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还是那句话,只要女性的子宫还在被当作生产人口资源的工具而不是自己的器官,只要女性还被视作受国家/政权/宗教支配,操作自己的血肉生产人口的奴工,那么在非暴力前提下,女性最有效的反抗,就是让生育率归零的罢工。

置顶嘟文

最近越发能够在被质疑精神状态恶化的时候熟练应用“错的不是我,错的是这个世界!!!”句式花样作答了。

责任反弹!✌✌✌

3 tips,我的心灵鸡鸭血汤 

1. It's better than you think. 因为你是个不可救药的悲观主义者,所以你的判断很可能是有偏差的。现实情况往往还没有发展到你预想中那么差的程度。

2. Taking action releases pressure. 不要过多考虑结果会怎样,因为不论结果如何,都不可能比你什么都不做的现状更糟糕了。

3. If everything fails, death is always an option. 有时候主动退出游戏也是一种选择。

这个串里一些朋友用20年的经验套22年说海关查的不严,也太想当然了吧。你要说是自己今年出关的新鲜经验查的不严还可以,两年前就…… :0520: 两年前的上海人也不知道小学生真敢把PRC的经济中心封两个多月直接搞死啊
g0v.social/@MotiFount/10852002

草莓县今天加载长图就裂开了……?只有我一个人有这个问题吗还是大家都这样?

看了看唐山这件事的国际反响,结果发现一些角度刁钻的外国懂王又把中国所有的性别暴力归结于是计划生育造成的后果。

:0520:

计划生育之恶在于政权剥夺了女性主宰自己身体的权利,具体说,就是将子宫收归国有,并使用暴力控制和维持对女性子宫的所有权。但计划生育本身并不会导致性别比失衡——造成性别比失衡的,是选择性堕胎(杀婴)。记得之前读到过,自明清时期起,福建地区的性别比就已经严重失衡了(wiki: 明朝弘治十五年,福建男性人口占全省总人口74.63%,btw性别比严重失衡恰好也是"契兄弟"现象的成因之一),而那时候根本没有中央政府推行计划生育政策。可以说,杀女婴是老中人的传统保留剧目,厌女仇女是贵国文化基因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人口性别比失衡的根源在于文化,而不在人口政策,尽管政策很可能造成了失衡的放大。

无可否认男性人口过剩是造成性别暴力愈发严重的原因之一,但若认为“假如性别比不失衡,每个男人都能娶到老婆,那么性别暴力就会得到遏制”,未免逻辑混乱。可以想见,一个性别平等程度较高的社会里性别比也会更加平衡,但反过来却并不一定成立。更何况,想在一个厌女渗入骨髓的社会中,利用(不知道什么超自然手段)增加女性人口来减少男性的暴力犯罪,实质上还是一种把女性当成维稳资源的厌女行为。这种观点仍在假设传统的异性恋婚姻制度是保证社会安定的基础,因此政策需要确保每个男人都能分到一个女人(aka一个萝卜一个坑),这相当于让女性对整个社会的系统性暴力(which大部分是由男性制造的,其中当然包括性别暴力)负责任。回到唐山的事情上,这种思路无疑是在主张“尽量创造条件给每个流氓应发尽发一个老婆防止他们去街上打陌生女人”,然而事实却是这些上街打陌生女人的流氓里原本就有结了婚的男人——多么明显啊,无论处在何种性别比的社会中,对这种主张最合适的处理方式都是直接扔马桶里冲走。

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

唐山这件事的走向又是政府借机严打“黑恶势力”。和83年的严打、薄熙来2009-2011年在重庆的“唱红打黑”一样,运动式的治理与中国近乎荡然无存的法治互为因果,只能造成公权力的无度扩张和社会机能的进一步坏死。与前两次严打不同的地方在于,这是一场明显的性别仇恨犯罪,然而只有在彻底洗清了性别视角,被解读为“黑社会暴力集团”后,此事才能在政府的控制下在简中社交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即使施暴者受到了制裁,因为法律的缺位,这种制裁也只是偶然的、符合中国社会内在丛林法则的——拳头只能被更硬的拳头制服。女性没有获得公义,也不会因此获得真正的公义,事实上,她的声音根本没有被听到,她对制止性别暴力犯罪的呼吁仍然会被嘲笑,李莹的事件不会有下文,乌衣仍然被政府非法关押。这种结果,是父权制社会对女性的全面绞杀——她的身体被施暴男性殴打,她的声音被国家机器扭曲、消除,然后在国家机器看自己需要对施暴者轻轻放过或一拳锤烂的时候,她被期待着保持沉默,或感恩戴德。大多数情况下是感恩戴德。

在性别仇恨犯罪新闻下面教育女性要先看到大象的男的要不要脸?历史上和男性一样参加革命、参加战争,真正去实践建设性别平等社会的理想,和大象对着干的女性还少吗?后来又怎么样了?哪个不是被她们裆下多长了二两烂肉的“同志”背后插刀?用得着女人的时候是战友,用不着了分配给男人当福利。野爹滚几把蛋吧。

有警惕性大概就是,我随便出个门看见谁(男的占绝大多数),脑子里就自动会浮现出他搞死我的一百种办法,和我怎么逃跑的一百种办法。

在中国,做一个女性,凭什么我们必须活成这个样子?随便做什么事,甚至什么都不做就被害的可能性为什么不仅仅是一种妄想?更何况,只要对女性施害不需要付出任何后果,即使将自己的警惕性提到最高,又有什么用处?

