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站点的备用域名 mastodon.fun 已经迁移到美国机房,另一个镜像域名也启用了my.ns.ci (日本线路),这两个大家可以互相告知。另一个备用域名请在主页小喇叭内查看,这里不再公开。欢迎大家两个都使用,因为前端服务器配置一般都比较低,如果都用一个会爆炸的。

答辩 

答辩结束了,讲一则答辩趣事。
我是计算机专业,答辩需要论文+毕设+ppt,然后有个同学就一直在讲ppt,讲了几分钟后老师让他展示毕设的系统,但是他就一直在搪塞,就是不让看,语录估计参考刘浩存了,最后说什么暂时不能在本机上运行,把评审老师直接整的绷不住了,笑开了,确实挺离谱的!

六四答辩,早上八点。
还没吃饭,想打哈欠。
赶紧弄完,说个拜拜。

当我把猪肉粽子送给了回族朋友 

过端午节,就给我最好的一个朋友买了一个粽子礼盒,当时就在淘宝随便挑的,包装盒很好看,她收到后问我为什么里面有猪肉的粽子,我突然想起来她是回族,而且包装盒上的粽子味道也没仔细看,啊,就感觉好尴尬啊,只能让她把其中的几个肉粽送给了同事姐姐,虽然知道不太合适,就是感觉很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离谱,之前大三时候考过了教资,有亲戚问就提了几嘴,然后现在都在传我要当老师了,别啊哥,不要这样。

写着全天24小时服务,结果24小时都没打通电话。

戛纳 

我记得几年前我看戛纳电影节,一直以为读的ga na,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打字的时候就找不到,在网络上搜索后发现应该读jia na 后我就一直读的jia na 打字也方便了很多,但刚刚看到汤唯去戛纳了,我就打字搜索jia na 竟然找不到了,我试着打了个ga na 竟然出来了,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色色 

大家知道phonesex吗?在国内叫磕炮,之前很偶然的机会在国内某社交软件上知道,体验过一次一次感觉挺爽的,后来每个月大概都会来几次,遇到很多有意思的人和有意思的事,这些都暂且不说。

今天这篇嘟文是记录一下第一次跨国跨语种的磕炮,在某个社交软件上随机匹配的,接通后对方就hello,how are you 之类的,我也就跟了几句,然后她叫我baby,听到了她的娇喘声,我也就娇喘了几声,她开始baby baby fuck me的叫着,我也想配合她但除了fuck u真的一时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我当即打开翻译软件,翻译了几个主要词汇:阴道(vagina)、胸(bosom)、阴茎(penis)、舔(lick),然后就开始造句,什么let me lick u bosom;my penis insert babyvagina,然后一边说着一边配合著她叫着,过一会儿她终于高潮了,等她结束我也就下面硬了一点,没感觉的时候真的是没感觉哈哈哈哈。

其实我感觉真要是双方都饥渴难耐的,管他哪国人管他说什么话,对着娇喘,对着叫就差不多了。

本来下这个软件是想说不定能练习练习口语交交朋友,没想到刚下好就磕了一次炮,也挺好笑的哈哈,毕竟第一次,记录一下。

为什么netflix、Disney+连屏都不能截!

刚看爱死机第三季发现第一集叫三个机器人,以为点错了点成第一季,后来发现第三季的第一集也叫三个机器人,还是那三个机器人hh

卡姆 

好怀念卡姆啊,再去听听他的超神时刻,那才是脱口秀,那才能一顿爆笑啊,好久没那么笑了,操!这该死的中国脱口秀!

服了你们大学生了,排队踩到后面人的脚还要到表白墙上去道歉。。。。。

卧槽卧槽卧槽,早上醒来看到 延期上流媒体,晚上躺在床上看到 出资源,真·过山车

韩剧应该是韩国对世界做出最大的贡献。

长毛象通知是不是有点延迟啊,刚才看到19个小时前的一个回复,上午还不小心把自己的回复删了,啊这。

外面的人在看妈的多重宇宙
里面的人在过妈的多重宇宙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