑袋就是没法做到”,也许只是有个地方卡了,具体的原因需要你自己去感受,感知自己究竟对什么事情感到不适。
以我自己为例,我很讨厌叠衣服,因为我总是没法把它们整理出一个平整、挺括的样子来,而且叠衣服和不叠有什么区别呢?我把它们一股脑都塞进衣柜里也是一样的啊。我确实也是这么做的,然后我发现,不,这不行,一打开衣柜就看到衣服雪崩,这让我也很崩溃。结论是那我就少开衣柜好了,所以就更不想把收回来的衣服叠好了,免得要打开衣柜。
我把这种事讲出来,一定会有人笑,那就笑吧,“我已经有孤独症了,你还能拿我怎样?”但我只是想给那些可能有同样困扰的朋友看到,我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然后分享一些可能会对我们有帮助的东西,就像我在DCD成人生活自助指南里学到的那样。
我学到的事情就是:把衣服卷起来放。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随便对折一下,直接卷起来,而不是——左边衣角对右边衣角,车线对着车线,袖子掖到领口里,什么什么什么,像忍者结印手势一样复杂的东西。
只要卷起来就好了,我可以把内裤、袜子这样的东西都卷起来放,放在收纳盒或者抽屉里,T恤也可以卷起来,制服裙也可以卷起来。卷不费时,而且卷起来之后它的形态和摊开时有明显的区别,完成这项任务之后,它们比收拾以前更符合我内心的秩序了。
因为我意识到,我讨厌叠衣服,正是因为它无聊、我难以如意地完成,以及完成后我没有成就感,所以卷起的收纳方式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但我依然经常不想把它们卷起来,不过没关系,我只是暂停了这个任务而已,之后再启动就好了。)
至于晒衣服,我讨厌它的部分,一是无聊,那我就边晒边放音乐就好了,分心也不是什么坏事;二是我心里觉得,晒的衣服必须严格遵守从短到长、从右到左的秩序,按别人说的那样,拿起一件就开始晒,最后一定会变成犬牙参互的状态,让我看了非常烦躁,所以我会先整理洗衣机里的衣服,分类放好,从小件到大件,一件件拿起来穿好衣架,再撑上去,最后晒出来就是整齐有序的。

最后,即使知道了各种实用的生活技巧,也并不总是有用!因为做家务实在是太无聊了,如果可以,真希望能和其他人分工合作,我去做喜欢并擅长的家务,比方说,我很喜欢做饭,认为做饭是创造,远比晒衣服有趣,但也有真的喜欢整理衣物的朋友,因为伊喜欢维护空间的秩序。
如果没有人可以帮忙,需要自己处理一切事情,这真的非常消耗精力、心力,你可能没有处理家务、收拾生活的障碍,但依然在很多事情不想做、不会去做,也没关系的,已经很辛苦了!

@adhd

加州本周五通过FLASH法案,任何人在网上收到屌照等不雅照片都可以向对方索取最高3万美金的民事赔偿。

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

杜绝网络性骚扰!!!

想死的愿望真的挺奇怪,有时候莫名其妙不那么想死了反而觉得很恐慌,好像忽然失踪了一个家人。

看到一条回复好绝啊记住了 

公司有直男说:身材不好就不要穿紧身裤出门。我说:你长的丑可以在家呆着吗?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

Buy Me a Coffee at ko-f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