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个精神内耗,你几个舅舅都救不了。能治好你精神内耗的,是选票 + 全民免费医疗。前者让你精神上无所顾忌,后者让你肉体上无所顾忌。如此,你就不耗了,终于敢去干点关乎兴趣、关乎追求的事儿了。

hk书展。众所周知,只有一个九龙皇帝,那就是----

周一南华发了篇独家说习近平邀请几个欧洲国家领导人11月去北京见他。据信源说,收到邀请的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领导人还没决定接不接受。邀请提议的时间在11月,很有可能是在20大之后。

周二赵立坚跳出来说,假新闻。

南华于是马上又发一篇,说信源well-placed,确认北京确实向四方做了提议,但对方还在商量怎么处理这个情况。如果答应要去,那么这些领导人到达北京的时候,20大刚刚结束,习开始他的第三任期。

我感觉他是想要一个加冕仪式,让世界领导人去北京朝贺习三世,就像拿破仑三世,信源说。

在中国,什么样的反抗方式才有效?

中国农业税的取消的真正原因是:数万丰城农民冲进政府活埋乡长杀死警察

1999年8月,江西丰城一位周姓农民,自费收集整理了当时中央和江西省委的关于减轻农民负担的文件并广为散发,鼓动农民抵制不合法不合理的上缴,被乡政府带走送到“学习班”,两天后非正常死亡。

家属50多人到乡政府“闹事”,被乡政府以蛮横的态度驱散。

乡政府恶劣的行径激怒了当地农民,总共四个乡镇数万农民开始自发的带着农具冲向该乡,包围并捣毁了乡政府。

乡长和一名乡干部被从二楼扔下,愤怒的农民当场在乡政府刨了一个大坑将此二人活埋。乡派出所长和一名民警被当场打死,派出所长的尸体被吊在树上示众。

乡党委书记乘乡中学一教师的摩托侥幸逃脱跑到县城。

31日,国务院召开紧急电视电话会议,乡镇一级的两个正职全部参加,这是非常罕见的。会上通报了多起因农民负担死人而引发的重大群体事件。时任的总理和分管农业的副总理作重要讲话。会议强调了全国立即停止以强制手段征收上缴。

2000年,江西省试点取消农业税。2003年,全国取消农业税。
#ccp #中共

接上。
然后这几个样本里都有几个奇怪的项,比如:
1."PROF":"粮农"、"PROF":"退休工人"、"PROF":"操作工"、"PROF":"公安厅离退休干部工作处副调研员"

初步判断是调研所定义的职业,或来自于某些个人自己填写的登记表,种类很多,没有标准化。

2."QUERY\_STRING":"交通违法 实有 , "LABELNAMES":"交通违法 社会补助人员 常住人口 实有人口"、"LABELNAMES":"关注人员\_涉毒关注人员"、"LABELNAMES":"交通违法 支内人员"、ESCU":"未服兵役","HEIGHT":"164"、EDEGREE":"学龄前儿童","ESCU":"未服兵役""MARR":"丧偶"。

这类属于教育程度+违法信息+特殊备注+人口属性和其他个人隐私

3.这个我看不懂,有些人有特殊“编号”"LABS":"AB00xxxx",最后四位不同,每个人编号都不同,也有些人都相同,有些人没有些人有,有些人一个人就有四五个号码。我看了很多遍,和地域 年龄 性别 是否犯罪 成年未成年 工作 照片 什么人口属性等 一概无关,完全无规律,不知道这个编号代表什么,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LABS+值,是一种标签,虽然不知道LABS代表什么,但绝对是标签,因为英文的laboratory就是标签的意思,和LAB缩写有近义的还有 labour(劳工)、lab的缩写也是研究的意思
最后想说:
1.如果这些数据真能涵盖10亿人,大家不要心存侥幸,只要你报过警或者有注册证件等情况,你的名字就一定被采集在这个库里,剩下三亿可能是未成年人还没来得及建库或者有独立的名单而已。

2.以现在AI自动化处理数据的能力,这些数据绝对被各省市的数据中心处理过了,说的通俗点就是10亿中国人每个人都有一个文件夹,仅在数据这个层面,国家或政府已经拥有了比互联网公司精细几千倍的用户画像,从你生老病死到衣食住行,都在这个文件夹里。

