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居然被主持人点名批评:一本书都没看居然好意思来参加两场读书会!

哎呀,这个,oops

显示全部对话


在美国的盆友们!!dropps现在有30% off,它们家是卖zero waste laundry pods/dishwasher pods的。他们的理念、质量、价格都不错的,如果大家还在用塑料容器的洗衣液的话,不妨考虑考虑包装可被降解的dropps。如果你有amex信用卡的话还有叠加返现。

然后下面是我的referral link不知道能不能叠加。
Here's a $15 off subscription coupon for your first order at Dropps. To accept, use my referral link: i.refs.cc/mmcByNL9?smile_ref=e

大昏倒,昨天临时抱佛脚看今天读书会的书,这会来读书会听完大家聊阅读进度我才发现我看错月份了!
但是,因为大家都不太读得下去,好像我并没有落下太多哦!(嗯?

经过一晚上的装修(其实也没有),好像暂时可以当作一个博客使用了呢!
欢迎大家来踩踩哦(暴露年龄发言)!
quaint-flag-b7b.notion.site/f1

显示全部对话

首页里真的没有有车的姐妹明年想去Spartan吗T.T今天所有比赛65折欸!!!

我们可以为难民做些什么?

捐款(笑)(嘉宾是难民援助公益项目“共同未来”发起人commonfuturefund.org.cn/

想去了解,想去做,对这件事情有态度,已经是非常有力量的事情。

用知识武装自己:去了解这个议题,去了解这里一个一个的人。

在国外的听众,如果当地条件允许,可以多接触身边的难民朋友,可以去人道主义组织做志愿者。

国内的听众可能不太能接触到难民。但是可以从了解议题开始,知道它究竟是什么,而不要停止在污名化的东西上。另外,国内也有很多群体,虽然不叫作难民,但是也面临着和难民近似的困难,可以从了解和帮助她们开始。

⚫ “难民不是恐怖分子,她们是恐怖分子的第一受害者。”

这个世界的改变,不是一个人做了很多,而是每个人都做了一点点。每一点都是有力量的。Every action counts.

关心远方的人,也就是关心自己作为人的完整性。podcasts.google.com/feed/aHR0c

显示全部对话

但是,难民问题其实是一个全球性的,人道主义的问题。如果只把它当作中东/默克尔的问题,或者双边的框架看这个问题,其实是令人遗憾的。如果我们能够以全人类的视角看这个问题,也许视野可以更开阔。

另外,中国很不同的一点是,中国实在是一个太大的国家,任何国际议题其实都无法绕开这么大的实体。那么中国也应该负起一个大国的国际责任,在难民的问题上。

而从个体的角度而言,问题可能简单一些:我作为个体,我看到了,我关心,就去做。往往问“你身边都有吃不上饭的人你为什么还要去关心难民”的人,也并不关心身边吃不上饭的人。而那些关心的人,听到难民议题不会那样质问,而会问:我可以做些什么?

作为个体,更多的不是我帮助了多少难民,而是她们帮助我打开了更广阔的世界。当接触到具体的人,她们褪去“难民”的笼统的标签,其实我才能看得更清楚。我们作为在和平的地区长大的人,即使认识到难民问题的严重,其实也是带着很重的privilege的。即使知道这些privilege,也很难清晰地辨明。但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到具体的难民,可以跳脱自己的中产bubble,看到更清楚的人在苦难面前仍然努力生存的力量,看到制度性不平等,等等。

显示全部对话

“你这么支持难民,为什么不把他们接到你家里” 这种话术也是一个非常“直男癌”的话术。你凭什么觉得难民就想来你家?真正的难民其实只是想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并不一定非想去你家吃你的喝你的。只是因为他们原来的家园回不去。

中国其实和难民议题也有很深的渊源。二战期间中国也接受过犹太难民。现在在上海也能找到很多犹太难民居住过的痕迹。包括有犹太难民纪念馆(shhkjrm.com/)。其实这是中国非常值得自豪的历史。在没有难民公约的年代,中国就采取了这样人道主义的措施。

