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我是一柄流血的剑,又软又利。
我像这尘世:
我的外貌吸引人,我的良心危险。

朋友过去半年陷入了一段危险关系里,前阵子几乎要拜摆脱了——我也以为已经告一段落,今天她又无意提起自己在偷偷地看那个男生和他女朋友、另外一个暧昧对象的社交网络,我感觉眼前一黑。

某一时刻觉得我认为的友谊其实是很脆弱的,它既不建立在共同的价值观上,也不建立在相似的道德理念上。至于我们谈论的东西,永远都是南辕北辙。

最近在用另一个实例的号浏览和转发,这个号好久没登再看tl有种恍惚的感觉。
今晚看了《时代革命》,痛哭许多次。

随着年龄增长的我的困惑一点没少,越来越多。

Atropos 转嘟

douban.com/people/4577044/stat
信托爆雷。
再发一次王剑给墙内的建议:不要买房,不要跳槽但要准备公司垮掉/裁员的出路,不要投资、不要为了抵抗百分之几的通胀而承担损失百分之百本金的风险。减少负债,多储蓄,囤三个月以上的物资以应对随时可能的封城。清零政策下减少跨省出行,如果身处中高风险地区有封城可能,自己又可以去其他地方,那就一秒都别耽误,当天立即走。

当然姐姐回国之后也有更多的问题,比如没想到国内经济这么差,根本找不到工作....但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留在英国,只能说这里还是有太多她无法割舍的东西。

和姐姐遛狗之后吃了烧烤,说到了她上个月回国的经过。
首先是英国飞国内的机票,她从过完年开始联系票代,取消了不下五次,最后将近两万块买到了转阿姆斯特丹飞厦门的票。由于她回国的时候,国内政策已经变化了,所以她中转到阿姆斯特丹,做了核酸之后,一夜无眠,等到凌晨四点的核酸结果出来才可以回国。到了厦门,自费集中隔离十四天,每天双采,三天抽一次血,隔离结束之后居然因为得不到一个绿码而无处可去——原本预订的酒店不敢收、公共场所也不能进,反复给市政府打电话才得到了绿码,中转到了广州。到了广州呢,一落地又是红码——广州的政策是:外地来广人员落地做核酸、核酸结果出来之前均赋红码。因为这个红码,再次无法入住酒店,机场也回不去,再次在街边等待。和工作人员反复拉扯,得到的回复只有“你自己想办法”,和机器人没什么区别。最终辗转回到我们家这个小城,小城如临大敌,罔顾她已经隔离了十四天的事实,再次安排她集中隔离加居家隔离14+7——总而言之,年初就打算毕业后回国,直到五月,才能以一个正常的、绿码的、不被特殊对待的人的身份在自己的家乡畅通无阻。

Atropos 转嘟

街垒日了,分享点囤货

悲惨世界72版电影
我最喜欢的电影版本,少有的没过多删减ABC戏份的改编,反倒是冉阿让的情节有点碎
pan.baidu.com/s/1HMEIcQuts-7EH 
提取码:j44u

LM法语版(初稿、二稿、定稿)
早期ABC的朋友们的形象和现在大不同,比如公白飞写诗而古费拉克同志是波拿巴派……
pan.baidu.com/s/1vvHkpmv_I_lTk 
提取码:ps8w

雨果亲儿子改编的剧本pan.baidu.com/s/1iiSeeejN8KCfa 
提取码:4k18

À la volonté du peuple
pan.baidu.com/s/1eFHlvlOApB1ga 
提取码:h43d

苏曼殊的神奇译本
章回体小说《惨世界》,剧情走向很神奇,jvj百变译名喜加一(盗犯金华贱),译者加入大量oc(姓范名桶,姓明名白字男德,姓吴名齿字小人等等)
pan.baidu.com/s/11mFIgulRHptK6 
提取码:71g5

Atropos 转嘟

#toitoitoi

是听 Patti Smith 和阿姆斯特丹歌迷们一起用 People Have the Power 完美安可的夜晚。

走回家路上又兴奋又想大哭。人生,就是为这样的时刻而活着的啊!

Atropos 转嘟

@covid19
#新冠时期的记忆
昨晚上微博看到毛十八转发了一个视频,原博已经因为这个视频被炸号了,看转发链上的提示,应该是万青郊眠寺这首歌配乐的上海这两个月的视频混剪。很好奇想看看,墙里墙外到处找都没找到备份,爬广场也很少看到提到这个视频的人,终于找到一个备份了视频的网友,拜托ta私信了我一份。剪得真的很好,配乐更是升华了视频。我个人觉得是比四月之声更有力量的,歌词实在是契合。上传了一份上毛象,推荐大家看看。

Atropos 转嘟
Atropos 转嘟

反派影评的波米说过,他最讨厌那种明明有自己的立场,却伪装成理中客的人。我觉得这句话反映了大多数中国人惯有的逻辑。比如当看到和自己对立的政治观点时,就说对方“夹带私货”;别人说“黑命贵”,他们说“黄命也贵”;别人要求女权,他们说所有人的权利都应该被重视;被问及对同婚的态度,他们说自己“不支持不反对”;别人声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他们立即反问“美国打伊拉克时怎么就没见这么多人骂?”……他们之所以要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客观中立的人,是因为他们害怕暴露自己与普世价值观相左的非人道立场、害怕暴露自己的冷漠、害怕暴露自己的龌龊不堪、害怕自己的观点在别人面前不堪一击。

还见到了一些东北式黑色幽默:张灯结彩的招牌写的是”精神病院“,新开发的楼盘宣传广告是”清北摇篮“——隔壁就是汽修厂,路边有人放羊,过马路的时候车流被羊群冲散,农村土墙上漆着大字标语”学习习近平新时代思想“和”优质猪饲料“。

回家了。
排除掉进出机场要查验的四十八小时核酸证明、落地后被社区接走居家隔离七天之外,我的家乡小城看起来完全恢复了三年前的样子。
五月末的稻田里蓄满了水,稻苗还只有刚过水面的高度,有沿着稻田骑行的人,路过学校能遇到刚放学的初中生围着街边小吃摊等一份烤冷面,还有跳广场舞的阿姨,不急不慢地从小区里转出来,朝着公园的方向走。
这几年疫情的阴霾、经济的重创,在这里都只凝固成倒闭的啤酒厂背后的夕阳。

每每觉得不想活了,就会问自己,把这个世界让给你憎恶的人去统治,你死得瞑目吗?

为了避免承担责任,先是把所有书面通知改成没有盖章的形式,后来又在左上角加上”只能在班级群内转发“,最后连文件都不发了,直接口头通知。
口头通知会好吗?也不会,话说得模棱两可,出校叫做”必要出校“,返乡叫做”自愿返乡“,同一个意思的话翻来覆去说上三遍,就是不会告诉你今天离校了是不是秋季还能回校,也不说如果这次不离校是不是以后都走不了直到下一个寒假。很随机应变,很狡猾。谁和这种体制共情谁就是傻逼。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