3.结合现在的数字化基建,这是个很恐怖的事情,和你不曾相识的人,可能通过一个摄像头就能瞬间掌握你的所有信息,“举头三尺有神明、小心今后拉清单”绝不是嘴上说说

4.奉劝每个人都保护好自己的隐私,不要在纸上、登记表上、互联网上。过度留下自己的隐私信息,包括但不限于电话、住址、身份证、照片和其他隐私信息”

显示全部对话

@hommes_infame
评论1
“是真的,这个作者在他的发布源里贴了部分样本和索引集。
我下载解包之后导入了excel,发现了三个各含25万条数据的手机号+姓名+地址+身份证号,有效数据总计74万6800多行,最老的数据居然有1930年代生人,某些数据还注明了这些数据来自某某人口办单位,可能是核算或人口普查时留痕的。之后我随机抽取了15行数据,把他们的手机号用“支付宝转账”的姓名校验功能作了验证,结果每一个注册的支付宝实名账号都是真实存在的,每一个人都能被验证(即样本里数据真实)。数据非常杂,地域分布全国,地址也看不出来是快递地址还是备案住址。目前看不出来实用价值,除非是虚假注册账号之类需要这种,但是10BTC的售价成本显然高昂,真搞诈骗的买不起这么贵而且还没经过处理加工的数据。

在第二个包里我找到了“设法联系车主将车撤离”、“报警处理不立案”等字眼,初步判断这是110报警调度台、12345热线或其他应急服务电话调度的数据库数据,还有部分数据是公安局派出所数据,数据构成是“报警原因、出警结果”,偷车和民事纠纷记录特别多。

第三个包里除了身份证信息,所有行数据共同指向一个叫“oss-cn-xx/xxx/xxxx/xxxxx”的数据库,各地都有,应该是个能共同访问的数据库。从文件名判断,里面所有人都有的数据:1.莫名其妙的照片,有出境照片、有证件照、有工作照片,还有在逃人员的照片;2.宗教信仰、民族;3.宾馆酒店入住人脸识别登记信息;4.死亡证明;5.未成年人照片‘’6.驾驶证、执业证;7.不知道代表什么的莫名其妙的照片;8.居住证,身份证照片

接下

卢安克是令人难忘的,他在中国乡村支教十多年,奉献的几乎是一种神圣的爱,全然无我。以前没听他谈过自己的宗教信仰,今天看到一位老师提及,才恍然大悟,卢安克和他哥哥(他在中国教育事业的资助者)都是鲁道夫·斯坦纳的信徒,无怪乎,会有如此坚纯的爱。斯坦纳一生像一个神话,创立了人智学与华德福教育的庞大体系。他在中国的传播度不高,因为斯坦纳同时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灵性导师,他提倡的是基于灵性信仰的人智主义。知道这一层渊源,不禁更加感动,虽然卢安克的中国教育黯然收场,我相信他已无愧于自己的灵魂、无愧于他的精神导师斯坦纳。“如果一个人是为了他的家,他家人就是他的后代;如果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学生,学生就是他的后代;如果一个人为了人类的发展,人类就是他的后代。——卢安克”

被豆瓣普及了一点梦华录,几乎要掀桌子。我是关汉卿的铁粉,我毫不客气地说,这部烂剧在价值观层面远远比不上数百年前的古人关汉卿,居然还好意思厚着脸皮蹭人家的创意,再反过来踩人家几脚。

而这部烂剧,也颇能体现出,今日等国所谓的“大女主”、“正能量”这类当代新型样板戏,都是什么套路。

在我看来,《救风尘》原作最可贵的地方,也是梦华录最比不上的地方,正在于:它的女主赵盼儿是一个妓女,而且是一个坚决不肯背负道德包袱的、活得堂堂正正的妓女。

在古代文艺作品(尤其是明代以后的文艺作品)中,“正面”的、“出淤泥而不染”的妓女形象,往往都有一个共性:她认可男权社会的道德标准,为自己的身份和职业而感到耻辱,很希望尽快“从良”,变成良家妇女,摆脱妓女身份。无论是传统文人的文章(如宋濂《记李歌》),还是俗文学的戏剧(如朱有燉《香囊怨》),都是这个套路。
而这种道德上的耻感,和由此而来的急于“从良”的心态,也正是原著之中,宋引章栽进火坑的心理根源:“我嫁了,做一个张郎家妇,李郎家妻,立个妇名,我做鬼也风流的。”(第一折)