中国人为什么应该关心难民议题

公益项目议题离自己越近,议题里的人和自己连结越强,人们会关心和行动的意愿越强,反之亦然。当下难民问题离中国人似乎太遥远,难民输出地离中国比较远,文化差异也大,有的人甚至会问:大凉山还有吃不上饭的孩子,你为什么要关心叙利亚难民?在关于难民问题的国际会议上也鲜少见到亚裔脸孔。难民问题似乎呈现这样一种种族分布:白人负责出钱,而中东,非洲的难民输出国和临近国负责出力。而东亚似乎是缺席的。

显示全部对话

稀释“难民”这个概念已经成为当下的趋势。这也是历史。最初国际公约对于”难民“的定义仅限于欧洲的难民。”难民“这个概念也是通过法律解释等途径慢慢变宽泛。主播举的一个例子是,这次的疫情,很多人有家难回的情况和隔离的孤独,让很多人觉得自己是”疫情难民“,分享着作为难民的状态和情感。(这一点我不太同意)

中文语境里的难民讨论

中文语境下的舆论方向重点等也有一些不同,也有很多敌意和误解。比如17年的难民日的活动,遭遇了非常大的批评甚至是网暴。在德国最反对难民的地方其实是难民接受最少的地区。“We are afraid of unknown"对难民的恐惧和敌意和对其的不了解、回避有关系。

回避难民这个词和议题,在中国有一些原因,比如为了逃避责任。不去看那些朝鲜难民,逃避对其的援助。也有一方面是父权制社会对弱者的憎恨。

中国特色的说法“你这么支持难民,为什么不把他们接到你家里”。这是一种议题污染。支持难民其实是,支持把自己纳税的一部分用于难民问题,或者支持对大企业更多的课税并将其一部分用于难民议题,支持财政分配的方案。中文语境对难民话题的错乱,也和我们对财政议题的不了解和缺乏讨论有很大关系。

显示全部对话

“解决” “难民问题”?或是?

“难民问题的解决最重要的还是要看政治意愿”这句话虽然令人讨厌,但也是实话。不管是输出国的动荡局势,还是输入国的难民政策,背后都有强大的政治因素左右。

现在,除了战争难民,也有新的难民引起注意,比如气候难民。如果说战争难民的问题可以通过停战和建设得到解决,那么气候难民仍是无解的——赖以生存的地方因为气候问题变得无法居住,这是无法通过人的意志,包括“政治意愿”得到解决的。

对“难民问题”的新看法也产生,与其把refugee看成是一种需要解决的问题,不如修正对它的看法和定义。比如现在欧洲一些左一点的聚会会注意避免使用“refugee”这种词汇。因为认为它有污名化的意味。这种想法背后的逻辑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来到这个国家,你一旦取得了这个国家的身份,那么和其他主动来的人并没有那么大的差别,反而是share了很多东西:大家都是in-betweener。你应该要有融入的自由,或者作为in-betweener连结两种文化的自由。

显示全部对话

origin country/transit country/destination country

很多时候transit country和destination country并不是同一个国家。但也有有趣的事情,比如土耳其长期把自己认定为transit country,但其实现在越来越成为destination country。

难民:作为政策“客体”夹缝生存

现在,资金、信息、货物的流动变得便利,但人的流动不然;那么人也会根据信息资金和货物的流动来在力所能及的地方调整自己。

难民们因为原来的生活被打破,也没有工作,所以有很多空闲时间来研究各国对难民政策这样的信息。所以他们其实对哪些国家欢迎他们哪些国家把他们当作恐怖分子都门儿清。他们也在作为“政策客体”,对相关政策几乎没有影响能力的情况下,努力发挥出自己的主体性。比如他们会根据不同国家的政策进行决策:一个家庭,有些人到了邻国,有些人到了更远的destination country养家糊口,没有办法离开故土的老人留在原地,如果生病了,住在边境的亲人会联系蛇头把老人接到医疗条件比较好的国家治病,康复后再让蛇头把老人送回国。

显示全部对话

难民问题的误区

前面那个数据源还列举了前5个难民输入国家。实际上,前5的难民输出国和输入国,都是发展中国家。但是我们,包括很多在难民领域工作的人,都下意识地认为难民都是往欧洲发达国家跑的。其实不是,在欧洲形成有规模的难民潮之前,这些难民,和相关的难民问题,其实已经在难民输出国周边的国家产生了很多年了。但是国际社会并不注意,而是要到这些事情波及到欧洲以后,难民问题才获得国际关注。

