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锦华想在哔哩哔哩赚粉红的钱了。理论学的多,可惜现在全是说给粉红听的好话。这可以说是学者对于公众的商业化和媚宅化。

国内的财政是什么情况,有钱雇佣一大群水军和审查员,没钱给教师发工资吗

中国人之所以迷恋审查,或许是因为以下原因:
1)迷恋国家,认为国家是最高善,因此国家的审查必定是好的。
2)憎恨文化,文艺产品乃是不必要的多余之物,因此审查它们也没关系。
3)政治自卑+社会有机论,担忧文化领域的弱势导致国家被其他国家“文化入侵”以至于“亡国灭种”。然而,正是审查机制加强了文化的弱势。
4)缺乏共情,难以理解作者被审查所困扰的恐惧与憋屈。
5)心智不成熟,赞同国家“管起”每个领域,将国家视为父母般的全能照护角色,而人民则是软弱而缺乏理智的巨婴,必须接受国家管辖。
6)自我贬损,赞成国家理性理论:国家是大理性,民众是小理性,民众的智慧不如国家,因此必须把娱乐品的发行交予国家管理。
7)对政治的乌托邦主义/神学式态度,认为审核机制本身是完全的善好,审核机制不可能导致恶劣的后果,如果有,问题也并非在审核机制本身,而是执行机制的人出现了问题。
8)政治参与。审查机制和民众举报机制,令部分中国人尝到了利用公权力的甜头,因此他们赞同审查与举报,并将其视为自己参与公共政治的一道固有程序。

我很少看见中国人严肃地讨论公共政治……要么是戏谑化,要么是假想一个虚构的敌人,要么是用各种奇怪的逻辑举栗子。我想,政治学在大多数中国人脑子里都是很肤浅的一种东西,恐怕高中政治课本已经定义了普通中国人的政治观念的天花板。

中国人能不能不要这么贱啊。举报,审核,乐子人,魔怔,爱国,精神狭隘。中国人已经变得像歇斯底里的动物一样了。我时常感觉中国比欧美国家更后现代,更动物化,中国年轻人完全不在乎道德、公共参与、严肃政治和其他严肃话题,我时常感觉中国人只喜欢看一种漫画:戏谑的搞笑漫画;中国人只喜欢看一种小说:搞笑的戏谑小说(例如飞卢文)。中国人也只能用乐子一样的方式来参与政治,例如百度贴吧。

总之,我认为中国人恐怕已经失去了讨论严肃事物的能力。中国人所受的教育里,一切事物都是漂移的,没有大地作为支撑,也没有自然法这样绝对清晰明定的概念。最后,这其实形成了一种集体性的犬儒主义,大众化的歇斯底里。

在贴吧里看见粉红主动晒截图,吹嘘自己举报乳华大学,最后让校长主动道歉。我深深感到,中国人已经习惯于审查和举报了,甚至乐于自我审查、主动举报。这很好。向着地狱十万马力前进吧。在索多玛,一个义人都没有。

中国人逐渐变成北一辉主义者了。他们天天觉得政府里有欧美人的奸细,可见下克上的未来在所难免()正如之前一个论文说的那样,这个时代的问题是,青年比政府更反动,粉红青年正慢慢蜕变成第三帝国式的浪漫保守主义者

中国人解读教材插画的想象力如此飞跃,令人忍俊不禁。但一想到这如此飞跃的想象力是为了抓汉奸,我又笑不出来。
说到底,中国人这么喜欢抓汉奸,万一哪一天汉奸彻底灭绝,中国人肯定要自己创造新的汉奸来抓。我愿称其为新世代的猎巫运动,新时代的《女巫之锤》。

一个大胆的问题:中国现在的粉红比例占总人口百分之多少?为什么我打开任意一个APP、浏览任意一个新闻、进入任意一个社区,看到的都是蟑螂一样铺天盖地的粉红?

在我国,正常的人是不正常的;不正常的人反而是正常的。
这个定律能解读大多数中国文艺界的奇怪现象,而且越草根的越是适合套用这个公式。只要想想中国绝大多数文艺作品的读者,都是小粉红、战狼、民族主义者和大国党,我们就能知道为什么一些作品能大火,而另一些则不能,甚至连过审都难。当代中国的底层文艺话语是浸泡在极右翼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极权主义中的,而且,这些读者只接受符合这一光谱的作品。
做大的例子就是工业党和所谓援共文,前者是对高中政治课本的拙劣复述,掺入了噪杂的帝国主义情结;后者则是对政治课本的糟糕理解所塑成。读者的意识形态如此强大,以至于整个国家的文艺场都遭到扭曲,当自由资本、审核机制和爱国主义合流,诞生的就是这可恶的一切。

关键是,我TM写个科幻小说,凭什么要符合你们墙国价值观?

中国现在的科幻环境比不上过去了,刚听见写科幻的朋友说,他写了一个赛博朋克去投稿,结果被某个杂志的编辑退回来,回信说是这么写不符合我国价值观。草死,所以现在写科幻,真的需要歌颂祖国,也真的不能批判现实。

哔哩哔哩粉红太多了,我要死了。
有没有遭遇大批粉红以后的减压办法,急求。

哔哩哔哩粉红真的太多了 恶心心🤢

请勿任意转发此消息,这种事咱们自己清楚就行了……投稿的时候,尽量避着这种可疑的赛事。

显示全部对话

中国的一些科幻小说比赛是有问题的,具体内容不宜多说,因为我也没有非常确凿的证据。但一些官方举办的比赛确实有内定冠军的嫌疑,而且还有的比赛涉嫌洗钱……比如重庆那个钓鱼台科幻,网上基本没有历届冠军信息,但一直在举办。对此我只能说,腐败的国家里, 甚至文学也沾上腐败气息,以权谋私并不在少见。

工业党网文又无聊又智障,是标准的中国式政治教育培养出来的人会喜欢的小说。但对我而言,工业党小说的浅薄程度如此之大,简直是像在看白痴做底裤露出表演。工业党是中国版本的空想社会主义和圣西门主义,一种过于简单化的世界图景。

可以说,在我个人的阅读视野里,韩松是唯一一个把【进化=退化】这样的公式写成科幻小说的,并且以无限饱满的情绪将未来的人类设计为一种【宛如水母般的简单动物】。这种设计在当时的我看来确实是非常震撼。除此之外,韩松的《地铁》等小说里,也经常出现进化=退化这样的严峻等式,几乎是科幻版本的卡夫卡。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国内读韩松的人这么少,明明他是最接近严肃文学的科幻作者(之一)。

只读刘慈欣的科幻读者,根本算不上是科幻读者……我至今不知道刘慈欣为什么突然爆红,我认为韩松的《红色海洋》比《三体》好多了,如果说刘慈欣是工业党色彩的科技乐观主义者、技术精英主义的工程师,那么韩松的小说更加富有人文色彩,其勾勒的是现代主义式的、沉郁悲观的、人类退化色彩浓郁的宇宙。
然而,也不得不说,无论是刘慈欣还是韩松,其小说都有鲜明的民族主义色彩。韩松的《再生砖》几乎就是民族寓言化的科幻;而刘慈欣不知道多少次在小说里嘲讽过民主制和美国,其意识形态背景一目了然(尽管他似乎无法区分民粹主义和一般意义上的民主制)。

不过,我们也可以乐观一点,从反方面看,毕竟,即便刘慈欣也知道要批评文革。未来的科幻作者是否会批判文革就说不准了——未来的中国有没有科幻小说,也说不准了。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