而赵盼儿不同于上述“青泥莲花”妓女的特征,正在于,她并不认可男权社会那套道德标准,不认为自己的职业应该背负什么道德上的耻感。虽然她也会羡慕良家妇女:“那好人家将粉扑儿浅淡匀,那里像咱干茨腊手抢着粉;好人家将那篦梳儿慢慢地铺鬓,那里像咱解了那襻胸带,下劾上勒一道深痕。好人家知个远近,觑个向顺,衜一味良人家风韵;那里像咱们,恰便似空房中锁定个猢孙。”(第三折)但是,这种羡慕,更像是底层的血汗工厂女工,羡慕坐办公室的女白领:她觉得那是更“高级”的、更优裕的生活,仅此而已。她并不会觉得,她在道德上,有什么低于后者的地方。(接下)

所以,赵盼儿并不急于嫁人从良。恰恰相反,她对妓女嫁人从良一事,几乎全是负面的评价:
“干家的干落得淘闲气,买虚的看取些羊羔利,嫁人的早中了拖刀计。他正是,南头做了北头开,东行不见西行例。”(第一折)
所以,她明确表示,她自己根本就不想嫁人(尽管她有不少财产,赎身嫁人对她来说轻而易举):
“我想这先嫁的还不曾过几日,早折的容也波仪瘦似鬼,只教你难分说,难告诉,空泪垂。我看了些觅前程俏女娘,见了些铁心肠男子辈,便一生里孤眠,我也直甚颓!”(第一折)
和宋引章构成鲜明对比,赵盼儿的清醒和世情练达,正是因为,她没有被男权社会的道德话语所欺骗和束缚,她不追求“从良”。她知道,那不但是画来充饥的饼,还是昂贵无比而其实一文不值的赎罪券。

和当时大部分文艺作品所渲染的“妓女以从良为名坑骗男人”的话语,有所不同,赵盼儿清醒而尖锐地指出,真相是,妓女因为她的弱势处境和被污名化,当婚姻出现问题,她更有可能是受害而且得不到保护的一方;而那些所谓的“好人家”,往往是用道貌岸然的嘴脸,对妓女进行欺骗、羞辱和歧视(宋引章的遭遇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咱这几年来待嫁人心事有,听的道谁揭债、谁买休。他每待强巴结深宅大院,怎知道摧折了舞榭歌楼?一个个眼张狂。似漏了网的游鱼,一个个嘴卢都似跌了弹的斑鸠。御园中可不道是栽路柳,好人家怎容这等娼优?他每初时间有些实意,临老也没回头。”
——能有这样的觉悟,关汉卿这位几百年前的古人,把今天很多人都能比得渣都不剩!

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赵盼儿没有这种被男权社会强加的耻感,所以她以“低贱”的妓女之身,凭着妓女的生存技能(诱骗嫖客),活成了一个堂堂正正的大英雄。当全剧结尾,挨骗的周舍指责她违背誓言,她痛痛快快地嘲笑他:
“俺须是卖空虚,凭着那说来的言咒誓为活路。(带云)怕你不信呵,(唱)遍花街请到娼家女,那一个不对着明香宝烛,那一个不指着皇天后土,那一个不赌着鬼戮神诛?若信这咒盟言,早死的绝门户!”(第四折)
这是我所见过的文艺作品中,出自妓女之口的、最痛快的一段言辞,没有之一。
是的,我是一个妓女,欺骗嫖客是我们的职业技能,so what?我就是靠这种职业技能生活的,老天爷没有、也不会惩罚我们这些苦命的女人。我还要靠它来惩治渣男,拯救我的姐妹!

