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一只猫猫精神体!!!!!

开过50mph後,30感覺是走路的速度()

学了theory test才搞懂各种常见不常见的道路标志……以前开车我真的不怎么注意+记不住……最多看个限速和Stop, give way……真的很好奇过去这一年我怎么活下来的()可能靠着慢又怂地开车技术、仗着别人不敢下车打我叭。虽然但是dual carriageway 我真的开不到70mph, 60我已经觉得整个人都飞起来了,装上机翼可以就地起飞那种。50mph(=80km/h)才是我的安全速度……国内高速只要60km/h啊喂,我在国内都没开过几次高速不要对我要求太高()

咦,我的kindle什么时间升级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偷偷升级不能关掉,我这种不喜欢学习新feature的人脑壳痛。试试创建update.bin.tmp.partial吧,希望管用

大概前年的时候被朋友的朋友推荐买存款型重疾险,一个月交2k左右那种,交20-30年。然后坦诚自己确诊抑郁症,过不了健康审查。去年的时候对方又来问我有没有停药……我才吃了一年药诶!常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会继续吃下去的!原来大众对抑郁症了解这么少的吗,一年就停药的反正我没见过……康复的意思难道不是吃药时情绪可以很稳定吗……🤔 🤔 🤔 🤔

每天早上醒来,耳塞都要不翼而飞一个……

继续胡言乱语 

说到底,我是经历过性骚扰的,但是这对我没什么影响——至多让我觉得骚扰者大概不是个好人。可能因为骚扰者是同龄人(比起长辈来说)让我没有权利的上的恐惧,不过也可以解释为我在身体上其实大大咧咧不甚在意。但是我也了解有人(也许这才是大多数吧)更为敏感,在性骚扰后会觉得痛苦云云。我无法理解,但我想象大约会和我被性别歧视一样,当下也许勇敢或者退缩,人后却会关起门偷偷委屈地掉眼泪。特别当周围人对此熟视无睹,因为对方地位更高,从利益上来讲不与对方对抗才是明智之选时忍不住自我怀疑——是我做错了吗?是我不应该指责对方吗?这是常见的我只是太敏感了吗?也多亏我是幸运的,在与陌生人和长辈讨论后都收到了肯定。不过话说回来,每个人对每件事的敏感程度都不一样,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所谓的共情,也是试图用我过去对其他事情的经验和感受去理解对方当下的痛苦。话说回来,我并不觉得敏感是一件坏事,因为vulnerable才会让人希望保护,也因此才有道德去约束过界的行为。不过更容易受到伤害和痛苦是难免的,这也算是这种gift的诅咒了吧。

黑泥-胡言乱语 

我在想为什么会有人试探性地问一个我不在乎的糟糕事情或者我没有过的感受,然后据此判断和指责:你没有经历过痛苦!你不懂我的痛苦!所以你不懂知道“人类是渺小”的才能和痛苦共存!所以你看不进去宗教经典!不同性格的人痛苦的源泉不一样,走出来的契机的也不一样,这不是很常见的事情吗?幸福也许相似,痛苦却各有各的不一样,这种差异很难理解吗?这种“人类渺小”对我来说就是个不怎么make sense的概念,我只能体会到人类在环境、资源上自取灭亡的渺小之处,体会不到这对痛苦有何解释——人类渺小、痛苦渺小,所以相对人类痛苦并不渺小啊?不过说起来,自我diss到是一个走出痛苦的方法,但是不确定会不会让我的情绪滑坡然后又双叒叕抑郁,所以宁愿还是抱着自我肯定的态度去接受一切。为什么连有没有经历过痛苦都能形成鄙视链,都可以成为男式说教的一环,归根究底是自大还是从根本否认了人类试图与彼此共情的可能性……?又突然想起《放学后》,惠美的朋友很难从感情上拯救惠美,怎样的安慰和倾听也很难抚慰一个敏感的心,能做的也只有策划两次谋杀,斩断外源。内源的痛苦终究还是要自己挨过去的。

为什么广告喜欢让香秀欧巴配音,吓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自我反思 宗教 

反思自己为什么排斥宗教。一来大陆似乎没有宗教的土壤,到高中为止,成长环境中几乎没有遇到过信奉任何宗教的同龄人(我们高中似乎有两个基督徒?),朋友中也几乎没有回民,所以认为信教是异我的。二来,总觉得宗教神神叨叨的,虽然现在明白这是偏见,但是我有位长辈信佛,行为模式上真的是神神叨叨的()。三来,我始终对物质的依赖和看重大于精神,所以我的抑郁纯粹是药物控制的,我的大脑纯粹是由身体掌控。我希望自己能够想通,能够和解,但是这动机远比不上对止痛片的执念。

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光明日报出的这一系列书。价格便宜,质量又不错,每次去书店都要带回家一两本。

《非正常海域》作者的脑洞好大,喜欢。

我的确是对阴阳怪气很敏感的人,一旦sense到对方有阴阳怪气的嫌疑,就不想进行任何交流了。试图隔离污染源,手可以很快,但是我管不住脑子()。

止痛片才是人类生活必备基础物资。

自我提醒 

时刻自我提醒:做科研需要谨慎和洞察力。并非所有人都乖乖地把研究存在的缺陷好好地写出来!

“彬彬有礼地冷嘲热讽”。哈哈。我喜欢加缪的用词。

汽车电瓶又没电……是不是该换电池了,哭了😭😭😭

自言自语 

Henon用了整整三段来嘲讽N-body,笑

突然发现契诃夫把胖子的嘴形容成“成熟的樱桃”。回想一下各种bg/bl小说的樱桃小嘴。笑死我了。

看到杭州来女士被害这件惨剧,忍不住想起几年前发生的真实案例。一个研究生男性杀害女友并用绞肉机分尸……然後他毕业的时候把“没用过几次”、“还新”的绞肉机留给了导师。警察从导师家里拿到绞肉机时里面还残留着女子DNA。有这样丧心病狂的男朋友和学生真的是太惨了……

显示更多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