我恨这个地方,我恨这里的所有男性。今天我的理智不想说话了。

怎么说呢?把恁国男性排成队伍挨个枪毙,里面肯定会有冤枉的,但要是隔一个毙一个,就会放跑太多的厌女者、仇女者、家暴者、性骚扰犯、强奸犯、人贩子、买妻者、杀妻者、杀女性熟人者、杀陌生女性者等等等等。

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一并都突突了吧。

《经济人的末日》读书串:第一章 

9:总结和一些想法:“权力正当性”和“大众心理学”对理解中国现今法西斯主义思潮的泛滥很有帮助。随着改革开放以失败落幕,ccp承诺的、以经济发展和“共同富裕”为基础的权力正当性也已瓦解,在旧秩序崩溃的现在,ccp却无力建造出新秩序充当权力正当性的基础,只得乞灵于“斗争哲学”的破旗,大搞群众斗群众的政治运动,令社会陷于混乱;与此同时,改开旧秩序的崩溃令中国民众陷于绝望。他们投身于狂热的民族主义,成为粉红、成为战狼,并不是因为在经济衰退、国家前景不明的今天ccp“东升西降、赶英超美”的承诺有任何可信度(正相反,“祖国如此流氓”才是民众的共识),而是因为这些承诺切中了民众心目中最不切实际的希望。这些胡言乱语成为了普通中国民众心目中,新社会秩序与信条的代餐。

显示全部对话

《经济人的末日》读书串:第一章 

7. 关于②否定权力正当性:法西斯主义的所有否定中,最核心的一项是对”权力正当性“概念的否定。它驳斥了”政治与社会秩序及依其建立的当权机构,必须证明自己在造福臣民“的传统理念,转而主张”权力本身就是它的正当性“是不证自明的。这正是法西斯主义最惊人的创新:亚里士多德后的两千年,权力与当权者的正当性一向是欧洲政治思潮和欧洲政治史的核心问题,而法西斯主义对权力正当性的不屑一顾,则正反应出欧洲旧秩序的衰落和瓦解——与自由平等及权力正当性的决裂暗示了,要延续这个欧洲传统、又要从中衍生出新的解决办法(即真正的积极信条),至少在目前是不可能的。法西斯主义的兴起,正是这些基本概念不能再依循数百年来的方向继续发展的体现。

8. 关于③宣传和大众心理学:与大众印象不同,在希特勒掌政前的德国,包括从非纳粹党人士到最狂热的纳粹分子在内,【几乎无人相信纳粹的承诺】。德鲁克曾和许多坚信纳粹的人(包括各阶层人士)谈过,他们【一致相信这件事情太荒谬了,只有最愚蠢无知的人才会真的以为纳粹信条和教义有可能或一定会实现】。纳粹分子对纳粹信条的不当一回事甚至包括了对待反犹主义的态度,每个人都相信“那只是吸引选票的口号”,若还有人当真,就表示他是真的笨、容易受骗。同样的矛盾也体现在“要战争还是要和平”的议题上,人们一方面清楚希特勒的对外政策最终必然导向战争,一方面又坚信希特勒追求和平的声明。

民众【知道】希特勒的承诺彼此矛盾,而且纳粹领导人也从不掩饰说谎的必要。但人们却仍然纷纷投入纳粹的怀抱,为什么?

因为没有人是通过理性思考纳粹的承诺成为纳粹信徒的。信仰纳粹,需要相信自己不相信的事情。这并不离奇。偷糖果时打破罐子的小男孩可能会祈祷房子被一把火烧掉从而使自己免于被处罚,而成人在绝望中则会向命运要求更不可能发生的奇迹,正如20世纪30年代的英国政府,明知和独裁者之间不会有长久的和平,却仍然绥靖,期待和平真会实现。对违反事理的奇迹的信仰,是因为另一种选择实在恐怖得难以面对——旧秩序瓦解了,世人却无法从旧基础中设计出任何新秩序,社会陷于混乱,这种【绝望】使民众求助于那些保证要让不可能变成可能的魔术师:既让工人获得自由,又让企业家“当家作主”;既提高小麦价格,又让面包变得便宜;既带来和平,又赢得战争……人人的愿望皆可实现。民众对法西斯主义的信仰,正是因为其荒谬。

显示全部对话

《经济人的末日》读书串:第一章 

5. 有别于其他革命的、专属于法西斯主义的表征有以下三项:① 法西斯极权主义没有任何积极的意识形态,只是一味驳斥、打击与否定所有传统的思想与意识形态;② 法西斯主义不仅驳斥一切旧思想,也否定先前所有政治与社会制度建立的基本原则,包括社会与政治制度的【正当性】。③ 群众加入法西斯主义,不是因为相信其信条,而是因为他们【不相信】这类承诺。

