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参与政治”是个伪命题,沉默和顺从是政治的一部分,而且是主要部分。

看到象邻问最近有无网购到好用的小东西,我不请自来!

推荐两个店,成都的「Bluesheep 岩羊」和青海西宁的「AmdoCraft 安多手工」,它们都是社会型手工艺品商店,有实体店和微店。商品丰富且可爱,涵盖文具、饰品、包袋、家庭日用品,定价也不高,基本可以解决所有自用和送礼的问题!

岩羊是一个公益商品集合店,店主是无国界医生 Ray ,她在参与川震救援期间接触到四川边区的牧民,觉得可以将他们的工艺制品商品化,帮助他们增收。店内售卖来自川藏、尼泊尔、云南等少数民族地区的手工艺品:「目前我们集中支持被残疾、疾病、自然灾害影响以及贫穷的、被贩卖的、生活在单亲家庭的和生活在偏远地区的人。我们协助他们学习技能,利用对于他们来说容易得到的材料,去生产制作能够出售的产品,再由我们将产品展示给更多的人。大部分手艺人都可以利用传统设计和技艺做出漂亮独特的产品 。」

图二是岩羊店员杨哥做的皮雕手环,可以通过淘宝店定制,五十元一个。很多动植物图案可以选择,杨哥和他的徒弟审美很好,可爱又耐看!毛织手环来自安多手工。

安多手工由德国人安鹏 Klaas 和太太创办,出售来自青海藏区牧民(主要是妇女)制作的手工艺品。Klaas 的太太在当地支教时发现可以培训牧民们制作手工商品,他们直接现金收购牧民们的制品,让他们无需等待收益过程。

图三是岩羊出售的尼泊尔羊毛鸡蛋套和安多手工的羊驼玩偶,牧民阿姨们用羊毛和牦牛毛手工做的。图四是手工门铃和羊毛毡手机套。

share.api.weibo.cn/share/32615
发现删除了地址末尾的含有转发者信息的小尾巴,打开的页面就不会完整显示下面的评论。下面回复还挺丰富的,感兴趣可以登录微博去看。它回答了很多之前看到的天朝社会时事问题的原因从何而来。古今中外皆有之。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到现今身边年轻朋友的遭遇,无一不说明了“日光之下无新事”。但这种愚昧的群体暴力在天朝尤甚。对于每一个第一次遭遇或者多次遭遇却还没有应对能力的人而言,都是很锋利的精神凌虐。
这种时候,除当事人自己外,也希望每一个有觉悟的旁人,不要在无意识间做了这种控制机器的零件,去制造和加剧他人的痛苦。

天朝特别搞笑的一点就是该严肃的不严肃,该放松的不放松。娱乐文体明星,别管出了啥事儿,都煞有介事的发个“公告”,有的还盖个经纪公司的红头公章,这不应该是明星跟粉丝们在社交媒体上互动一下就行的事儿嘛。反观政府公共部门,不管是封小区还是改健康码,没有任何书面的东西,顶破天发个微博,一看势头不对立刻就删了,难道不应该各种行政令都在官方网站上永远存储嘛?谁签发的,按哪条法律签发的,有效时间从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取消或者撤销的原因是什么,法律依据是什么,都必须都说清楚啊。

Nicholas Rougeux 把17世纪荷兰艺术家A. Boogert 900多页的水彩调色手稿数字化成了一个可以互动的页面,还设计了三副很美的infographic poster。互动页面在这里 c82.net/work/?id=390 还有一篇很详细的博客描述创作过程 c82.net/blog/?id=89

律师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经过漫长的等待,新浪微博终于把侵权者的身份证号码(而不仅仅是手机号)寄给了法官,等我们这边寄出结案申请书,法官收到后就会把身份证号码交到我们手中,以供我们起诉。
两个人急急忙忙出门打印文件、签名、按手印、寄快递,这个七夕是和家属在突然燃烧起来的维权进度中愉快度过的哈哈哈,战友情深。