这样的一个光彩照人的底层女性的形象,才配流传千古。(接下)

显示全部对话

『六四33年:不止紀念六四本身,也紀念香港人對於六四的紀念』
它迫使每個人去檢審,香港人所想要的未來,和我們在其中的位置。

:sys_link: 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60

#theinitium #端傳媒

这期《经济学人》的封面由于高度敏感,我之前联系的几个渠道都说没有资源。终于,一个渠道小哥想办法弄到了这期的资源然后发给我,让我赶紧保存一下,保存好了他立刻撤回,因为他怕炸号。
获得资源后,我速速把这期中国相关的几篇内容都看了下,不得不说《经济学人》分析得还是蛮透彻的。
封面的这篇报道(如图),讲了习近平主导的意识形态下的政策如何拖累中国经济,一个就是疫情清零政策;另一个就是瞎制裁,对科技巨头的制裁,地产行业的暴雷进一步拖累中国经济,也提到国家主导的经济怎样都是比民营经济低效。
然后在专门的中国篇章下,《Rumours about Xi》讲了关于习近平的一些传闻,他和莉可酱的微妙关系,下半年二十大的召开,他的第三个任期,包括前段时间他在人民日报头版消失,《经济学人》都有提及,不得不说这本杂志的信息敏感度很强,面面俱到,配图也配得恰到好处。
剩下的文章也提到了中国年轻人的高失业率,考研热和考公热,双减的一刀切和对GDP贡献巨大的科技巨头制裁直接导致失业率居高不下。
另外也提到了新疆难民营的人权状况;河南村镇银行存款暴雷事件。
我觉得我身边的很多人就算每天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但是由于天朝的审查机制,在信息茧房下,知道的信息量远远不如老外。
人家《经济学人》把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和症结整得明明白白。

现在才知道原来马友友有一位姐姐叫马友乘,也是很有天赋的孩子,11岁和7岁的弟弟一起给肯尼迪演出。可惜练琴到了11岁家里就断了她的小提琴课,只让她练钢琴,给弟弟做伴奏。后来虽然做了医生,但是一直没有停止对音乐的追求,现在从事音乐教育和搞乐团。
如果家里有好几个孩子,但是资源只够一个孩子“出人头地”的话,总有孩子会被牺牲。在华人家里多半是女孩子。

“馬友乘的小提琴演奏生涯等於在11歲就結束了,當時她只感到受傷與不解。1994年,她接受《紐時》訪問時曾說,小提琴「是我的聲音,我實在無法忍受(學習中斷),努力了這麼多,然後什麼都沒有了」。”

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

这几天在象上看到很多关于BBC新疆集中营报道的嘟文,多少都提到了逮捕理由之荒唐。还记得Clubhouse很火的那段时间有一个关于集中营的房间,里面有很多亲历者分享自己的经历和见闻。当时有好几个汉人都在反复问(甚至还打断发言人),他们被抓起来的理由是什么。这些汉人在听到这些反人类的事情,第一反应居然是居高临下地问逮捕理由。这背后的傲慢、理所应当、以及隐含的“受害者有罪论“都让我极度不适和愤怒。

去年年底我买了一本书叫In the Camps: China's High-Tech Penal Colony,里面收录了好几个幸存者/亲历者的真实故事。其中一个人叫Vera Zhou,是一个回族人。她本来在华盛顿大学上学,放假期间回了新疆。因为需要用学校的Gmail账号,她下载了VPN,因此被抓进了集中营。

今天朋友发来图二的时候我想到了这个故事。记得最初看到这条评论的时候就感到非常厌恶,厌恶字里行间透露出的聪明的、精致的、计算得恰到好处的坏。

阿尔祖古丽·艾散,Arzugul Hesen,关押原因:“应收尽收”。

应收尽收,在2018年新疆的档案里出现,而2022年的上海人对这个词已经无比熟悉。之前在tl无数次看到“集权政府终将会把新疆模式扩展至全国”的论述,而这四个字就是现实。

显示全部对话

#WorkingClassHistory #女性历史 1906年5月23日,社会主义女性参政论者Dora Montefiore以拒绝交税的形式来抗议英国女性缺少投票权。“无代表不纳税”,Montefiore女士在自己的住宅周围建造起街垒来与前来强行征收税款的法警相抗衡。