6. 关于①积极信条:墨索里尼鼓吹“法西斯当权后不会有任何积极的政策,没有方案也没有制度”和“人类创造历史”,其真实含义是企图“从缺乏积极信条的情况下创造价值,从什么都没有中创造制度”。而希特勒的所谓积极信条,即“日耳曼古老神祗、完美人种、公司国家、英雄家庭崇拜”,并不是纳粹主义信条中受到纳粹支持者狂热崇拜的部分,这一点在后面也会谈到。

法西斯主义积极信条的缺乏也体现在墨索里尼“行动先于思想”的主张上。墨索里尼认为,革命理应先于新信条或新经济秩序的发展,然而从历史观点来看这不过是一派胡言,过去所有革命皆起因于知识领域或社会领域中悠久而深刻的发展,领导革命的“伟人”充其量只是革命的导火线或工具罢了——不存在先于思想存在的行动,革命必须具有信条。墨索里尼的主张不过是对法西斯主义只具备负面的意识形态而不含任何积极信条的粉饰。法西斯革命和欧洲所有的革命一样,根源于宗教、知识和社会层面的发展,而不是像它伪装的那样,根源于行动。正因为极权主义缺乏积极信条,那么为了弥补这项不足,极权主义便会转而过分强调那些负面的意识形态,并把否定当作最主要的政纲。同样的,对于纳粹来说,它所有宣传的主旨并不是种族优越性、不是纳粹主义的承诺,而是“反犹主义”。

值得注意的是,法西斯主义否定一切的激烈程度已经到了自相矛盾的地步。它同时否定本质对立的思维或趋势:反对自由,也反对保守;反对宗教,也反无神论;反资本主义,也反社会主义;反战争,也反和平;反大企业,也反”多余的“技工和小店主等等等等。

眼熟吗?这一部分也可以从ccp的施政纲领中看到,即你我常常听到的“斗争哲学”。PRC建国前和建国后的所有政治运动(包括延安整风、三反五反、文革、批林批孔、打倒四人帮、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境外势力”etc)中都能看到法西斯主义的影子。连纳粹主义否定一切的左右互搏都是一样的,在中国,这通常被翻译为“既要动态清零又要复工复产,多快好省”。

显示全部对话

《经济人的末日》读书串:第一章 

第一章 反法西斯主义的错觉

1. 法西斯主义兴起之初在欧洲国家遭遇了普遍的【敌意】。大部分人并不是在听了纳粹的极端宣传之后便立即被其征服的,正相反,无数坚定的民主派人士在西班牙、德国、意大利、奥地利投身于反法西斯主义的抗争,甚至牺牲生命。然而他们的勇气却无法阻止极权主义在欧陆的扩张。这种失败,不能被归因于反法西斯主义者的怯懦,导致失败的真正原因实际上是反法西斯主义者们只知道对抗法西斯主义的表征(激进、残忍、仇恨),却对其背后的起因和意义一无所知。

2. 三种错觉:① 法西斯主义是人类原始残忍野性的恶意爆发;② 法西斯主义是资本主义为了阻止社会主义取得胜利的垂死挣扎;③ 法西斯主义是无耻的宣传技巧愚弄大众的结果。

其中,①的问题在于:暴力是所有革命的共性,而且也仅仅是一种症候。法西斯主义在这一点上并不特殊。②纯属谬误,因为“在德国与意大利,法西斯的支持者和赞助人在工业和金融阶级所占的比例非常之小”(citation needed?),而“大企业”并没有从法西斯主义中受益,相反,“它还可能是所有阶级中,受到极权主义经济和国防经济(Wehrwirtschaft)创伤最重的一个。”(这一条我是相信的。)③宣传理论的谬误在于:宣传之所以会有效,是因为它切中了人们现实的需求或恐惧。宣传只能改变本来就相信(或半信半疑)的人,否则便不具备吸引力。宣传并非起因,所以反宣传也不会是解决之道。如果我们假设群众只是缺少自觉的、可以被宣传轻易麻醉的集体,从而试图利用反向的宣传来获得大众的支持,那么我们的信条就和法西斯主义者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3. 旧体制常怀着一种错觉,认为革命不是革命,而是某种旧势力以全新的伪装出现(或“现有政经体制内部的政治结盟”,旧体系内部的权力重组),这种错觉向来是旧势力垮台的主要原因。然而所有革命,包括法西斯主义,都是由外部开始进行的。革命真正的、唯一可能的起因,就是【价值秩序】(特别是人类对其天性、宇宙地位和社会地位的概念)发生了根本的、彻底的转变。

4. 想要了解法西斯主义和过往革命有何区别,需要着重关注那些首度出现的、专属于法西斯主义的表征。

显示全部对话

看过《刺猬索尼克2》 :star_solid: :star_half: :star_empty: :star_empty: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69282/
我可能终于(暂时)走出需要用弱智CG动画麻痹大脑的阶段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显示更早内容
长毛象中文站

长毛象中文站是一个开放,友好,有爱的社区。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服务器地点 🇫🇮 运营团队地点 🇺🇸 🇨🇦

Donate using Liberapay