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建议大家阅读津巴多《路西法效应》。套新冠瘟疫期间现实举个例子:
怎么看待所谓的「大白」

1 不少人表示反感「大白」的叫法。套书里分析,「大白」是「去人性化」的称呼,把人视为物、动物,唯独不是人,那么就可以不拿人的标准去对待,可以像对畜生那样随意鄙视谩骂,极端情况下是纳粹称犹太人为蟑螂/猪,然后就能对其肉体毁灭而毫无压力。

2 许多「大白」为什么又如此令人唾弃憎恶?
现在不少「大白」明显表现出「对权威的服从」「恶之平庸」等特点,对公民辱骂、殴打,对患病者冷血残忍不施救助致患者惨死。
「大白」为何毫无顾及?套书里分析,此乃「去个体性」。ta们穿着统一白色防卫服、戴护目镜,看起来无区别,作为个体的人隐藏在了集体之内。那么当其作恶时,能不暴露自己;而这又助长了ta们的恶意,因为不会被揪出不会付出代价。

所以,当「大白」作恶时,光声讨控诉意义不大,有效方法是找到具体的人,明确其名字、职务,这么做是让其无法隐身。明确说出「大白」名字,告诉ta,继续作恶,那么就是你害死了一个人(报出受害人名字)。这样做是让ta明白后果,好负起责任。必要时揭下大白面罩露出脸。

回覆区发书里具体应对方式:

接上:
关于第二点,「大白」的「去个体性」,诸如穿着统一制服、戴面罩,令「大白」之间没有区别,处在「匿名」状态,可以不必为自身行为负责,作恶时有恃无恐。
其实反过来想,反抗者恰恰可以利用「匿名」的方式保护自己。穿着没有特点的服装、戴面具、戴口罩等等,通过匿名状态,以此保护自己。《V字仇杀令》中的反抗者戴小丑面具既是如此,而当所有人都戴了同样面具着同样服装,便成为了去个体性的集体/团体,在反抗过程中,由于无法被揪出,会更有勇气。

对于第一点,当「大白」以公权力的面目作恶时,不妨嘲笑/鄙视/蔑称其为「大白」,此举意在削弱邪恶权威的权威性。当你对Ta所代表的公权力嗤之以鼻时,便是不服从乃至反抗的开始。
当然,对于真正服务公民的志愿者、义务工作者,不该以「大白」呼之。

未完:

有点儿意思:
「上海的大白也要被另一波大白拉去隔离。这一拨大白不愿意了,哭诉“我们有家不能回,凭什么?”然后有大白支招让打开抖音直播。
​前一天自己还是铁拳,下一秒就被铁拳收拾。这和当年何其相似?第一天批斗别人,突然就被别人批斗。魔鬼一旦放出来,谁都别想独善其身!
不知道这些大白当初在严苛执行命令,逼得一些市民“有家不能回”的时候,会不会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
share.api.weibo.cn/share/30580

登录以加入对话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