显示全部对话

热 

这几天热得要紧,我站在水槽边上洗碗,汗珠儿一串串地由额头滴下来,我和家属相比算是很难出汗的人了,可见今天天气大概是真的热。
一大早猫老是闹着要钻衣柜,怕它是因为觉得太热想要找个阴凉地方躲,干脆开了一阵子空调。开到27度的时候我还觉得冷,到了28度又感觉闷。从空调房里走入走出的那个瞬间是最舒服的,不管进入清凉还是闷热都感觉十分惬意,但时间一长,在空调下就变得难捱了起来,我倒宁愿呆在湿热的天气里出出汗。猫跟着我来来回回地走,随地就是一躺,也看不出来它哪里怕热或是特别喜欢空调的样子,最后我们还是把空调关了。
小时候贪凉,就连睡觉的时候也喜欢让风扇对着身体吹,现在年纪大了,不仅不爱吹空调,就连风扇也只是希望享受反射回来的风。前几年学车那阵子,大中午的太阳把教练车内的座椅烤得滚烫,别人不爱上车,我倒是很享受坐上去后皮肤贴着陈旧的皮革把热量慢慢吸收进体内的感觉。
我流了很多汗但并不觉得热,并且非常开心,因为有了种仿佛自己刚刚做过运动的错觉,加上月经带来的酸痛感也已经消失不见,我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好极了。

《失落世界狂想曲》吸引我的是作者大膽的用色,以及荒誕到極致的劇情。

主角是海豹,初來紐約就被選中為諾貝爾愛之獎的候選人,然後被一眾學者強迫學習。所謂的學者,肚滿腸肥、張牙舞爪,面目醜陋掙獰(事實上作品裡的人類面目都很醜),相比之下作品裡真正的惡魔可愛無害得像個普通社畜老板,一邊苦惱計劃如何除掉海豹,一邊為不成材的下屬感到頭痛。

@reading

爱上一部作品后,先惦记着去查查作者去世多少年了,作品是否已经进入公有领域……

国内的诉讼有了一点儿进展,海外诉讼还停滞不前,不过我自己这两个月来也没啥干劲儿就是了,可能是随着天气变得软趴趴了吧。

坚持了每天用药还是很厉害的!(?)

显示全部对话

即使是玩,一旦做出时间计划表似乎也变得正经了起来!!

但是不做真的正经事……

黑白电影太美,但我不能接受这副长相是所谓的「贫穷低微、矮小苍白、五官不端正」的简·爱。成年版也是位美人儿啊。贝茜、里德舅妈和英格拉姆小姐的演员,长相与小说中的描写也相差甚远。

好奇想知道饰演圣约翰表兄的演员会是怎样的长相,发现这段剧情被删除了没有拍摄出来……
非常好奇!

最近稍微恢复了一点运动的习惯。上午做一遍八段锦;下午三点左右先是跟着家属做一会儿刘畊宏的健身操,然后再随便做些自己喜欢的项目,比方说pump it up 2004版的热身部分,ゆうか(Yuuka Sagawa)的肩背练习等等,差不多做满一个小时就能心满意足地收手了,越是夏天,出些汗感觉越是畅快。

好像忙着画画的时候就没心思来这边,输出的管道有一个端口就够了的感觉?

被美貌的企划书迷住,压感笔自顾自地动了起来……

有点或许值得高兴的事情是,我对于「拆分」这个做法似乎越来越顺手了。
既然不放心一口气全部投入进去,干脆把整个装修过程拆开,先做好自己最在意也是非常容易出问题的水电工程这部分,其它的暂时通通丢到脑后。
这样在心态上能让自己放松不少,不需要一口气把全部的施工细节背起来,而且花起钱来似乎也没那么心疼。

显示全部对话

在律师朋友的帮助下修改完善的合同,拿去给监理看的时候被否定了个七七八八,合作意向也付之东流。我们现在的定位或许非常尴尬——在专业的人看来不够严谨,在不专业的人看来又太难搞了。

能够找到的《装饰装修工程施工标准》是2002年开始实施的,不知道20年前的工艺标准到现在还有没有指导性作用。而《装饰装修工程质量验收规范》则是开篇就写明仅适用于新建全装修住宅的工程质量验收,还需要问问律师朋友,能不能借用其作为老房翻新时的验收标准。

几件事堆积起来的焦虑很严重,我不是不能理解本地装修公司在当下的环境中培养起来的行业习俗,称之为轻松自由的环境也好,重视人情信守承诺也罢,我只是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在双方信息不对等并且对方也无意配合的时候选择他们。

显示全部对话

风吹树

新西兰南岛的最南端Slope point被风吹斜的树。Frank Krahmer/高品图像Gaopinimages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