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企划与著作权法 

把最近写的一篇关于企划与著作权法的小文贴过来:mubu.com/doc/26MPsaM-dZO

「必须要说的是,这种不平等,是起源于玩家自身没有去了解和学习相关的法律法规。然而当玩家对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一无所知,而企划主又恰巧具备了这方面的知识并且有意大展身手却没有给玩家提供足够的警示和说明时,这种知识上的不平等在未来可能导致的结果绝不是一无所知的玩家在参与企划的当下所能够预测的,因此,实际上玩家确实是丧失了选择的自由。」

注:第一次阅读本文又感觉字数较多难以阅读者,建议点击页面右上方的「查看思维导图」,以大纲的形式查看。
第二张配图就是点击「查看思维导图」后的浏览效果。配图仅做示意用,图中字体较小,建议还是点击链接观看。

长毛象的新用户应该对自己负责,主动寻找适合定居的实例,尽力做到分散化,而不是图方便省事儿,全都集中到一个实例。(我承认自己也是图省事,没研究过实例,因为一开始我真的很难理解“实例”,看上去像一串没有意义的乱码…… :aru_0100: 但是以后搬家我一定会自己主动research的)
这样做是为了增加审查的难度和工作量。用户全集中在一个实例上,那利维坦只要墙掉这个实例就可以了;但是如果大家都分散在不同的实例,把所有实例都墙掉的成本会陡然增高。

希望老用户不要把长毛象当作一个小众净土,从而抵触新用户的涌入,或是担心太多新用户会导致自己居住的实例加速被墙。任何时候被墙都不是用户的错,而是利维坦的错。来了长毛象的人,或许多少都有身为“简中难民”的觉悟,不要气馁,要做好打游击战的准备,保存有生力量,随时搬家。

保护好站长,多募捐,关爱服务器维护是真的。

无边桃炎的小号被禁言一个月啦。

没想到我等草履虫也有能帮到小伙伴的一天。可能正是因为我草履虫,所以我知道有哪些问题是大佬们觉得非常显然但是我不知道的,以及草履虫会在哪儿踩坑。
感觉我这四份技术小白搞站日志稍微改改就能改成技术小白搞站指南,但是顺序要大改一下,有些步骤比如申请SSH Key、开SWAP、Cloudflare等应该放在前面。Anyway,先放个合集,有兴趣的站长或者有兴趣自己开站的朋友们可以参考一下。

技术小白建站日志(一)——建设个人Mastodon实例时踩过的坑
pullopenbluebox.wordpress.com/

技术小白建站日志(二)——将Mastodon媒体文件上传到Scaleway
pullopenbluebox.wordpress.com/

技术小白建站日志(三)——Cloudflare、修改媒体上限、Nginx、SWAP、SSH
pullopenbluebox.wordpress.com/

技术小白建站日志(四)——Git使用,增加投票数量,增加主题
pullopenbluebox.wordpress.com/

#长毛象建站

无处不在的文化审查,匪夷所思的新浪标准和两面三刀的肖战粉丝,把我从里到外恶心了个透。

今天下午被肖战粉丝恶心的跌宕起伏十分有韵律感……

@admin 有个问题突然好奇,想请教一下:
假如前提是没有关注的话,站长能不能看得到自家实例内某个人发布的「仅关注者可见」的嘟文呢?应该不能的吧?

冲浪时看到友邻推荐高分辨率公版艺术作品网站,artvee.com/
包括绘画和广告,可下载,个人使用或者商用无需申请许可。

在毛象这边我直接说,不客气了 

就是抢钱

显示全部对话

没有预想过的效果是最好的,连自己都会有惊喜。

更多关于他们的故事:
imarkspace.com/congf/original-

#改善生活质量的东西 

公开课、蓝牙耳机
两者配合使用效果非常好。

从年初开始一直在听欧丽娟教授的解读红楼梦,曾在书店见过她的这系列著作,很有分量的五大本,对应的公开课程足有198节。
听的时候经常会想,如果在自己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就能接触这些该有多好……但说不定,当时就算听到或许也不会懂得珍惜。
不,倒不如说一定会是这样的吧。

曾经将该课程推荐给一位好友,希望她也能从中获益。过段时间再去问,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哎呀近期都在温习喜欢的漫画,还没有抽出时间去听,以后一定一定。

也是从欧教授的课程中认识了阿尔弗雷德·阿德勒。并且在读过一本有关阿德勒心理学的书籍——《被讨厌的勇气》后大呼痛快,随即推荐给了另外一位朋友。她在读完首章后说暂时搁置一下,结果这一搁置,就不知何时才会再次拿起来了。

而这两位朋友,一位于月初去世,另一位我主动和她断交了。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ocw.aca.ntu.edu.tw/ntu-ocw/ocw

固然iMac的显示屏很棒,CSP也挺不错,但是我还是好怀念PS和Sai的笔刷啊……还有PS的好多其它功能……
但是现在我连快捷键都快不知道怎么按了,手指的肌肉记忆已经被覆盖了。每当想要实现一个功能又按错快捷键的时候都能感觉到手指着急地换来换去,仿佛有自我意识似的,很可爱。


《Level E》
《宇宙兄弟》
《蜂蜜与四叶草》
排名不分先后

刚刚页面突然打不开了,一阵心慌……原来自己已经这么依赖墙外的世界了吗?
虽然希望梯子足够坚挺,也是不是应该做两手准备?
前段时间介绍朋友使用了和自己不一样的站点,倒是可以在万一这边梯子挂掉的时候投靠过去……也算是无心之间做了分担风险的事情吧?

企划与著作权法 

把最近写的一篇关于企划与著作权法的小文贴过来:mubu.com/doc/26MPsaM-dZO

「必须要说的是,这种不平等,是起源于玩家自身没有去了解和学习相关的法律法规。然而当玩家对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一无所知,而企划主又恰巧具备了这方面的知识并且有意大展身手却没有给玩家提供足够的警示和说明时,这种知识上的不平等在未来可能导致的结果绝不是一无所知的玩家在参与企划的当下所能够预测的,因此,实际上玩家确实是丧失了选择的自由。」

注:第一次阅读本文又感觉字数较多难以阅读者,建议点击页面右上方的「查看思维导图」,以大纲的形式查看。
第二张配图就是点击「查看思维导图」后的浏览效果。配图仅做示意用,图中字体较小,建议还是点击链接观看。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成了哪怕看到很可气的事情,也能面不改色地点下转发键而不会太影响心情的状态。
依然能理解事情有多恶劣,当然也很希望当事人能够获得本该有的一切,更盼望世间再无不公。
只是发现即便不是如此,倒也不觉得失望难过,乃至于每日看到那么多人不得已的痛苦,除了接受之外,我也别无他想。
我甚至不会想这些事情自己是否认可——那都是他人的切肤之痛,事情就是那么发生了——我有什么资格去认不认可?
就这么站在一旁看着,既不否认,也不把自己投进去…

@koya @orz 另外就是,你可能也理解不了很多崇尚互联网精神的人,对一切阻碍互联网自由的事物(包括但不限于墙、过度审查、割用户韭菜的大公司等)所怀有的愤怒……的确你可以说,啊那些用户是自愿被割的!自愿被墙的!——但是作为(知识上、技术上、途经上等)弱势的一方,是谈不上“自愿”的。而他殆知阁作为相对掌握更多资源和知识的人,本可以不用把长毛象用成另一个圈养工具。

最近天天熬到半夜,忍着困劲儿画速写。

看到有人呼吁在草莓县搞企划,正巧我最近在写一篇关于企划中的著作权科普,过几天写好了贴过来。

显示更多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