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虽然这段时间写得很痛苦,昨晚甚至焦虑到想抽烟并跟朋友从卷烟技术聊到了Sheesha。但睡了个好觉,今早起来继续读书,梳理清楚部分文献间的脉络就觉得非常的愉悦。
因此打算增加一个tag记录一下。

置顶嘟文

想一想我大概率会用到的hashtag应该包括
滑滑板的快乐和教训
可能会发一些设计图,过程照片和成品图
包括毫无野心的读书计划,可能并不存在的笔记,以及可能存在的书单。
看我这

周末的晚上就要搞点儿麻烦的吃食,比如炸点儿黄花鱼儿


平时梦到洪水都是我及早撤到了安全地带或者用魔法消减了洪峰。今晚居然梦到我被洪水慢慢淹了,为了换气我不得不游起来。我妈再岸上跟我说我两个姨妈也在小河里,让我找找看。顺流而下,我一边想着一会儿到进到长江前我要靠岸,一边把我二姨、三姨都捞起来了 :0180: 然后梦到我已经去世的外公、外婆,似乎打仗了,又似乎我老家独立了。总之一晚上十分繁忙了,朋友最后还劝我再看一部电影反正已经凌晨三点🕒

最近因为项目的关系被推着学习Python,今天终于写出能干活的Python代码了! :awesome: :blobcatchristmasglowsticks: :blobaww: 老🐶也可以学会新花样啊!开心!


今晚拿上我的新滑板跟小伙伴们在板场玩了一下🛹快乐呀!本来想下次开始练ollie,不过既然大佬说要先练好上下坡、荡板和转板头,那么下次就从上下坡开始吧!这个我没在怕啊,毕竟刷湖的时候就是上上下下的快乐呀!

七月的会议安排出来了,突然看到Guanxi network,把我搞懵逼了。这不就是corruption network么,换个汉语拼音蒙谁呢?

#重庆男子发帖举报当地一团伙组织幼女卖淫 曾被警方要求删除举报信息】“学生妹有没有需要的?”3月19日,重庆酉阳县的毛先生在微信聊天群里无意中看到一条招嫖信息,抱着好玩的心态便加了对方微信了解情况。令毛先生想不到的是,对方发来的都是12岁左右的女孩裸照,并附有价格。“对方一直强调见面不要跟女孩子谈钱,我感觉女孩子可能是被强迫的。”毛先生告诉新黄河记者。根据毛先生提供的警方回执单显示,2022年3月19日10时15分,接市局转警:匿名举报称微信网友在龙潭镇组织未成年人卖淫。派出所民警核实系:龙潭镇居民李某某于3月19日14时许,介绍未成年人高某某在龙潭京某宾馆卖淫。拟立刑事案件,案件侦办中。
毛先生多次找办案民警询问案件办理进度,有没有抓住组织卖淫的人,对方回复称,人已经确定,正在找人。此后几天,毛先生再发信息询问,对方却不再回复消息。毛先生见办案人员不回复信息,无奈之下只能通过在网络上发帖的方式引发关注。令毛先生没想到的是,自己在网上发帖没多久竟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对方称自己是龙潭派出所所长,命令我马上把帖子删掉。随后的几天里,毛先生的亲戚朋友和一些社会上的人士来做毛先生的工作,“希望别把事情闹这么大。”都被毛先生拒绝。
6月21日下午,记者致电重庆市酉阳县公安局龙潭派出所电话,工作人员表示,“这个事情有在处理,具体怎么做的,无法核实记者身份,不能告知。”
据中国新闻网3月6日报道,6日从重庆市检察院获悉,从即日起至2023年2月底,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重庆市人民检察院、重庆市公安局、重庆市司法局在全市范围内统一部署开展严厉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专项行动。(来源:新黄河客)更多详细内容请查看原文>> :sys_link: 3g.k.sohu.com/h5apps/t/feed?sn:sys_link: 网页链接 video.weibo.com/show?fid=1034: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LyLKD568U

#搜狐新闻

梦到跟朋友去骄傲游行,我脑子抽了从橱柜里拿出两个平底锅好几个小奶锅,我朋友笑抽了 :blobcatchristmasglowsticks:


好了,我工具买了,但现在没有什么具体的想法了😂 要命


刚刚看果壳的公众号文章,一个家长自诉如何劝导孩子放弃手表电话改买手机。他的担心主要在手表电话的强社交的设计和诸多非必要功能,比如游戏上。但从电话手表类似产品出现起我个人觉得最大的问题是监控和隐私泄露。如果我有小孩,我不希望它从这对监控和隐私泄露这两件事习以为常。我希望我能更多的了解自己的孩子,通过聊天而不是监听。我无法想象小孩某天懂事后质问我为啥要对它全天候监控侵犯其隐私,更不想它从来意识不到这是错的。

要批评的是现象而不是行为。不是“看耽美够不够女权”,而是“耽美腐女亚文化圈到底说明了什么,从女权的角度我们能看到什么”;不是“插入式性交够不够女权”,而是“为什么我们的性文化中以插入式性交为主导,而女性本身的需求没有被重视,我们在这种环境下能做什么?这对女性的sexuality又意味着什么?”;不是“做家庭主妇够不够女权”,而是“为什么很多女性会选择做家庭主妇?这里面的原因和风险是什么?我们的文化如何看待家庭主妇,从性别的角度看这种文化又会怎样shape我们的行为和家庭主妇的处境?”。
你是在搞哲学批评和社会问题讨论,你又不是在自慰要瞅准一个敏感点疯狂搞到高潮为止。针对单个行为吵来吵去划个高低既没有用处又没有意思,你也不能通过拼命纠结一个行为来阻止这种现象。每个人的每一个行为都是互相连着的,这才是为什么社会对我们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如果不从针尖大小的眼界中走出来,吵翻了天也于事无补。


人菜瘾大的我上周买的板终于到货了 :blobcatchristmasglowsticks: :usamaru049: :blobaww: 等天晴就玩起来!

我一个基本上除了长毛象基本电子静默的人为啥要来参加学校的social media的workshop :ablobdizzy:

昨晚在最后一晚匆匆去看了Vivid Sydney。到处都是拍照和通过各种社交媒体分享的人们,大概我们已经逐渐变成通过镜头和屏幕感受的物种。

说起来家庭分工,我高中同学们大概是异数。高中班长第一个结婚生子,她工作特别忙,所以带小孩除了喂奶基本上其他基本是她先生负责。她先生有本育儿笔记想说之后有了老二可以参考。结果被去她家玩的高中男同学看到,复印了一本,最后跟我关系好的男同学基本上人手一本。一度同学会男同学们(女同学的男性配偶们)交流如何给小婴儿换尿布,擦屁股,拍奶嗝之类。我曾经觉得这是我们这一代人正常的状态。结果工作后同事们的生活让我意识到可能是我的高中同学们比较不一样,甚至不是因为重庆耙耳朵盛行。

因为好奇去看了原著。
赵盼儿苦口婆心劝不住,也没有对宋引章尊重祝福,“人死我门口我爱看”,“我早就说了”,反倒是马上动身去救她。
宋引章听对方劝分很生气,也只是说“以后倒霉我也不麻烦你”,也没有说你嫁不出去嫉妒我,我比你高贵。
怎么讲,不知道现代互联网的很多网友,哪里有脸皮瞧不起元曲里面“下贱”的妓女呢。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