BBC 新疆集中营的报道,其中很多信息,和我17年在南疆采访时跟当地官员接触得到的信息一致。当时成规模化的集中营没有铺开,但应收尽收和强制劳动初见雏形。

我直接问过南疆官员维吾尔族人会因为什么愿意进监狱,真的有所谓的“暴恐”吗?他们轻轻松松地说,就是蓄须啊,头巾啊,手机浏览“外网”啊,转发宗教信息啊。他们会逼迫维族人抽烟喝酒,不服从的也被逮捕。他们告诉我,17年主要任务是维稳,18年是改造,19年常态化。现在回溯,皆成为现实。

关于半强制劳动,我当时进了某个上海援疆的纺织厂,很多工人月薪数百,远低于其他工厂的 1500-2000元/月。我问厂长工人怎么招进来的,他小声告诉我,都是来思想改造的,他们的家人有“问题”,他们受牵连。这跟 BBC 稿子中的 "guilt by association" 一致。

当时,除了见到的各种山雨欲来的迹象,我有个很恐怖的感受:维吾尔族社区被击碎摧毁了。

观察到的一些 facts:
1. 破坏原有的社区,重建大规模安居房,逼迫维吾尔族人离开农村,搬入城镇,失去原有的社会连接。
2. 高失业率。 在农村,很多人无地可耕。盛行斗地主、打台球。
3. 医疗落后。全靠援疆医生支撑。举例:本地医生只能大切口手术或截肢。
4. 离婚率极高,年轻女性被迫早婚早育。家庭内部不平等严重。很多维族男性逼迫妻子出去打工养自己。
5. 维吾尔族人被强行纳入到现代制造业中,原有的生活方式被破坏。他们非常不能适应朝九晚五、工厂流水线的作息。厂长指责他们迟到早退矿工,克扣工资作为处罚。

即使有一天集中营没了,寄宿学校没了,但对于整个民族的破坏性打击,还会延续千秋外代。这些从北美、澳洲原住民的遭遇完全可以预见。

这批材料大概一年前也给大家预告过了:受害者资料库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核查录入了数千人的资料;郑国恩也提示了第二批材料将在经过国际会审核实后放出。这也就意味着这些全都不是新材料,意味着中国政府仅仅声明一下这些人已经在之前的程序中放出来就可以了,不能翻起实质性的波澜
(当然,如果能找到最近两年内新收押和迫害的证据,就可以进一步敲打共产党要求它做出说明。可是,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得到新信息了)
然而最令人担心的恐怕还远远不是这一点。最近的疫情管控更加说明,中国最大多数的一般民众对于自身权利的侵害都是漠然处之甚至还能够拍手称快的。怕是这些新闻即使能够被他们知道,他们也不会觉得这又多么糟糕——每一个时代、每一波人里都有人可能会成为代价,这不过是你太倒霉或是不够听话罢了。
世界各地的原住民权利运动,其核心价值里往往都有“尊严”二字。李登辉总统在谈到台湾的原住民运动时说过:在一个已经实现经济富足的社会里,如果不让每一个人在生活中实现尊严,那我们搞那么多建设是为了什么?然而当今我们的社会,人们既不能健康地获得个体的尊严,也大多不会理解别人对自己尊严的追求,那么他们能理解我们在讨论的新疆议题背后所蕴藏的苦难究竟是什么吗?我想他们不能
所以我想,如何能增加中国人里具有理解“尊严感”这一概念的能力的人,是我们需要努力去做的,也是少有的可以做的合法抵抗

好像很多中国人的固有观念里只要不是集体拉去毒气室洗澡或者一排一排挨枪子都不叫“种族灭绝”,毕竟很多人对自己的要求也很低,就算没有尊严怎么赖活着都不是问题。但这样的句子:“断其根,断其源”已经很恐怖地点明了本质。官媒对“人权”概念不断地妖魔化、历史书也不更新国际社会集体签署的对“种族灭绝”的最新定义(中国也是签署国)都造成这种过时的、错误的认知。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