15-16年欧洲的“难民问题”凸显,引起了欧洲政客的注意。当时他们意识到除了让难民在欧洲扎根,和把难民送回原国之外,原来还有第三条路:把他们送到原国的邻国“就近安置”,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大松了一口气,把所有的宝都压在这条路上。为“第三条路”他们做了许多事,包括和土耳其签订了一个引起巨大争议的条约,约定给土耳其一些钱,土耳其负责让难民不要再往欧洲跑。但其实这些周边国家早就开始承担了大部分的工作。但这些国家本身经济也是欠发达的,难民涌入时对他们的经济也有比较大的冲击。另一方面因为大量难民涌入,也引来了大量的国际经济援助,这也给当地的经济产生了很大影响。

显示全部对话

当下的难民主要(68%)来源于5个国家:叙利亚,南苏丹,委内瑞拉,阿富汗,缅甸;全球大概有4-5千万人处于流离失所的状态。

难民问题的历史

虽然在二战前已经有一些关于难民的基本共识,比如流离失所者应该要获得人道主义的援助。但是正式的国际社会对难民问题有所行动是从二战后开始的。

二战后由于国界重新划分(主要是欧洲),反殖民潮(主要非洲),冷战等原因,产生了第一波难民潮。联合国成立了(当时以为是)临时的机构进行应对,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但现在这个机构已经成为联合国最大的分支机构之一。

冷战结束后又出现了一波难民潮,比如巴尔干地区,非洲,和前苏联地区,由于战争产生的难民潮。在这次难民潮里有一张注明的照片,是一个绿眼睛白皮肤的阿富汗难民。这张照片在欧洲产生了巨大的震动,因为这张照片里的人和欧洲人完全就长得一样。

21世纪初区域动荡产生的难民潮。卢旺达,阿富汗,叙利亚等地区。

显示全部对话


不合时宜在世界难民日出的一期

当我们讨论难民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migrant,议题中的伞概念,只要有人移动,这些人就可能叫做migrant。联合国定义:一个人在另一个国家居住超过两年就可以叫做migrant
forced migrant:并非出于自己的意愿,而是被迫移动的人
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IDP”): 被迫移动,但是没有跨国国界的人。这些人和难民实质上是一样的,但是不能被称为难民,因为“难民”这个概念是来自于国际公约,所以只有被迫离开自己生活的国家的人才能叫做难民
asylum seeker:被迫离开自己国界,但被正式认证为难民之前的人。“难民”并不是一个自然可以得到的,而是一个需要去“争取”(或者说至少要申请)的身份
refugee:狭义上的“难民”的定义。英国有个作家曾经说过,当你叫我难民的时候,其实你要知道,我只是一个寻求庇护的人。

难民问题和IDP问题是由不同的国际组织在进行援助。前者更多是由联合国难民署,联合国难民公约;后者由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处(OCHA)和红十字会。

人生又不是一个盘子要那么完整干什么。喜欢结婚买房生孩子炒股赚钱就去,不喜欢就不去,这就很好
人生短暂,精力有限,就不可能完整。人生就是要接受顾此失彼,没有人能事事都做第一。所以把自己的精力留给自己最喜欢的事最在意的事就好了 。

(觉得自己讲得真不错,敝帚自珍粘过来嘿嘿
“人生又不是一个盘子要那么完整干什么”其实是李静睿女士在微博上说的,我要注明一下出处

@Whiskey404 一起做的【她乡声音】第一期出来啦~
这一期里我们用声音的方式重新演绎了威威在她乡里的帖子—— Feminism is Intersectional + 跨性别话题
在节目里面,我们解释了性别光谱并尝试解构了几个跨性别话题(跨性别者更容易屈服于性别刻板印象吗?mtf有male privilege吗?等等)欢迎大家来收听呀 :usamaru049:


open.spotify.com/episode/7fWZV

打算把写的字备份在notion里整个博客(状物),结果太久没用又不太会用了。Notion,你这个小妖精!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